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作者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在一次圆桌会议上 2018年10月26日 路透社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本次中期选举竞选运动中的最大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这次中期选举是特朗普上任两年来的一次选举,所以这次选举对特朗普来说,可以说是一次测试、一个中期考试。最大的看点就是会不会翻盘。也就是说在现在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的情况会不会变化?

从美国历史上来看,多数时间都会发生变化。如果民主党总统执政,两年后,大多数、可以说四分之三以上都会发生由反对党掌握国会的情况,很少有不发生翻盘的情况。所以这次最大的看点就是:翻盘还是不翻盘。是参院和众院都翻盘,是民主党掌控、还是其中一院被民主党所掌控?这是大家高度关注的焦点。

法广: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之际,匹兹堡犹太教堂遭遇袭击,这与选举是否有直接关联?此前,许多民主党人士以及特朗普的对手也先后传出接获装有炸弹包裹的消息。您如何看待这些暴力事件?

陈破空:关于教堂枪击案,美国时不时就会发生一些枪击案。因为美国是一个并不禁止枪支管制的国家。美国宪法修正案的第二条规定,人民有合法拥有枪支的权利。这从美国建国以来就有这一条。这主要是要保障人民要有枪支以防政府专制、或者压迫人民。人民拥有枪支最早的原因是:可以推翻专制政府。后来,拥有枪支也成为一个安全保障。尤其在美国的中、西部,远离大城市的乡区,有枪支是一种安全保障。所以任何闯入住宅者或者遇到违反犯罪分子,可以正当防卫。由于美国几乎是全世界拥有枪支权利最强烈的国家,因此时不时就会发生枪击案。这次犹太教堂发生的枪击案是多年来众多的枪击案之一。会不会影响选举?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对选民会有影响,因为美国一直分为两派:一个是禁枪派,另一个是拥枪派。这个争议还是会“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就是支持拥枪的、还是支持禁枪的,还是要求禁枪,这个在选举前可能对两派本身的选念有影响。

另外,给民主党人炸弹邮包这个事件,现在很难判断对民主党或对共和党哪个有利,因为这是佛罗里达州几乎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所搞的恶作剧。他对民主党的领导人不满,所以对民主党领导人寄炸弹邮包。但是已经被迅速破案。这件事造成的影响究竟对民主党有利还是不利,还很难判断。因为此事毕竟与共和党无关。也与现在的执政当局无关。而执政党也迅速破案。因此这个事情很难下结论。

法广:一些共和党人士出于对特朗普的不满,选择转往民主党阵营。这种做法在过去的选举中是否常见?

陈破空:这非常常见。因为在历次的选举或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和共和党跑票的情况存在。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强调忠诚,但是如果执政当局或执政的总统民望下跌、或者民意支持度下跌,反对党有可能在议会中取胜的时候,往往总统所在的政党有可能跑票。比如共和党总统执政,共和党议员或者支持者有可能反过去、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种情况很常见。可以说历年在美国政治中都出现,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

法广:如果执政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失利,将对特朗普未来两年执政方针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这次选举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性就是共和党当然期望选举情况不变,共和党仍然保住参院和众院的多数席位。但是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在下降。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完全翻牌,就是共和党在众议院、参议院(失利),都有民主党成为多数,由民主党来掌控议会。这在过去的总统执政两年之后经常发生的事情。实际上今年最大的可能性是出现中间状态。就是众议院可能由民主党赢得多数,民主党成为多数党,但是参议院仍然由共和党来控制。共和党在参议院成为多数。这样在国会构成一种制衡。这当然会对总统特朗普将来执政构成影响。

如果民主党全面占领国会优势的话,特朗普的许多内、外政策都会受到牵涉和羁绊。很多议案、法案有可能通不过。尤其关于国内的法案、有关移民这类的法案。如果在参院和众院各有其中一个党占居多数的话,对特朗普来说,情况会好一点。但是没有目前的情况好。因为那种情况下,他仍要在其中一个、比如众议院,跟民主党人去讨价还价。因此他的政策有可能往中间靠一些。如果维持目前的状况,那就要全面执政,对特朗普最有利。所以特朗普在执政的头两年,全面地推动他的政策,而且迅速推进。就在他有执政优势、有执政的条件,而且又有国会的多数,共和党在国会所占据的多数。

法广:特朗普公开指责中国干预美国中期选举。中国究竟做了什么,令其做出这样的表态?来自外部的干预最终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选举结果?

陈破空:我认为中国对美国中期选举的干预有明的方面和暗的方面。明的方面比如说,他们花巨资在美国的报纸上购买版面,来宣传中国的政策,来谴责特朗普政府,号召当地的人来(表示)认为美国总统不好。比如:中国在西部的一个州,买下了得梅因报报纸的四个版面,说美国总统十分愚蠢,让中美两国陷入争端。然后还说中国的模式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值得效仿。像这样的(做法)就会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票仓构成影响,对他的农业州或制造业州直接地深入、去试图对选民发生影响。还有一种明的做法就是中共在对特朗普对中共的贸易反击战、而中共的反制中,专门针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票仓的州、对农业州和制造业州、中西部州下手。就在其中的产品报复中,专门针对这样的产品进行报复,试图动摇共和党的票仓。这也被视为在干预特朗普的政府,反对特朗普政府,干预中期选举。另外中国还有一套暗的做法。那就是网络间谍、网络攻击和其他一些特务活动。美国的各个情报局都表示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时不时会公布,像美国副总统在讲话中也表示,很多情报部门掌握的情况显示,中国在网络攻击、网络间谍这方面试图、或者正在进行的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的活动远远超过俄罗斯。真正能够影响美国选举的,是中共,而不是俄罗斯。详细来说,俄罗斯的做法非常地笨拙。与中共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法广:美国中期选举结果会对中国有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现在中国政府正在寄希望于美国的中期选举,尤其是听说国会可能翻牌、尤其众议院可能翻牌的情况下,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受到制约。其实,特朗普的内、外政策当然会受到制约、如果说国会翻牌的情况下。但是关于中国的方面,其实政策几乎是得到两党的一直支持。因为这是整个美国的觉醒。觉得中国侵犯知识产权,不遵守世界规则,或者军事地缘政策上进行扩张,这是美国一直反对的大事。可以说大敌当前。把中国和俄国定义为美国的敌人、美国的对手,这已经是朝野的共识。因此即便国会发生翻盘,特朗普的很多政策受到掣肘,但是唯独在对付中国、对付中共的立场上,两党高度一致。其中针对中国的很多的议案,在国会,并不是共和党提出的,很多是民主党人提出来的。比如像西藏对等进驻法案,就是民主党人提出来的。还有很多法案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共同提出来的。也就是说中共如果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话,恐怕中国的希望和算盘会落空。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