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00点至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作者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第七轮经济与战略对话 网络图片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从历史角度看,您如何评判中美建交的意义?

夏明:现在正好是中美建交四十周年。我认为,无论对中国、对美国还是对世界和平来说,中美建交都具有非常重大的历史意义。因为首先,美国在冷战中与苏联较量。当然,美国一方面为了维护世界和平,需要有盟友-中国成为了美国的一个盟友-对抗当时美国的最大敌人:苏联。 因为苏联当时作为扩张非常强烈的世界第二超级大国,对世界和平、尤其对民主价值观和自由秩序造成最大的威胁。所以我认为,作为美国的战略调整非常重要。

另外,因为毛泽东在搞了一系列乌托邦式的政治、经济试验以后,实际上他已经失败了。所以文革后期,面临着中国经济基本上已经进入崩溃状态, 老百姓民不聊生的情况也日益加剧。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能够比较务实地向美国打开大门,能够与美国改善关系,对整个中国人、对中国的历史的发展都具有进步意义。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看,过去四十年的发展,中国与美国,像人们常说的:一个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一个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这两个国家过去四十年的和平交往、尤其是在经济上的分工合作,给世界全球化做了很多贡献。这些都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当然因为今天遇到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开倒车。而且中美关系出现了一些冲突。有的人就认为:基辛格、尼克松的破冰之旅有点养痈成患了。但是,我觉得历史不应这样来看。如果今天没有走向当时历史选择的最佳的道路,并不是说当时选择的原点是错的,只是我们在未来的走的过程中,可能选择了一些岔路。所以我认为,过去的历史是对的。但是没有走到我们今天的理想的目标。我觉得我们在当下和未来,还可以继续推动历史的发展,还可以达到更佳的目标。

法广:是否可以认为:近年来、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对华战略思维出现了变化?

夏明:对。我觉得目前中美关系面临着非常大的危险。其实我们看到在五十年代,中美在朝鲜战场上交战以后,今天的中美关系其实是走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两国关系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危机。甚至有直接军事冲突、有意地或无意地军事冲突的危险。这一点值得人们、尤其两国的政治家们担忧。

我认为,现在美国对中国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更具有惩罚性的、更强硬的(状态)。而且美国总统说的很清楚,他就是要以一种“一报还一报”(的方式)应对。即:你要对我的产品(增收)关税,我就对你的产品(增收)关税。你如果限制美国公民访问中国,我就要对中国公民访问美国进行限制,等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双方的冲突在加强,而且有升级的危险。这并非是美国战略的急剧调整的原因所造成。因为过去将近二十年,尤其是从2003年以后,胡温上台以后,当时中美关系有些微妙的变化,主要是中国的心态发生变化。因为中国进入世贸组织以后,经过了一系列的经济的成长,捞到的全球化的红利,在2008年,尤其是中国成功地举办了奥运会,而且西方国家陷入了历史上-从银行的损失来说 实际上是最大的一场金融风暴;中国许多的领导人被他们的成就冲昏了头脑。提出了一些、应该说是“洋冒进”的战略。也就是要在国际上与美国争夺霸权,甚至要取代美国。再有就是大家在“中美共治”的讨论中,有人提出“中国模式”、“中国方案”、“中国话语权”等等。甚至要替代美国,所以又制造出许多“美国衰落”等等话语。在这样一种“洋冒进”、而且虚幻的这种“自说自话”的言语下,许多中国的思想界以及中国的领导人都已经成为他们自己的乌托邦话语的俘虏,跳不出来,制造了许多毒化中美关系的各种毒素。这种毒素尤其使得美国出现了战略担忧,因为美国不明白中国到底发展的意图是什么?是不是中国要发展意图对美国有直接的威胁、敌视的计划?另外,中美关系心理上的认知和氛围也都受到破坏。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是中国逐渐地走向更扩张、甚至是更反动、更专制、对老百姓的人权更压抑、更打压、甚至破坏了许多美国认为非常宝贵的民间社会的一些重要的构件,比如像教会、自由敬拜或者言论自由等等。因此,我们不难看到,美国的做法其实是一种反应性的,也就是针对中国的在国内、国外的一系列的做法,使得美国认为挑战了国际秩序,践踏了美国的人权和自由价值观,等等。所以我认为,应该说:美国其实是一种对应的(做法)、而不是美国在恶化与中国的关系。

法广:您如何展望中美两国目前贸易战前景?两国关系是否还可能恢复到贸易战之前的局面?

夏明: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给中国提出了一个三个月、九十天的期限。根据我目前对中国政治的观察,中南海到底对这九十天做出怎样的回应?我认为:中国在几个重大的决策的场所还没有拿出明确的方案。至少至今我没有看出中国内部已经有一个共识或决策。

我们不难看到: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一直没有召开。也就是说,中共最高级别的决策机关并没有进行高度地运作。这表明:最高领导人内部存有分歧。到底如何运作?恐怕他们还没有共识,所以就没办法开十九届四中全会。另外,中共在庆祝和纪念它的四十周年的改革开放纪念日,习近平发表了重要讲话,但是从这个讲话中看,习近平基本上没有拿出突破性的解决方案。更没有把中国推向更开放、更融入世界主流体制或者文化中去。习近平在对台的“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纪念会上,也发表讲话,但是所有这些讲话都聊无新意。而且在这几个场合,中共的其他领导人、要么是没有出席、比如像元老没出席,甚至其他一些主管台湾事务、或者国务院总理等都没出席对台工作纪念会等等。所以我认为:中共高层现在还在进行权力的斗争,或者在进行政策、路线的较量。所以他们现在还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方案。因此,对美国三个月的期限是不可能做出明确的答复的。尤其我们看到:三月份,中国又要召开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如果在这之前,中共还没办法召开它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的话,那我就认为,中国的整个决策者是不可能跟美国进行积极的应对。所以在我看来,至少在这九十天内,我不认为中美关系会有积极的突破。

法广:中美两国是否会选择长期对峙?中美对峙将对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夏明:中美两个大国如果对峙,对美国没有什么太多的好处。因为毕竟美国是世界一个领袖型的国家,它希望全世界都能够走向和平。而且美国在亚欧大陆面临的危险也比较多。不仅仅有北朝鲜,还有俄国。中国与俄国在上海合作组织里结盟。另外中东、中亚像: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甚至土耳其,都是新出现的问题集中的国家和地区。所以对美国来说,当然不愿意看到中国越来越走向反民主的道路。我相信,作为美国的战略利益,是希望推动中国的民主化的。到底目前的这种状况对中美两国有着怎样的不利的影响?我认为,对中国来说,其实中国在改革开放时就认识得很清楚,邓小平就说得很清楚:跟美国结盟的(国家)都发财、都发富了。跟苏联一起搞的,结果都受穷了。所以邓小平就选得非常清楚。跟着美国这条道路走的话,对中国是更好的一个选择。这是非常务实的。就是“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一个务实哲学的结果。

但是今天中共的领导人,很多出于他们的无知、以及他们本身集团的寡头利益的需求,他们绑架了中国的未来、绑架了中国人的最大的福祉。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中国当然它有这些寡头利益,它为了自己的私利,或者甚至为了一党执政的私利,可以牺牲中国的历史或者中国人、甚至中国的未来。这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在这种较量中,无论如何,中国无论从市场、技术、资金、还是从科技信息等等,对美国的依赖显然要高过美国对中国的依赖。所以我觉得这种对抗,恐怕最大的牺牲者还是中国一方。另外,中国的老百姓、上亿的老百姓,在农村里还是生活在非常危险的贫困的边缘。因此我认为,中国任何的经济倒退、停滞、甚至可能面临的某种崩溃的话,对中国人-不是几百万人、甚至可能是上千万人 最危险的灾难。因此,中美关系的交恶对两国都不利,但是对中国人、尤其对中国人民,会是非常大的灾难。但是目前许多中国人还(对此)认识不足。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