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5月25日法广第2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作者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追悼仪式 网络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对李锐先生去世的感触?

潘永忠:李锐先生活在世上,是一种符号、象征与压力,因为他曾经在中共体制内的显赫地位与经历,以及他长久以来对中共建政以来反思,那句「共产党完全错了」,一位体制内老者给社会的答案与结论,太震撼了。

他老人家的去世,对中国的政治变革前景来说是一大损失,我们这样的人非常痛心与悲伤,当然世人不会忘怀这位了不起的智慧长者。

不过从人的生理现象来说,李老享年101岁,已经颠覆了「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的说法,这又是值得庆幸的。

法广:按照这位耿直老人的生前意愿,似乎并不愿意在死后被“开追悼会”、“进八宝山”、或被“覆盖党旗”。作为一名资深的中共党员,他为什么会拒绝一名党内成员最终可享有的“最高荣耀”?

潘永忠:这很好理解,对李老来说,他对中共的历史与现行政策有了基本认识与判定,他在生前一而再,再而三对中共高层,及习近平提出批评,但没有得到整个体制的认可。

道理很简单,清者自清,李老生前不愿意同流合污,离开了人世更不愿意为中共体制背书,他把那些所谓的「最高荣誉」视为粪土。

法广:2012年10月,李锐曾为海外举行的「大时代、大动荡、大变革-第五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亲笔题词。作为大会的主办方之一,请谈谈您当时的感受。

潘永忠:当姚监复先生把国内中共体制内自由民主派前辈的亲笔题词交到我手上,他们是可敬可佩的李锐、胡绩伟、鲍彤、杜导正等五位智者,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走过了这么多年,2007年的布鲁塞尔民主论坛会议曾经收到曾任中宣部长朱厚泽的来信与文章(我们编入了当年的会议文件),这次再次得到一批前辈亲笔鞭策与鼓励题词,说明我们海外的活动受到他们的关注与鞭策,我的内心是一种复杂的感受,有激动,有责任,有压力,有感慨,更有使命感。我非常感谢姚老为我们所做的联络与工作,更感谢这批导师级老人支持与关怀!

法广: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却不忘初衷,为理想而直言不讳,坚贞不屈。是怎样的信念支撑他始终保持刚直不阿的正气?

潘永忠:李老一生不平凡,他是著名的中共党史专家,也是中共党内著名的自由民主派人士。他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陈云的秘书,毛泽东的兼职秘书。尽管李老的人生显赫,但在中共体制内照样数度遭遇迫害,延安整风运动时期,他被当作特务嫌疑隔离审查,邓力群乘人之危,「抢走」了他的妻子。在1959年庐山会议,他被毛泽东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戴上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与右派们一起被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文革」期间,他又被送入秦城监狱。「文革」后的1979年,李老才获得平反,出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后经中共元老陈云的推荐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中共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三届顾问委员会委员。离职后李老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他指出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为 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他还批评习近平搞独裁,推倒邓小平提出的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大搞个人崇拜。李老长年呼吁民主宪政,是中共党内自由民主派的杰出代表。

李老给「民主论坛」的题词是:「中国传统文化所缺乏的是民主与科学,『五四运动』高举这两面大旗,问题在一百年来,中共执政六十三年也没有走好民主与科学的道路,这需要全民的努力,开展新的启蒙运动。  李锐,2012.9.7.」

从言词内容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他加入中共是为了实现中国的「民主与科学」,然而世人皆知,中国的现代民主在哪里?中共现行的专制与独裁不仅在持续,而且变本加厉,这自然与李老一生的追求背道而驰,违背了他的索求的初衷,不能苟同,不能同流合污, 是他的态度与人格。

法广:李锐的追悼会于3月20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但是,他的一些生前好友出席告别仪式的打算却遇阻。当局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潘永忠:当局还是惧怕民心民情,出于维稳考虑,我听高瑜说,她当时被禁在家,24小时不能出门,有几个人看着她。担心她通过媒体被人采访,然后现场报道。但是高瑜告诉我,聚集在八宝山东大厅聚参加悼念人们超过1500人。这是中共层层把关,惧怕一石激起千层浪,动摇了中共的执政统治。实际上中共非常担心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发生。所以在每一个事件还没发生之前,他们就处处防备、处处制约。我的感觉就是,他们还是从维稳(的角度)考虑。

法广:当局为什么不顾李锐的遗愿,坚持给他开追悼会?

潘永忠:实际上这里边的背景非常复杂。因为李锐现在的太太(是在他平反以后和他结婚的),她也是一个老红军的遗孀,是一位还在体制内的老干部。李锐的女儿是反对他的父亲进八宝山、反对开追悼会、反对盖红旗的,尽管她做出这样的表示,但是李锐的太太不愿这么做。这位太太还有原来第一任丈夫的子女。这些情况非常复杂。作为一位老干部,(他的太太)是配合的。当初中共中央派来参加追悼仪式的时候,只派了一个秘书长,他太太很生气。既然按照正部级的规格来举行追悼会,为什么只来这么低(级别)的(人)?因此后来在送花圈的时候,把规格提得很高,把习近平、李克强的花篮也放进去了。当然我估计这是经过他们的同意的,这里边的背景就是家属。当然我们对李锐的女儿的表态是非常的支持的。她完全按照李锐的遗愿在办事。这是没错的。我只能说到这里。

法广:最后请您谈谈,您认为,李锐身后留下的最大财富是什么?

潘永忠:简单地说,因为李锐对整个社会、对共产党体制的看法,是很说明问题的。这不仅是社会知识界原来对中共体制的反省与检讨,李老等一批中共党内自由民主派,深入与扩大了这个社会组群对中共现行体制的认识与反叛,将起到整个社会思考与探索,实际上他们起到对社会的一种呼吁、唤醒的作用,两句话:中国的前途在哪里?中国将向何处去?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八九六四30周年之际,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推出《子弹鸦片 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法文版。书中记录了9名因为六四而被中国当局冠以“六四暴徒”标签判刑的当事人的故事。这些人原本只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他们只是或近或远地关注着北京街头那场和平却也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但1986年6月3日军队开枪的消息让这些普通人冲冠一怒。他们的命运从此被彻底颠覆。他们多被判以重刑,而出狱后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全身心投入利益追逐的社会,他们当年的勇敢与付出已经被社会所遗忘。廖亦武希望以他的记录为这些普通人留下一份历史记忆,也希望警醒世人:子弹之后的鸦片不仅让开枪者巩固了政权,而由此形成的“完美独裁”也正威胁西方的民主。4月初,廖亦武在巴黎接受法广采访。

  •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4月25-27日北京举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从与会国家的数量看,与两年前举办的首届高峰论坛相比,今次“一带一路”论坛的规模似乎有所扩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大国,如英法德及日韩等亚洲经济强国,继续保持上一届的做法,没有高层领导人出席、仅派出代表;美国则一改上届做法、没有派代表与会。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刚刚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样,会议集聚了来自多方的中国人权卫士。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会议召开前向本台表示:会址之所以选择在香港,主要是将其作为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这一「风向标」标出了什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表述了她的看法。-

  •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区。她的档案80年代一度开放之后,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狱中写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书,50多年来,始终挑战着置他于死地的体制,也开始鼓舞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的抗争者。中国网络上的纪念文字或讨论平台不断遭遇删除,但林昭的故事开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国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属的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1919年5月4日,北京数千青年学生汇聚天安门,抗议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绝在战后巴黎和会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喊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学生运动引发民众以及工商业界积极响应,罢课、罢工、罢市等多种形式的抗议活动接踵而来。北洋政府最终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中国共产党则在1921年应运而生。1949年以后,5月4日正式成为中国青年节,五四运动也被官方定义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百年之后再回首,中国官方话语始终高举五四旗帜,但究竟什么是五四运动?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样的内涵?五四精神在当今中国得到怎样的传承?我们电话采访了北京独立学者、近代史专家章立凡先生。他认为,当今中国的怪现状,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帜,阉割五四精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