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1月19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作者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期间,中国人权卫士在日内瓦的示威活动 2018年11月6日 路透社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三十一届会议于11月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作为联合国近年来设立的一个人权问题新机制,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历届会议,自然以审议各成员国的人权纪录为焦点,主要目的则旨在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发生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侵犯人权事件。围绕此一主题,本台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法广:首先请您简要地介绍一下“普遍定期审议”制度的主要作用和运作方式。

廖天琪: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简称UPR)是联合国近年来在人权问题上所设立的一个新的机制。它有别于以前的人权委员会。原来的人权委员会每年只开一次会,有选择性地对一些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家进行调查和批评。但这样往往会引起被批评的国家的不平之鸣,声称选择过于政治化,而且有双重标准之嫌。因此在2006 年3 月15 日,联合国大会通过60/251 号决议案,建立了人权理事会来取代原来的人权委员会。同时推出了普遍定期审议机制,规定让联合国全部的193个成员国都参与审查和被审查。

普遍定期审议(UPR)是一个独特的程序,第一轮审议从2008-2011, 审议了48个国家,第二轮审议了42个国家,每年至少要召开3次常规会议,也就是说每次的会议,大约审议14-16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并且在一轮四年期限的时间内,审议所有的会员国。在会议上被审议的国家要自己提出翔实的人权报告,由所有参会的国家审查并提出批评,更多的是改善的建议,这些建议是应当被当事国接受的。

法广:参加“普遍定期审议会议”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资格?民间组织是否有权与会?

廖天琪:正式的会议,就像联合国的其他会议一样,只能是那193个国家的特派代表参加,所有其他的民间组织,公民社会的非政府组织只能作为观察员参加。我曾经于2013年10月由国际笔会派遣,作为观察员参加了普遍定期审议举行的第17次会议,因为那次所审议的14个国家中包括中国。现场情形是,各国正式代表(一般是2-4人不等)都坐在底层的椭圆形大堂,进行报告和提问回答。而代表非政府组织的观察员们坐在楼上一层,只能聆听和眼观记录,不可照相,不可发声。

民间各类正式注册的组织可以在开会半年前提出申请参会,如果得到批准就可以作为观察员旁听。

当然会期总是有大约十天的时间,这之前各个NGO可以先到日内瓦去跟各国的外交使节团接触,认识、交谈,向他们提供参考咨询。所以是一边开大会,一边开小会,各个组织自己有机会去游说、召开记者会并散发自己准备的资料。今年由于中国又在被审议的范围内,所以国际笔会派我去参加一个比较重要的会前的前期会议(pre-session)。这是在10月9号举行的,我代表国际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有机会作为发言人,这场会议一共有六个团体参加,除我之外,还有香港、维吾尔、西藏的人权组织以及“受威胁学者协会”的代表参加,我们每人有6-8分钟的发言时间。听众就是各国的外交官,他们听取我们对中国人权状况提出的批评和建议。有可能我们提出的一些建议是他们国家正式代表能够采纳和参考的,这样有利于他们对中国的审议。

法广:中国是一个人权纪录较差的国家,中国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的话题最近引发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此一议题是否会提上本次会议的日程?

廖天琪:是的,中国从去年在新疆设立所谓“再教育营”的事,已经引起世界性的关注和谴责,西方称之为集中营,而中国官方美其名为“职业教育中心”,说是给关在里面的人授予职业训练和教授汉语,但是这些散布在各地的营区竟然收押了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人,这占维族人口的十分之一,简直不可思议。里面的状况据说有类于监狱,不但对他们进行洗脑,每天学习习近平思想和政治教育,还要改变他们伊斯兰教人的宗教礼仪、生活和饮食习惯,施暴虐待的行为更是经常发生。国际媒体对这方面的报导已经很多了,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世界性的舆论话题。所以新疆的‘再教育营’将是本次审议会议的重要议题。我们的前期会议上,维吾尔组织的代表也发言,抗议这种压制民族文化、宗教的违反国际准则的做法。

法广:会议在针对某一国家的人权状态做出评估后,将采取怎样的措施?这些措施能否对相关国家构成制约?

廖天琪:这就是个最头疼的问题。所有这些都只是口头和纸上的约束,没有实际行动和措施。回顾中国政府是否执行了UPR 2013年对它的各项建议,我在报告会议上说,肯定的回答是,三个NO!

首先中国政府于1998年就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却一直没有实施。尽管在2013年的普遍定期审议中,中国政府接受了各国的建议,将很快付诸实施,但四年多过去,在确保中国宪法第35条保障的言论自由方面却做得很少,相反地,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人权持续恶化,言论自由受到更为严厉的钳制。

其次,尽管中国政府接受了「防止酷刑」的建议,但近年来中国在拘留期间,仍然继续施行酷刑和虐待。

再者,中国政府加强了对少数民族地区如西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打压,虽然它答应要「保护不同民族的权利」。

我指出:中国当局继续对和平方式行使言论自由的作家、记者、出版商、博主、人权律师和社会活动家等逮捕并判刑。 最为严重的是:著名政治犯在拘留期间或在获得保外就医后不久就因长期遭受酷刑、虐待或疾病得不到治疗而死亡,其中包括2017年死亡的刘晓波、 杨同彦;2018年学者穆罕默德·萨利赫·哈吉姆和人权律师李柏光。这种死亡案例可能还在持续中。

此外, 許多政治犯的刑期过長,並且重复判刑,如秦永敏已经坐牢22年,又再判13年。胡石根17年,又加刑7年,刘贤斌9年,又加刑10年。这个名单很长。还有一些无期徒刑的如王炳章和依力哈木。还有,2017年政府推出「互联网法律白皮书」,加强对人們互联网使用的监控。所有个人隐私尽收政府法眼。至于 香港、台湾的言论自由也都被渗透、侵蚀,已经受到具体威胁。

我呼吁UPR应当设立一个机制来制裁那些不遵守各国人权推荐的国家,否则这年复一年的会议,劳民伤财,不就是一纸空文?

看来,这个UPR也是患了典型的联合国软骨症,有双重道德,欺软怕硬,中国如今财大气粗,大部分国家都不愿得罪,只挑些小国家的毛病来做文章。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导条约引发反响。针对特朗普的相关决定,各方评论也纷纷做出分析。美国总统的真实意图何在?特朗普如何通过此一决定将矛头瞄准中国?一场新的冷战是否已经打响?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国际刑警组织当时中国籍的主席孟宏伟2018年9月底返回中国后失踪一时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中国当局在孟宏伟妻子在法国警局报案并向媒体披露丈夫失踪消息后,宣布孟宏伟涉嫌违法,正接受调查。国际刑警组织随后称接到了孟宏伟的辞职信。一个有着192个成员国的国际组织的高层领导人,在没有任何事先官方知会的情况下,被中国政府“留置”,可以说在国际舞台公开上演了一出近年来中国国内频繁发生的强迫失踪案。显示在中国现行政权下,任何人的基本人权,无论其身份如何,都缺乏保障。孟宏伟身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可以说是中国碾压人权机器的一分子,而国际刑警组织也多次被国际人权组织和海外民运团体指责协助专制政权打压异己。孟宏伟没能免于他曾服务的专制机器的碾压,意外地成为中国人权现状的一个典型例证,激发人权组织的呼吁。

  •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近月来,新疆地区“再教育营”的话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权团体以及一些西方政府和美国议员纷纷予以抨击。新疆“再教育营”问题曝光后,北京一改过去数月的做法,首次确认了这些“再教育营”的存在。在不久前公布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中,这些“再教育营”被称作“职业培训中心”。这些中心的目的旨在消除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当局还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清真运动”。

  •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多以来,美中关系已经迅速转向,最初的友好热络已经随关税大战不断升级,而日益显现为一种更为全面的紧张关系。特朗普政府频繁批评中国政府的贸易行为与政策走向的同时,提出了一项印太战略设想,希望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越南、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扩展。对于在北京步步紧逼的外交压力下的台湾来说,这项雏形中的战略设想似乎打开了一线走出孤立的空间,但其实也不乏风险。特朗普政府对台湾表现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确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较量背景下的一时之需?美国精英与决策层是否确实有调整对台政策的长远设想?我们在今天的节目时间里,邀请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亚太区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