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作者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对华援助协会的一段视频显示山西临汾金灯台基督教会教堂十字架被拆除。影像拍摄日期不详。 对华援助协会 / 法新社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教会目前面对的迫害是文革以来前所未有

法广:9月初在网络上看到一个视频,您在其中说“有责任告诉习近平,他是一个罪人”……感觉您好像很愤怒。是否可以简单解释一下这种愤怒的理由?

王怡:“我不是愤怒。我在(视频)里面讲了,实际上是一种怜悯。就是如果你看见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领袖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按照基督教信仰来讲甚至是一条邪恶的道路。《圣经》当然认为每个人都是罪人,在上帝的面前,每个人都是犯了罪的,需要向上帝悔改。但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领袖有可能是系统地、甚至是积极地、主动地对信仰、对教会、对上帝和他的教导采取一种敌对的态度,迫害教会,剥夺一个人内心的信仰和他的良心。这是人类最邪恶的犯罪之一。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就走在这样一条路上。”

“教会愿意在身体上顺服政府的管理,不管是什么样的政府。因为上帝给了政府管理的权柄,他们有刀、剑,他们维护社会的基本秩序。但是,一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中国古代的皇帝和西方政治传统不太一样,他们不满足于管理人的身体、人的行为,他们还希望管理人的灵魂。他们希望操控、管理、甚至去主宰人的心灵、信仰和良心。这是中国传统专制主义的一个本质。二是在现代社会,西方出现一种现代极权主义。这一点比较多地(体现)在希特勒的身上,或者在共产主义身上。”

“在习近平上台以后,我们看到,他的身上和他的政府是两个传统的合一:一个是中国传统的专制主义,要掌控人的心灵,另一个是现代的共产主义极权主义,也是要掌控人的心灵,用无神论,也就是它自己的一个官方宗教,来取代每个人自由的信仰。我们看到,最近这一年,或者最近半年,共产党和习近平政权很明显地在这样做:对教会的迫害、对基督徒信仰的打击,有很多是文革以来前所未有的。这也表明这个国家走在一条与40年改革开放完全相反的道路上。所以,作为牧师,作为教会,在针对到我们的信仰的时候,我们根据自己的信仰,不同意,我们认为这是不对的。对于他们来讲,我们呼召他悔改。不是为了审判他,因为审判的权力在上帝那里。我们是真的希望他悔改。因为,不然的话,不单是他,不单是这个政权,这个国家其实都会遭受非常可怕的审判。”

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法广:中国宪法承认信誉自由的权利。在家庭教会和官方认可的教会之间,具体的分歧是什么?为什么家庭教会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

王怡:“因为“教会”和“官方”这两个词本身就是反义词。教会或者任何一种信仰都基于人的良心,和上帝在人的里面对人的统治,而不是在外面的统治。所以在任何情况之下,如果教会和官方,也就是和政府的强制性权力结合在一起,那都是错误的。在西方近代以来的所有国家里,都有基本的政教分离的原则。虽然中国宪法里写了保护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是中国宪法也非常明确地将无神论、唯物主义、共产主义视为这个国家最基本的意识形态,也就是说它(中国)是有国教的。今年2月的修宪甚至把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写在宪法正文里,把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取消……这实际上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家庭教会要持守的就是:信仰是我良心的自由,我不能被任何强制性的权力所管理。官方的教会就是把教会变成政府部门,甚至是共产党的党务部门,比如统战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也就是除非你承认共产党或者这个国家是你的更高的主人,然后我才许可给你,按照中国古代皇帝的话,就是赏赐给你一点点的宗教信仰自由……这不是人类共同的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理解。”

梵蒂冈与北京达成的协议是与魔鬼的交易

法广:关于谁应该是某一个宗教信仰的最高精神领袖的问题,罗马天主教廷与北京中断外交关系近70年后,近期与北京达成了一项关于主教任命问题的协议。中国政府是否对天主教信徒比对新教信徒更加宽容?您怎么看梵蒂冈近期与北京达成的这项协议?

王怡:“我最近看到一些消息,一些地方天主教堂的十字架也在继续被拆除,这表明共产党对天主教的打压并不比对新教的打压力度小。当然,在中国,新教的家庭教会从数量规模和影响 上来讲,比天主教会要大得多。所以,人们看到的消息肯定是共产党对新教家庭教会的打压比天主教多,因为两者间的规模不太对等。”

“如何看梵蒂冈与北京达成的协议?很简单,从信仰的角度、从教会自身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我很愤怒:我认为罗马天主教会背叛了他们的信仰,背叛了他们在中国的千万天主教会的基督徒。因为这是一项与魔鬼的交易。同时,从共产党的角度来讲,这不过是他们的一个谋略,他们不会真的给教会一些宽容。从欧洲历史来看,11世纪的时候,教会就已经从诸侯手中拿到了信仰的坚持,就是教会的主教(任命)一定是由教廷、不是诸侯来做出判断。这实际上是欧洲中世纪一千年前已经完成的政教之间的基本关系。天主教会在1949年以后也持守了这样一个基本立场。但他们今天居然分歧了这样的立场,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甚至是非常令人愤怒的。”

法广:关于家庭教会目前在中国面对的形势,除了教堂十字架被拆、教堂被拆、活动场所被关闭等这些外在的打压形势之外,政府对信仰生活的干涉有什么其它具体的表现么?

王怡:“的确,这些外在的比如拆除十字架当然是让教会伤心的事,但并没有触及信仰的内核。可是,有很多做法,比如对学校里老师和学生中的基督徒进行信仰调查、检 测、甚至要求他们做出不信教、不参加教会聚会活动等承诺,这也蔓延到医生、大学教师等公职或者体制内的工作单位中……这是对基督徒个人信仰的直接迫害;还有,教会受到各种压力,比如刚才我们说到教会的主教或牧师是一个圣职任命;还有教会的崇拜如何举行、聚会如何举行:共产党现在要求很多教会必须挂国旗、举行升国旗仪式、要求讲道要让信仰与社会主义价值观配合、要讲爱国主义,要讲……等等的东西。所以是一种全面的对教会(的管控):它信什么、怎么信、教义是什么、讲道讲什么、崇拜如何举行、神职人员怎么产生,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在这个社会能不能作为一个平等的公民被给与非信教公民一样的平等权利保护……在这一切问题上,今天其实都在剥夺和损害基督教信仰在中国的实质性内容。”

 

 

面对打压,北京家庭教会今年7月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政府尊重信教公民的信仰自由及权利。9月,全国各地牧师发起牧者联署:《为基督信仰的声明》,已征得数百名牧师签名。


同一主题

  • 中国

    中国家庭教会终敢质疑官方打压

    想了解更多

  • 梵蒂冈/中国

    梵蒂冈要求两主教让位中国自选主教 传教会震荡

    想了解更多

  • 中国/宗教

    浙江苍南基督教三自教会发声抗议政府强拆十字架

    想了解更多

  •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区。她的档案80年代一度开放之后,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狱中写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书,50多年来,始终挑战着置他于死地的体制,也开始鼓舞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的抗争者。中国网络上的纪念文字或讨论平台不断遭遇删除,但林昭的故事开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国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属的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1919年5月4日,北京数千青年学生汇聚天安门,抗议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绝在战后巴黎和会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喊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学生运动引发民众以及工商业界积极响应,罢课、罢工、罢市等多种形式的抗议活动接踵而来。北洋政府最终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中国共产党则在1921年应运而生。1949年以后,5月4日正式成为中国青年节,五四运动也被官方定义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百年之后再回首,中国官方话语始终高举五四旗帜,但究竟什么是五四运动?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样的内涵?五四精神在当今中国得到怎样的传承?我们电话采访了北京独立学者、近代史专家章立凡先生。他认为,当今中国的怪现状,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帜,阉割五四精神。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中美贸易战谈判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中美贸易战谈判

    经过多轮会谈的中美贸易谈判于4月4日结束了第九轮会谈。种种迹象显示:这场贸易谈判已非常接近达成协议。如何评判这场谈判?如何解读双方在谈判中做出的让步和姿态?对此,旅法学者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