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2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00点至20:0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2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00点至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作者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对华援助协会的一段视频显示山西临汾金灯台基督教会教堂十字架被拆除。影像拍摄日期不详。 对华援助协会 / 法新社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教会目前面对的迫害是文革以来前所未有

法广:9月初在网络上看到一个视频,您在其中说“有责任告诉习近平,他是一个罪人”……感觉您好像很愤怒。是否可以简单解释一下这种愤怒的理由?

王怡:“我不是愤怒。我在(视频)里面讲了,实际上是一种怜悯。就是如果你看见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领袖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按照基督教信仰来讲甚至是一条邪恶的道路。《圣经》当然认为每个人都是罪人,在上帝的面前,每个人都是犯了罪的,需要向上帝悔改。但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领袖有可能是系统地、甚至是积极地、主动地对信仰、对教会、对上帝和他的教导采取一种敌对的态度,迫害教会,剥夺一个人内心的信仰和他的良心。这是人类最邪恶的犯罪之一。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就走在这样一条路上。”

“教会愿意在身体上顺服政府的管理,不管是什么样的政府。因为上帝给了政府管理的权柄,他们有刀、剑,他们维护社会的基本秩序。但是,一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中国古代的皇帝和西方政治传统不太一样,他们不满足于管理人的身体、人的行为,他们还希望管理人的灵魂。他们希望操控、管理、甚至去主宰人的心灵、信仰和良心。这是中国传统专制主义的一个本质。二是在现代社会,西方出现一种现代极权主义。这一点比较多地(体现)在希特勒的身上,或者在共产主义身上。”

“在习近平上台以后,我们看到,他的身上和他的政府是两个传统的合一:一个是中国传统的专制主义,要掌控人的心灵,另一个是现代的共产主义极权主义,也是要掌控人的心灵,用无神论,也就是它自己的一个官方宗教,来取代每个人自由的信仰。我们看到,最近这一年,或者最近半年,共产党和习近平政权很明显地在这样做:对教会的迫害、对基督徒信仰的打击,有很多是文革以来前所未有的。这也表明这个国家走在一条与40年改革开放完全相反的道路上。所以,作为牧师,作为教会,在针对到我们的信仰的时候,我们根据自己的信仰,不同意,我们认为这是不对的。对于他们来讲,我们呼召他悔改。不是为了审判他,因为审判的权力在上帝那里。我们是真的希望他悔改。因为,不然的话,不单是他,不单是这个政权,这个国家其实都会遭受非常可怕的审判。”

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法广:中国宪法承认信誉自由的权利。在家庭教会和官方认可的教会之间,具体的分歧是什么?为什么家庭教会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

王怡:“因为“教会”和“官方”这两个词本身就是反义词。教会或者任何一种信仰都基于人的良心,和上帝在人的里面对人的统治,而不是在外面的统治。所以在任何情况之下,如果教会和官方,也就是和政府的强制性权力结合在一起,那都是错误的。在西方近代以来的所有国家里,都有基本的政教分离的原则。虽然中国宪法里写了保护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是中国宪法也非常明确地将无神论、唯物主义、共产主义视为这个国家最基本的意识形态,也就是说它(中国)是有国教的。今年2月的修宪甚至把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写在宪法正文里,把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取消……这实际上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家庭教会要持守的就是:信仰是我良心的自由,我不能被任何强制性的权力所管理。官方的教会就是把教会变成政府部门,甚至是共产党的党务部门,比如统战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也就是除非你承认共产党或者这个国家是你的更高的主人,然后我才许可给你,按照中国古代皇帝的话,就是赏赐给你一点点的宗教信仰自由……这不是人类共同的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理解。”

梵蒂冈与北京达成的协议是与魔鬼的交易

法广:关于谁应该是某一个宗教信仰的最高精神领袖的问题,罗马天主教廷与北京中断外交关系近70年后,近期与北京达成了一项关于主教任命问题的协议。中国政府是否对天主教信徒比对新教信徒更加宽容?您怎么看梵蒂冈近期与北京达成的这项协议?

王怡:“我最近看到一些消息,一些地方天主教堂的十字架也在继续被拆除,这表明共产党对天主教的打压并不比对新教的打压力度小。当然,在中国,新教的家庭教会从数量规模和影响 上来讲,比天主教会要大得多。所以,人们看到的消息肯定是共产党对新教家庭教会的打压比天主教多,因为两者间的规模不太对等。”

“如何看梵蒂冈与北京达成的协议?很简单,从信仰的角度、从教会自身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我很愤怒:我认为罗马天主教会背叛了他们的信仰,背叛了他们在中国的千万天主教会的基督徒。因为这是一项与魔鬼的交易。同时,从共产党的角度来讲,这不过是他们的一个谋略,他们不会真的给教会一些宽容。从欧洲历史来看,11世纪的时候,教会就已经从诸侯手中拿到了信仰的坚持,就是教会的主教(任命)一定是由教廷、不是诸侯来做出判断。这实际上是欧洲中世纪一千年前已经完成的政教之间的基本关系。天主教会在1949年以后也持守了这样一个基本立场。但他们今天居然分歧了这样的立场,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甚至是非常令人愤怒的。”

法广:关于家庭教会目前在中国面对的形势,除了教堂十字架被拆、教堂被拆、活动场所被关闭等这些外在的打压形势之外,政府对信仰生活的干涉有什么其它具体的表现么?

王怡:“的确,这些外在的比如拆除十字架当然是让教会伤心的事,但并没有触及信仰的内核。可是,有很多做法,比如对学校里老师和学生中的基督徒进行信仰调查、检 测、甚至要求他们做出不信教、不参加教会聚会活动等承诺,这也蔓延到医生、大学教师等公职或者体制内的工作单位中……这是对基督徒个人信仰的直接迫害;还有,教会受到各种压力,比如刚才我们说到教会的主教或牧师是一个圣职任命;还有教会的崇拜如何举行、聚会如何举行:共产党现在要求很多教会必须挂国旗、举行升国旗仪式、要求讲道要让信仰与社会主义价值观配合、要讲爱国主义,要讲……等等的东西。所以是一种全面的对教会(的管控):它信什么、怎么信、教义是什么、讲道讲什么、崇拜如何举行、神职人员怎么产生,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在这个社会能不能作为一个平等的公民被给与非信教公民一样的平等权利保护……在这一切问题上,今天其实都在剥夺和损害基督教信仰在中国的实质性内容。”

 

 

面对打压,北京家庭教会今年7月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政府尊重信教公民的信仰自由及权利。9月,全国各地牧师发起牧者联署:《为基督信仰的声明》,已征得数百名牧师签名。


同一主题

  • 中国打压宗教 关闭锡安教会还要求付530万费用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中国家庭教会终敢质疑官方打压

    想了解更多

  • 梵蒂冈/中国

    梵蒂冈要求两主教让位中国自选主教 传教会震荡

    想了解更多

  • 中国/宗教

    浙江苍南基督教三自教会发声抗议政府强拆十字架

    想了解更多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秘书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中不仅曾经先后担任高岗、陈云及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秘书,而且也曾多次在政府中任职。但在晚年他对中国政治体制不断发出直言不讳的深刻批判,他因此而被普遍看作是党内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在他逝世之际,众多称赞他敢言的评论也伴随着一些不同的声音。围绕其葬礼如何举行、是否覆盖党旗的争议其实也反映出这位百岁老人自身的一些矛盾。李锐先生的长女李南央女士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谈了她对这些称赞与质疑的看法。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一年多来,中国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的话题吸引了全球多方媒体的关注。不断有报道揭示: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规模巨大,可能关押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强化教育、有时还会遭遇身心折磨。尽管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现象,却很难对中国展开有效施压。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最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作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关押、最后受到审判的维权人士,王全璋获刑再次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方人士的担忧。近年来,中国的人权议题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辆红色货车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游。红色货柜的侧面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和“19年了,为什么?”。这个模仿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而来的形式别致的为同性恋者呼吁权利的行动,吸引海内外舆论重新关注中国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生活环境与状况。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报告中,列举了一些中国同性恋团体活动被取消或受到阻挠的例子。那么,在中国正式将同性恋非罪化20余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18年之后,中国同性恋人群,或者更笼统地说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环境究竟如何呢?国外观察与国内性少数人群的实地体验是否吻合呢?我们借第五届“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机会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