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1月19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作者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在一次圆桌会议上 2018年10月26日 路透社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本次中期选举竞选运动中的最大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这次中期选举是特朗普上任两年来的一次选举,所以这次选举对特朗普来说,可以说是一次测试、一个中期考试。最大的看点就是会不会翻盘。也就是说在现在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的情况会不会变化?

从美国历史上来看,多数时间都会发生变化。如果民主党总统执政,两年后,大多数、可以说四分之三以上都会发生由反对党掌握国会的情况,很少有不发生翻盘的情况。所以这次最大的看点就是:翻盘还是不翻盘。是参院和众院都翻盘,是民主党掌控、还是其中一院被民主党所掌控?这是大家高度关注的焦点。

法广: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之际,匹兹堡犹太教堂遭遇袭击,这与选举是否有直接关联?此前,许多民主党人士以及特朗普的对手也先后传出接获装有炸弹包裹的消息。您如何看待这些暴力事件?

陈破空:关于教堂枪击案,美国时不时就会发生一些枪击案。因为美国是一个并不禁止枪支管制的国家。美国宪法修正案的第二条规定,人民有合法拥有枪支的权利。这从美国建国以来就有这一条。这主要是要保障人民要有枪支以防政府专制、或者压迫人民。人民拥有枪支最早的原因是:可以推翻专制政府。后来,拥有枪支也成为一个安全保障。尤其在美国的中、西部,远离大城市的乡区,有枪支是一种安全保障。所以任何闯入住宅者或者遇到违反犯罪分子,可以正当防卫。由于美国几乎是全世界拥有枪支权利最强烈的国家,因此时不时就会发生枪击案。这次犹太教堂发生的枪击案是多年来众多的枪击案之一。会不会影响选举?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对选民会有影响,因为美国一直分为两派:一个是禁枪派,另一个是拥枪派。这个争议还是会“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就是支持拥枪的、还是支持禁枪的,还是要求禁枪,这个在选举前可能对两派本身的选念有影响。

另外,给民主党人炸弹邮包这个事件,现在很难判断对民主党或对共和党哪个有利,因为这是佛罗里达州几乎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所搞的恶作剧。他对民主党的领导人不满,所以对民主党领导人寄炸弹邮包。但是已经被迅速破案。这件事造成的影响究竟对民主党有利还是不利,还很难判断。因为此事毕竟与共和党无关。也与现在的执政当局无关。而执政党也迅速破案。因此这个事情很难下结论。

法广:一些共和党人士出于对特朗普的不满,选择转往民主党阵营。这种做法在过去的选举中是否常见?

陈破空:这非常常见。因为在历次的选举或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和共和党跑票的情况存在。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强调忠诚,但是如果执政当局或执政的总统民望下跌、或者民意支持度下跌,反对党有可能在议会中取胜的时候,往往总统所在的政党有可能跑票。比如共和党总统执政,共和党议员或者支持者有可能反过去、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种情况很常见。可以说历年在美国政治中都出现,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

法广:如果执政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失利,将对特朗普未来两年执政方针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这次选举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性就是共和党当然期望选举情况不变,共和党仍然保住参院和众院的多数席位。但是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在下降。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完全翻牌,就是共和党在众议院、参议院(失利),都有民主党成为多数,由民主党来掌控议会。这在过去的总统执政两年之后经常发生的事情。实际上今年最大的可能性是出现中间状态。就是众议院可能由民主党赢得多数,民主党成为多数党,但是参议院仍然由共和党来控制。共和党在参议院成为多数。这样在国会构成一种制衡。这当然会对总统特朗普将来执政构成影响。

如果民主党全面占领国会优势的话,特朗普的许多内、外政策都会受到牵涉和羁绊。很多议案、法案有可能通不过。尤其关于国内的法案、有关移民这类的法案。如果在参院和众院各有其中一个党占居多数的话,对特朗普来说,情况会好一点。但是没有目前的情况好。因为那种情况下,他仍要在其中一个、比如众议院,跟民主党人去讨价还价。因此他的政策有可能往中间靠一些。如果维持目前的状况,那就要全面执政,对特朗普最有利。所以特朗普在执政的头两年,全面地推动他的政策,而且迅速推进。就在他有执政优势、有执政的条件,而且又有国会的多数,共和党在国会所占据的多数。

法广:特朗普公开指责中国干预美国中期选举。中国究竟做了什么,令其做出这样的表态?来自外部的干预最终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选举结果?

陈破空:我认为中国对美国中期选举的干预有明的方面和暗的方面。明的方面比如说,他们花巨资在美国的报纸上购买版面,来宣传中国的政策,来谴责特朗普政府,号召当地的人来(表示)认为美国总统不好。比如:中国在西部的一个州,买下了得梅因报报纸的四个版面,说美国总统十分愚蠢,让中美两国陷入争端。然后还说中国的模式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值得效仿。像这样的(做法)就会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票仓构成影响,对他的农业州或制造业州直接地深入、去试图对选民发生影响。还有一种明的做法就是中共在对特朗普对中共的贸易反击战、而中共的反制中,专门针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票仓的州、对农业州和制造业州、中西部州下手。就在其中的产品报复中,专门针对这样的产品进行报复,试图动摇共和党的票仓。这也被视为在干预特朗普的政府,反对特朗普政府,干预中期选举。另外中国还有一套暗的做法。那就是网络间谍、网络攻击和其他一些特务活动。美国的各个情报局都表示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时不时会公布,像美国副总统在讲话中也表示,很多情报部门掌握的情况显示,中国在网络攻击、网络间谍这方面试图、或者正在进行的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的活动远远超过俄罗斯。真正能够影响美国选举的,是中共,而不是俄罗斯。详细来说,俄罗斯的做法非常地笨拙。与中共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法广:美国中期选举结果会对中国有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现在中国政府正在寄希望于美国的中期选举,尤其是听说国会可能翻牌、尤其众议院可能翻牌的情况下,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受到制约。其实,特朗普的内、外政策当然会受到制约、如果说国会翻牌的情况下。但是关于中国的方面,其实政策几乎是得到两党的一直支持。因为这是整个美国的觉醒。觉得中国侵犯知识产权,不遵守世界规则,或者军事地缘政策上进行扩张,这是美国一直反对的大事。可以说大敌当前。把中国和俄国定义为美国的敌人、美国的对手,这已经是朝野的共识。因此即便国会发生翻盘,特朗普的很多政策受到掣肘,但是唯独在对付中国、对付中共的立场上,两党高度一致。其中针对中国的很多的议案,在国会,并不是共和党提出的,很多是民主党人提出来的。比如像西藏对等进驻法案,就是民主党人提出来的。还有很多法案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共同提出来的。也就是说中共如果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话,恐怕中国的希望和算盘会落空。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三十一届会议于11月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作为联合国近年来设立的一个人权问题新机制,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历届会议,自然以审议各成员国的人权纪录为焦点,主要目的则旨在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发生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侵犯人权事件。围绕此一主题,本台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导条约引发反响。针对特朗普的相关决定,各方评论也纷纷做出分析。美国总统的真实意图何在?特朗普如何通过此一决定将矛头瞄准中国?一场新的冷战是否已经打响?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国际刑警组织当时中国籍的主席孟宏伟2018年9月底返回中国后失踪一时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中国当局在孟宏伟妻子在法国警局报案并向媒体披露丈夫失踪消息后,宣布孟宏伟涉嫌违法,正接受调查。国际刑警组织随后称接到了孟宏伟的辞职信。一个有着192个成员国的国际组织的高层领导人,在没有任何事先官方知会的情况下,被中国政府“留置”,可以说在国际舞台公开上演了一出近年来中国国内频繁发生的强迫失踪案。显示在中国现行政权下,任何人的基本人权,无论其身份如何,都缺乏保障。孟宏伟身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可以说是中国碾压人权机器的一分子,而国际刑警组织也多次被国际人权组织和海外民运团体指责协助专制政权打压异己。孟宏伟没能免于他曾服务的专制机器的碾压,意外地成为中国人权现状的一个典型例证,激发人权组织的呼吁。

  •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近月来,新疆地区“再教育营”的话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权团体以及一些西方政府和美国议员纷纷予以抨击。新疆“再教育营”问题曝光后,北京一改过去数月的做法,首次确认了这些“再教育营”的存在。在不久前公布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中,这些“再教育营”被称作“职业培训中心”。这些中心的目的旨在消除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当局还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清真运动”。

  •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多以来,美中关系已经迅速转向,最初的友好热络已经随关税大战不断升级,而日益显现为一种更为全面的紧张关系。特朗普政府频繁批评中国政府的贸易行为与政策走向的同时,提出了一项印太战略设想,希望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越南、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扩展。对于在北京步步紧逼的外交压力下的台湾来说,这项雏形中的战略设想似乎打开了一线走出孤立的空间,但其实也不乏风险。特朗普政府对台湾表现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确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较量背景下的一时之需?美国精英与决策层是否确实有调整对台政策的长远设想?我们在今天的节目时间里,邀请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亚太区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