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5/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5/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作者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中美关系 路透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导条约引发反响。针对特朗普的相关决定,各方评论也纷纷做出分析。美国总统的真实意图何在?特朗普如何通过此一决定将矛头瞄准中国?一场新的冷战是否已经打响?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您如何评判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导条约的决定?美国总统为什么会选择此一时机宣布这个决定?

陈破空:中导条约是美国与前苏联签署的一个条约,是1987年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签订的。当时美苏不仅是最大的核大国,也是最大的导弹大国。尤其是中程导弹的大国。中程导弹可以搭载核弹头,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尤其对欧洲。因此当时,作为冷战结束的标志之一,美苏签署了禁止中导条约。后来俄罗斯继承苏联,所以条约就成了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条约。

这个条约实施之后出现了一些问题。一个问题就是俄罗斯多次违反这一条约,尤其在普京时代发展陆基导弹。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对普京有所批评,但是奥巴马并没有采取行动进行反制。因此川普上台以来,会检视所有这些国际条约。俄罗斯的违反是一个方面,但是在这个时候宣布,不仅仅是(因为)俄罗斯违反,这只是一个借口。因为中导条约导致了一个空档,就是只有美国和俄国签订了这个条约,中国并不是这个条约的签约国。因此中国在中程导弹方面异军突起,发展迅猛。使美国受到制约,俄罗斯受到半制约,中共却不受制约。到目前为止,据统计,中国恐怕已经成为最大的中程导弹国家。因此在这样的时候,(特朗普)宣布退出中导条约,表面上针对俄罗斯,实际上瞄准的是中国。

法广:实际上,特朗普的真实意图对准的就是中国?

陈破空:他的真实意图就是因为美中现在全面的对抗,从贸易、经济领域到地缘政治、到军事领域的全面对抗。这个对抗的结果是美国开始检视自己军事的短板,美国就发现,在海陆空加强的同时,在太空成立太空军、网络成立网络反击能力的同时发现,中程导弹是美国的短板。由于美国受制于美俄中程导弹条约,美国不仅不能发展中程导弹,而且难以在西太平洋部署中程导弹。这就使太平洋地区,中程导弹成了中共的一家的天下。所以美国要急于弥补这个战略短板。修补军事上的这个漏洞。为未来的美中对抗、甚至对决做好准备。因为美中现在已经进入新冷战。鉴于在南海和台海的军事对峙,随时可能发生战争。因此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事实上是(不一定发生),但是做了一个完全的军事准备,那就是针对中共。所以目标当然是针对中共。

法广:美国近期加紧在南海采取行动,行动的背后意义何在?

陈破空:美国在南海加紧行动,那是因为要宣誓、因为过去很多年,中共在南海扩张,威胁邻国,进一步地造人造岛,而且把人造岛军事化。尤其是习近平违背了他当面向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承诺(他在2015年承诺说不会军事化),但是很快就军事化。而奥巴马仅在口头谴责,并没有采取实际行动进行反制。因此川普上任以来,决定要改变奥巴马的做法,要采取行动反制。所以美国不断派出军舰和轰炸机飞临南海。这样来表明:南海有广阔的公海,而且有很多争议海域,与很多国家都相关。因此美国一方面有必要保持航行自由,另外有必要保持区域平衡,维护世界和平。不能纵容中国的扩张继续下去。而在台海,中国不断地滋扰台湾,军机扰台、军舰扰台,因此美国在研究了反制措施之后,在下半年开始反击。两次派军舰穿越台湾海峡,一次在7月份,两艘军舰,神盾级的,最近又是两艘军舰穿越南海,而且有航空母舰在旁边戒备。就是说,美国在南海和台海同时采取了反制措施。美国采取了反制措施之后,下半年,中共骚扰台湾的军事威胁就大幅减少。因此可以说美国的舰艇是对中共的一个测试,一下暴露了红色中国纸老虎的面目。

另外我们看到11月有两次重要的选举,一个是台湾的九合一大选,是台湾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大选,涉及到6个直辖市和12个县市的地方首长和议会。在美国,有一场中期选举,是对川普和执政党的一次考验。但是显然中共对这两方选举都采取了干预措施。美国指控中共试图干预美国的中期选举,从中获利,这对美国政治是一种干涉。而中共对台湾的选举的渗透、干预、干涉、影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以说是大规模地入侵,大规模的干预。派水军、王军、五毛党制造假消息,同时冒写繁体字、冒写台湾的网民,制造网络民意、泡沫民意来力挺中共所需要的人。而且辱骂、或者是反对中共所不愿看到的人。在台湾选战中造成了扑朔迷离的现状。在这个时候,中共在大举干预台湾选举的时候,我想,美国军舰的出现也是对台湾安全的一种保障。即便是中共在大选中,按照他大量的金钱和人员的注入有所收获的话,美国一定要预防中共自军事上有所蠢动。比如说选举,如果说真的发生某种意外,由于中共的金钱和人员所发挥的作用,使选举朝着有利于中共的方向发展,中共有可能在军事上采取一些蠢动。美国不得不防。所以这种防范措施也是对台湾民众的安定、对民心的安定。对台湾民主的保卫和巩卫。对中共试图颠覆台湾民主企图的一个有力回击。

法广:美国总统的最新决定将对美、俄、中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难道特朗普不担心中俄两国结盟、共同对付美国?

陈破空: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局绝不担心中俄结盟。美国方面所作的就是联俄抗中。事实上,就在美国宣布退出禁止中程导弹条约之后,立即派遣了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飞往莫斯科,向普京和俄罗斯做说明。随后看到的消息是:俄罗斯对此基本上表示理解。尽管俄罗斯在口头上表示了不满,甚至谴责,但是俄罗斯已经不管是从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都无力与美国再进行军备竞争。而且这种军备竞赛对俄罗斯也没有必要,是额外负担。

因此我认为,博尔顿作为美国政府的鹰派、而且是亲俄派,也是力主联俄抗中的一位政坛蜀将,他飞往俄罗斯向普京所作的说明,应该说他们关起门来说的非常清楚即: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绝不是针对俄罗斯,完全是针对中共。因此俄罗斯对这一战略意图完全理解。俄罗斯实际上在战略上把中共也视为他的潜在对手。俄罗斯媒体宣称他们有三大敌人,一个是伊斯兰恐怖主义,一个是西方,再一个就是中国。但西方只是一个意识性的矛盾,因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格鲁吉亚所导致的西方的谴责和制裁,实际上真正的、实质上的威胁并没有发生。“伊斯兰恐怖主义”就是车臣问题,俄罗斯已经得到相当大的解决。剩下的威胁、实际上的威胁来自他最大的邻国、拥有最长共同边境线的邻国-中国。俄罗斯的潜在敌人实际上就是中国。这是俄罗斯媒体一再披露的(信息)。所以在这个时候,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又派遣国家安全顾问去安抚俄罗斯,这形成的趋势不是要逼中俄联盟,而是美俄联盟,去对付中国。而俄罗斯最近在南海已经跟越南联手开采石油。又向越南和印度大规模出售武器。这些都显示:普京政府表明上跟中国友好,但实际上所采取的行动都不利于中国。俄罗斯在战略上逐渐显露与美国结盟的态势。而美国官员最近表示,俄罗斯在2016年跟美国的大选,并没有影响大选结果,并没有造成实际上的影响。但美国政府越来越多地指控中共对美国的大选构成影响。这种差别可以显示:美俄在走进,一旦越过了“通俄门”这个陷阱的制约,联俄抗中的大趋势有可能成型。

法广:请就新冷战形势下的世界未来局势走向谈谈您的看法?

陈破空:我们知道,以前冷战是美国和苏联之间。苏联是最庞大的红色帝国。它不仅有15个加盟共和国,而且裹挟了东欧8国,还有世界上其他的红色阵营。连中国曾经一度都是它的附庸。后来中苏翻脸,形成新的格局。

现在的新冷战指的是美国跟红色中国之间。而红色中国、也称红色帝国、或者以最后的共产主义的堡垒自居,但是,虽然红色中国在经济上比以前的苏联更强大,军事上也接近于前苏联,但是它在地缘政治上却不如前苏联。因为它所能笼络的国家很少。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所剩无几:朝鲜、越南、古巴。但这些国家都在发生变化。越南在改革,古巴在转型,朝鲜也在转向。因此中共要联络其他的红色国家对抗美国,在国际联盟上可以说是没有本钱。它唯一可与美国对抗的就是它的居于世界第二的经济体,还有急剧暴增的军费、军备等等,跟美国分庭抗礼。另外还有在过去几十年,大规模地盗窃美国的高技术,包括军事和科技技术。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形成的新冷战,主要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价值、以中国为代表专制价值在意识形态上的对决。具体地体现为:在经济贸易等领域、在军事、地缘政治等领域的全面对决。

我想,这一场新冷战,我实际上早在5年前,讲中美开战(时)就已经预见一场新冷战。现在,这场新冷战的说法越来越多地提上议事日程。不仅美国副总统做了这样的宣示,中共的内部文件也做了这样的宣示。所以,新冷战已经到来。也就是说美中全面对抗的时代已经到来。在这个新冷战的情况下,跟美苏冷战不同,最大的不同在于:现在不是两大阵营,而是大多数国家都会以美国为中心、靠近美国,而中共会相形孤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所以,美国在形成不同的防线来对抗中共,比对抗前苏联遏制更具有全面性和彻底性。不仅有亚洲小北约-美日韩,还有印太联盟,更大的区域-印度、澳大利亚、日本,还有更广阔地国际阵线-跟欧洲、跟其他国家的国际阵线,以及东南亚国家。所以美国对中共形成的防堵、国际阵线比以前更为广阔。

这场新冷战,从地缘政治上来看,中共(与美国的力量)相当悬殊。只不过中共现在与苏联相比,更缺少理想主义,而更多地是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它的权力、它的政权,把中共政权的生死看成重中之重。因此在这样的对决下,双方都是核大国,也都是一个恐怖平衡,这样的认知下将走向何方?有几个模式:一个是清朝末年的模式,由于对外战争而导致清王朝瓦解;还有一个模式就是前苏联的模式,由于长期的冷战和军备竞赛导致苏联亏空,最后解体。中共在相当程度上正在重复这两个模式。但中共还有它新的特点,这便是:不顾一切地捍卫政权的、鱼死网破的这种所谓最后的”沉船计划“。因此,新的冷战恐怕更具有危险性和爆发性。

  •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2019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在德国科隆举办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活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2019年是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10周年。2009年6月底,广东韶关某工厂发生的一起汉人与维吾尔人斗殴事件引发连锁反应,几天后演变成一场严重的族群暴力冲突。根据中国官方统计数字,这起事件共造成197人死亡,另有1721人受伤。此后十年,中央政府对新疆的监控日渐加强,封锁信息流通的同时,近年来更有国际媒体和人权团体披露,大批维吾尔人被非法关入一些再教育营。中国政府一度否认这些再教育营存在之后,承认在当地建立的是所谓职业培训中心。无论名称如何,这些封闭的中心关押的人数可能至少有上百万人。如此规模的非法拘押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十年前的七五事件对中央政府的新疆政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如何理解中国新疆政策十年来的演变?新疆境内的反恐形势是否如当局所说那样严峻?我们电话采访了一直关注新疆问题的台湾中亚学会秘书长、目前在香港珠海学院新闻系任教的侍建宇先生。

  •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公民论坛》节目此前曾邀请香港的朱耀明牧师,介绍他当年参加黄雀行动,营救被中国当局通缉追捕的八九民运领袖人物的经历。朱先生虽为牧师,但自80年代起,港人各项争民主运动中,常常有他的身影。2002年,他参与了“香港民主发展”网络的工作;2014年他又与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共同倡导“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希望在香港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选举。2014年,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无果而终。2019年,30年前曾经帮助内地民运人士逃亡的朱牧师,如今无奈地目送因和平占领运动而被判刑的同伴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入狱服刑……朱牧师的经历可以说是港人自80年代起至今,争取民主努力的一个缩影。他们曾努力,也不断遭遇失败。但一度灰心之后,又总是重新踏上抗争的旅途,一次又一次。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争民主集会行动遭血腥镇压事件,刺激了港人对民主的渴望,但对八九六四是否会在香港重演的担忧,也始终是港人争民主抗争运动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七月一日,香港再一次迎来主权移交纪念日。像往年一样,香港举行了“七一”大游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次“七一”大游行的规模,刷新了过去22年来游行人数最多的纪录。在经历了6月份的两次百万人上街抗议“反送中”法案之后,又有55万港人在七月一日这一天不顾酷暑、走上街头,高声疾呼 “撤回‘送中法案’、‘特首下台’、‘重启政改’、‘释放所有政治犯’”等诉求。

  • 马岳:反送中运动的支持光谱比五年前更宽

    马岳:反送中运动的支持光谱比五年前更宽

    2019年春,香港政府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香港社会引发了自2014年雨伞运动以后最大规模的抗议风潮,而6月12日抗议集会中发生的严重警民冲突,更使得社会紧张关系进一步升级。香港正经历自主权回归中国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特首林郑月娥虽然宣布暂缓推动《逃犯条例》修订,但抗议者要求港府彻底收回这项条例修订、收回此前称6-12集会行动为“有组织的暴动”的声明,并要求林郑月娥下台。争普选雨伞运动无果而终五年之后,港人一度消沉的政治热情似乎正以更大的能量爆发出来。这次反送中运动与当年的雨伞运动有怎样的内在联系,又有怎样的不同特点?这场没有领袖人物的大规模运动将如何发展?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马岳先生向我们谈了他的观察与分析。

  • 茉莉: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茉莉: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五月底,欧洲举行了五年一度的议会选举。选前,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抬头趋势颇为引人担忧。在此一关键时刻,曾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顾问的美国政治人物-班农前来欧洲试图煽惑极右翼势力,引发了各方的关注。然而,班农却在欧洲遭到冷遇,加之欧洲选民的踊跃参与,令班农颠覆欧洲的阴谋遇挫。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对班农小船在欧洲搁浅的原因进行了深刻的解析。

  •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