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作者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北京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路透社/Thomas Peter

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已落下帷幕,与会的各国领导人首次未能达成一致、发表共同宣言,令峰会成果黯然失色。美中日等21个环太平洋国家和地区的首脑出席了本次峰会。各国领袖对当前贸易体系意见相左,中美两国更在贸易投资以及亚太地区相互矛盾的愿景等话题上针锋相对,导致峰会共同宣言流产。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本次峰会以及相关的话题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本次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未能达成共识,这是1993年峰会举行25年来,第一次没有发表联合公报。您对此作何感想?

陈破空: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第一次首脑峰会宣言流产的确十分罕见。按照东道主的说法是:两个大国争吵、或者两个大象打架,殃及其他国家。我想大家现在都知道,峰会(宣言)流产是因为中美双方未能就峰会(宣言)的措辞达成一致,美国的说法是要维护自由贸易、维护公平规则,因此批评那些不守规则的国家;中共方面是要另搞一套,为自己辩护、或者反过来要去谴责美国的“单边主义”,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中共不惜以大欺小,派官员去跟主办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外长去谈话,遭到拒绝后想强闯办公室,造成了一时的丑闻。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这两个大国完全无法达成起码的一致,因此峰会宣言流产,显示了两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的争执对整个全球事务的影响,在APEC会议上首次体现出来。

法广:中美两国激烈交锋,主要焦点何在?

陈破空: 关于激烈交锋,从美国副总统彭斯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在会议上抒发的演讲可以看出来。美国副总统彭斯主要还是继续不点名地谴责、批评中共破坏世界贸易经济体系,包括大规模地盗版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入,还有就是单向的由政府来补贴工业。另外,人为地制造贸易逆差,忽视劳工权益等等。而且彭斯还直接地批评说,极权政治在亚太地区应该是没有立足之地。或者说:极权政治、有些国家对其他国家输出极权政治,对区域安全和稳定的危害,就直指中国。同时彭斯也批评了中国的一带一路,说这是一个“束缚他国的袋子”,而且是一个“债务海洋”,另外,“一路”是一条单向的路,是一条不归路。因此,美国和国际社会认为:像一带一路这样不公开、不透明、为某个国家单向服务的这种做法是对世界经济的损害。

反过来,习近平的演讲却不点名地批评美国,说美国是单边主义,要把自己的模式强加于人,或者说是美国的做法是对自由经济的伤害等等。但实际上,习近平的发言、批评,许多用词应该说用在美国身上并不成立,用在中国身上倒是更为合适。其中特别是说“大国霸道”、或者“不讲道理”等等。这些说法对中共来说更为合适。所以与会者应该说可以听得出彭斯讲的是真话,是肺腑之言,是描述了一个现实的途径,中共在经济上或者说地缘政治上不守规则、呈凶作霸的这么一个形象。但是习近平讲的却是假话。他主要是将给中国国内人民听。讲的好像美国怎么不讲理,但是在国际上比较,他对美国那些指控,其实都不成立。所以这两种讲话就形成了针锋相对的一种气氛。我认为,中美双方在会上针锋相对的演讲是这次会议最大的看点。

法广: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发展规划不断遭遇阻力,您如何展望这一发展规划

的前景?

陈破空:习近平在这次APEC峰会上继续地兜售一带一路,但是一带一路不仅在国际上不受欢迎,在中国国内也不受欢迎。在国际上,被谴责为“债务陷阱”,被说成是“新殖民主义”,而且中共本身也不愿意把这个决策过程透明化,工程招标也不透明、公开,完全由中共方面包办。已经显著地给其他国家造成了损害。在国内也不受欢迎,因为中国老百姓认为这是一个“大撒币”的工程,中国国内还有贫困问题、上学难的问题,就业难的问题,但是领导人却把大把大把的银子撒向外国,如果这些钱用在中国,“全面小康”早就实现了。但似乎中国政府并不愿意把这个钱用在国内。所以在国内国外受到双重的批评,但是习近平仍然在国际会议上去推销。

现在看上去,美国、欧洲、日本都开始行动,用自己的另外一套经济援助模式、或者经济发展之路在亚太地区展开,甚至包括澳大利亚都先后宣布了本地区的一些基建计划或经济发展计划,而且彭斯在这次会议上也说,美国所要实施的计划是公开的、透明的,对其他国家是构成帮助的,不会给其他国家带来陷阱、同时也是在其他国家自愿合作的基础上。实际上就是对中国一带一路这么一个针锋相对的做法。但是在国内,据传国内发改委开内部会议,已经在讨论一带一路的善后工作。从这些角度来看,一带一路的前景不妙,除非中共改弦易辙,除非它像当年的、美国的马歇尔计划一样,进行公开招标、公开监管。对任何其中的环节都实现国际化。而且是惠泽于他国,而不是倒过来单方面地惠泽于中国本身。否则的话,如果不能改变的话,我想 “一带一路”会走向一条死胡同。

法广:随着地缘政治的升温,西南太平洋似已成为中美两国展开较量的重点。两国将在争夺战中采取怎样的做法来加强各自的影响力?

陈破空: 在西太平洋或者说亚太地区,中共不仅在经济上挑衅美国,试图阻止本地区的经济事务,事实上中国已经跟周边的一些国家形成了最大贸易伙伴关系,在经济上,可以说在亚洲形成了相当大主导优势。但是中共试图在军事上、在地缘政治上胁迫他国。但是中共本身的意识形态这种价值体系,一党专政的模式却在国际上不得人心,走不出国门。因此中共现在也在政治上干预他国选举。用金钱、间谍、或者各方面的手段对周边国家的选举进行干涉。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越来越提出了中国的模式问题。一方面,彭斯提出“对外扩张和侵略战争在亚太地区没有立足之地”,这是他在新加坡东盟峰会上所讲的。

到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APEC 会议上,彭斯进一步指出:极权政治在亚太地区没有立足之地、没有存活的机会。直指北京的政治制度,这恰恰是北京最敏感的地方,也是它的底线。因此北京对此作出了毫不掩饰的说法(回应),他们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表示:不能动摇中共一党专政的道路。所以我认为,中共为了维护它的共产党政权,会继续推行对内镇压、对外威胁的政策。因此亚太地区必然会成为美国与中国博弈的大战场,而且这个战场已延伸到、从印度洋到太平洋的广阔地区。因此形成了像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的另一层防线。这条防线也可以倒过来证明,中共力图突破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的封锁,美国和国际社会在加强对中国的这种红色怪兽的封锁。

法广:您如何预测未来数年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走向?

陈破空:首先一个看点是:本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中美两国元首会谈会不会举行?气氛如何?会不会在贸易商达成协定?目前有不同的说法。有乐观的说法认为:可以在贸易战上实现停火协议,如果中方可以做出重大让步的话。一种中间的说法是:可能举行一个会谈,有其他的议题进行严肃的谈判;但是比较不看好的观点,包括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为代表的观点认为,即便达成协议,中共也未必去执行和遵守。因此在经济上也可能达成一定的妥协,但是中共可能会继续使用这种不遵守或者拖延战等方式来敷衍美国。而在政治上,双方完全没有空间对话的余地,鸡同鸭讲。中共会继续坚持他的一党专政,美国则会对中共的一党专政保持高度地警惕。因为外交是内政的延伸,这种模式对世界构成的威胁,在历次大战或者冷战中已经显现。像当年纳粹德国对世界的威胁,这种一党专政。前苏联对世界的威胁。日本军国主义,当时军国主义控制日本的时候对世界的威胁。我想,现在共产党用一党专政的方式控制十三亿人,恐怕这是中美之间无法解脱的死结。

中美关系,按照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说法,已经无法回到从前。尽管中共、习近平和王岐山请基辛格或者保尔森这些人到中国去调解中美关系,即便是这些对中共比较友好的、被称为“亲中”“亲共”的、过去的前美国高官,但是他们的说法都发生了改变。基辛格对中共的告诫就是:中美关系不可能回到从前。中国必须脱离旧制度。保尔森对中共的告诫是:必须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也就是必须履行入世承诺。中共是否能做到这些?我们还拭目以待,但是多数(人)看来,中共做不到、也不愿意做。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中美对立、对抗、甚至于敌对的大趋势已形成。所以习近平在APEC峰会上讲“热战、冷战、贸易战没有赢家”,已经就在暗示中美之间,这三种战争都可能爆发。贸易战、热战、冷战都可能爆发。因此,中美关系发展的前景,可以说是阴云密布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秘书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中不仅曾经先后担任高岗、陈云及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秘书,而且也曾多次在政府中任职。但在晚年他对中国政治体制不断发出直言不讳的深刻批判,他因此而被普遍看作是党内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在他逝世之际,众多称赞他敢言的评论也伴随着一些不同的声音。围绕其葬礼如何举行、是否覆盖党旗的争议其实也反映出这位百岁老人自身的一些矛盾。李锐先生的长女李南央女士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谈了她对这些称赞与质疑的看法。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一年多来,中国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的话题吸引了全球多方媒体的关注。不断有报道揭示: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规模巨大,可能关押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强化教育、有时还会遭遇身心折磨。尽管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现象,却很难对中国展开有效施压。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最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作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关押、最后受到审判的维权人士,王全璋获刑再次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方人士的担忧。近年来,中国的人权议题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辆红色货车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游。红色货柜的侧面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和“19年了,为什么?”。这个模仿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而来的形式别致的为同性恋者呼吁权利的行动,吸引海内外舆论重新关注中国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生活环境与状况。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报告中,列举了一些中国同性恋团体活动被取消或受到阻挠的例子。那么,在中国正式将同性恋非罪化20余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18年之后,中国同性恋人群,或者更笼统地说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环境究竟如何呢?国外观察与国内性少数人群的实地体验是否吻合呢?我们借第五届“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机会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