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作者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2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持纪念改开40周年大会。 路透社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惊人成就,但世人对这些成就的惊羡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经济实力的强大并没有带来民主进程的推进,四个自信引导下的中国一方面要以高压维稳,应对国内的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国际舞台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与防范,中美关系在建交40周年之际更是进入了一种类冷战的对立状态。40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们邀请在法国塞尔日-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官方话语今天所说的改革已经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南辕北辙,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当前的执政方略绝对开创不出新时代。

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

法广:近些年来不少观察人士都做出了中国改革已死的判断。您个人是否也这样认为?所谓改革已死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张伦:我同意这样的看法。这种说法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大概进入21世纪之后,就已经有了。上一个十年(注: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时候,这种说法就已经被许多人所接受。

事实上,如果分析一下中国最近20年的改革,可以看出来,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改革措施出台。其实,中国真正的改革、最有活力的改革,大概也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还有一些,但进入21世纪基本上就没有没有看到希望看到的真正的改革措施出台。

今年(2018年)3月份,我为法国《世界报》写过一篇文章。当时正是中国人大修宪(法广注:取消领导人任期制)之后。文章的题目就是: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什么意思呢?如果说最近40年的改革给中国社会带来了进步、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活力、让中国从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话,这其中最关键、最核心的因素,就是两个字:自由。是邓(小平)时代允许了中国人享有了毛(泽东)时代没有的、一些局部的自由,主要是在社会、经济、文化等领域,在政治上则没有。但即使这样,还是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是说,中国的进步都是来自于这种局部享有的自由。但同时,中国的问题,也正是中国民众的自由没有得到充分享有,是自由的不完整和权利的缺失造成的。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事实上就是中国的改革、中国民众的权利、自由,不再能够继续深化、享有。相反,习(近平)上台之后这些年,不断强化国家机器,经济上,所谓国进民退趋向进一步恶化,民营经济受到打压,社会受到严格控制,新闻表达和言论自由空间进一步压缩,在法制建设上,比如709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等等,也就是中国公民社会,民众自由受到进一步挤压。所以我才说,今天所说的改革,事实上与过去所说的改革,已经完全不可以同日而语,完全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的。尽管今天还在以改革的名义讲改革,但是,与80年代我们所看到的改革的本质,已经发生根本的错位,本质上是相冲突的,所以我才说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但事实上反改革的时代。虽然最近经济上有些放松,这与中美贸易战压力有关。

这条路可以走到哪一步,我个人抱持极大的怀疑。曾经有朋友问我如何看海南自贸区的前景。其实,道理很简单:中国当初,比如深圳、珠海等地的特区之所以能够取得成果,不外乎是它们先行一步,是与中国其他地区的整体发展方向一致的。而现在,我们很难设想,局部地区、局部行业给予所谓更大的自由,但同时,另一方面,整个社会是以一种严控的方式运作的。这种内在的冲突绝对是不可能持续的。所以我对中国下一步的所谓改革能带来什么新的成效、新的让人满意的成果,抱着极大的怀疑。

邓式路线已基本走到尽头

法广:如何解释这种打着改革的旗号、行反改革之事这样一种相互矛盾的局面呢?是习近平本人不愿意改革?还是还有其他阻碍?哪些具体的因素阻止改革沿着以前的道路继续向前呢?

张伦:分析这样的现象当然比较复杂。但我们也可以这样归纳一下。从主政者的角度讲,习近平在一些理念上绝对是缺乏对现代改革的意识。他的很多思想烙印还有很重的毛时代色彩,这一点大家现在看得已经非常清楚,所以,在他的执政方略里,是以强固党的执政(地位)、要重新进行社会控制、强化国企、等等这些措施作为其执政的基本走向,从这一点来说,习本人作为主政者绝对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肯定是一个重要原因。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这种邓式改革已经走到了一个瓶颈。六-四后,中国的改革实际上就进入了一个相对扭曲的状态:一方面,政治上高压,加强控制,另一方面,是经济发展。这中间缺乏有效的协调,各种各样的社会利益缺乏有效的制度表达的途径,造成大面积的恶性腐败、环境坏损,等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到了胡、温的后期,其实就已经看得非常明显。

在过去的很多访谈中我都提到,邓的路线已经基本走到头了,这种路线没有办法持续下去。所以,习上台之后,他要么进行改革,(开始)改革2.0、3.0、4.0……的新时代,也就是要上一个台阶,要有一种更深化的改革、更完整的改革,来解决这些问题,解决原来一种局部性的、扭曲性的改革带来的问题,同时享受继续改革的成就。另一种可能则是,用毛的方式,来解决改革带来的问题。遗憾的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习正是以这后一种方式来应对改革面临的一些问题。

对此,我们可以遗憾,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理解这其中一些逻辑。这个逻辑的关键问题在于:改革到底是为整个中华民族、为整个中国人民的福祉、中国人的权利的增长、享有更多的自由为最终目标的?还是尽管可以为中华民族带来强盛、在某些程度上也给中国人带来一些好处,但前提是不能动摇中共的统治、一切是以中共保江山为前提的?这是两种不同的改革哲学、改革目标。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习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令人意外的,就是说,中国今天的社会发展已经走到这样一个阶段,需要有一种新的方式,来重新定义国家与社会的关系,重新定义改革,重新定义中华民族未来的文明取向。在这样的历史关头,要么继续强化一党专政,继续这种党领导下的、一切以巩固党的权力为中心的方式,还是突破这样的框架,以一种新的架构,来进行改革。在这一点上,习肯定是做出了他的抉择,这也是造成中国今天再次面对内外交困的一个根本原因。

当然,在这背后也有利益集团的支撑。因为邓氏的这种半拉子改革(如国内经济学家周其仁先生所说),当然有利于部分权贵。这些权贵最希望这种改革模式永远强固下去:既有过去政权的好处,又占了市场经济改革的一些便宜,这样天下难得的好事为什么不要呢?!

我的意思是,有习的问题,也有意识形态上、改革方略上,做最后抉择的问题。当然,从政治、社会意义上来说,也有一个利益集团,他们需要这样一种结果  习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他们的代表。这几种因素造成了中国目前改革死亡这样一种状况。

改革与文革结婚必生怪胎

法广:习近平宣布中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您看来,这个习近平新时代会是怎样一个时代?如何走出现在这种僵局?

张伦:如果以现在这种方式,所谓创造他的新时代,我敢断言,他是绝对达不到目的的。因为他的许多措施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逆历史而行的。所以,我很难相信他怎么能解决旧的问题、开创出一个新时代,怎么能以现在所展现出来的这些执政话语等等,引领这个民族真正走上一个新的台阶。比如处理社会矛盾,他是很难以现在这种方式来完成的。毛和邓他都想要,他想用毛的一些方式来补邓的方式,用邓的东西来强固毛的体制,以这种方式来开创新时代,是绝对不可能的。很简单,我刚才提到,邓是有局部的自由,还是有一种自由取向,而毛是反自由的体制,这两种是绝对不可融合的。我曾经说过:改革和文革是不能结婚的。否则,一定会造出一个怪胎。这种执政方略,是绝对开不出新时代,很可能还会给中国埋下一些新的危机,埋下新的灾难性的因素。所以,中国肯定是进入了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时期。

新年之际,我的最大期望不外乎希望这个民族能够少一些灾难,能够更好的迈上一个现代的台阶。但这很可能只是我个人的期望。如果习近平以这种方式继续执政下去,我个人还是有很大忧虑的:他绝对很难真正地引领这个民族走上一个新的台阶,因为内在的逻辑的这种冲突、这种矛盾……我不知道执政集团是否认识清楚,他不能理顺这种关系,那最后只能让这个社会付出更大的成本。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

    想了解更多

  • 观察中国

    中国经济正面临改革开放40年来最冷的寒冬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想了解更多

  • 观察中国

    40年过去,邓小平改革路线已经要“一分为二”了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想了解更多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八九六四30周年之际,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推出《子弹鸦片 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法文版。书中记录了9名因为六四而被中国当局冠以“六四暴徒”标签判刑的当事人的故事。这些人原本只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他们只是或近或远地关注着北京街头那场和平却也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但1986年6月3日军队开枪的消息让这些普通人冲冠一怒。他们的命运从此被彻底颠覆。他们多被判以重刑,而出狱后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全身心投入利益追逐的社会,他们当年的勇敢与付出已经被社会所遗忘。廖亦武希望以他的记录为这些普通人留下一份历史记忆,也希望警醒世人:子弹之后的鸦片不仅让开枪者巩固了政权,而由此形成的“完美独裁”也正威胁西方的民主。4月初,廖亦武在巴黎接受法广采访。

  •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4月25-27日北京举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从与会国家的数量看,与两年前举办的首届高峰论坛相比,今次“一带一路”论坛的规模似乎有所扩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大国,如英法德及日韩等亚洲经济强国,继续保持上一届的做法,没有高层领导人出席、仅派出代表;美国则一改上届做法、没有派代表与会。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刚刚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样,会议集聚了来自多方的中国人权卫士。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会议召开前向本台表示:会址之所以选择在香港,主要是将其作为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这一「风向标」标出了什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表述了她的看法。-

  •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区。她的档案80年代一度开放之后,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狱中写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书,50多年来,始终挑战着置他于死地的体制,也开始鼓舞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的抗争者。中国网络上的纪念文字或讨论平台不断遭遇删除,但林昭的故事开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国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属的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1919年5月4日,北京数千青年学生汇聚天安门,抗议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绝在战后巴黎和会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喊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学生运动引发民众以及工商业界积极响应,罢课、罢工、罢市等多种形式的抗议活动接踵而来。北洋政府最终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中国共产党则在1921年应运而生。1949年以后,5月4日正式成为中国青年节,五四运动也被官方定义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百年之后再回首,中国官方话语始终高举五四旗帜,但究竟什么是五四运动?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样的内涵?五四精神在当今中国得到怎样的传承?我们电话采访了北京独立学者、近代史专家章立凡先生。他认为,当今中国的怪现状,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帜,阉割五四精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