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查韦斯幽灵挥之不去 特朗普谈美国出兵委内瑞拉

作者
查韦斯幽灵挥之不去 特朗普谈美国出兵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肖像与继任者马杜罗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连日来备受国际舆论关注,作为石油出口国组织(OPEC)成员国的委内瑞拉目前所经历的,“一国两总统”治下的政治紧张期,在周日又再次受到了外力的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天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播出的一档,面向全美民众在超级碗收视黄金期播出的专访节目中再次谈及,虽然他并不愿意提到美国对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政权动武的可能性,但他重申这“确实是一个选项”。特朗普并透露称,事实上马杜罗曾在几个月前就向他提出过会面邀请,但遭到了他的拒绝。此外,他还指出委内瑞拉曾是南美北部最富有的国家,但在马杜罗治下的该国现在那里只有贫困、痛苦和犯罪。

作为全球已知石油储存量最大的国家,以及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出口国之一,委内瑞拉的经济发展在新世纪以来,可谓经历了前十余年惊人的增长,以及在近年来随着国际油价的极度下跌,石油经济占国家收入比例的巨幅膨胀,及庞大且无可持续性的社会福利模式崩盘而遭受重创。显然,委内瑞拉今天国内经济局势动荡的现状,离不开其已故前总统、拉美极左翼领导人代表之一的查韦斯(Hugo Chávez)在当政时的政策方向选择。他在1999年2月2日至2013年3月5日期间,直到他去世时被选上四任委内瑞拉总统,是一名著名的与卡斯特罗时代古巴相好的拉美“反美旗帜”。也正是在他的任期内,委内瑞拉的人均GDP从1999年的4077美元,一度涨至2013年的13545美元。受到人口基数巨大等因素影响,身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人均GDP在2014年,曾达到目前最高的10840美元。显然,委内瑞拉的经济和民众收入水平在查韦斯的总统任期内有所提高。但他在领导国家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看到了通过集中政府权力和利用石油产业,作为相对不需太多努力就能立刻获得经济回报的发展模式,能给他在政治上所带来的其他国际领导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政治优势。

正因如此,以拉美左派先驱标榜的查韦斯在任内明确把社会主义定为,本国的发展道路。他并提出构建“21世纪社会主义”的治国理念。他提出,“21世纪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应是,将国家主权、社会正义、公平分配和真正民主;把经济社会化,建立新的生产模式,使劳动高于资本;强调社会所有制,创造新的生产关系,使生产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在这一极左的民粹主义模式下,查韦斯政府确实通过巨额石油收入,并向该国国内的穷困和普通民众,提供了大规模的社会开支和服务保障。有统计显示在他的任期内,委内瑞拉政府在社会开支投入了大约4000亿美金。而该国在2014年GDP登顶时,也只是全年GDP超过4824亿美金,可想这一政府社会开支数字的额度之大。尽管很多委内瑞拉民众在政府开支的帮助下比过去更为富有,他们对政府的依赖程度也随之加大。与此同时,委内瑞拉当局对石油经济的依赖程度同样也在逐年攀升。以查韦斯死后不久的2014年委内瑞拉经济统计数据为例,该国对外贸易在当年占全年GDP的48.1%,而其对外出口则占GDP的16.7%,其中超过95%的都是石油产品出口。

这样的发展模式无论是从经济、社会还是政治层面都是极具危险性的,犹如手持定时炸弹。正如老话说“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当查韦斯的副总统,现任官方总统马杜罗继任后,与前者相比又严重缺乏个人魅力的他,仅能在查韦斯死去不久后以类似“先知托梦”的方式,并称查韦斯曾在梦中化成鸟来祝贺他胜选,从而来提升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在上任一年多后,马杜罗却迎来了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的暴跌。当年最后一天,纽约商品交易所将原油期货价格记录于每桶53.27美元,而在2008年,国际原油每桶价格曾高达147美元。经济的严重衰退和通货膨胀的急速恶化也引起了委内瑞拉普通民众的不满和伤痛。根据联合国在今年一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迄今已有超过300万委内瑞拉人(约占其总人口的十分之一)逃往其他国家,这是拉丁美洲近代史上最大的人口流动。与此同时,为了确保对政府权力的控制,马杜罗在2017年甚至不惜以修宪和自立国会的方式,来确保自己的权利不受动荡局势影响。2017年春天,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有上百名抗议者在与效忠马杜罗的军警对抗中被打死。

尽管这场街头运动在稍后得以缓解,马杜罗也在备受争议的2018年总统选举中宣布胜选,但引起该国国内动荡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因素并未得到解决。这也给予了作为反对派领袖,以及由反对派控制的国会议长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在今年1月23日公开宣誓成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与马杜罗政府分庭抗议的历史机遇和民意支持可能。瓜伊多的临时总统头衔目前已得到美国和欧盟立法机构,欧洲议会的支持。而在西方国家中包括法国、德国、英国等大国,都在近日要求马杜罗宣布提前选举,否则将承认瓜伊多的合法地位。此外,在近年来饱受委内瑞拉难民潮影响的南美洲巴西、哥伦比亚、巴拉圭、阿根廷、智利、秘鲁等国都已在马杜罗和瓜伊多之间选择占队,纷纷承认后者的合法地位。

综合各方报答来看,目前对瓜伊多临时总统地位持有反对态度,或尚不明确的国际势力仅为俄罗斯、中国和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而在他们其中,瓜伊多已向北京表示他的政府愿意履行所有该国与中方签署的协议承诺,并愿意与中国官员尽快进行接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在上周五的讲话中作出了,“我们也愿同各方相向而行,劝和促谈,共同努力,为委内瑞拉问题的妥善解决创造有利的条件”的模糊表态。另在欧盟委员会方面,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则于近日提出了,欧盟将主导一个国际联络小组,以试图调解委内瑞拉紧张局势的方案。俄罗斯方面,尽管克林姆林宫坚决否认已对该国出兵,但1月底已有包括来自路透社的消息称,一些俄籍武装人士已经或正在进入加拉加斯。当特朗普于周日再次谈及美国出兵委内瑞拉的可能,俄外交部拉美司司长亚历山大•谢季宁(Alexander Shchetinin)则立刻回应称,“国际社会的目标应是帮助委内瑞拉,而不是在超出其边境的情况下,以破坏性的方式介入局势。”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记事本上,“向哥伦比亚派遣5000士兵”的字样在近期的一次记者发布会上被记者现场拍到,更是引发外界对于美国军事干预委内瑞拉局势的猜想。

  • 中国科技新用途:成人手机学习洗脑/孩子让机器人代抄写

    中国科技新用途:成人手机学习洗脑/孩子让机器人代抄写

    今年元旦后,中国强力推动中共党员在手机上下载宣传习近平思想金句的“学习强国”App,并透过积分制变相强迫党员使用。另一则令人脑洞大开的消息是:一些中国的中小学生购买一款机器人当作“抄写神器”,以完成春节后寒假的一大堆低级重复的抄写作业。把两件风马牛不相及之事连在一起的,无疑是体现高科技新用途的中国特色。

  • “求是”传出习近平“党大”强音,说给谁听?

    “求是”传出习近平“党大”强音,说给谁听?

    中共理论刊物“求是”杂志最新一期刊出习近平去年8月在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部分讲话。 这篇体现习近平“党比法大”思想的党内旧文为什么要在现在发出?说给谁听?这是否与中美贸易战有关系?如果有,那么特朗普总统是否能听懂呢?

  • 慕尼黑安全会议:美国副总统彭斯直话直说

    慕尼黑安全会议:美国副总统彭斯直话直说

    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本月15日至17日在德国城市慕尼黑举行,今年该会主题包括美中俄之间的大国竞争。美中紧张关系也被会议组织者列为今年10个主要安全议题之一。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直话直说,不回避所有具争议的安全问题。

  • 美中贸易谈判漏网之鱼:美教授吴修铭指出是中国互联网贸易壁垒

    美中贸易谈判漏网之鱼:美教授吴修铭指出是中国互联网贸易壁垒

    纽约时报英文版观点专栏最近发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吴修铭(Tim Wu)的评论,认为美国在和中国进行贸易谈判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领域,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贸易壁垒。中国当局屏蔽了几乎所有的外国互联网竞争对手,而中国互联网公司却利用美国的开放市场开疆拓土。

  • 委内瑞拉石油与人民币外交

    委内瑞拉石油与人民币外交

    委内瑞拉变脸,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委内瑞拉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储存国,双方的合作似乎再自然不过。北京于是在委内瑞拉下了天文数字一般的巨额赌注,现在,委国危机加深,中国投入的500亿美元金援是否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 幻灭--再生 法国老牌政治家朱佩进入宪法委员会

    幻灭--再生 法国老牌政治家朱佩进入宪法委员会

    法国政治家朱佩周三令人意外地被指定为法国宪法委员会成员。显然,这将是他一生政治生涯的最后阶段。73岁的朱佩被前总统希拉克视为最杰出的“精神之子”、曾经是总理、现在是波尔多市长。如果排除2017年他从最被看好的总统候选人到惨败那段短暂的幻灭时期,朱佩的政治生涯可谓圆满。

  • 蓬佩奥中欧行遏制中俄影响力

    蓬佩奥中欧行遏制中俄影响力

    今年是共产主义在东欧垮台三十周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曾对推动这一地区共产主义崩溃起到关键作用的匈牙利、斯洛伐克、波兰,以遏制中国俄罗斯在当地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周二,蓬佩奥直指普京对全球民主构成威胁,同时警告相关国家提防中国利用经济与技术手段进行操纵。他称美国并不反对企业竞争,但条件必须公开和透明。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