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6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

作者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
 
12月26日,哈尔滨中心大道竖立的庆祝改革40周年冰雕 路透社

岁末新年交接之际,中国是否会有真改革,乃是中国人心中最大的疑问。12月29日,社交网络流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虽然很快遭封,但已流入坊间。以下仅抄只言片语,各位明鉴

他们为什么要出来呐喊?北京法律媒体人郭恒忠这样解释:”历史的车辆只能滚滚向前,妄想开倒车的人不可能得逞。读书人不能沉默,要呐喊,让天下知晓这一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习近平改革40周年大会上所说的该改的,能改的我们该,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我们坚决不改让许多人失望甚至绝望。中国还有改革的希望吗?北京学者常凯表示:“中国要应对目前国内外政治经济压力并摆脱困境,进而融入并立于与世界之林,唯有实施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倒退是没有出路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则说:”一个党的历史定位取决于这个党的历史作为,是光荣榜还是耻辱榜,皆有自取。”前者寄望于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后者则让中共在荣辱之间做出选择

言论不自由 改革无意义

什么是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北京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认为:“改革不仅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不因说话而恐惧! 改革还要让全民分享经济繁荣 的成功,而不仅限于少数人掠夺敛财” 。

山东媒体人陈宝成:“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毫无意义”。浙江前律师和法官陈天庸认为:“有利于私有产权保护与自由市场经济的才是改革,改革方向应该是增加人的自由”。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表示:“回到马克思,‘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

人权立国

北京政治学者程光泉说,“全面深化改革,改革无禁区”。至今,中国有诸多禁区,人权领域就是之一。

北京学者储成仿写到:”现代文明国家以人权哲学立国,古代中华崇尚天下为公。然而,中国迄今为止与此相差甚远。值此变制时,吾侪当协力!“

北京历史学者丁东:”谁在倒行逆施?谁是志士仁人?何为文明常识?心中有了数,落笔才有根。“

重庆独立媒体人刘虎写到:“宪法载明言论出版自由,核心价值观有关于‘自由’之郑重表述,但我们迄今生活中删帖封群封号的现实中,信息非充分流通,社会矛盾在增加。”

改革开放就是向文明国家看齐

北京新闻记者贺延光认为:”改革是改自己,开放是向美国日本及一切文明社会学习。若背弃四十年中国巨变这个根本,其异化的结果,一定是独尊之祸,重蹈覆辙。“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则表示:“结束反市场化、反法治化的所谓‘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真正的法治国家,为此,必须开展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江平:“法治不仅是改革的手段,更是改革的目标。市场不仅是社会主义属性,更是自身的属性。”

北京法学家李楯写到:“四十年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迂回改革,但却一直回避七十多年前的错误选择。即使不追究责任,也须讲清事实,唯知真相,才有前行的基础。”

湖北企业家李雪原认为“开放就是最大的改革,开放就是向正常国家、文明社会看齐。不开放就是走回头路。就是死扛,就必然被文明社会和自己的人民所抛弃。”

失望与绝望

山东大学教授冯克利感言:”记得四十年前,我天天活在盼着有人赶紧咽气的状态。未曾料如今又回到了那种状态。悲夫,世事轮回,竟陷我于不义也。“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的感言是:“我有一篇墓志铭,但不知该送给谁。”同济大学教授朱学勤的感言只有两个字:“守夜”。

北京法学家郭道晖说:”现在的某些提法似乎又回到’大跃进‘时代假大空的语言。过去和现今出现的违宪行为,迄今仍然听之任之,未见有关党政机关出面纠正。宪法责在施行,须’行胜于言‘,不能’言胜于行‘,更不能是一句空话。“

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言:”改革开放峰回路转十加三十,立宪治国冬凛夜长二为四六。“

法学教授贺卫方则说:”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看起来四平八稳,不偏不倚。麻烦在于,也许世上的路只有这两条,虽然还有第三个选项:不走“。

金融学者贺江兵则认为:”改革开放就是要全面引进和遵守国际规则,不能有选择性“。

不闯选举关 没有真改革

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说:“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病灶,尤其是近年来的人权与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选举。不闯选举关,没有真改革”;

北京艺术评论家帅好说:“无说话的自由,无投票的权利。四十年过河,改革的言辞游戏该结束了。革命如果比保守更迅疾,他们会扔掉手里的‘石头’”。

北师大教授张曙光认为:”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北京学者赵国君则说:“改革已死,宪政当立”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北京独立学者荣剑表示:“四十年改革已然谢幕,三千年变局依旧激荡,在此时刻,上溯康梁以来,知识人坦然立危墙之下,徒手挽狂澜既倒,求维新求变法求改革,前赴后继,不绝如缕,屡战屡败,虽败犹荣…..而今时间轮回,历史三峡千回百折,吾辈已尽天命,践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计其功,惟求尽心尽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天下之大,吾土吾民,岂容一家之姓! 匹夫之责,无求功名,惟求尽心尽力,即使前功尽弃,听从内心召唤,从头再来!”

北京劳工学者王江松认为:“谭先生殉于变法维新,刘先生殉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死标志着旧变局的终结和新变局的开端。但愿这一次能超越中华民族三千年之专制轮回。”

独立评论已笑蜀感言:“今天的中国,是激流中失去方向的巨轮。必须重新找到方向。那即是大海的方向,自由的方向。”

学者们的期望能实现吗?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表示:“中国的大转型是挡不住的!”


同一主题

  • 中国

    中国知识人岁末焦虑 改革已死 前途何在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中共最高层三日开会非同寻常 分析指习近平疑心很重

    想了解更多

  • 中国/加拿大/美国

    孟晚舟事件忘脑后? 加拿大鹅北京开业门口排大队

    想了解更多

  • 张伦:胡锡进“相对宽松自由”背后仍意在强调维稳

    张伦:胡锡进“相对宽松自由”背后仍意在强调维稳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及其主编胡锡进7月14日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表一篇文章标题为“中国和平了太久,以至很多人忘了它的珍贵”。文中谈到:“什么叫好的时代?好的时代第一要和平,第二要发展,第三是相对宽松、自由。胡锡进把“相对宽松自由”当作好时代的第三个指标,实在难得和罕见,因而受到一些媒体的关注。就这个话题,我们邀请巴黎赛尔其-蓬图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与我们进行分析。

  • 巨浪冲击下华为等来两项利好

    巨浪冲击下华为等来两项利好

    中国电信设备制造业巨头华为公司目前的状态可说是在巨浪中翻滚而起伏不定,好消息,坏消息不断接踵而来。对华为利好的最新消息:一是美国公司可能在近期被获准重新向华为销售部件,二是华为将在未来三年投资意大利31亿美元。而有关华为公司的坏消息也不少,比如华为将在美国裁员1000人。

  • 林郑月娥欲下不下 习近平骑虎难下

    林郑月娥欲下不下 习近平骑虎难下

    香港示威者”遍地开花“,特首林郑月娥公开露面的机会显得稀少,有关她下台指日可待的传言甚嚣尘上。让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尴尬的是,可出面收拾香港局面的替代人选非常难找。

  • 北约还是俄罗斯 土耳其必须作出选择

    北约还是俄罗斯 土耳其必须作出选择

    7月12号,土耳其订购的俄罗斯首批S-400地对空导弹防御系统到货,土国国防部长情不自禁地在国防部网站展示了一张正在卸货的照片,出货只是刚刚开始,根据塔斯社的报道,其他的S-400导弹将在夏季不断船载而来。

  • 中国对外贸易重挫经济前景晦暗

    中国对外贸易重挫经济前景晦暗

    正在与特朗普较量的北京公布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六月份对外贸易遇挫,上半年中美贸易总值下降9%。而且,多位经济专家预估中国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将继续放缓。经济局面变坏,这是一个临时的还是持久的现象?

  • 习近平能拖到特朗普下台吗

    习近平能拖到特朗普下台吗

    6月29日特习会谈的结果是美国对华暂停增加新税以重启贸易谈判,特朗普宣布这一消息时兴奋地表示,中方将立即着手采购数量巨大的美国农产品,以换取贸易休战。可是谈判重启了,特朗普还没有等来中方兑现承诺。

  • 港人国际发声 矛头直指北京

    港人国际发声 矛头直指北京

    香港反送中运动向纵深发展:特首林郑月娥宣布『逃犯条例』寿终正寝,示威者却意识到他们的核心诉求并没有得到解决,北京秋后算账的可能性高度存在。在他们眼中,保障香港自由的唯一可能性就是维持“一国两制”,而香港普选则是保证这一自由的前提条件。为此,港人反送中开始转向争取“真普选”、“争民主”,而一些有影响的港人开始为香港的民主自由在国际上奔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