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自诩“高级干部”的袁木死了,留下悬疑和遗憾

作者
自诩“高级干部”的袁木死了,留下悬疑和遗憾
 
明镜书刊 明镜书刊

在12月17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明镜新闻评论员何频谈到了六四期间担任国务院发言人的袁木之死。袁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晚年有没有对自己六四时的言行有过忏悔?今天《明镜书刊》节目里,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

法广:六四期间的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死了,何频先生应该对他相当了解?

罗芊芊:是的。按照何频先生介绍,袁木曾长期在新华社工作。袁木应该不是他的本名,因为他的儿子叫杨晓南。另外还有一个女儿,他的夫人叫王鹤,是《光明日报》的一个编辑。关于他儿子杨晓南,当年发生过一件很啼笑皆非的事。当年在新华社北京总社的食堂,袁木为了他的这个儿子跟人打了一架,还居然在食堂里说:你们知道吗?我是高级干部。所以大家在新华社就给他取了一个外号,背后叫他“高级干部”袁大头。

法广:居然还有这回事?

罗芊芊:是的。作为一个在中共建政之前就参加了中共工作的人,他当然可以说是一个“高级干部”,但是在新华社这么一个地方,公开说自己是“高级干部”,有一点令人瞧不起,被当成笑话传。

法广:袁木的真正出名还是六四时吧?

罗芊芊:是的。他在新华社写的这些文章并没有引起大家特别的注意,直到1989年的六四,袁木这个名字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中央电视台当时几次所谓的记者会都是袁木代表强硬的这一派进行发言。一般来讲,中共领导人很难能够面对记者进行比较自如的谈话,都要看著稿子,显得非常的拘谨。袁木在那种情况之下可以不看稿子,去面对记者回答问题,而且自己可以加以发挥。那是袁木一生中间最辉煌的时刻,也是他一生中间最可耻的阶段。人们那个时候最恨的人一个李鹏,第二个是就是袁木。

法广:前不久有传闻说袁木在美国养老,是否属实?

羅芊芊:袁木的女儿当年来美国来留学的时候受到签证官羞辱的传闻已经广为流传了。按照何频先生的说法,虽然被刁难,袁木的女儿后来还是到了美国留学,他的女儿后来在美国是长期定居,还是只旅居一段时间,就不清楚了。可能那段时间袁木到了美国,然后打高尔夫球,所以才传出了袁木到了晚年生活在美国的传闻。但袁木不是死在美国,这一点上没有问题。

法广:袁木去世了,他的家人会不会试图洗刷他的责任?

罗芊芊:八九年的这场事情,不管叫它“六四风波”也好,“六四事件”也好,“平息反革命暴乱”也好,还是一场在很多人看起来的“大屠杀”也好,到现在为止,都是一笔糊涂帐。没有人在这个运动中间得到了什么荣耀。邓小平和杨尚昆的家人也一直回避。刚刚去世的袁木,他的家人可能也不会主动涉及六四的事。

法广:袁木后来是否对自己在六四中的言论和作用有过反思?

罗芊芊:很少人知道袁木最近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有一次陈希同的一本关于六四的回忆录出版,有人找到了袁木,袁木是这么回答的:唉呀,那些事情“很难说清楚”。也没人知道在过去三十年他有没有忏悔,有没有反省,有没有感觉到沮丧,有没有感觉到失落,没人知道。但何频先生说,对于六四的死难者和六四死难者家属来讲,对于在六四受伤的人来讲,对于经过六四的这代人来讲,这个人没有经过法律的审判,没有经过政治的追究,他就么死了。当然这使人感觉很遗憾。

  • 两会不能讲政治也不能讲经济,说透了谁要一肩扛?

    两会不能讲政治也不能讲经济,说透了谁要一肩扛?

    在2019年3月3日到2019年3月6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认为中共高层对于两会其实是惶恐的,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就透露出不少政治博弈,而周强还是危在旦夕,今年政协的开幕式改喊“反港独”,这又凸显哪些信号呢?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7期《内幕》杂志中。

  • 特朗普河内峰会选择退场,是任性还是别有用心?

    特朗普河内峰会选择退场,是任性还是别有用心?

    在2019年2月25日至2019年3月3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透过观察特金二会的行前准备与戛然而止的签署仪式,来分析到底特朗普与金正恩在这次的会晤当中相互较劲了什么?并分析是什么样的因素导致了本次协议的失败。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为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7期《内幕》杂志中。

  • 中国农民是怎样一步步失去自由的?

    中国农民是怎样一步步失去自由的?

    明镜集团国史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一套电子书《酸刺林:山西平朔农民口述史》,共七卷130多万字,记载了中国北方黄土高原农民的访谈。在中共即将迎来建政70周年的日子,这套书的出版,为人们真切地了解那个年代中国农民的生存状态,提供了生动翔实的第一手史料。今天,我们请参与这套书编辑全过程的高伐林先生,来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 技术崩溃可能导致中共崩溃

    技术崩溃可能导致中共崩溃

    在2019年2月17日至2019年2月18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透过华为孟晚舟案、习近平近期政治策略以及中国监控的资料个资外洩这三件事情,来分析中国民营企业的原罪,与在国际局势中面临的困境。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79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何频:委内瑞拉政治乱局恐持续

    何频:委内瑞拉政治乱局恐持续

    在1月31日到2月8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分析了委内瑞拉在欧美多国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后的政治局势。今天《明镜书刊》节目里,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介绍相关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内幕》杂志第86期。

  • 美国全面围剿华为,中国企业家原罪难消

    美国全面围剿华为,中国企业家原罪难消

    在1月24日到29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藉由孟晚舟桉来分析中美两国在政治与司法上的巨大差异,并阐述中国企业家为何难以摆脱官商勾结的原罪。今天《明镜书刊》节目里,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介绍下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明镜月刊》杂志第109期。

  • 华为谍影:中国与西方的技术与价值体系之战

    华为谍影:中国与西方的技术与价值体系之战

    在2019年1月11日至2019年1月14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透过CES消费电子展览,分析中国政治野心,以及华为又逢国际社会质疑窃取技术,这到底是中西科技竞争,还是中国真的有对西方价值体系进行侵蚀?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78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