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作者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大数据时代 网络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法广:中国最早推出了怎样的网络监控和审查手段?

潘永忠: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中国公安部、解放军总参谋部、中国国家安全部就着手建立强大的中国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重要是:「金盾工程」与「防火长城」。

「金盾工程」系统目的是,对中国公民进行综合监控,分数据库和监控网络两部分,其功能包括:语言识别技术,自动监听电话对话;远程监视和自动面部识别的技术;建立全国成年公民数据库(包括指纹);建立高保安度的光纤网络通讯系统等。当时中央提出:「要创建一个对因特网的总监控管理中心。」

2003年9月,「金盾工程」启动。用于监控网络部分的功能是:监听、截断、复位、审查中国公民的网络活动;监听电话、蓝牙传输、无线网络;强制使用某些所谓的「过滤软件」,直接侵入公民的桌面、文档,进行监控。并要求软件公司提供软件使用中的记录,比如QQ、微信等社交软件上传的聊天记录,并扫描用户文件。「金盾工程」从2003年启动以来,公安部门已经把大陆96%人口的资讯输入到资料库中,也就是说13亿人口中12.5亿人的资料都在公安的掌控中。

同一时期,解放军总参谋部与国安部合作建设了「防火长城」系统(英语:Great Firewall,简称:GFW),民间俗称「防火墙」等,这是一种内部网络与外部网络之间的网络安全系统,是中国政府监控和过滤互联网国际出口内容的软硬件系统集合,防火墙的作用主要是监控国际网关上的通讯,对认为不匹配中共官方要求的传输内容,进行干扰、阻断、屏蔽。

中国网络审查监控广泛,对政府而言,只要是含有「不合适」内容的网站,均会受到政府的直接行政干预,被要求自我审查、自我监管,乃至关闭。故「防火长城」的主要作用,在于分析和过滤中国境内外网络的信息传递与互动。

「防火长城」与「金盾」属于两个系统,泾渭分明。「防火长城」主要是宣传系统的工具,相当于网络海关的作用;「金盾」主要是公安系统的工具,作为侦查取证之用。

习近平说:「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法广:何谓“中国式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近20年,中国政府通过「金盾工程」与「防火长城」等技术手段,审查与监控互联网,并通过了多部法律以审查网络。自2000年以来,曾公布超过60余个条例、规定、法令等文件。

比如:公安部33号令《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1997年12月30日实施),这些被称为「法律」的文件,本身存在合法性争议问题。

根据这些年颁发的法律、法规,被禁止的网络内容和网络行为,延伸到政治诉求和公民运动,归纳为:

1、未经允许,对计算机信息网络功能进行删除、修改或者增加的;

2、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的;

3、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

4、煽动抗拒、破坏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

5、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

6、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或者侵害民族风俗、习惯的;

7、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迷信的;

8、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

9、宣传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

10、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11、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

12、损害国家机关信誉的;

13、煽动非法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

14、以非法民间组织名义活动的;

15、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

中国政府防范的核心目的:是中国政府所指的“三股势力”,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势力,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的势力,及宗教邪恶势力。公安部与国安部还对特定人群实行网络监视,并在后台阻断敏感人士的网络通信。

法广:在网络监察机制的严密监控下,及如何运作的?

潘永忠:中国政府监控和检查网络,在制度上,层层设立法规条令,动辄以重刑高压;在技术上,「金盾工程」与「防火长城」等大数据库,设置密不透风的网络栏栅;在机构上,有中共中央的网信办(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务院设置的国家网信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安部的网络安全保卫局(网警),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各地方省市州县也都设立了相应的网络信息管理机构。这还不算,中国向来的传统就是全民皆兵,依靠人民战争的天罗地网。

从2006年5月起,各省市有关部门开始招募网络评论员(即网评员、舆情员),也有称网络监督员。大陆网民,称网络评论员为「五毛党」,讽刺网评员每发一帖「能挣五毛钱」。「五毛」也被称为「网络水军」,定期接受相关部门的指导,利用业余时间监察网络出现的所谓「不文明行为、违法和不良信息」,及时通过电话、电子邮件、不定期参加会议等方式向相关单位提出监察意见。

如今中国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在社会上的应用,一方面体现科技现代化发展,一方面政府对社会人的管控更为严密了。中国人已经习惯自己成为透明人,个人的兴趣爱好、教育健康、学历资历、经济状况、饮食消费习惯、交友乃至阅读嗜好都在管辖者的视野当中。每个人都成为一张塑料「卡片」,所谓的社会保障卡上面记录了所有的个人资料。这样发展下去的科技到底会把社会帶向何方?

法广:您在书中谈到网络冤案问题,这些冤案最终得到了怎样的解决?

潘永忠:据统计,因从事互联网活动而被监禁的中国人最早是2001年,他们是黄琦、林海等,至今天已达数百人之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占有很大比例。

从单一案例来说,可能有一个终结的时候。比如:笔会前会长刘晓波,因网络联署《零八宪章》,提出中国的宪政民主改革之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因他被长期的监押折磨,在刑期即将结束时不幸辞世。这能说是得到了解决?

还比如高瑜案。高瑜是著名自由媒体人,是专业记者、报刊与网络专栏作家,曾在中新社工作,1989年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三次因推动新闻自由而获罪入狱。最后一次因披露中共中央《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即9号文件,网上俗称的“七不讲”),为此获罪入狱,一度还胁迫高瑜在央视镜头前“认罪悔过”。一审遭判刑7年,二审中将一审判决的7年刑期改为5年,剥夺其政治权利的年限仍是一年;经高瑜本人申请,根据医院证明文件,因高瑜患有严重疾病,法院决定对高瑜准予监外执行。最近中国的两会期间。高瑜遭遇警察的全天候监控,她的自由仍令世人担忧。

还比如刘艳丽案。刘艳丽因博客写手与网络评论獲罪,是典型的网络冤案。刘艳丽女士现年44岁,原为湖北荆门市建设银行职员,网名“拽拽重出江湖”。她关注弱势群体,发起组织网友寻找、救助遭遇不公、垂暮之年的抗战老兵等,网名已经告诉世人,路见不平不公,拽出来,挥笔相助。2009年以来,刘艳丽因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发文针砭时弊、抨击当权者的专制腐败而触怒有关当局,多次遭遇传唤、骚扰。2016年9月26日,刘艳丽被荆门警方抓捕,随后被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和逮捕,羁押8个月后,于2017年5月27日以“取保候审”获释,一年后期满又被“监视居住”半年,为避免连累家人,刘艳丽与丈夫协议离婚,随后于2018年11月21日再度被捕入狱。2019年1月31日,湖北荆门市东宝区法院开庭审理刘艳丽涉嫌“寻衅滋事”案,起诉书列举了刘艳丽自2010年以来的29条网路言论,指控刘的这些言论涉嫌“寻衅滋事罪”,完全是在以言治罪。

中国不实现宪政民主体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写作自由就不可能兑现,而网络冤案就不会终止。

法广:您如何展望中国新闻媒体未来数年的发展前景?

潘永忠:我们说,专制独裁统治的特征是:1、为了巩固皇权统治,国家只能有一种声音。封建皇朝时期是「家天下」,君权圣旨一种声音:「上天眷命皇帝圣旨」、「奉天承运皇帝圣旨」。中共建政后是「党天下」,一个党,一个主义,一种声音(姓党)。2、严禁言论、出版自由,古往今来专制体制如出一辙。

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及至历朝历代的「文字狱」,均是因言而获罪,被迫害的都是文人、书生、知识精英。毛泽东曾狂妄地说:「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只有结束专制政权,言论、新闻、出版自由的春天才会到来。因言获罪与专制制度是紧密相连的,是专制政权的衍生物。专制存在一天,因言获罪就不能杜绝。

中国要实现言论自由、写作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在中共一党执政时期是绝不可能做到的,毛泽东、习近平都强调新闻媒体宣传「姓党」。只有结束了中共的一党统治,中国实现了民主制度才会达到这一目标。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