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作者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北京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路透社/Thomas Peter

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已落下帷幕,与会的各国领导人首次未能达成一致、发表共同宣言,令峰会成果黯然失色。美中日等21个环太平洋国家和地区的首脑出席了本次峰会。各国领袖对当前贸易体系意见相左,中美两国更在贸易投资以及亚太地区相互矛盾的愿景等话题上针锋相对,导致峰会共同宣言流产。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本次峰会以及相关的话题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本次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未能达成共识,这是1993年峰会举行25年来,第一次没有发表联合公报。您对此作何感想?

陈破空: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第一次首脑峰会宣言流产的确十分罕见。按照东道主的说法是:两个大国争吵、或者两个大象打架,殃及其他国家。我想大家现在都知道,峰会(宣言)流产是因为中美双方未能就峰会(宣言)的措辞达成一致,美国的说法是要维护自由贸易、维护公平规则,因此批评那些不守规则的国家;中共方面是要另搞一套,为自己辩护、或者反过来要去谴责美国的“单边主义”,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中共不惜以大欺小,派官员去跟主办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外长去谈话,遭到拒绝后想强闯办公室,造成了一时的丑闻。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这两个大国完全无法达成起码的一致,因此峰会宣言流产,显示了两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的争执对整个全球事务的影响,在APEC会议上首次体现出来。

法广:中美两国激烈交锋,主要焦点何在?

陈破空: 关于激烈交锋,从美国副总统彭斯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在会议上抒发的演讲可以看出来。美国副总统彭斯主要还是继续不点名地谴责、批评中共破坏世界贸易经济体系,包括大规模地盗版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入,还有就是单向的由政府来补贴工业。另外,人为地制造贸易逆差,忽视劳工权益等等。而且彭斯还直接地批评说,极权政治在亚太地区应该是没有立足之地。或者说:极权政治、有些国家对其他国家输出极权政治,对区域安全和稳定的危害,就直指中国。同时彭斯也批评了中国的一带一路,说这是一个“束缚他国的袋子”,而且是一个“债务海洋”,另外,“一路”是一条单向的路,是一条不归路。因此,美国和国际社会认为:像一带一路这样不公开、不透明、为某个国家单向服务的这种做法是对世界经济的损害。

反过来,习近平的演讲却不点名地批评美国,说美国是单边主义,要把自己的模式强加于人,或者说是美国的做法是对自由经济的伤害等等。但实际上,习近平的发言、批评,许多用词应该说用在美国身上并不成立,用在中国身上倒是更为合适。其中特别是说“大国霸道”、或者“不讲道理”等等。这些说法对中共来说更为合适。所以与会者应该说可以听得出彭斯讲的是真话,是肺腑之言,是描述了一个现实的途径,中共在经济上或者说地缘政治上不守规则、呈凶作霸的这么一个形象。但是习近平讲的却是假话。他主要是将给中国国内人民听。讲的好像美国怎么不讲理,但是在国际上比较,他对美国那些指控,其实都不成立。所以这两种讲话就形成了针锋相对的一种气氛。我认为,中美双方在会上针锋相对的演讲是这次会议最大的看点。

法广: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发展规划不断遭遇阻力,您如何展望这一发展规划

的前景?

陈破空:习近平在这次APEC峰会上继续地兜售一带一路,但是一带一路不仅在国际上不受欢迎,在中国国内也不受欢迎。在国际上,被谴责为“债务陷阱”,被说成是“新殖民主义”,而且中共本身也不愿意把这个决策过程透明化,工程招标也不透明、公开,完全由中共方面包办。已经显著地给其他国家造成了损害。在国内也不受欢迎,因为中国老百姓认为这是一个“大撒币”的工程,中国国内还有贫困问题、上学难的问题,就业难的问题,但是领导人却把大把大把的银子撒向外国,如果这些钱用在中国,“全面小康”早就实现了。但似乎中国政府并不愿意把这个钱用在国内。所以在国内国外受到双重的批评,但是习近平仍然在国际会议上去推销。

现在看上去,美国、欧洲、日本都开始行动,用自己的另外一套经济援助模式、或者经济发展之路在亚太地区展开,甚至包括澳大利亚都先后宣布了本地区的一些基建计划或经济发展计划,而且彭斯在这次会议上也说,美国所要实施的计划是公开的、透明的,对其他国家是构成帮助的,不会给其他国家带来陷阱、同时也是在其他国家自愿合作的基础上。实际上就是对中国一带一路这么一个针锋相对的做法。但是在国内,据传国内发改委开内部会议,已经在讨论一带一路的善后工作。从这些角度来看,一带一路的前景不妙,除非中共改弦易辙,除非它像当年的、美国的马歇尔计划一样,进行公开招标、公开监管。对任何其中的环节都实现国际化。而且是惠泽于他国,而不是倒过来单方面地惠泽于中国本身。否则的话,如果不能改变的话,我想 “一带一路”会走向一条死胡同。

法广:随着地缘政治的升温,西南太平洋似已成为中美两国展开较量的重点。两国将在争夺战中采取怎样的做法来加强各自的影响力?

陈破空: 在西太平洋或者说亚太地区,中共不仅在经济上挑衅美国,试图阻止本地区的经济事务,事实上中国已经跟周边的一些国家形成了最大贸易伙伴关系,在经济上,可以说在亚洲形成了相当大主导优势。但是中共试图在军事上、在地缘政治上胁迫他国。但是中共本身的意识形态这种价值体系,一党专政的模式却在国际上不得人心,走不出国门。因此中共现在也在政治上干预他国选举。用金钱、间谍、或者各方面的手段对周边国家的选举进行干涉。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越来越提出了中国的模式问题。一方面,彭斯提出“对外扩张和侵略战争在亚太地区没有立足之地”,这是他在新加坡东盟峰会上所讲的。

到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APEC 会议上,彭斯进一步指出:极权政治在亚太地区没有立足之地、没有存活的机会。直指北京的政治制度,这恰恰是北京最敏感的地方,也是它的底线。因此北京对此作出了毫不掩饰的说法(回应),他们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表示:不能动摇中共一党专政的道路。所以我认为,中共为了维护它的共产党政权,会继续推行对内镇压、对外威胁的政策。因此亚太地区必然会成为美国与中国博弈的大战场,而且这个战场已延伸到、从印度洋到太平洋的广阔地区。因此形成了像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的另一层防线。这条防线也可以倒过来证明,中共力图突破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的封锁,美国和国际社会在加强对中国的这种红色怪兽的封锁。

法广:您如何预测未来数年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走向?

陈破空:首先一个看点是:本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中美两国元首会谈会不会举行?气氛如何?会不会在贸易商达成协定?目前有不同的说法。有乐观的说法认为:可以在贸易战上实现停火协议,如果中方可以做出重大让步的话。一种中间的说法是:可能举行一个会谈,有其他的议题进行严肃的谈判;但是比较不看好的观点,包括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为代表的观点认为,即便达成协议,中共也未必去执行和遵守。因此在经济上也可能达成一定的妥协,但是中共可能会继续使用这种不遵守或者拖延战等方式来敷衍美国。而在政治上,双方完全没有空间对话的余地,鸡同鸭讲。中共会继续坚持他的一党专政,美国则会对中共的一党专政保持高度地警惕。因为外交是内政的延伸,这种模式对世界构成的威胁,在历次大战或者冷战中已经显现。像当年纳粹德国对世界的威胁,这种一党专政。前苏联对世界的威胁。日本军国主义,当时军国主义控制日本的时候对世界的威胁。我想,现在共产党用一党专政的方式控制十三亿人,恐怕这是中美之间无法解脱的死结。

中美关系,按照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说法,已经无法回到从前。尽管中共、习近平和王岐山请基辛格或者保尔森这些人到中国去调解中美关系,即便是这些对中共比较友好的、被称为“亲中”“亲共”的、过去的前美国高官,但是他们的说法都发生了改变。基辛格对中共的告诫就是:中美关系不可能回到从前。中国必须脱离旧制度。保尔森对中共的告诫是:必须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也就是必须履行入世承诺。中共是否能做到这些?我们还拭目以待,但是多数(人)看来,中共做不到、也不愿意做。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中美对立、对抗、甚至于敌对的大趋势已形成。所以习近平在APEC峰会上讲“热战、冷战、贸易战没有赢家”,已经就在暗示中美之间,这三种战争都可能爆发。贸易战、热战、冷战都可能爆发。因此,中美关系发展的前景,可以说是阴云密布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义事件。一周后3月17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部分随行人員出走诺布林卡, 3月31号抵达印度,开始流亡生涯。今年的这一天,西藏拉萨事件迎来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义。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对西藏问题苦心钻研十数载后,出版了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2018年12月9日,几经骚扰的成都家庭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遭遇更严厉的打压: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和妻子蒋蓉、其他教会领袖在内百余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会被宣布取缔,教产也被查封。三个月后,王怡夫妇始终未获自由,而教会其他教友继续不断受到警方的骚扰。秋雨圣约教会的遭遇也许是近年来中国当局打压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家庭教会的一个缩影,但秋雨圣约教会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其主任牧师王怡坚决而且公开的信仰立场。自2018年2月中国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生效执行以来,这种信仰独立的立场与官方要求之间的矛盾显得越发不可调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绍了12月9日之后秋雨圣约教会的近况:

  •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