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人大会议间隙 易纲暗示中美接近就汇率问题达成协议

media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2018年4月11号在博鳌论坛 路透社采用第三方图片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周一报道,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星期天暗示,中美接近达成一项汇率协议,这是为解决长达一年贸易争端而举行的谈判的一部分。易纲同时也强调,中国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

报道称,易纲在周日中国全国人大会议间隙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称,中美双方在许多关键和重要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易纲表示,中国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这也是中国官员在一些多边协议中做出过的承诺,好比二十国集团协议。易纲强调:“这是我们承诺绝对不这样做的。”

华尔街日报指出,多年来,中国如何管理人民币汇率一直是美国和中国之间争论的焦点。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在竞选时就直言不讳地表示,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令其产品相对便宜,从而在贸易中获得优势。去年特朗普重申了这一观点,当时人民币暴跌引发这样一种质疑,即北京方面通过压低人民币汇率来抵消美国加征关税对中国产品的影响。

在最近的贸易谈判中,美国谈判代表敦促中方代表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提高中国央行干预汇市的透明度。在上个月底举行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我们在汇率问题上了花了很多时间,这份汇率协议将是可实施的。”

不过,如果达成协议,该协议将如何实施仍不清楚。双方正在更广泛贸易协议的实施机制上讨价还价。

上周六,中方高级贸易谈判代表王受文向记者表示,任何此类机制必须是双向的、公平的和平等的。

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易纲表示双方已经讨论了在外汇市场买进卖出时应如何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标准披露信息。他还宣称,双方讨论的另一点涉及两国应如何尊重对方的货币当局在决定货币政策时的自主权。

该报道分析,后一个问题越来越引起对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独立性的担忧,因为如果央行做出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承诺,这种承诺会令其在放松信贷政策以支撑经济增长时受到束缚。如果向经济中释放更多人民币资金,可能会压低人民币汇率。

易纲说,中国央行在设定货币政策时以国内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为主考虑。他表示,央行在考虑货币政策时,汇率并不占重要地位。

同一天,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也认为,上述有关汇率的言论表明了双方在达成贸易协议方面正取得进展。他在福斯新闻上说,他看好中美双方将在本月或下个月达成协议。

但另一方面,看到美朝峰会无果而终,中方官员不免担心,特朗普可能提出“不接受就一拍两散”的要求,将习近平置于尴尬境地。

华尔街日报又说,很多分析人士和投资者指出,对美国来说,中国有关不从事竞争性贬值的承诺算不上什么让步。中国曾在10年时间里允许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的人民币升值。2015年,该升值趋势戛然而止,人民币开始承受更大压力,中国央行多次通过干预来防止人民币下跌幅度过大。

中国官员同时也顾虑到,人民币贬值速度过快可能刺激企业和投资者将资金转移到海外,有可能导致本已难于应付债务规模高企问题的金融系统失稳。

据悉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易纲提到了中国央行近些年维持人民币稳定的努力,指出该央行已经动用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捍卫人民币汇率。

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位中国央行行长还试图缓和投资者的一种预期,即为了支撑放缓的经济,央行或将采取更为激进的宽松货币政策。易纲表示,中性的货币政策立场意味着中国将保持整体杠杆率的稳定。

其实在过去一年中,为了释放更多资金让银行发放贷款,中国央行五次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易纲表示,今年仍有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空间,但空间已缩小。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