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RFI - micro en studio RFI - Issy les Moulineaux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华为在美国遭“罪”/中国企业“党支部”遭打脸

作者
华为在美国遭“罪”/中国企业“党支部”遭打脸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和其女、现任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回声报》

掌握最先进最廉价电讯技术让中国人为之骄傲的华为公司在美国遭遇司法“滑铁卢”,这使得全球特别是中国上下思考其中的原因和教训,最先受到质疑的包括被中共高层力推的一项政策,即将中共“党支部”强行建在民企甚至外资企业之中的“中国模式”和“中国特色”。

海外独立华文媒体明镜的创始人何频先生指出:“华为与孟晚舟案件很明显是政治性的司法案件,但谁将华为推上了中美竞争的祭台?中共在华为建立了300多个党支部,拥有超过万名党员,活脱脱将华为打造成了一个党的机构,怎么不令西方人担忧。此外,中共国安法规明确规定,公民有义务配合国安工作而且要保密,难怪有美国官员怀疑每个中国人都是间谍!”实际上,不仅民营的华为公司被打造成一个受到共产党监督的组织,连一些在中国的外资企业也是如此。

英国《金融时报》周一(1月28日)曾经发表社论表示,许多西方安全机构相信,北京政府在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意味着,如果被要求与安全机构合作,无论是私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将不可避免地被迫合作。5G网路作为发展未来数字经济和物联网的重要科技尤其敏感,随着中国地缘政治野心明目张胆地日益扩张,华为的5G网路技术更令西方世界的担忧大大增加。

华为被美国司法提出23项控罪后的第三天,亲北京的海外华文媒体多维就刊登一篇反思文章,题目为:中共力推企业“党支部”的政治隐患 。该文指出习近平是中共在企业建立“党支部”的推手,因为早在2012年他上任初就多次提及中共党的建设在社会各领域面临普遍“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和“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的问题。

文章回顾:“2012年十八大以来中共加速向传统政治和意识形态回归,强化对基层社会的整合,通过反腐、党建等重新激活腐败蜕化的党组织,重建“党支部”及其领导力和凝聚力。所以2012年以来中国兴起了基层党建的新一轮高潮。譬如,从诺基亚到家乐福、沃尔玛,从渣打银行(中国)到普华永道,从北京现代到阿卡特朗讯上海贝尔,一些外企纷纷建立党组织。据中组部数据,截至2016年底,已有70%在华外资企业设立中共党组织。”

接下来,多维文章坦言外界对中共强推“党支部”的担忧:尽管中共重建“党支部”具有整合社会的意义,但它的负面效应也不容忽视。它本身带有的威权体制特点和对社会控制的加强,都令外界产生了向左转的担忧和恐慌。比如,2014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共就曾要求在国有企业强化党组织的领导作用,包括许多在大陆和香港上市的股份制国有控股企业。彼时海外市场人士就曾担忧,党组成员会干预企业决策,可能影响投资者的利益。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自2016年以来,至少有32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大陆国企提出重组方案,由党组成员担任董事局顾问,市场担忧此举会否对在港国企的投资者产生影响。

对于中共强推“党支部”,该文指出其潜在的政治隐患不容忽视:中国早已不是封闭保守的弱国,而是日益引人关注的全球大国,政治外溢效应明显,国内的任何动作都可能招来国际影响。对于政治意识形态色彩极为敏感的“党支部”在民企、外企的设立,自当极为慎重,避免负面影响。尤其恰逢中美贸易战之际,中美博弈加剧将是长期的过程。

该文未忘引述《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这一问题上所发表的不同意见:“一旦要求外企建立类似中国国企中同等作用的党组织,对方就很难接受。” 因此在“党支部”问题上,建或不建,主动权应交于外企,无需刻意,防止因小失大。

总之,中国华为在美国遭“罪”之际,如果北京能在美国司法的“23宗罪”以外,也能在自己的政策中抛弃那些与普世价值严重对立的意识形态教条,那华为所遭之“罪”也就算不白遭。

 


同一主题

  •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为灰烬,大半个教堂屋顶烧毁,不幸中的万幸,主体结构完好,尖塔上的铜公鸡也已找到,而且,双钟楼健在,大玫瑰窗无损,耶稣荆冠等珍宝俱在。法国已向全球建筑师征求尖塔设计。法国总统马克龙庄严表示,不负世人期望,五年内重建圣母院。但马克龙为此也面临因为求快可能冒着使圣母院失去原有外观的批评。

  •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听众朋友,在前两次节目中,鲍彤先生为我们复盘30年前胡耀邦逝世后两次学生上街的情况。据李鹏日记的记载:在1989年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后,邓小平与当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鹏和军委负责人杨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并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但却将时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非法排除在外,该会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之后出台的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则第二次上街游行抗议。

  •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发大学生自发悼念并成为“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但这中间50天时间中,中共高层发生了什么?谁是“六四”镇压的决策人?学生运动是否过激而遭致镇压?我们今天继续播出对鲍彤先生的采访:

  •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当时震动了中国民众,引发大学生的自发悼念活动,也成为之后“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以邓小平为幕后指挥的“六四”镇压,彻底断送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会氛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初尝试,并以非正常方式将反对暴力镇压的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排除出局,逮捕了学生民主运动领袖。

  •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敢在习近平定于一尊之时公开发文批评,而遭校方打击报复停职处罚。这之后,海内外学者联手掀起的一波波声援许教授的浪潮,可说是后浪推前浪。

  •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本月底将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论坛仍然面对国际质疑和挑战,有的国家如马来西亚警惕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而不断砍价,有的国家如苏丹因独裁统治被推翻而使原定项目出现潜在风险。而美国政府已经宣布将不会派代表团出席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

  • 从苏丹变天看阿拉伯国家街头革命

    从苏丹变天看阿拉伯国家街头革命

    连续数月街头抗议之后,统治苏丹的巴希尔总统最后被其军队推翻,阿尔及利亚的情形有点类似,在连续数周抗议后,总统最亲密的支持者军队倒戈,执政二十年的布特夫利卡被迫辞职。自2011年以来,街头起义动摇着阿拉伯世界,有的推翻独裁者完成转型,一如突尼斯,有些则陷入暴力和战争而不能自拔,一如也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