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华为状告美国:宣讲“三权分立”西方宪政理念的“高级黑”?

作者
华为状告美国:宣讲“三权分立”西方宪政理念的“高级黑”?
 
2019年3月7日华为在深圳宣布控告美国政府 REUTERS/Yuyang Wang

遭美国封杀的中国电讯设备商华为公司以豪华阵容宣告:已向一美国地方法庭控告美国政府违宪,立刻迎来中国大陆官方的站台支持。官司尚未被受理更没开打,华为已然成为一些中国人心目中的勇气英雄。

华为公司的勇气自然来自于其所在的中国大陆,但令人喷饭的是:身在一个天天告诫“党比法大”,时时诋毁“三权分立”西方法治原则是“破烂儿”的国度里,华为公司却在美国“三权分立”的体制鸡蛋里挑不够完美的骨头。

中国人都懂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战术,但凡事均有度,做过头,不仅令人耻笑,还会犯下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儿童级错误。如果一场官司下来,把美国法庭当作对中国人宣讲普及“三权分立”西方理念的场合,华为公司难道不怕惹怒龙颜,犯下“高级黑”的错误吗?

海外华文媒体“明镜”的著名主持人陈小平先生在其节目中,已经以讥讽的口吻“点赞”华为告美国政府这番豪赌,他说: 我先表扬一下华为,做的好,敢于豪赌,我欣赏华为敢赌,欣赏任正非先生敢赌。第二,华为做了一件好事,把“司法独立”,“宪政”,“违宪诉讼”,这些在中国不能讲的概念说了出来。华为要告美国政府,就需要解释为什么?因为美国的司法是独立的,是可以制约政府的,所以一个中国公司也可以告美国政府和国会。“司法独立”的概念就可以巧妙地说出来,这不是“高级黑”吗?。

陈小平先生继续说:在中国大陆,“宪政”的概念是不许说的,但在美国为什么可以?因为华为告的是美国国会,国会和法院间有制约关系,这就是一种“宪政”关系,“宪政”就可以说了。第三,有关“违宪审查”,华为告的是美国国会违反宪法,要求法院出来审查国会是不是违宪了,“违宪审查”的概念也带出来了,这些都是中国法学家和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东西,中国缺的就是这个。在中国,共产党立法可以无法无天,人大立法,想立什么就立什么,在美国,如果国会立的法愚蠢,法院也可以不管,但违背了宪法就会管,这就是“违宪诉讼”,在中国是根本不可能的。

众所周知,中国两会上,官方讲话明文规定不许搞“低级红”和“高级黑”。“低级红”的门槛低,那些两会代表在镜头面前表演自如的仍然主要是“拥护习主席一辈子”这类的“低级红”,而如果真的禁止“低级红”,两会大戏就只能闭幕了。

与“低级红”相比,“高级黑”的门槛更高,但没想到竟然会可能高到了华为公司这么高的层次。如果华为告美国有宣讲“三权分立”西方理念“高级黑”的嫌疑,那么,能不能说为华为站台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中国外长在无意中更拔高了“高级黑”的程度?中国外长王毅3月8日在北京两会记者会上说:“华为面对美国不应该做沉默的羔羊。”

谁敢说华为是沉默的羔羊呢?华为和美国打官司在神州大地上得到声声叫好,但敢在美国与美国政府打官司,与其说是有勇,不如说是有“谋”。作为一个雄心勃勃在全球竞争的中国公司,华为可以出天价聘请律师和公关人员,可以适应多国的法律环境,不仅不怕当“两面人”,还要成为面面俱到的国际性大公司。

不过华为可能没想到的是:如果该案被美国司法受理,将为世人提供一个难得机会,显示出美国司法的独立性和宪法地位,这会不会瓦解动摇听习话听党话的中国司法制度?或许并不是华为要考虑的因素。中国官方也将会采取一切方式影响中国民众对此案的了解。

尚不能排除华为案不被美国司法受理的可能。2017年,美国政府担心俄罗斯公司卡巴斯基(Kaspersky)的软件可能被用于搜集情报、危害国家安全,随即通过美国国会的开支法案禁止政府使用卡巴斯基软件。该公司两次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但都没有得到法院受理。

假如华为诉讼不被受理,对担心“高级黑”的人来说,该是一种解脱吧?


同一主题

  • 中国/华为/美国

    王毅挺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不做沉默羔羊

    想了解更多

  • 中国/美国

    法律专家:华为控告美国政府胜算极小,如同不用绳索攀珠峰

    想了解更多

  •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国总统马克龙誓言五年内重建,捐款雪球般滚滚而来,但是,围绕着恢复原状还是融进二十一世纪的新技术新概念,在“复古派”和“现代派”之间展开一场激烈争议。所有的焦点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复完全烧毁的尖塔上面。

  •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为灰烬,大半个教堂屋顶烧毁,不幸中的万幸,主体结构完好,尖塔上的铜公鸡也已找到,而且,双钟楼健在,大玫瑰窗无损,耶稣荆冠等珍宝俱在。法国已向全球建筑师征求尖塔设计。法国总统马克龙庄严表示,不负世人期望,五年内重建圣母院。但马克龙为此也面临因为求快可能冒着使圣母院失去原有外观的批评。

  •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听众朋友,在前两次节目中,鲍彤先生为我们复盘30年前胡耀邦逝世后两次学生上街的情况。据李鹏日记的记载:在1989年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后,邓小平与当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鹏和军委负责人杨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并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但却将时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非法排除在外,该会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之后出台的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则第二次上街游行抗议。

  •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发大学生自发悼念并成为“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但这中间50天时间中,中共高层发生了什么?谁是“六四”镇压的决策人?学生运动是否过激而遭致镇压?我们今天继续播出对鲍彤先生的采访:

  •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当时震动了中国民众,引发大学生的自发悼念活动,也成为之后“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以邓小平为幕后指挥的“六四”镇压,彻底断送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会氛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初尝试,并以非正常方式将反对暴力镇压的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排除出局,逮捕了学生民主运动领袖。

  •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敢在习近平定于一尊之时公开发文批评,而遭校方打击报复停职处罚。这之后,海内外学者联手掀起的一波波声援许教授的浪潮,可说是后浪推前浪。

  •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本月底将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论坛仍然面对国际质疑和挑战,有的国家如马来西亚警惕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而不断砍价,有的国家如苏丹因独裁统治被推翻而使原定项目出现潜在风险。而美国政府已经宣布将不会派代表团出席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