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RFI - micro en studio RFI - Issy les Moulineaux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作者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 网络

德国联邦总统开始了对中国的访问行程。这是施泰因迈尔首次以总统身份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为期近一周的访问行程中,德国总统将到访多座中国城市,并在最有一站-北京,会晤中国最高层领导人。在德国总统动身前往中国访问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致函德国总统,向他提出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诉求。我们对此采访了廖天琪女士。

法广:您在德国总统动身前往中国之前,致函、要求他关注中国的人权和言论自由状况。请谈谈您选择此一时机的具体考量。

廖天琪: 我这次在他出发之前、非常短的时间之内,写信给总统, 一方面确实是借这个机会,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时间特别紧迫,我相信大家都注意到,上个星期在阿根廷首都召开了G20国峰会,峰会本来就是一次全球性的会议,会议应该讨论很多不同的议题:全球气候问题、社会公正问题、政治问题、还有一些战争地区的局势问题、难民问题等等。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人权问题。因为战争等种种因素,目前全球有非常多的难民,最新的一个数字显示,全球当下有2500万人流离失所,他们离开自己的家园,到其他地方寻求一个新的前途。这实际上是一个人权的悲剧。但是这么重要的一个人权议题,在二十国集团峰会上却几乎没有什么反响。这令我很吃惊,而且非常失望。受到全球关注的这么一个议题,在二十国集团峰会上得不到讨论,而大家都将目光聚焦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元首习近平之间,他们在会外的一些对话,以及中美贸易战是否能够缓和下来,是否能够停止,或者有什么新的契机?这令我十分失望,所以我就借机在德国总统即将访华之际,写了这封信。

德国总统并不处理全国事务,真正负责全国事务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总统是一个具有象征性的代表。他代表的是这个国家的价值、国家的政治、社会的理念。因此我觉得,从他的身份和地位来说,给他写信,要求他到中国去关注人权,是比较合适的。

法广:作为一个一贯向中国政治异见人士敞开大门的国度,德国在以往救助人权卫士中起到过怎样的具体作用?

廖天琪: 德国这个国家,因为过去自己曾经在历史上犯下数次很重大的(真的可以说是)罪恶: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虽然不是元凶,但也扮演了很不光荣的角色。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家一定更知道,是因为1933年纳粹上台、希特勒当政以后,他的法西斯独裁给世界造成这么大的冲击,屠杀了600万犹太人等等,这一个悲惨的历史在德国人心里打下了很深的烙印。他们通过一种比较深刻的反思之后,现在对于人权问题,特别地关注。他们也接收了很多的难民。大家都知道,2015年,默克尔夫人甚至打开了德国的大门,一年之内就接收了近100万难民,其中绝大多数是来自战争地区(如叙利亚)的难民。

在对于中国的人权方面,德国也一向十分关注。多年来,中国的一些异议分子常常都能够在德国得到庇护。从1989北京的大屠杀以来,很多当时在德国留学的学生都留在了德国。也有一些陆陆续续过来的人,都在(德国)这里安定了下来。

更具体地说到一些最新的情况的话,如:著名作家廖亦武2011年逃离了中国,他在德国马上就得到了政治庇护。另外还有艾未未,虽然艾未未没有走政治庇护这条路,但是他在德国得到了一个教席,现在德国已经变成了他的第二个家。他虽然经常到外地去,但是德国对他敞开了大门。另外我要提到的是刘晓波、刘霞夫妇。关于刘晓波受难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很清楚了,他第四次入狱后被判刑十一年,最后死在监狱里面。刘晓波在2008年12月被抓起来投入监狱以后,德国方面(不论是朝野、不论是政治家还是文化人)都极力地向中国政府提出正面的、或者是幕后的、各种各样的要求、请求,希望中国放人。虽然没有成功,可他们确实是尽了力。

刘晓波先生去世以后,他的夫人受到软禁,德国方面也尽力地努力,通过很长很长的时间,最后刘霞在今年的七月十号,终于成功地离开中国、抵达德国。这些都是非常明显的例子,说明了德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关注比其他国家更多一些。这与他们本身的历史有关系。

法广:您在本次信函中,主要要求德国总统具体关注哪些议题?

廖天琪: 我向施泰因迈尔总统提出请他特别关注的三点。第一:中国有些良心犯、政治犯长期地被关在监狱里面,他们坐牢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年、甚至更长,而且很多人一再地重复被判刑,可能开始被判三年或者五年、七年,然后他们出来以后,如果再写一点文章,又被抓进去、又被判,有的人被判了两次、三次。比如秦永敏,他被判了好几次,最后一次是在前几个月、刘霞出来的第二天,今年的七月,秦永敏再一次被判十二年。前前后后加起来,他坐牢的时间都超过了三十年了!这是不可接受的一个现实。还有其他的很多人像李必丰,他也是进进出出的,坐牢时间超过十年以上。还有:刘贤斌、陈曦,各种各样的人。我要求德国总统特别关注像这些反复被判重刑的人。还有在狱中生病的人、年老的人像姚文田,黄琦这些人。我希望德国总统向中国提出立即释放对这些人的要求。当然不应忘记还有那些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像王炳章和伊利哈木。第二点,是关于女性作家,我认为中国对于女性、特别是女性作家,有一个双重的道德标准。对她们要求特别严厉。最近我们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刘艳丽再次被抓。她是在湖北的一个作家,常常在网上发表言论,曾经坐过牢。最近被抓,在等待判刑。她什么罪也没有犯,只在网上写了一些不满意的事情。另外一个例子,大家可能也注意到,最近有一位姓刘的女作家,她的笔名叫作“天一”,她因为写了一部关于男性同性恋故事的小说“攻占”,这部小说去年发表以后,卖了很多,她大概也有一些收益,她现在被中国政府判刑十年六个月。这个(判决)太重太重了!这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处理方法。所以我要求德国总统对于这两位女性、当然还有其他的,不能因为他们的言论给他们定罪,而且定得这么重。第三点:希望德国总统能够关注中国的少数族裔,像维吾尔人、西藏人、蒙古人。特别是在新疆,他们设立了再教育中心,里面关押了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族人,这也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一种情况,我希望总统先生能够关注。另外我还提到:台湾与香港的民主逐渐萎缩。这两个地方的媒体也被中国大陆所渗透。当然他(总统)究竟提不提这些,是他的事情。

法广:我们知道,作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您曾为救助中国人权卫士做出过诸多努力也曾获得成功,例如在刘晓波妻子刘霞问题上,您就曾多次致函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相关的政界人士、并四处奔走,呼吁各方向北京施压。本次您致函德国总理,是否期待会立即有所收获?

廖天琪: 老实说,我不期待立即有所收获。因为中国习近平政府现在的态度非常强硬。大家从各种信息里面得到一种印象即:中国现在非常非常地强势。在人权方面,他们是格外地一步不让。即使让步,也不会马上表现出来。

德国总统曾任德国外交部长,他曾多次出访过中国。所以他与中国应该也算是老朋友。关系是不错的,主要要看的是他的技巧。我在信里面说,如果您以非常友善的态度、诚恳地提出这些的话,北京方面也许能够听得进去。因此要看他的技巧。如果他非常有礼貌、考虑到中国人的面子,不要高调地向媒体表示他在这方面做了什么的话,说不定会有一点效果。但是,绝对不会马上发生什么事情。我想大家都能猜得到:他们绝不会马上释放秦永敏,也不会把生病的姚文田和黄琦放出来。但是,我们一定不要气馁。我们每一次做的努力都不是马上见效的,都需要日积月累。我知道,德国政府手上有一个名单,中国异议分子、中国政治犯名单,他们是关注这个事情的。但是,政治毕竟跟普通人的感情和我们的这种义愤是有所不同的,我们看到不公平的事情非常不高兴,马上要求改变;但是一个政府将怎样处理,有它自己的运作方法。所以我不期待可以马上看到成果,但这一定是有用的。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惊人成就,但世人对这些成就的惊羡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经济实力的强大并没有带来民主进程的推进,四个自信引导下的中国一方面要以高压维稳,应对国内的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国际舞台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与防范,中美关系在建交40周年之际更是进入了一种类冷战的对立状态。40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们邀请在法国塞尔日-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官方话语今天所说的改革已经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南辕北辙,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当前的执政方略绝对开创不出新时代。

  •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2018年12月18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11届3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但曾经担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职务的鲍彤先生不赞同这种说法,在他看来,11届3中全会本身并不是一次改革开放的大会,但它掀起了一股怀疑共产党、怀疑毛泽东的高潮,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而改革开放也完全没有顶层设计,其主体更是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而不是党。身在北京的鲍彤先生通过电话向法广阐述了他的观点:

  •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届三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起点。尽管这种说法颇引争议,无可否认的是,此后四十年间,一度濒临崩溃边缘中国经济,已经摇身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种令人眩目的经济起飞引发对所谓中国模式的关注。有无中国模式的争论似乎已经让位于对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的怀疑。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正力图向世界展示这种有别于欧美民主自由体制之外的另一种发展模式。何谓中国模式?其核心内容是什么?其核心价值是什么?中国模式是否是可以输出传播的模式?我们电话采访了在香港注册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博源基金会的学术委员会委员丁学良教授。丁学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一书。

  •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家展开定期对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数百位当代科学家先后参加了这些对话。2018年11月1日至3日,达赖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的小镇达兰萨拉与华人科学家展开了首次对话。除探讨物质和意识本质之外,此类对话的目的还对人类心智的本质和情绪机制等内容进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对话的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中美两国首脑在阿根廷首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首脑峰会期间,就贸易战问题达成妥协。美国决定暂缓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计划;中国则承诺大量采购以农产品为主的美国产品。美国为此设定了九十天的谈判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