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作者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在一次圆桌会议上 2018年10月26日 路透社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本次中期选举竞选运动中的最大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这次中期选举是特朗普上任两年来的一次选举,所以这次选举对特朗普来说,可以说是一次测试、一个中期考试。最大的看点就是会不会翻盘。也就是说在现在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的情况会不会变化?

从美国历史上来看,多数时间都会发生变化。如果民主党总统执政,两年后,大多数、可以说四分之三以上都会发生由反对党掌握国会的情况,很少有不发生翻盘的情况。所以这次最大的看点就是:翻盘还是不翻盘。是参院和众院都翻盘,是民主党掌控、还是其中一院被民主党所掌控?这是大家高度关注的焦点。

法广: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之际,匹兹堡犹太教堂遭遇袭击,这与选举是否有直接关联?此前,许多民主党人士以及特朗普的对手也先后传出接获装有炸弹包裹的消息。您如何看待这些暴力事件?

陈破空:关于教堂枪击案,美国时不时就会发生一些枪击案。因为美国是一个并不禁止枪支管制的国家。美国宪法修正案的第二条规定,人民有合法拥有枪支的权利。这从美国建国以来就有这一条。这主要是要保障人民要有枪支以防政府专制、或者压迫人民。人民拥有枪支最早的原因是:可以推翻专制政府。后来,拥有枪支也成为一个安全保障。尤其在美国的中、西部,远离大城市的乡区,有枪支是一种安全保障。所以任何闯入住宅者或者遇到违反犯罪分子,可以正当防卫。由于美国几乎是全世界拥有枪支权利最强烈的国家,因此时不时就会发生枪击案。这次犹太教堂发生的枪击案是多年来众多的枪击案之一。会不会影响选举?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对选民会有影响,因为美国一直分为两派:一个是禁枪派,另一个是拥枪派。这个争议还是会“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就是支持拥枪的、还是支持禁枪的,还是要求禁枪,这个在选举前可能对两派本身的选念有影响。

另外,给民主党人炸弹邮包这个事件,现在很难判断对民主党或对共和党哪个有利,因为这是佛罗里达州几乎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所搞的恶作剧。他对民主党的领导人不满,所以对民主党领导人寄炸弹邮包。但是已经被迅速破案。这件事造成的影响究竟对民主党有利还是不利,还很难判断。因为此事毕竟与共和党无关。也与现在的执政当局无关。而执政党也迅速破案。因此这个事情很难下结论。

法广:一些共和党人士出于对特朗普的不满,选择转往民主党阵营。这种做法在过去的选举中是否常见?

陈破空:这非常常见。因为在历次的选举或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和共和党跑票的情况存在。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强调忠诚,但是如果执政当局或执政的总统民望下跌、或者民意支持度下跌,反对党有可能在议会中取胜的时候,往往总统所在的政党有可能跑票。比如共和党总统执政,共和党议员或者支持者有可能反过去、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种情况很常见。可以说历年在美国政治中都出现,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

法广:如果执政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失利,将对特朗普未来两年执政方针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这次选举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性就是共和党当然期望选举情况不变,共和党仍然保住参院和众院的多数席位。但是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在下降。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完全翻牌,就是共和党在众议院、参议院(失利),都有民主党成为多数,由民主党来掌控议会。这在过去的总统执政两年之后经常发生的事情。实际上今年最大的可能性是出现中间状态。就是众议院可能由民主党赢得多数,民主党成为多数党,但是参议院仍然由共和党来控制。共和党在参议院成为多数。这样在国会构成一种制衡。这当然会对总统特朗普将来执政构成影响。

如果民主党全面占领国会优势的话,特朗普的许多内、外政策都会受到牵涉和羁绊。很多议案、法案有可能通不过。尤其关于国内的法案、有关移民这类的法案。如果在参院和众院各有其中一个党占居多数的话,对特朗普来说,情况会好一点。但是没有目前的情况好。因为那种情况下,他仍要在其中一个、比如众议院,跟民主党人去讨价还价。因此他的政策有可能往中间靠一些。如果维持目前的状况,那就要全面执政,对特朗普最有利。所以特朗普在执政的头两年,全面地推动他的政策,而且迅速推进。就在他有执政优势、有执政的条件,而且又有国会的多数,共和党在国会所占据的多数。

法广:特朗普公开指责中国干预美国中期选举。中国究竟做了什么,令其做出这样的表态?来自外部的干预最终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选举结果?

陈破空:我认为中国对美国中期选举的干预有明的方面和暗的方面。明的方面比如说,他们花巨资在美国的报纸上购买版面,来宣传中国的政策,来谴责特朗普政府,号召当地的人来(表示)认为美国总统不好。比如:中国在西部的一个州,买下了得梅因报报纸的四个版面,说美国总统十分愚蠢,让中美两国陷入争端。然后还说中国的模式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值得效仿。像这样的(做法)就会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票仓构成影响,对他的农业州或制造业州直接地深入、去试图对选民发生影响。还有一种明的做法就是中共在对特朗普对中共的贸易反击战、而中共的反制中,专门针对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票仓的州、对农业州和制造业州、中西部州下手。就在其中的产品报复中,专门针对这样的产品进行报复,试图动摇共和党的票仓。这也被视为在干预特朗普的政府,反对特朗普政府,干预中期选举。另外中国还有一套暗的做法。那就是网络间谍、网络攻击和其他一些特务活动。美国的各个情报局都表示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时不时会公布,像美国副总统在讲话中也表示,很多情报部门掌握的情况显示,中国在网络攻击、网络间谍这方面试图、或者正在进行的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的活动远远超过俄罗斯。真正能够影响美国选举的,是中共,而不是俄罗斯。详细来说,俄罗斯的做法非常地笨拙。与中共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法广:美国中期选举结果会对中国有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现在中国政府正在寄希望于美国的中期选举,尤其是听说国会可能翻牌、尤其众议院可能翻牌的情况下,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受到制约。其实,特朗普的内、外政策当然会受到制约、如果说国会翻牌的情况下。但是关于中国的方面,其实政策几乎是得到两党的一直支持。因为这是整个美国的觉醒。觉得中国侵犯知识产权,不遵守世界规则,或者军事地缘政策上进行扩张,这是美国一直反对的大事。可以说大敌当前。把中国和俄国定义为美国的敌人、美国的对手,这已经是朝野的共识。因此即便国会发生翻盘,特朗普的很多政策受到掣肘,但是唯独在对付中国、对付中共的立场上,两党高度一致。其中针对中国的很多的议案,在国会,并不是共和党提出的,很多是民主党人提出来的。比如像西藏对等进驻法案,就是民主党人提出来的。还有很多法案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共同提出来的。也就是说中共如果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话,恐怕中国的希望和算盘会落空。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惊人成就,但世人对这些成就的惊羡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经济实力的强大并没有带来民主进程的推进,四个自信引导下的中国一方面要以高压维稳,应对国内的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国际舞台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与防范,中美关系在建交40周年之际更是进入了一种类冷战的对立状态。40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们邀请在法国塞尔日-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官方话语今天所说的改革已经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南辕北辙,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当前的执政方略绝对开创不出新时代。

  •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2018年12月18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11届3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但曾经担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职务的鲍彤先生不赞同这种说法,在他看来,11届3中全会本身并不是一次改革开放的大会,但它掀起了一股怀疑共产党、怀疑毛泽东的高潮,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而改革开放也完全没有顶层设计,其主体更是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而不是党。身在北京的鲍彤先生通过电话向法广阐述了他的观点:

  •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届三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起点。尽管这种说法颇引争议,无可否认的是,此后四十年间,一度濒临崩溃边缘中国经济,已经摇身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种令人眩目的经济起飞引发对所谓中国模式的关注。有无中国模式的争论似乎已经让位于对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的怀疑。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正力图向世界展示这种有别于欧美民主自由体制之外的另一种发展模式。何谓中国模式?其核心内容是什么?其核心价值是什么?中国模式是否是可以输出传播的模式?我们电话采访了在香港注册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博源基金会的学术委员会委员丁学良教授。丁学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一书。

  •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家展开定期对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数百位当代科学家先后参加了这些对话。2018年11月1日至3日,达赖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的小镇达兰萨拉与华人科学家展开了首次对话。除探讨物质和意识本质之外,此类对话的目的还对人类心智的本质和情绪机制等内容进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对话的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