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8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北大教授郑也夫促中共体面退场且批评读书人逆来顺受令人刮目

media 北大教授郑也夫 新浪博客

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政改难产之因』指出共产党的利益在大多数情况下与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不相符合,因此他坚信,“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此言很重,引发热议。

但是郑也夫的文章在提出这点后,还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不能指望中共在没有任何外部压力的情况下自愿退出历史舞台,“得势者为什么主动让权”,因而要有“互动”,他甚至批评“被统治者”的无为,“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统治者”,统治者的“任性是因为我们一直逆来顺受,我们惯坏了他。”

他对他的同仁们说:“如果我们不发出声音,不施加压力,我们就不该,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在这里,郑也夫不光促中共下台,同时对民间,对读书人的逆来顺受,甚至广而言之对“国民性”提出了批评。因此,他说,“让我们互动起来”,他甚至进一步表示,“我们今天还没走到将一切责任都推给政治家的时候。因为今天的书生还没有尽责”。

有关郑也夫的文章公布后引发热议,在中国国内媒体封杀任何异议言论的背景下,还能发现一些漏网之鱼。有一个自称“凤凰起飞时”的网友特别赞赏郑也夫提到的“书生还没有尽责”这句话,称赞其“好男儿郑也夫! ”“民族的智者,新时代的鲁迅”“敬重”;“严重支持”;还有一位网民写到:“伟大的人,真实的人,为世人开路的人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另外一个自称“一只绝望的狗”则说:“这类人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很难成气候,因为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地方,总爱说真话。”

这些微博上出现的零零星星的隐晦曲折的漏网之鱼,存在时间都很短,返回去再去寻找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删得无影无踪了….

在北京的民主人士胡佳则认为,“无论习近平还是中共本身,他们绝无“淡出”的良知、智慧和勇气。他们最终是在政治、经济形势变革的压力下被迫“退出”或者被大规模民主运动“赶出”历史舞台。”但是媒体人李大同分析,郑也夫似乎也认为中共根本不会体面下台,他发表这番议论的内涵是希望强调知识分子的良心。你要求中国人民做到,你首先自己要做到。

韩连潮认为,郑教授文章提到台湾转型是蒋经国与台湾民主派抗争良性互动的结果,这是对的,但另一重要因素是美国压力。

关于”互动“,至少最近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知识人似乎敢于直面现实,勇于表态,长期被压抑的他们似乎正在打破沉默。几乎与郑也夫公布上述文章的同时,在『百位知识分子关于改革开放40年感言』中,就已经有人表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著名律师张思之表示:“朋友们,万不能坐等红日涌上地波”,北师大教授张曙光表示,“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在习近平1月2日发表对台讲话强调以一国两制的方式统一之后,就有另外一名北大教授,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梁云祥出来这样表示:无论是武力或软实力,要实现两岸统一都很困难。他指出,武力统一上最大的障碍是美国的存在,而和平统一最大的障碍是中国自身的政治改革,因为台湾没有办法接受中国当前的管理制度和价值观。他表示,“中国现在连对自己的人都没有吸引力,还有好多人想移民,出国,那台湾为什么愿意回来呢?对吧,谁都不傻”

先有一个郑也夫,现在又有一个梁云祥,年前出了一个百余位中国知识分子发表改革感言,中国知识人的嘴巴越来越不好堵住了。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