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6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作者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达赖喇嘛 维基百科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家展开定期对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数百位当代科学家先后参加了这些对话。2018年11月1日至3日,达赖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的小镇达兰萨拉与华人科学家展开了首次对话。除探讨物质和意识本质之外,此类对话的目的还对人类心智的本质和情绪机制等内容进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对话的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向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达赖喇嘛在怎样的条件下,与科学家建立了定期的对话机制。

夏明:我们首先知道,其实读过一点点达赖喇嘛生平介绍的人、或者看过一些好莱坞拍摄的电影的人,都知道达赖喇嘛对科学十分有兴趣。他的一个基本的爱好是修理各种钟表、去拨弄钟表。当时在拉萨也有一部轿车,他也喜欢玩弄这部轿车等等。

达赖喇嘛从很年轻的时候就表现出对物质世界、对科学有浓厚的兴趣。我们知道他在八十年代,在国际上的影响逐渐增强。尤其在一九八九年十月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其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在这段时间,他在全世界跟许多世界的政要、科学家及社会科学家进行各种接触,他看到一个世界,一个日新月异地在科学进步的世界,所以他意识到应该给宗教建立某种关系。当时有的朋友就告诉他:如果佛教要去拥抱科学,就是寻求自杀。但是他认为不应该是这样。他认为,佛教首先可以拥抱科学,从科学里学到很多东西,推动佛教的发展。另外他还认为:佛教本身有着很多的科学探索的实践、经验和成就, 这些智慧跟科学拥抱嫁接,可能也会促进科学的发展。尤其是科学家在进行科学研究的同时,如何把握对人类的关怀、怎么样能够掌握道德的基本的价值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八十年代末,达赖喇嘛就开创了这么一个跟科学家对话的平台。尤其有一个叫做“心智与生命“的研究所,在他的推动下成立。现在已经在全球举行了三十一次的科学对话。它有时会在美国举行、在欧洲举行,这次是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这种做法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法广:达赖喇嘛将佛教视为一门哲学,追求真理与科学拥抱。理论依据是什么?

夏明:达赖喇嘛认为:佛教不是一个简单的宗教。因为佛教跟世界其他的一神论的三大宗教有些区别。一神论的三大宗教强调:有一个造物主。最终世界的一切的根源都是由一个人格化的造物主来进行的。但是佛教不认为有一个造物主。它认为世界的产生更多是因为有一种“性空“的发源。而且是各种多域聚合,最后产生了世界。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佛教本身就不是一个完全由一个造物主来决定世界的方向的。它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或者很多的因缘、因果关系等等。这些对佛教来说,其实都是值得探索的:到底因果关系是什么?它的发源是什么?

另外,达赖喇嘛认为:佛教还有一个重要的区分即:佛教有几大内容。他将佛教概括为:至少第一,佛教是作为一个宗教给普通信众的、或者给僧人去信奉、去行使的;另外他认为佛教是一种哲学。这些世界观、对世界的看法、包括其中丰富的逻辑,因此,佛教是另外一种哲学。他还认为:佛教也是一种科学。主要理由是:其实佛教也强调对现实世界的认识,而这个现实世界跟我们心灵的关系、虚幻跟真实的各种关系等等,都有很多科学的原理。另外他举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佛教其实很强调实证、强调科学的实验和检测,比如他讲道:佛陀曾经说过,并不是对佛陀说过的话、对我的言语,你们就一定要信。就像我给你一块金子,你要鉴别它的真假,就要敲一敲、琢一琢、烤一烤,这样才能认识它究竟是否是一块真金。同样,佛教也强调在对待世界所有的事务的态度上,都应该像佛陀教导的,如何检验真金的这么一种方法。因此达赖喇嘛认为,佛教在这三种里边都有价值。所以佛教作为一种哲学、一种科学、一种宗教,它有着一个多元的内容。因此达赖喇嘛就认为,佛教可以跟科学对话,可以跟科学相互对应、相互地促进、相互地影响。

法广:达赖喇嘛为什么强调科学对话本身也是推动汉藏双方和睦相处的一种手段?

夏明:非常有意思的是,达赖喇嘛说:在整个的佛教的研究中,其实就是要求真。什么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幻的、不是荒谬的这种谬见。这个求真的过程,其实是佛教最根本的目标。佛教最终的目标是要求得最终的、达到真理的境界,求到永恒的超脫。

所以达赖喇嘛就说:在汉藏关系的过程中,其实我们不要有仇恨、也不要政治这些东西参与进去,汉藏两个民族,大家如果能够求真,了解藏人究竟是怎样的民族,他们的文化以及他们的历史传承,包括藏传佛教是什么?藏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历史是如何演变的?这两个民族在历史上是否有过和谐相处的时候?他们和谐相处的原因是什么?在历史上他们是否有过征战的时候?有过暴力的时候?什么时候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又是在什么情况发生?达赖喇嘛就认为,所有这些,作为历史的事实、历史的真相,我们如果好好地梳理清晰的话,就可以看到汉藏关系的方向,或者针对目前汉藏关系存在的不公正,如果我们认识到真相,我们才能够解决这些不公正。

因此,达赖喇嘛认为,我不一定要求你反对中国政府、或者拥护流亡藏人,我也不一定要在汉藏关系中采取某种立场,其实要追求一颗求真的心即可。抱着求真的态度,我们所作的一切,就是要寻求真相,就可认清事情,矛盾和冲突也就可以解决了。这就是为什么他认为:求真本身就是一种修行,就是一种佛教的教导,他认为:“真”本身,对真相的甄别本身,就会成为一个建立汉藏相互理解和相互和谐的一个根本的出发点。

法广:作为一名宗教领袖,达赖喇嘛为什么在推动宗教内部对话的同时,也极力主张世俗化?

夏明: 这里边很有意思,就像我刚才讲的,因为佛教本身跟亚伯拉罕三大宗教有一定区别,因为它没有造物主。所以佛教就像罗素在一本题为“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这本书里边所讲的:佛教恐怕是一种智者的、知识分子的宗教,因为它在追求一种真理,所以从达赖喇嘛的角度来说,其实不管信什么神,或不信什么神,都是平等的。如果你什么神都不信,你很世俗化,你是无神论者,达赖喇嘛说:现在世界上约有十亿人为无神论者,他认为这没有问题,如果你把真理当作终极的追求,当成追求的目标,真理就取代了人的地位,变成了你的神。因此,达赖喇嘛认为,世界各种宗教和无神论者,其实大家都是可以平等的、可以和平相处的。另外,达赖喇嘛讲道,为什么要推动世俗化?他提出两点:一是:所有的宗教,你都会发现,它们第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爱人”,或者“勿杀生”。“勿杀生”这个否定的(概念)去引出积极的“爱人”。他说:慈悲、怜爱、同情,所有这些,其实并不一定从宗教的教导中才能找到。实际上,我们所有的有情众生、不仅是人,包括所有的动物,出生的时候,都是无能为力的。他们最终都需要依靠母亲的母爱和母乳抚养长大,才会独立起来。所以达赖喇嘛就强调,世界上所有的众生、包括人和其他的动物,如果没有母爱,都无法活到今天、无法延续下来。所以达赖喇嘛认为,慈悲其实就像母爱,是我们人类一个最终极的价值观。因此要讨论母爱和慈悲的话,不必用宗教理论来支撑。从现实社会中,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所以我们不必一定用宗教的教条来强调我们必须如何做。我们可以用这种世俗的价值观、世俗的伦理,帮助我们构建价值、做一个好人。

另外,他说,讲到世俗化,有两种不同的解释:西方、尤其是启蒙运动以后,它的解释有点把世俗与宗教对立开来,也就是说:世俗要反宗教、要去推翻宗教、推翻神的信仰。当然这也是一个过度偏狭的解释。因为我们毕竟看到,在启蒙运动过程中,无论是雨果、还是歌德,或者是以后的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都是宗教情怀非常浓重的伟人。其实启蒙运动并没有把宗教与科学、或者世俗与宗教形成一种完全的对立。它有不同的思潮。

但是在印度,这一传统就非常清楚。印度在甘地的治下就认为:世俗化的一个主要(观点)就是:所有的宗教都平等,包括无神论都与宗教平等。再有,他就说:宗教与世俗化并不形成一个敌对的关系。如果我们有信教或不信教的自由,相互尊重的话,我们可以共存。政府跟所有的宗教和不信教形成等距离的关系,这就是一个世俗化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达赖喇嘛一方面在推动各个宗教之间的跨信仰的对话,同时也在寻求一个世俗化的伦理观。这样可以把所有信教的和不信教的,能够团结在一个最终的价值观上,这就是慈悲。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作为一个宗教领袖,达赖喇嘛不断地推动世俗化的原因了。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