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8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作者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资料图片: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李锐 网络图片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法广:李锐先生的日记和其它手稿已经都转到国外。这些资料不可能一天、一次旅行就转走。您和您父亲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到要将这些手稿转到国外呢?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李南央:“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最开始的时候是……..我9岁到29岁,我父亲倒霉了20年,而且最开始的时候,我和他是划清界线的。后来是我自己因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让我认识到了毛泽东的一些问题,我就想让父亲给我讲讲,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找到大别山我父亲被流放的地方。我父亲给我讲了庐山会议的一些事。对我当时这个小工人来说,那真是大开眼界。根本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我父亲平反复出(1979年)以后,很快就结婚了。继母很容不得我们,我们就走了。我觉得我和我父亲之间是有隔膜的。这种隔膜我不怪他,因为毕竟20年之间父女没有生活在一起。而且我曾经要求入团,我也表现得很革命,要做“共产党的好孩子”嘛,所以,我觉得他对我是有一定的疑虑的。我很理解这种疑虑。他不是非常相信我。“

“我觉得是我的那篇文章:《我有这样一个母亲》(1997年)发表以后,他觉得他和我在心灵上沟通了。而且他看到我一丝一毫没有依靠他,完全靠自己。我只有一个初中生文凭。六四以后,我经过德国、瑞士,最后在美国定居。他对我说……..他是这么说的:你这个人那,我最佩服你两点(我当时都挺惊奇的:我爸佩服我?),我最佩服的一个是你自学英语,一个是你自学机械,变成机械工程师。他说:这两件事我都做过,都没做到…….我觉得我爸与我开始有一种心灵的沟通和信任。所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爸爸和我妈妈当年通信的原件,从1936年他们恋爱开始,到延安,一直到他们离婚之前的通信,都给我了。而且他有一封委托信:交给我长女全权处理。我们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整理出来,差不多80万多字,上下两册。那个时候在国内找不到出版社,我们就自费在国内印刷。记得当时印了两百套,花了6万多块钱。我和我先生不是做生意的,他在大学计算机专业,我是机械工程师。那时候我女儿还在上学。而且我们来(国外)得很晚。我先生43岁了才开始工作,我是40岁开始工作。所以我们在经济上并不富裕。可是我们觉得这些(信件)很珍贵,就决定印出来。”

“当时帮忙的朋友说,这会是一个很缓慢的散发过程,大概要几年。但其实就两、三个月,就被抢空了!高华(法广注:已故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著有《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有个学生来告诉我,说高华老师说,要研究共产党的党史,这是一本必读书……这样也就给了我很大信心,也让我爸爸看到了我的能力:我们完全是自己打印出来,自己想办法印刷出来。他就对我有一种信任了。”

“我就对他说:这以后,我来整理你的日记,怎么样?他说,那好。那时候他不肯给我原件,他说是张(法广注:张玉珍,李锐遗孀)阿姨不让,理由是我不是共产党员。他的秘书也反对,因为我爸爸是中组部的干部,这是共产党的最高的机密系统,而我是一个党外人士。所以这些资料,我是不能触碰的,是不应该属于我的。这时候正好有一个契机。当时是2004年 ,他找了很多人帮他整理这些日记。当时,他是想做一些删节,想把一些对他不利的内容删去。我说,那我不想参与,因为我认为日记就是要原汁原味,根本不能删,删了就没意思了。但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他一会给这个人,一会给那个人,散得很乱,我就担心原件会被丢失。我先生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在国家图书馆工作。我就提议把这些日记交给国家图书馆存起来,然后请国家图书馆帮我们扫描。所有整理日记的人,都用扫描件看。我爸爸当时就同意了。图书馆来人把1947到2003年的27 本日记拿走了。然后,他们给我爸一套扫描后的装订本,给了我一套光盘。我就利用这套光盘,开始整理他的日记。整理了三册,是从1947年到1980年他平反复出这段时期的日记。当时也是国内没有地方出版,我就在美国溪流出版社出了。我爸爸就对我有了更进一步的信任。”

“在这之前。我还出版了一本《云天孤雁待春还 李锐1975-1979家信集》。这是我父亲1975年到1979年平反复出之前这段时间的家信,可以了解他是怎么平反复出的。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大家都知道这些人出来了,但是是怎样的一个程序,没有人知道。我觉得这是非常珍贵的史料。我就把这些信整理出来,25万字左右。原来与广西师大出版社都定好合同了,结果没有通过中宣部的政审,就没能在国内出版,耽误了一年。我就又带到美国出版。我爸爸就更信任我了。而且两本书信集的原件,我父亲都给我了。”

“日记也是在美国溪流出版社出的。”

“做完这些以后,我就觉得我和我父亲越来越有一种心灵上的沟通,他对我有一种绝对的信任,我们之间20年的隔膜,我觉得已经完全融化掉了。”

法广:这些日记与手稿的整理与出版经历了不少曲折,也掺杂着家庭的一些猜忌与矛盾。这是这对父女抹消20年的隔膜,重建亲情、重建信任的过程,也折射着在一个政治无孔不入的环境下,一个家庭的聚散离合,恩恩怨怨。

“中国没有市场经济,就是人治”

法广:2013年,一位毕业于斯坦佛大学的中国人看到《李锐口述往事》,知道李锐将日记交长女整理,便设法联系到李南央,又介绍给胡佛研究院。胡佛研究院立即表示愿意收藏这些日记和手稿,并计划在2019年4月份展示这些手稿。这些个人手稿为什么重要?它们的价值何在呢?

李南央:“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吧……我觉得我父亲特别了不起的一个地方是这些日记把他真正还原成一个人,还原出他身上的党文化,特别深刻的党文化。所以它是一部共产党的党史。”

“我们先从最近的历史来说。我们总在说中国的“市场经济”什么的。看了李锐的日记就会知道:没有市场经济。就是人治。谁有权,谁就能拿到钱。”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父亲在中组部时候的司机。那时候大家都“下海”,司机觉得钱太少了,就一定要下海。只好让他走了。他去海南岛,好像是北大的一个博士生在那里开的公司。当时他们好像是一起在做芒果饮料方面的生意。他们后来一起来到北京,因为曾经是我爸的司机的关系,他们就找到家里,写了一份材料,说是公司想上市。我爸就大笔一挥,写了材料,交给朱镕基。猜猜结果怎么着?上市了!这叫市场经济么?我当时看到这个,目瞪口呆。我说:爸,你这是什么呀!……这家公司就这么上市了!就这么简单。但实际上中国当时是有评估公司的,公司在上市前,必须经过评估,进入到一定水平才能……但是,有人,多简单。这是一个例子。“

”还有一个官司,打了十几年。是一个台湾老板在湖南投资,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就被抓了。老板的女秘书就到北京来,说这是一个冤案。其实老头子他什么也不了解、什么也不知道。我就不知道是怎么样,居然我继母就认这个女秘书做干女儿。但我在湖南的亲戚都说这个女人在湖南非常有名,不是一个好人……我为什么相信这种说法呢?因为我继母连我都不让进家门,她怎么能把一个外人认作干女儿,而且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而且,很快就看到家里就多了一套沙发。按我爸日记里的说法,是这个女人的儿子在北京的家,要搬家,要装修,沙发没地方放……再过些时候,家里又重新买了一套新沙发,这套沙发就进了我继母儿子的家……我爸就开始为她批条子,批到一届又一届湖南省的第一把手,挨个都批了。不管用,换一届领导,就批一遍,一直批到高法……老实说,如果周强是贪污犯,要查周强的保险柜的话,那里面不定有多少是我爸给他的批条、让周强办的案子呢!但这个人最后还是就是判了11年……“

”这不是唯一的例子,还有很多!再举一个例子。(陕西)米脂县是我继母的老家。米脂县说要建一条水渠,需要三千万。就找到北京来,找到我们家。我继母对我爸说:你得帮他办。我爸就批条批给汪恕诚。汪恕诚非常尊重我爸,原来他们都是水利水电系统的。他知道我爸。汪恕诚当时是水利部部长。一批,三千万拿到手了!这笔钱做什么了?真建了水渠么?没人问,不知道。这三千万就凭借人际关系拿到了。我爸很高兴,觉得王恕诚买他的帐,他这么一个下了台的老干部,汪恕诚还看得起……“

“还有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刚刚开始下海的时候,就是开始有私企的时候,是跑单帮的一批人:长途贩运。那就需要车。当时,车由国家统购统销,私人买不到卡车。我继母的养女的姐姐还在米脂县里当农民,她的儿子想跑单帮,要买辆卡车。怎么办成的呢?一个条子写给周建南,那时是第一机械工业部长:批了。再拿这个条子去找十堰市沈毓珂市长兼第二汽车厂党委书记沈毓珂,他是和我爸爸在热河一起办报的老朋友,又批了。这辆车就拿到手了。这叫市场经济么?”

法广:就是说这些年的经济起飞实际上是官商合作、勾结运作起来的……

李南央:对,权钱交易。这些日记里有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案例……

法广:但是,如果您把这样一些日记公布于世,对于李锐先生个人形象是不是也有影响呢,因为他也参与了这种权钱交易机制的运作?

李南央:“当然了!这是我觉得我爸了不起的地方。他说,我这个人,反正是赤裸裸了,只要对历史研究有好处,拿走就拿走吧……他不太在乎他个人的形象,这说明他有历史学家的角度,他懂得历史。所以,他把他所有的日记都给我,他知道这些日记里有很多对他个人不利、对他个人形象非常不好的事情。他曾多少次感叹:我真的是不愿意签这些字,我没有办法,他非常违心,他不愿意签,但他都签了……”

“日记里有很多的东西,比如土改的时候,他的工作笔记里的记录是,贫下中农不分地主的地,说这是丧天良,不能这样,不能分东家的地……我爸他们这些共产党就说这些农民觉悟低,其实最后起来的都是些流氓、二流子……”

“还有,高岗亲口告诉他:刘志丹当年离开延安的时候,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走的,他知道自己会死,向高岗说:你留下一个活口儿,证明我的清白……,所以说这些日记是一部活的党史。”

“还有一点,是我爸爸文笔特别好,就那几笔,栩栩如生,事儿也记了,事儿也活了,特别精炼。他只记事,很少发表感想。”

* * * * * * *

李锐不是异见者,他始终没有脱离他所批判的体制,但几经政治风浪,仍然保持了独立人格与自由思想的李锐,以他对在体制中的切身体验的冷静记录,留给人们一个了解官方言说背后的历史内幕的窗口。

李南央采访第二部分内容 01/03/2019 收听

李南央采访第一部分内容: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同一主题

  • 要闻解说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政治

    百岁自由派元老李锐逝世:望「拥戴领军人」文化走入历史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政治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上书十九大 要求广开言路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海关没收禁书 李锐之女呼吁大家跟进维权

    想了解更多

  • 廖天琪:港人的抗争必须具备长期性、理性和非暴力性方有望获胜

    廖天琪:港人的抗争必须具备长期性、理性和非暴力性方有望获胜

    香港“反送中”的抗争运动继续发酵,从百万人大游行、到公务员发起以《公仆仝人、与民同行》为主题的大规模集会,至8月5日全面展开的三罢运动,抗争规模愈加扩大,触及的社会范围也愈加广泛。民众的诉求已从最初的“反送中”法案扩至要求民主改革、特首下台、释放被捕示威者、永久撤回“逃犯条例”、实现普选等。随着警方的介入,这场最初以和平形式展开的运动,时常出现警民对峙以及暴力冲突局面。

  • 香港新移民Johnson: 反送中运动的影响将是历史性的

    香港新移民Johnson: 反送中运动的影响将是历史性的

    2019年春夏之交,香港政府努力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香港社会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民间抗议浪潮。自6月初起,各种形式、规模不等的抗议活动持续不断,“遍地开花”。与2014年时的争普选雨伞运动不同,这次大规模反送中运动不仅几乎触动了香港社会各行各业、不同阶层的人群,而且也明确表达出港人对尚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的独立司法体制被北京彻底侵蚀的担心,和他们对北京政府的极度不信任。面对这场搅动香港整个社会的运动,那些近年来自中国内地移居香港的新移民他们如何自处?他们是否仍能像在雨伞运动中那样置身事外?数据显示,自1997年以来,大约百万内地人移居香港。在这次反送中运动中,有人参加了支持港府、支持警方的示威活动,也有人直接与港人一道,走到了抗争的最前线。但更多的新移民,选择了低调。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邀请十年前移居香港的年轻人Johnson谈谈他对这次反送中运动的观察。

  • 前线召集人甄燊港谈香港的抗争运动

    前线召集人甄燊港谈香港的抗争运动

    香港反送中的大规模抗争活动愈演愈烈。从6月初开始到现在,这场抗争运动已令香港陷入严重的危机局势。街头民众的和平示威在警方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中逐步演变为暴力冲突。香港民众为何不顾警方禁令、继续抗争?他们的诉求究竟何在?如何看待这场抗争运动?香港前线召集人甄燊港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这次访谈内容录制于7月28日)。

  •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2019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在德国科隆举办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活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2019年是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10周年。2009年6月底,广东韶关某工厂发生的一起汉人与维吾尔人斗殴事件引发连锁反应,几天后演变成一场严重的族群暴力冲突。根据中国官方统计数字,这起事件共造成197人死亡,另有1721人受伤。此后十年,中央政府对新疆的监控日渐加强,封锁信息流通的同时,近年来更有国际媒体和人权团体披露,大批维吾尔人被非法关入一些再教育营。中国政府一度否认这些再教育营存在之后,承认在当地建立的是所谓职业培训中心。无论名称如何,这些封闭的中心关押的人数可能至少有上百万人。如此规模的非法拘押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十年前的七五事件对中央政府的新疆政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如何理解中国新疆政策十年来的演变?新疆境内的反恐形势是否如当局所说那样严峻?我们电话采访了一直关注新疆问题的台湾中亚学会秘书长、目前在香港珠海学院新闻系任教的侍建宇先生。

  •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公民论坛》节目此前曾邀请香港的朱耀明牧师,介绍他当年参加黄雀行动,营救被中国当局通缉追捕的八九民运领袖人物的经历。朱先生虽为牧师,但自80年代起,港人各项争民主运动中,常常有他的身影。2002年,他参与了“香港民主发展”网络的工作;2014年他又与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共同倡导“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希望在香港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选举。2014年,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无果而终。2019年,30年前曾经帮助内地民运人士逃亡的朱牧师,如今无奈地目送因和平占领运动而被判刑的同伴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入狱服刑……朱牧师的经历可以说是港人自80年代起至今,争取民主努力的一个缩影。他们曾努力,也不断遭遇失败。但一度灰心之后,又总是重新踏上抗争的旅途,一次又一次。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争民主集会行动遭血腥镇压事件,刺激了港人对民主的渴望,但对八九六四是否会在香港重演的担忧,也始终是港人争民主抗争运动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七月一日,香港再一次迎来主权移交纪念日。像往年一样,香港举行了“七一”大游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次“七一”大游行的规模,刷新了过去22年来游行人数最多的纪录。在经历了6月份的两次百万人上街抗议“反送中”法案之后,又有55万港人在七月一日这一天不顾酷暑、走上街头,高声疾呼 “撤回‘送中法案’、‘特首下台’、‘重启政改’、‘释放所有政治犯’”等诉求。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