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魏京生胞弟魏小涛法国过世

media 图为魏京生胞弟魏小涛生前照片 自由亚洲刊发照片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的弟弟魏小涛,2019年1月28日晚于法国巴黎离世,享年65岁。魏晓涛因哥哥魏京生从事中国民主运动受到牵连,十几年前魏京生到巴黎出席一个活动,魏小涛前往巴黎探望,被中共查知,此后就开始了流亡生涯。魏小涛遗体告别仪式及葬礼于2月4日巴黎举行,原北京四通公司总裁万润南亲题挽联:「何去匆匆神舟正破晓;此行悠悠天国听惊涛」。魏京生在美国为魏小涛撰写了悼文。

据自由亚洲消息,魏晓涛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的弟弟,2019年1月28日晚巴黎离世,享年65岁。遗体告别仪式及葬礼2月4日法国举行,原北京四通公司总裁万润南亲题挽联:「何去匆匆神舟正破晓;此行悠悠天国听惊涛」。(马立克 报道)

魏晓涛的追思会星期六(2月2日)在法国巴黎举行。魏晓涛因哥哥从事中国民主运动受到牵连,十几年前魏京生到巴黎出席一个活动,他前往巴黎探望,被中共查知,此后就开始了流亡生涯。

魏京生对自由亚洲表示,弟弟病重期间,由于中共当局的安全威胁,及没能拿到国际旅行证件,他没能陪家中最亲近的弟弟走过最后一里路,只能委派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黄慈萍前往法国,他实在是遗憾与无奈。

魏京生说:当然受到牵连,后来他到巴黎来看我,不让他回去了。不让他回去,他回去后,又从机场给遣返巴黎了。遣送回巴黎,不让他回去,然后我让法国外交部的人去问,问中国外交部、法国大使馆,中国外交部说,你们要把他送回来,我们就把他关到监狱里去。所以连法国人都说,没见过这么流氓的外交官。

魏京生对自由亚洲表示,当年弟弟不听从中共的招呼,坚决不按当局的要求,和哥哥划清界限,更使得弟弟的事业、生意受到围剿。自己的政治立场牵连到弟弟,他深感愧疚。

正在法国筹备追思会的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对自由亚洲说,魏晓涛为人幽默、帅气,复旦大学毕业就进入了核工业部二机部工作,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工程师。除对一直坐牢的哥哥魏京生照顾有加,同时也对从事民主事业朋友慷慨解囊。

据黄慈萍说:月初的时候我就来巴黎,因为我知道他身体不行,我就想也许机会不多了,我就来看他。他是他们家最聪明的,到甚么程度?他就是过目不忘,所以他读书的话不用功都能得满分。在老魏(魏京生)被捕之前,他甚至出过钱,来帮助老魏开展他的民主活动,帮助六四受难者家属等诸如此类的,但因此受到当局的迫害。

报道指魏京生一家其实与中共渊源深厚,父亲魏梓林在国共战争时期就是解放军正军级将领,是组建中国民航和空军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魏家当时与毛泽东为邻居,魏京生母亲被毛泽东推荐为毛岸英的古文和历史家教老师。魏梓林因受到儿子牵连,还没有到退休年龄就要离休。但魏京生双亲去世,中共都不允许他回国奔丧。

以下是魏京生得知弟弟去世的当天晚上,为魏晓涛的追悼会写的悼文。

我的弟弟魏晓涛,小名陶陶。一九五三年七月十五日生于北京,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巴黎时间晚上九点五十五分因癌症去世于巴黎。终年六十五岁。

我们家人一向不注重繁文缛节,也不崇尚华丽辞藻,因此我只简单回顾他的一生,以此寄托哀思,也让大家对他有一个准确的理解。

陶陶从小就非常聪明,这可能是从我父亲的过目不忘继承来的,也因此十分自负。去世前不久,还得意洋洋地说我不如他聪明。也确实,他读书从来不用功,可却门门满分,让旁人不免羡慕嫉妒恨。

也因为不必认真读书就成绩优秀,所以时间精力不免多用来淘气和体育运动,所以他身体也比我好,但是挨打也比我多。于是养成了察言观色的好本领,一看父母脸色不对就逃之夭夭。也因此长大之后比我混得好,一路顺风顺水,没遭遇什么大的挫折。

遗憾的是文革耽误了一代中国青年,他只读到小学毕业,就随我参与了运动,因为参与反毛泽东反江青的活动而被抓进学习班。之后,他又随我一起回到老家当知青,了解了中国农民的苦难,也交了不少农民朋友。多年后他带着德国记者周劲恒采访我下乡的历史,得到了当年很多朋友的帮助。

一九七零年,我们分别在四十七军和四十一军当了兵,此前他还在我父亲的干校呆了半年,我则提前半年去了长沙。因此我们不在同一个部队。据说他在军队里成绩也特别出色,曾在当时的教导队,也就是后来的军校当教官。春风得意,所以他比我晚了两年回北京。

回京后他去了二机部五院当工人,随即被推荐上工农兵学员的末班车,在复旦大学化工系读书。毕业后回到五院成为技术人员,并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每年都拿回几个科技奖。很快,他就被评为全国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并用他的发明帮助了几家乡镇企业脱贫致富。

在我一九九四年第二次被捕之前,他出钱帮助我开展民主活动和帮助六四受难者亲属。并因此受到当局的迫害,乡镇企业的钱收不回来,自己的企业不准经营只能倒闭。在他不得不在家休闲期间,仍然联络各省的民运朋友,成为民运朋友的一个联络站。

在他来欧洲探望我期间,偶尔来到我们开会的会场观摩被人告密。再回北京时,他在机场被强制遣返回法国。法国外交部认为这不合法,中国公民只能被遣返回中国,怎么能遣返回法国呢?中国外交部回答说,你们要是把他送回中国,我们就把他关进监狱。法国外交官私下说:当了几十年外交官,没见过这么流氓的外交回应。

魏晓涛因此只能留在法国当难民。因为不会法语,所以他找不到相应的工作,以致心情郁闷,借酒浇愁,常常发泄无名之火,得罪了不少朋友。我在此向大家道歉,因为这都是因我而起。过去他曾经是个脾气很好,人见人爱的帅小伙。

很多朋友为民主自由付出牺牲,并不仅仅是他们本人在付出牺牲,他们的亲属也在为中国人民的权利和利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同时,他们还要忍受来自共产党的造谣污蔑泼脏水。这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也因此我们理解,这世界上的好东西,都是很多人付出代价获得的。每一个民族,都要记住并且尊重这些牺牲者。因为他们的牺牲,西方各国人民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因为他们的牺牲,中国人民也必将获得人性的解放和生活的幸福。

2019年2月2日在魏晓涛追思会上播放了魏京生所写悼词。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