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布特夫利卡恋栈权位 阿尔及利亚人请他开路

作者
布特夫利卡恋栈权位 阿尔及利亚人请他开路
 
阿尔及尔街头,民众高举要自由不要压迫的横幅,抗议总统恋栈权位。 路透社

阿尔及利亚人起来了,反对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夫利卡第五次竞选连任,他们指责这是变相终身制。反对声浪从本国扩及外国,在与阿尔及利亚历史关系深厚的法兰西同样爆发了规模很大的示威抗议。终于,至死都想保住权力不放的布特夫利卡宣布,如果他当选,他将在任期内提前组织大选,自己将不再竞选总统。

阿尔及利亚多数媒体认为,保证在第五次当选后提前举行大选的承诺,无非是一个最后的阴谋,并不能够恢复人民的信任。阿尔及利亚法语报纸『国家报』头版头条这样标题:布特夫利卡向人民挑战! 该报配发了一幅漫画:表情垂死的老总统坐在轮椅上,身边陪伴着两位镇暴警察。该报评论说:“布特夫利卡再次参加候选可能给这个国家火上浇油!”只有一份官方法语报纸『圣战者报』赞扬布特夫利卡的建议“负责、真诚,饱含希望”。但在众多的媒体和网站中比较孤立。该国两份最大的日报之一『阿尔及利亚新闻报』认为,“布特夫利卡不理睬反对他第五次竞选的人民”,除了不竞选第六次,该报讽刺布特夫利卡其他所谓的新建议不过是上届竞选致选民公开信的复制。该报周日发表社评指出,布特夫利卡曾经可能以人民热爱的形象告别权力,但是国家的政治和金融腐败玷污了他的出路。他曾经希望在总统宝座上死去,为他举行一场如给前任布迈丁总统举行的那样隆重的国家葬礼。但是,他将在示威规模远远超过晚年总统布迈丁的反对声浪中离去。

布特夫利卡承诺当选后提前举行大选,法国媒体评论称: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等待?法国『世界报』社评指出,破天荒头一次,布特夫利卡承认大规模和平抗议示威的合法性,自从2月22日以来,在阿尔及利亚许多城市的大街小巷爆发了反对布特夫利卡继续竞选的游行。布特夫利卡周日称,“他听到了人民的呼声与要求”。

在发表一封证实自己将第五次竞选总统的信件后,他的同胞们不知其身在何处,在本国,还是在瑞士医疗,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夫利卡在这份信件中宣称,已做好深刻变革国家的准备,即:改变制度。

八十二岁的老总统,至今没有接班人在望,这次不同的是,他在宣布连选时同时宣布,假如他于4月18日再次当选,他将召集一个全国协商会议,旨在为提前举行下一届总统大选做准备,而他本人,将不会是下一次大选的总统候选人。他做出的让步是不会再有第六次竞选连任。

法国世界报社评就此写到:”这一承诺太微不足道而且来得太晚“,如果布特夫利卡深信阿尔及利亚人希望”改变社会制度“,他为什么不在现在就召集这一全国协商会议,同时宣布推迟将于4月18日举行总统大选?在世界报看来,瘫痪20年之久的阿尔及利亚政体,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替代布特夫利卡,故此为了自我拯救,希望借助布特夫利卡之手组织一个可控的国家转型。

世界报认为,为了使布特夫利卡的建议真的实现,阿尔及利亚人必须要对总统亲自带领他们进行这场变革抱持信任。但是,从阿尔及利亚大街上连日来发生的抗议,甚至从周日起夜晚都在持续抗议来看,这种信任是不存在的。 民众固然要求政治开放,还有一个同等重要的要求:”尊严“。抗议人群感到遭受一种”侮辱“,这种侮辱是他们的终身总统,甚至都不能亲自提交候选人申请书的布特夫利卡强加于他们的。

需要指出的是,数十万示威民众至今的表现很克制,避免了发生过分的行动。安全力量一方,同样表现得很克制,显然他们收到了不要盲目镇压示威者的命令。阿尔及利亚人的心现在提到了嗓子眼上,这样的处境,这样负责任的态度很难长期维持下去,必须尽快找到一个化解僵局的出路。

世界报指出,既然布特夫利卡总统明白民众的示威抗议的合法性,他应该沿着自己的逻辑走到底---放弃再次竞选。召集全国会议,把所有政党,包括执政党,所有可能参与竞选提出候选人的政党召集起来协商是完全可能的。布特夫利卡接受通过谈判启动历史性的国家转型,将是他为阿尔及利亚人民给予的最好服务。

  •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国总统马克龙誓言五年内重建,捐款雪球般滚滚而来,但是,围绕着恢复原状还是融进二十一世纪的新技术新概念,在“复古派”和“现代派”之间展开一场激烈争议。所有的焦点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复完全烧毁的尖塔上面。

  •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为灰烬,大半个教堂屋顶烧毁,不幸中的万幸,主体结构完好,尖塔上的铜公鸡也已找到,而且,双钟楼健在,大玫瑰窗无损,耶稣荆冠等珍宝俱在。法国已向全球建筑师征求尖塔设计。法国总统马克龙庄严表示,不负世人期望,五年内重建圣母院。但马克龙为此也面临因为求快可能冒着使圣母院失去原有外观的批评。

  •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听众朋友,在前两次节目中,鲍彤先生为我们复盘30年前胡耀邦逝世后两次学生上街的情况。据李鹏日记的记载:在1989年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后,邓小平与当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鹏和军委负责人杨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并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但却将时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非法排除在外,该会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之后出台的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则第二次上街游行抗议。

  •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发大学生自发悼念并成为“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但这中间50天时间中,中共高层发生了什么?谁是“六四”镇压的决策人?学生运动是否过激而遭致镇压?我们今天继续播出对鲍彤先生的采访:

  •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当时震动了中国民众,引发大学生的自发悼念活动,也成为之后“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以邓小平为幕后指挥的“六四”镇压,彻底断送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会氛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初尝试,并以非正常方式将反对暴力镇压的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排除出局,逮捕了学生民主运动领袖。

  •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敢在习近平定于一尊之时公开发文批评,而遭校方打击报复停职处罚。这之后,海内外学者联手掀起的一波波声援许教授的浪潮,可说是后浪推前浪。

  •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本月底将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论坛仍然面对国际质疑和挑战,有的国家如马来西亚警惕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而不断砍价,有的国家如苏丹因独裁统治被推翻而使原定项目出现潜在风险。而美国政府已经宣布将不会派代表团出席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