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作者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2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持纪念改开40周年大会。 路透社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惊人成就,但世人对这些成就的惊羡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经济实力的强大并没有带来民主进程的推进,四个自信引导下的中国一方面要以高压维稳,应对国内的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国际舞台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与防范,中美关系在建交40周年之际更是进入了一种类冷战的对立状态。40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们邀请在法国塞尔日-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官方话语今天所说的改革已经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南辕北辙,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当前的执政方略绝对开创不出新时代。

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

法广:近些年来不少观察人士都做出了中国改革已死的判断。您个人是否也这样认为?所谓改革已死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张伦:我同意这样的看法。这种说法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大概进入21世纪之后,就已经有了。上一个十年(注: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时候,这种说法就已经被许多人所接受。

事实上,如果分析一下中国最近20年的改革,可以看出来,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改革措施出台。其实,中国真正的改革、最有活力的改革,大概也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还有一些,但进入21世纪基本上就没有没有看到希望看到的真正的改革措施出台。

今年(2018年)3月份,我为法国《世界报》写过一篇文章。当时正是中国人大修宪(法广注:取消领导人任期制)之后。文章的题目就是: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什么意思呢?如果说最近40年的改革给中国社会带来了进步、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活力、让中国从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话,这其中最关键、最核心的因素,就是两个字:自由。是邓(小平)时代允许了中国人享有了毛(泽东)时代没有的、一些局部的自由,主要是在社会、经济、文化等领域,在政治上则没有。但即使这样,还是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是说,中国的进步都是来自于这种局部享有的自由。但同时,中国的问题,也正是中国民众的自由没有得到充分享有,是自由的不完整和权利的缺失造成的。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事实上就是中国的改革、中国民众的权利、自由,不再能够继续深化、享有。相反,习(近平)上台之后这些年,不断强化国家机器,经济上,所谓国进民退趋向进一步恶化,民营经济受到打压,社会受到严格控制,新闻表达和言论自由空间进一步压缩,在法制建设上,比如709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等等,也就是中国公民社会,民众自由受到进一步挤压。所以我才说,今天所说的改革,事实上与过去所说的改革,已经完全不可以同日而语,完全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的。尽管今天还在以改革的名义讲改革,但是,与80年代我们所看到的改革的本质,已经发生根本的错位,本质上是相冲突的,所以我才说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但事实上反改革的时代。虽然最近经济上有些放松,这与中美贸易战压力有关。

这条路可以走到哪一步,我个人抱持极大的怀疑。曾经有朋友问我如何看海南自贸区的前景。其实,道理很简单:中国当初,比如深圳、珠海等地的特区之所以能够取得成果,不外乎是它们先行一步,是与中国其他地区的整体发展方向一致的。而现在,我们很难设想,局部地区、局部行业给予所谓更大的自由,但同时,另一方面,整个社会是以一种严控的方式运作的。这种内在的冲突绝对是不可能持续的。所以我对中国下一步的所谓改革能带来什么新的成效、新的让人满意的成果,抱着极大的怀疑。

邓式路线已基本走到尽头

法广:如何解释这种打着改革的旗号、行反改革之事这样一种相互矛盾的局面呢?是习近平本人不愿意改革?还是还有其他阻碍?哪些具体的因素阻止改革沿着以前的道路继续向前呢?

张伦:分析这样的现象当然比较复杂。但我们也可以这样归纳一下。从主政者的角度讲,习近平在一些理念上绝对是缺乏对现代改革的意识。他的很多思想烙印还有很重的毛时代色彩,这一点大家现在看得已经非常清楚,所以,在他的执政方略里,是以强固党的执政(地位)、要重新进行社会控制、强化国企、等等这些措施作为其执政的基本走向,从这一点来说,习本人作为主政者绝对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肯定是一个重要原因。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这种邓式改革已经走到了一个瓶颈。六-四后,中国的改革实际上就进入了一个相对扭曲的状态:一方面,政治上高压,加强控制,另一方面,是经济发展。这中间缺乏有效的协调,各种各样的社会利益缺乏有效的制度表达的途径,造成大面积的恶性腐败、环境坏损,等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到了胡、温的后期,其实就已经看得非常明显。

在过去的很多访谈中我都提到,邓的路线已经基本走到头了,这种路线没有办法持续下去。所以,习上台之后,他要么进行改革,(开始)改革2.0、3.0、4.0……的新时代,也就是要上一个台阶,要有一种更深化的改革、更完整的改革,来解决这些问题,解决原来一种局部性的、扭曲性的改革带来的问题,同时享受继续改革的成就。另一种可能则是,用毛的方式,来解决改革带来的问题。遗憾的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习正是以这后一种方式来应对改革面临的一些问题。

对此,我们可以遗憾,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理解这其中一些逻辑。这个逻辑的关键问题在于:改革到底是为整个中华民族、为整个中国人民的福祉、中国人的权利的增长、享有更多的自由为最终目标的?还是尽管可以为中华民族带来强盛、在某些程度上也给中国人带来一些好处,但前提是不能动摇中共的统治、一切是以中共保江山为前提的?这是两种不同的改革哲学、改革目标。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习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令人意外的,就是说,中国今天的社会发展已经走到这样一个阶段,需要有一种新的方式,来重新定义国家与社会的关系,重新定义改革,重新定义中华民族未来的文明取向。在这样的历史关头,要么继续强化一党专政,继续这种党领导下的、一切以巩固党的权力为中心的方式,还是突破这样的框架,以一种新的架构,来进行改革。在这一点上,习肯定是做出了他的抉择,这也是造成中国今天再次面对内外交困的一个根本原因。

当然,在这背后也有利益集团的支撑。因为邓氏的这种半拉子改革(如国内经济学家周其仁先生所说),当然有利于部分权贵。这些权贵最希望这种改革模式永远强固下去:既有过去政权的好处,又占了市场经济改革的一些便宜,这样天下难得的好事为什么不要呢?!

我的意思是,有习的问题,也有意识形态上、改革方略上,做最后抉择的问题。当然,从政治、社会意义上来说,也有一个利益集团,他们需要这样一种结果  习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他们的代表。这几种因素造成了中国目前改革死亡这样一种状况。

改革与文革结婚必生怪胎

法广:习近平宣布中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您看来,这个习近平新时代会是怎样一个时代?如何走出现在这种僵局?

张伦:如果以现在这种方式,所谓创造他的新时代,我敢断言,他是绝对达不到目的的。因为他的许多措施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逆历史而行的。所以,我很难相信他怎么能解决旧的问题、开创出一个新时代,怎么能以现在所展现出来的这些执政话语等等,引领这个民族真正走上一个新的台阶。比如处理社会矛盾,他是很难以现在这种方式来完成的。毛和邓他都想要,他想用毛的一些方式来补邓的方式,用邓的东西来强固毛的体制,以这种方式来开创新时代,是绝对不可能的。很简单,我刚才提到,邓是有局部的自由,还是有一种自由取向,而毛是反自由的体制,这两种是绝对不可融合的。我曾经说过:改革和文革是不能结婚的。否则,一定会造出一个怪胎。这种执政方略,是绝对开不出新时代,很可能还会给中国埋下一些新的危机,埋下新的灾难性的因素。所以,中国肯定是进入了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时期。

新年之际,我的最大期望不外乎希望这个民族能够少一些灾难,能够更好的迈上一个现代的台阶。但这很可能只是我个人的期望。如果习近平以这种方式继续执政下去,我个人还是有很大忧虑的:他绝对很难真正地引领这个民族走上一个新的台阶,因为内在的逻辑的这种冲突、这种矛盾……我不知道执政集团是否认识清楚,他不能理顺这种关系,那最后只能让这个社会付出更大的成本。


同一主题

  • 要闻分析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

    想了解更多

  • 观察中国

    中国经济正面临改革开放40年来最冷的寒冬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想了解更多

  • 观察中国

    40年过去,邓小平改革路线已经要“一分为二”了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想了解更多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义事件。一周后3月17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部分随行人員出走诺布林卡, 3月31号抵达印度,开始流亡生涯。今年的这一天,西藏拉萨事件迎来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义。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对西藏问题苦心钻研十数载后,出版了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2018年12月9日,几经骚扰的成都家庭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遭遇更严厉的打压: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和妻子蒋蓉、其他教会领袖在内百余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会被宣布取缔,教产也被查封。三个月后,王怡夫妇始终未获自由,而教会其他教友继续不断受到警方的骚扰。秋雨圣约教会的遭遇也许是近年来中国当局打压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家庭教会的一个缩影,但秋雨圣约教会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其主任牧师王怡坚决而且公开的信仰立场。自2018年2月中国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生效执行以来,这种信仰独立的立场与官方要求之间的矛盾显得越发不可调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绍了12月9日之后秋雨圣约教会的近况:

  •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