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作者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主席习近平在人大会议开幕式上 2019年3月5日 路透社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您认为,今年两会的最大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今年两会中共封锁很严,一种看法认为“没有看点”,因为新闻很少。但是,没有看点,就都是看点。如果说最大的看点是什么,就觉得两会平淡无奇,尤其一些造假的现象引起了注意。比如说:记者会是造假、台湾代表团是造假、甚至领导人染发,都成了一种造假的现象。所以要让大家看到其中很多真实的内幕的确比较难。

人们只能从表面上去解读,包括总理李克强做报告的时候满头大汗、或者习近平听报告的时候不耐烦,这些都是一些看点。可以看出中共内部非常紧张,由于大会空前地封锁,也不准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随便发表言论,甚至于连习近平本人都不能随便发表言论,说的话都是一些套话、或者是范围很小的话,可以看出:中共面对外面有美中对抗、内部有经济大滑坡,潜在的有中南海所掩盖的台前幕后的权利斗争,这些都构成了两会的背景。要说突出的看点没有,(不过)这些看点都存在。

法广: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前,各方的安保措施进一步加强,甚至出席两会代表的住所附近也拉上铁丝网,令人嗔目,这种做法说明了什么?

陈破空:中共每年开两会保安措施都是“滴水不漏”,或者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那么今年在“安保措施”上也一样。安保措施分两种:一种是对付人民,这种措施与往年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包括海陆空三方面的检控,不准空中有任何的飞行物、甚至气球、小型无人机或机械;水中不准有孔明灯;陆地上的车站、火车都要进行严格地检查或者认证。这些一如既往。但是内部这种安保,实际上不是安保,是防范。比如说:对人大、政协代表,这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这次采取了空前的措施,他们所住的宾馆被严密地封锁,拉起了铁丝网。实际上是防止这些两会的代表跟人民有所接触,以免在民间得到的东西反馈到党内、引起一些对习近平的反对的声音。在内也是防范:在5000来名代表、委员互相之间串联、或者在目前国内外这种紧张的趋势下议论纷纷,对习近平的权利或政权构成不利。还有就是防范各派系在会上发难。因为四中全会已经是难产,对人民已经是反复禁口、互联网已经是一再地封锁,媒体上也是一再地控制,所以言论一律。但是对内部,他们现在的控制是进一步地接近了习近平身边。

现在的紧张局势不是在国外,而是在国内;不是在体制外,而是在体制内。最后控制范围越来越大。这就说明这些帮助加强一党专制的这些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最后自己也都人身不得自由。他们除了在会上不能自由发言,不能够随便见记者,说话也要按规定来说之外,连他们自己的人身自由都受到限制。以前,这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晚上还可以出去逛逛街、周末可以探亲访友,现在这些都受到了限制。他们甚至不能够携带手机,他们的手机不能够带进大会堂,要被同一收管。也就是说,他们相对来说,跟人民一样,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由。由此,他们加强了专制,他们借助于他们的力量来巩固了一党专政,最后对他们本身也构成了危害、本身也剥夺了他们自己的自由。这是一个很大的讽刺。

法广: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像去年一样再次高调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您对此做怎样的解读?

陈破空:李克强的工作报告不仅没有提到习近平的“经济思想”或则“外交思想”,而且习近平的名字也提得很少。因为他的报告跟汪洋的和栗战书的报告都形成了对照。栗战书在人大做了个报告,汪洋在政协做了一个报告,李克强在人大做了政府工作报告。在汪洋的报告中,有25次提到习近平的名字;而李克强的报告只有13次提到习近平的名字,如“习近平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或者“习近平核心”等等。而李克强报告的长度比汪洋的长出一倍,但是他提到的习近平的名字却相反减少了一倍。这都可以看出国务院系统和党务系统(之间)的不和、或者权利斗争。事实上,这次李克强这个的报告是最难产的一次报告。以前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都会提前几天发到两会代表的手上、人大代表的手上。这次几乎到了做报告前的最后一个小时、最后一分钟才发到代表手上,才印出来。就说明双方对政府工作报告的争执一直在进行。

在会前,有个习近平总书记主持政治局会议、“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或者“审议政府工作报告”。说明国务院的报告要经过政治局审议、而具体要经过总书记的批准。但是,里边仍然有两套班子在起草:一个是李克强的国务院班子起草一份,另一个是习近平的人马(包括王沪宁、刘鹤),他们另外起草一份。最后双方达成一个妥协,以致于双方争斗到最后一夕。这个报告就体现了两点:一个是经济路线上的争议,基本上来说就是,习近平这一套的思维、习近平、王沪宁的思维就是“加强党的领导来解决所有的经济问题”,包括向各种企业派出党组、包括外资企业。而李克强讲话中的思想是提出“以市场经济来激发市场活力、来顶住市场下行的压力”,以市场经济为主。所以他在报告中着重提到要“遵循市场规律、解决难点”。这就与习近平唱了反调。这就可以看到,为什么李克强在做报告的时候满头大汗、而习近平表现出极度不安、不屑看报告的样子。也就是说,在路线斗争的背后,有权利斗争。把国务院系统、党务系统、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权利斗争都以昭然若揭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法广:有传闻披露,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升任西安市委书记,此一消息如果属实,有着怎样的特殊意义?

陈破空:关于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最近两年传闻不断,证明中共内部有人故意放风、或者说中南海高层故意放风、或者习近平、习家军故意放风,制造出一个有接班人的样子。

因为现在各种迹象显示,胡海峰是被习近平和胡锦涛商量、摆出一副有接班人的样子。对他的规划基本上是从县、市级升到省级,再升到中央级,逐渐在二十年内去接习近平的班。这是习、胡两家的私相授受、也是习近平对胡锦涛的一种”知遇之恩”的报答,投桃报李。因为当时胡锦涛裸退、把党政军大权一起交给习近平;让习近平感激不尽。因此就故意把胡锦涛的儿子作为一个培养(对象)。

他这样做是一石三鸟:一是报答胡锦涛;二是排斥了同代太子党、把同代太子党都扫地出门,排挤出人大、政协两会和党政军各种要塞,再就是把隔代太子党胡海峰摆在那里、排斥其他太子党;第三重作用就是习近平因为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在党内外引起极大反弹,党内的官员、党员都非常不满,为了安抚这种不满的情绪,为了减少自己在这方面受到的压力,表面自己没有终身执政的意思、没有终身制的意思,就故意摆出一副有接班人的样子。因此胡海峰的这种升迁,就受到了党内外、国内外的极度的注目。而中南海也故意放风来说明这一点。在会前的放风是:胡海峰要升到福建省,当福建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最新的一个消息说要升到陕西,当陕西的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书记。这就比前面的传闻更升一级,试图最后制造一个胡海峰有地区、省会管理的这么一个职务。

当然胡海峰能不能够接成班,这是一个问题。因为中共的接班人都没有一个合法的接班的机制。最后接班人在路途上都会遭遇很多风险。对现在40多岁的胡海峰来说,要摆出接班人或者王储的样子,对他来说是凶多吉少,过早地暴露了这么一个目标,或者过早地暴露在镁光灯下,对他本人来说并不利。但是对于习近平本人来说,是另外一回事。就像我前面所讲的,多重意图、一石三鸟,为自己脱困减压。

法广:您认为,中共当前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陈破空:在这次会前,我们都知道,中共习近平当局提出了“七大风险、三大危险”。七大风险涉及到各个领域:社会、经济、外交、国际和政治等等,意识形态、党的建设。但是这七大风险归结到最后都是一个政治风险、是政权风险,具体来说,是习近平个人权力的风险。因为经济大滑坡,国外是美中权利对抗,贸易战没有结局,这些都构成习近平执政的严峻局势。因为“六四”以来(“六四”三十年了),他们把经济增长当成政权的唯一的合法性的支撑,现在这个支撑力不存在了,中共倍感紧张。而习近平本人在党内外支持率并不足,过去一年主政乏善可陈、也在党内议论纷纷,对他们都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至于三大危险,共产党面临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以及脱离群众的危险。这都是中国共产党自己造成的、习近平自己造成的。比如“精神懈怠”:现在不进反退,总是要找出一条倒退的路,甚至要退到毛泽东时代、文革时代,前一段时间的风潮。这就看出中共确实精神懈怠,无意与时俱进。再一个“能力不足”:我曾说过,他们如果是不搞民主政治,而专门要搞专制政治,这就是能力不足的表现。有能力的人总是即能够接受民众的监督和批评,又能够施展自己的能力施政,那才叫“能力足”。还有最后一条“脱离群众”的表现:不搞民主、而搞专制本身就是脱离群众。最后他提到的三大危险完全是他们的执政方式,僵化的思维。这种本本主义,这种一党专制、“祖宗之法不可变”、“保红色江山”这一套僵化的、极左的、固有的思维、固化的思维,自己造成的。所以应该说是咎由自取。

如果他们要走出这种风险、走出危险,必须开辟一条新的思路、新的道路,就是跟人类文明保持同方向的这种道路,才有可能脱困。否则的话,这种危险和风险只会使他们陷身越来越大的恐惧,最后是内外交困、不能自拔。

  •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