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作者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藏人在印度马德里游行纪念310事件60周年,2019年3月10日 © Reuters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号,成千上万西藏拉萨民众为了阻止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前去观看军区的文艺演出,包围了他暂时居住的罗布林卡,民众认为这是中共要诱骗劫持达赖喇嘛的骗局,类似“达赖已经被带走”的谣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罗卜卡林内的三位噶伦,并在街上贴海报,喊口号,要求共产党离开,这个突发事件最后演变成了大规模起义。解放军随后实施的镇压行动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数据根据不同的来源说法也不同,最终导致达赖喇嘛决定出走印度达兰萨拉,组成流亡政府。这个事件被北京定性为“暴乱”,藏人称其为“起义”,无论何种称呼,不可否认的是,它改变了达赖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运,也完全改写了西藏的历史进程。

60年过去了,西藏自知问题依然悬而未解,中国宣称,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认为达赖喇嘛是个危险的分离主义分子。长期呼吁通过中间道路解决西藏问题的达赖喇嘛已经完全退出了政治来推动民主进程。

达赖喇嘛如何准备后达赖时代?现在藏区人权状况如何?流亡政府如北京是否继续接触?达赖喇嘛倡导的中间道路具体何指?…..在本次特别节目中,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回答了相关的问题。

洛桑尼玛:我去年9月和11月份去了达兰萨拉,总体上说,达兰萨拉藏人的生活是平静的,但也因对西藏事务的关注,有时会出现一些响应和活动来配合和支持西藏境内的藏人。平时的生活状态很平和,但是是不是会有起伏不断的活动,比如针对每年藏人的纪念日,或者对西藏境内的藏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受到镇压或其他不同事件进行呼吁和援助,这些活动会让那个平静的小山村显得有些热闹。

每个藏人都有离别之苦,尤其是近几年来出来的藏人更有这种离别的乡愁,所以他们会时刻关注国内藏人的状况。

达赖喇嘛为推动民主进程选择退休

法广:您去的时候有没有见到达赖喇嘛,他现在身体状况如何?目前他关注的焦点何在?

洛桑尼玛:尊者今年八十多岁了,但是他的心灵和各方面比年轻人还要活泼,身体状况感觉很不错。

大多数时候,他关注的都是佛法事业的传播、世界和平以及生态环境的保护,也关注对佛教与科学之间的交流、对下一代心灵的滋养以及对团结全世界的各大宗教做出积极的贡献。这些都是他 目前从事的最重要的工作。

法广:达赖喇嘛2011年3月宣布完全退休,不再担任藏人行政中央的领导职责。也就是说他为推动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进程,完全放弃了政治方面的权力和职责?

洛桑尼玛:在行政权力和直接的政治权力行驶领域方面,他已经完全放弃了,但是作为整个西藏人民公认的精神领袖,以及世俗传统精神上的偶像和西藏人民发自内心认可的他们的代言人,达赖喇嘛始终在六百万藏人的心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这不是从政治角度讲的,而是超越了政治角度,政治角度只是一个民选领袖,只代表某一个时期的政治观念,而他的地位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因此可以说达赖喇嘛尊者在西藏的地位非常特殊。

那么他为什么要放弃政治职责呢?其实他在没有流亡到印度期间,也就是在西藏境内还没有“亲政”的时候就萌发了民主的思想,但是介于中共的军事侵略以及被迫流亡,加上流亡社会也需要一个精神父母,从各个角度看,他都是最有权威的。藏传佛教的各个派别,各个领域的藏区都把他视为唯一的可以信任和依赖的人。因此,这个时期他要安置他的人民,就不可能从别的角度在政治上做出其他更多的抉择。但是他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就 不断潜移默化地影响群众,影响整个社会,让大家慢慢去了解民主的好处,到最后完全退出政治舞台。

也可以这么说,在他没有完全退出政治舞台的这个时期,西藏人民始终认为由他这样的一位慈悲的领袖来治理西藏比一个世俗的政治领袖更好,就对他更信任,因此始终对他具有依赖性。但是达赖喇嘛尊者认为必须在他在世的时候有一个能够自力更生,将来面对任何状况都能负起责任来的一个政府,因此他就逐渐去影响人民,用各种方式说服人民,但是人民始终希望挽留他,但是他最后还是做出了根本性的(退出政治)的决定。

法广:也就是说达赖喇嘛在生前要为后达赖喇嘛时代的准备。关于达赖喇嘛的传承问题,目前有多种说法,有说法指由达赖喇嘛自己决定是否转世,也有说法称得由藏人决定,但同时,北京政府也多次传递达赖喇嘛的传承人应该由北京来决定的信息,这样的局面可能就会给后达赖喇嘛时代带来些难题,你们对这个情况有何种考量或预见?

洛桑尼玛:关于尊者传承的问题,我们认为这不是一个让我们头疼的事。尊者本人也多次提到这个问题,他认为最重要的决策者是西藏人,甚至不仅仅是西藏地区的人,而是整个藏传佛教领域的所有人,包括喜马拉雅地区与藏族在文化和血缘上有深深渊源的族群,从西边拉达克到东边达旺地区,还有蒙古藏传佛教信徒和俄罗斯的蒙古藏传佛教徒,加上几十年来发展起来的信徒等等,我想这个问题需要所有藏传佛教信徒的认可,主要取决于百分之七十或八十以上藏民的想法。

从我这个流亡出来的藏人角度看,我深深理解藏族人深切希望尊者达赖喇嘛不断转世,因为他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不是一个世俗普通人,观世音菩萨是度藏族人的菩萨,藏族人如果希望这个民族世代相传永远存在下去的话,就会希望尊者达赖喇嘛永远转世,我可以完全确定地说,藏族人民都希望尊者达赖喇嘛转世。对转世这个问题是没有任何质疑和怀疑的。

法广:现任的班禅喇嘛有北京指定,但是他对藏人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影响力了,在达赖喇嘛转世问题上知否会出现同样的局面?

洛桑尼玛:不会,这个问题十分简单。我们是从精神领域信仰的。达赖喇嘛转世在历史上出项过很多这样的问题,比如六世达赖喇嘛就是清朝废除的,但是藏族人永远不承认清朝政府立的那个达赖喇嘛,不论六世达赖是否在拉萨治理西藏,或者在他隐秘了多少年期间,藏族人从头至今一直都在怀念他,而现在藏族人普遍不认同中共选择的十一世班禅,一直在怀念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这就是对共产党最大的一个反馈。

实际上,如果说共产党是一个类似清朝政府那样的政府,或者说很信仰佛教,将佛教尊为国教的政府的话,那它还有一点点理由,但是佛教的精神领袖完全超出所有世俗的政权,有灵魂的高度。共产党选出了一个班禅喇嘛,我们藏人认为如果他是一个持戒比丘僧就好,我们只会认可他是一个普通的僧人,永远不会在心里承认他是十一世班禅。

法广:但是现在可能面临着藏区被“去藏化”或者更加汉化的问题,有很多汉人移居到了藏区,无论是商业化或是网络的发展都无疑会对这个地区的居民产生包括文化,传统和宗教等多个领域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再过几十年,藏区会不会出现大面积汉化的破坏?

洛桑尼玛:说实话我对此并不担心。因为1950年发生过最大的一次军事镇压和清洗,文化大革命是对文化彻底地毁灭性的摧毁。尤其是50年代,共产党进军西藏后,屠杀了西藏社会几乎所有的精英。一个民族的精英全部被屠杀就意味着这个民族灭绝了,但是藏族人从这个时期开始,不论在任何时候始终在家庭和个人的传承上不断继承民族文化和精神灵魂,到了文化大革命时代,藏族人说句藏语都会被批斗,更谈不上什么文化、传统和用语言文字了,几乎达到对一个民族的文化毁灭的程度,但是藏族人还是用各种艰辛和痛苦的方式保存了自己民族的文化,在班禅大师被共产党释放出来以后,突然有了一些宽松的环境的条件下,藏族人的文化又开始复兴了。

所以,有关藏人被汉化的问题,其实在50年,59年,66-76年十年文革期间,还有土改期间做得更绝,更糟糕,更悲惨,但是都没有能够毁灭西藏人。因为西藏人的文化处在一种精神领域的层次,所以,现在的年轻人的民族意识更强,在汉藏居住的边境地区可能会有只会说汉语不会说藏语的人,但是他们在灵魂上始终认同自己的藏人身份,所以我并不对这个问题感到忧虑。

法广:现在西藏流亡政府针对中国政府的态度如何,是否继续进行接触和沟通?

洛桑尼玛:我还想解释和阐明一点关于“大藏区”这个说法,这实际上是共产党杜撰出来的,因为我们藏族人自始至终都认为青藏高原上,包括青海西藏和所有藏区都是西藏,没有大小西藏之分。

关于是否和中共政府谈判的是,高层具体的重要信息我也不可能很清楚。但是我知道藏人行政中央(之前的西藏流亡政府)始终没有放弃谈判的希望,始终在积极接触,因为到现在为止,藏人社会始终遵循“中间道路”的思维,“中间道路”主要的精髓和发起者就是尊者达赖喇嘛。

法广:请介绍一下“中间道路”?

洛桑尼玛:“中间道路”就是用佛教的中观的思想,用各种宽容和更智慧的方式解决。比如在藏人和汉人之间,我们需要看到彼此有哪些共同的利益和目的,在不改变彼此民族诉求的情况下看看有没有解决具体问题的看法,因为我不希望汉藏民族之间发生世代冤冤相报,血海深仇的局面发生,这样的情况在历史上也造成了很多民族的灾难,将种族之间的伤害和伤口永远烙在心里,因此也会不断影响下一代。

从公元九世纪以后,吐蕃人就不再争强好胜,七世纪到九世纪,吐蕃是亚洲最强大的帝国,以前的吐蕃人特别好战,是有英雄主义和帝国情结的民族,但是自从佛教进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发动过战争,侵扰过其他任何民族。

在这样的情况下,佛教文明的根髓何在?藏人最淳朴的思维是什么?

他们的思维是:要宁静,和平,停止杀戮,在这样的情况下,尤其是现在的社会处在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时代,尊者达赖喇嘛对历史有透彻的理解,他为了世界和平,为了藏汉两个民族的普通民众不再出现流血,出现冤冤相报的历史恶性循环,他希望我们能坐下来,永远着眼于一个双方根本的诉求,中共代表的政权有何诉求,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这就是“中间道路”的一个思路。

法广:你的意思是双方现在继续按照中间道路的思维在进行接触?

洛桑尼玛:从2008年 以后,谈判问题上冷淡的主要责任在于中共这一方,他们没有积极寻求解决问题,只是在处在他们认为很危机的情况下,为了缓解紧张局势来提出一些意见。我们以前还曾经以为习近平比之前的统治者更有魄力,但是现在发现这是一个失败的想法和猜测。习近平逐渐地集中权力,比以往的领导人更加固执和顽固,始终相信用强大的军事机器,集权的行政能力就能统治任何人。我想这种做法是很糟糕的,西藏这几年来的政治形势,以及宗教信仰的状况越来越受到压抑的话,反而会让西藏人民对中国政府越来越反感,会让年轻人更加认识到老祖宗们受过的苦难是什么,他们会有真正的切身历史的体会的教训。现在国际社会关注的维吾尔人受到的压制,实际上就是西藏人几十年来受到了的局面。

西藏人几乎就是被关在一个大型的牢笼里,没有丝毫自己的思维和行动的权利。

法广:目前国际社会对新疆维吾尔族地区再教育营的关注程度很大,而从西藏传出来的声音似乎更少,据您的了解,藏区目前的人权状况如何?

洛桑尼玛:西藏人的文化精髓精神和信仰让西藏人不采取任何暴力的手法,始终是和平和忍让的。共产党认为这样的人民更好管控,因为老百姓不会采取任何极端的暴力行为,所谓共产党认为这样的百姓是很好对付的,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是一种十分错误的想法,他们不了解西藏人在灵魂和精神上的强大。正因如此,中共不敢很宽松,总要保持一定的压制,充满忧虑。他们如果觉得西藏人很难控制,原因就是他们永远控制不了西藏人的灵魂。

目前在拉萨地区,居委会里都设立了派出所,到处都有便衣警察,所有的寺庙里也有派出所,寺庙都是被警察和军队看守着的,一些大型寺庙的下面就是军营。

这样的做法在西藏已经做了很多年了,现在只是把这种做法照搬到了维吾尔地区,维吾尔地区的党委书记陈全国以前就是西藏自治区的党委书记,所以他们认为在西藏采取这种方式控制住了西藏人民,因此再把这种方式照搬到维吾尔地区来控制那里的人民。

我想维吾尔人和藏人的性格非常不同,维吾尔人比较刚烈,而且愿意表现出来,藏人则因为佛教的传统,始终收敛强悍的一面,因此我想他们的这种做法是在伤害很多本来对局面并没有恶意的人。据估计现在有上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这会对他们的家人,朋友和周围的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这样下去的话,对一个民族在精神上和灵魂上的侮辱会造成这个民族长时间对政权的反感,这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我认为陈全国是一个很愚蠢的人,而且习近平用这个人先治理西藏再治理维吾尔,不仅是用错了人,还会造成政治上的危机,将来共产党就会如同坐在火山口上,人民怒火什么时候会再次爆发是不可预估的。他们现在正在酝酿这个火山,火山不断酝酿能量,最后会爆发。

所以说仇恨和反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经过了很长时间对一个民族不断的压制和压抑而导致的爆发,西藏每一次对政府的反抗都是在对政府的反感和不满到了顶点后爆发出来的。

法广:达赖喇嘛在国际上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有与中国对他出访国家的干涉和施压,让他的出访受到不少限制,那么,西藏问题的国际影响力会不会有所下降?刚刚出台的美国《西藏旅行互惠法》显示出美国对西藏的支持,那国际上其他国家对西藏问题的关注度如何?

洛桑尼玛:到现在为止,国际社会对待独裁失败的原因就是绥靖和利益主义的思想,而正是因为绥靖政策导致了希特勒在二战期间得以进行广泛的扩张,就因为绥靖的政策导致了相对于共产党更民主的国民党流亡台湾。

西方国家在二战时期还有一种真正的人权和价值观念,因为他们饱受了战争之灾,饱受了人受到侮辱和迫害的历史经验,二战以后的人充分地渴望和平,尊严和人权,那个时代的政治家也都坚持这种理念,但是随着二战历史的结束,在冗长的岁月里,人们的这种理念逐渐被淡化了,对战争,对侮辱对独裁的观念逐渐淡薄,尤其是在西方社会,由于物质和商业的发展,再加上个人主义利益的横行以及物质主义社会的思维标准,使西方社会的国家及其政客要满足本国的物质利益的需求。所以物质主义的盛行,导致了人类精神领域的淡薄。在东方受到政治压制,精神压制和独裁政体的压制下,人民需要的是灵魂和精神上的自由。而西方国家很难设身处地地想到东方这些在集权统治下的老百姓的精神体会,加上共产党不断采取各种方式,包括统战,韬光养晦甚至见缝就钻的策略等,逐渐用各种方式渗透到了西方国家。共产党以前说西方政治渗透,其实是他们在不断地渗透,而最后,一旦他们得到了经济上的利益,经济上强大以后,就用经济的大棒不断对中小发展国家用它的意识形态施加影响。也就是说,现在共产党是通过经济实力发展共产党的思维,尤其是集权统治的思维。

现在对尊者达赖喇嘛访问其他的国家进行压制的做法到什么程度了?某个国家如果对中国政策有些异议都会遭能制裁就制裁,甚至想用他的各种策略和方式来影响这个国家的政体,一些西方国家现在开始感到紧张了,他们以前以为跟共产党独裁政府做生意只是物质上的问题,没有想到用经济上的交流是将豺狼政权逐渐被豢养成了猛兽,也开始有了军事和经济等各方面的危机感,独裁的政权不惜老百姓的生命,可以发动一场除了核战争以外的各种战争,对他们来说,人民的生命根本不足惜,在这种情况下,西方目前的绥靖策略导致独裁统治下的老百姓的痛苦不断延续,人格尊严不断受辱,共产党实际上采取的是他们之前所指控的霸凌政策,是用金钱在霸凌。

感谢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接受法广专访。


同一主题

  • 特别节目

    达赖喇嘛:“热比娅赞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立场”

    想了解更多

  • 特别节目

    达赖喇嘛:“我们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想了解更多

  • 特别节目

    达赖喇嘛:“民主是世界趋势 中国应顺势而行”

    想了解更多

  •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又是春天,又是读书季。法国最大的图书沙龙巴黎书展从3月15到18号在南部的凡尔赛门国际展览中心举行,这个每年一度的图书盛会在四天的时间里有望吸引近20万读者。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来自中国广东,学习艺术和管理,随后来到巴黎继续深造。李子薇于2005年在巴黎六区的开设A2Z的画廊并且从事当代艺术策展,15年来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当代艺术家,也展出了如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来自中国和亚洲的艺术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妇女节的专访,与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为女性策展人的经历。请听法广专访。

  •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195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为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为保护西藏的文化奔波劳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专心弘法。那么六十年前达赖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对藏人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别节目中,请到了达兰萨拉藏人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代表达瓦才仁。

  • 达赖喇嘛:“我们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达赖喇嘛:“我们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解决西藏问题的困难之一在于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冲突。历史上,西藏地区的领域包括现在的西藏自治区以及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的藏区。西藏流亡政府以保护藏文化为由要求重新统一各藏区,这被中国政府批评为“大西藏的野心”,是名副其实的“藏独”设想。此外,尽管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表示致力于改革传统的政教合一制度,将政治上的领导权交给流亡政府民选产生的首长,中国官方舆论却始终批驳达赖喇嘛制度代表着政教一治。就此争议,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达赖喇嘛指出:(1)流亡政府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所强调的是在宗教与文化保护上而考虑统一所有藏区;(2)作为政教合一的达赖喇嘛制度已经结束,但宗教上的达赖喇嘛传统是否延续,将由西藏人民来决定。

  • 达赖喇嘛:“热比娅赞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立场”

    达赖喇嘛:“热比娅赞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立场”

    继2008年三月西藏发生大规模骚乱后,2009年七月新疆又爆发了严重的维汉冲突,潜伏在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政治诉求冲突、族群矛盾以及宗教信仰分歧等问题日益凸显,而西藏与新疆这两个边疆重镇成为火山喷发的出口。面对相似的困境,藏民族是否考虑与维族形成某种形式的联合,共同谋求走出困境的策略?他们又是如何争取达赖更多汉族民众的理解与支持?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就上述问题,达赖喇嘛强调接触与对话的重要性  通过交谈,他赢得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对其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政策的支持;通过交流,他使更多的人消除误解、放下成见,了解西藏的真实状况和藏人的真正需求。

  • 达赖喇嘛:“民主是世界趋势 中国应顺势而行”

    达赖喇嘛:“民主是世界趋势 中国应顺势而行”

    在世界各国发展日趋密切的今天,西藏问题的解决已不再仅仅是中国的“内政事务”。西藏民众对民主与人权的追求与全球的民主发展趋势遥相呼应,而就如何回应西藏人民的诉求与如何推动经济上崛起但政治上滞后的中国转入民主的轨道,国际社会实质上面对的是同一个问题。作为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追寻民主、自治和自由的象征,是中国与西方外交纠纷中的“争议性”人物,而在很多人眼里,他更是解决西藏危机的希望。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达赖喇嘛表示,民主是世界发展的趋势,中国应该顺势而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