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作者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追悼仪式 网络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对李锐先生去世的感触?

潘永忠:李锐先生活在世上,是一种符号、象征与压力,因为他曾经在中共体制内的显赫地位与经历,以及他长久以来对中共建政以来反思,那句「共产党完全错了」,一位体制内老者给社会的答案与结论,太震撼了。

他老人家的去世,对中国的政治变革前景来说是一大损失,我们这样的人非常痛心与悲伤,当然世人不会忘怀这位了不起的智慧长者。

不过从人的生理现象来说,李老享年101岁,已经颠覆了「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的说法,这又是值得庆幸的。

法广:按照这位耿直老人的生前意愿,似乎并不愿意在死后被“开追悼会”、“进八宝山”、或被“覆盖党旗”。作为一名资深的中共党员,他为什么会拒绝一名党内成员最终可享有的“最高荣耀”?

潘永忠:这很好理解,对李老来说,他对中共的历史与现行政策有了基本认识与判定,他在生前一而再,再而三对中共高层,及习近平提出批评,但没有得到整个体制的认可。

道理很简单,清者自清,李老生前不愿意同流合污,离开了人世更不愿意为中共体制背书,他把那些所谓的「最高荣誉」视为粪土。

法广:2012年10月,李锐曾为海外举行的「大时代、大动荡、大变革-第五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亲笔题词。作为大会的主办方之一,请谈谈您当时的感受。

潘永忠:当姚监复先生把国内中共体制内自由民主派前辈的亲笔题词交到我手上,他们是可敬可佩的李锐、胡绩伟、鲍彤、杜导正等五位智者,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走过了这么多年,2007年的布鲁塞尔民主论坛会议曾经收到曾任中宣部长朱厚泽的来信与文章(我们编入了当年的会议文件),这次再次得到一批前辈亲笔鞭策与鼓励题词,说明我们海外的活动受到他们的关注与鞭策,我的内心是一种复杂的感受,有激动,有责任,有压力,有感慨,更有使命感。我非常感谢姚老为我们所做的联络与工作,更感谢这批导师级老人支持与关怀!

法广: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却不忘初衷,为理想而直言不讳,坚贞不屈。是怎样的信念支撑他始终保持刚直不阿的正气?

潘永忠:李老一生不平凡,他是著名的中共党史专家,也是中共党内著名的自由民主派人士。他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陈云的秘书,毛泽东的兼职秘书。尽管李老的人生显赫,但在中共体制内照样数度遭遇迫害,延安整风运动时期,他被当作特务嫌疑隔离审查,邓力群乘人之危,「抢走」了他的妻子。在1959年庐山会议,他被毛泽东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戴上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与右派们一起被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文革」期间,他又被送入秦城监狱。「文革」后的1979年,李老才获得平反,出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后经中共元老陈云的推荐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中共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三届顾问委员会委员。离职后李老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他指出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为 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他还批评习近平搞独裁,推倒邓小平提出的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大搞个人崇拜。李老长年呼吁民主宪政,是中共党内自由民主派的杰出代表。

李老给「民主论坛」的题词是:「中国传统文化所缺乏的是民主与科学,『五四运动』高举这两面大旗,问题在一百年来,中共执政六十三年也没有走好民主与科学的道路,这需要全民的努力,开展新的启蒙运动。  李锐,2012.9.7.」

从言词内容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他加入中共是为了实现中国的「民主与科学」,然而世人皆知,中国的现代民主在哪里?中共现行的专制与独裁不仅在持续,而且变本加厉,这自然与李老一生的追求背道而驰,违背了他的索求的初衷,不能苟同,不能同流合污, 是他的态度与人格。

法广:李锐的追悼会于3月20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但是,他的一些生前好友出席告别仪式的打算却遇阻。当局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潘永忠:当局还是惧怕民心民情,出于维稳考虑,我听高瑜说,她当时被禁在家,24小时不能出门,有几个人看着她。担心她通过媒体被人采访,然后现场报道。但是高瑜告诉我,聚集在八宝山东大厅聚参加悼念人们超过1500人。这是中共层层把关,惧怕一石激起千层浪,动摇了中共的执政统治。实际上中共非常担心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发生。所以在每一个事件还没发生之前,他们就处处防备、处处制约。我的感觉就是,他们还是从维稳(的角度)考虑。

法广:当局为什么不顾李锐的遗愿,坚持给他开追悼会?

潘永忠:实际上这里边的背景非常复杂。因为李锐现在的太太(是在他平反以后和他结婚的),她也是一个老红军的遗孀,是一位还在体制内的老干部。李锐的女儿是反对他的父亲进八宝山、反对开追悼会、反对盖红旗的,尽管她做出这样的表示,但是李锐的太太不愿这么做。这位太太还有原来第一任丈夫的子女。这些情况非常复杂。作为一位老干部,(他的太太)是配合的。当初中共中央派来参加追悼仪式的时候,只派了一个秘书长,他太太很生气。既然按照正部级的规格来举行追悼会,为什么只来这么低(级别)的(人)?因此后来在送花圈的时候,把规格提得很高,把习近平、李克强的花篮也放进去了。当然我估计这是经过他们的同意的,这里边的背景就是家属。当然我们对李锐的女儿的表态是非常的支持的。她完全按照李锐的遗愿在办事。这是没错的。我只能说到这里。

法广:最后请您谈谈,您认为,李锐身后留下的最大财富是什么?

潘永忠:简单地说,因为李锐对整个社会、对共产党体制的看法,是很说明问题的。这不仅是社会知识界原来对中共体制的反省与检讨,李老等一批中共党内自由民主派,深入与扩大了这个社会组群对中共现行体制的认识与反叛,将起到整个社会思考与探索,实际上他们起到对社会的一种呼吁、唤醒的作用,两句话:中国的前途在哪里?中国将向何处去?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义事件。一周后3月17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部分随行人員出走诺布林卡, 3月31号抵达印度,开始流亡生涯。今年的这一天,西藏拉萨事件迎来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义。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对西藏问题苦心钻研十数载后,出版了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2018年12月9日,几经骚扰的成都家庭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遭遇更严厉的打压: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和妻子蒋蓉、其他教会领袖在内百余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会被宣布取缔,教产也被查封。三个月后,王怡夫妇始终未获自由,而教会其他教友继续不断受到警方的骚扰。秋雨圣约教会的遭遇也许是近年来中国当局打压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家庭教会的一个缩影,但秋雨圣约教会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其主任牧师王怡坚决而且公开的信仰立场。自2018年2月中国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生效执行以来,这种信仰独立的立场与官方要求之间的矛盾显得越发不可调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绍了12月9日之后秋雨圣约教会的近况:

  •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