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5月25日法广第2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孟宏伟事件背后的中国政治黑幕

作者
陈破空:孟宏伟事件背后的中国政治黑幕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 2018年5月8日 路透社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失联数日后,在各方压力下,10月7日,中国中纪委网站发表声明披露,孟宏伟涉嫌违法,正在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惜字如金的表态,并不足以解开世人对孟宏伟遭遇提出的困惑。作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竟然在返回中国时被瞬间失踪,引发西方舆论的强烈质疑。美国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此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就孟宏伟事件谈谈你的看法。

陈破空:作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的突然失踪(以及)中国政府在隐瞒一周之后才被迫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披露他的行踪、被中国政府扣押、查处,这当然是一个天大的丑闻,是一个国际大笑话。

但是这个事件的背后不简单。这并是中共所说的反腐那么简单。对孟宏伟采取紧急行动,显示中国政府内部出现了问题,中国的最高权力出了问题。因为(如果)仅仅是贪腐,中国的高官都贪腐,中共不至于这么紧急地采取行动,完全可以等到孟宏伟两年卸任之后采取行动,就是作为周永康的余毒,他也没有必要等六年、从2012年等到现在采取行动。一定是出了紧急状况。

我认为在所有的情况判断下,是孟宏伟当时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后,收集了大量有关中共高层在海外藏富、洗钱和贪腐的重大黑幕。因此他可能要弃暗投明、要倒戈一击,要跟美国等国际社会合作,来揭露中共高层的洗钱黑幕。这样的情况下才导致中国政府掌握了这样的动作之后,才突然采取行动、突然下手来终止这个计划。我想这种可能性比其他可能性更大。

法广:2016年,孟宏伟获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一职时,曾引发许多捍卫人权的民间团体的抗议。如今的失踪事件,又引发许多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组织和个人的呼声,纷纷要求中国政府对此一事件做出明确交代。前后两件事是否矛盾?应该做出怎样的解读?

陈破空: 前后两件事显示了这一事件的戏剧性。因为两年前2016年,中国政府通过运作,使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成为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显示了中共,随着他的财大气粗,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大增。因此能够支配拥有129个成员国的国际刑警组织。这是中共在外交上、国际社会-按照他的说法-是个重大的胜利。就像他以前曾经把一位香港人运作为国际卫生组织的总干事长一样,显示了红色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大增。而且,孟宏伟身为公安部的副部长,一定参与了中共集团对中国人民的人权迫害。因此当时受到人权组织的抗议。

但是两年之后,孟宏伟却由于高层的权力斗争,由于更高层的反目,导致他突然被中共扣查。这个事件本身应验了中国历史上的“请君入瓮”这么一个成语和事件。显示了中国政治的可笑性、荒唐。但是另一方面,人权组织之所以再次抗议的原因,毕竟孟宏伟也是一个人,他虽然身为中共高官,他也有人权问题,有司法上的人权保障。中共这次在扣查孟宏伟的过程中,完全违背国内外的所有法律程序,现在国际上,作为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被扣查,这个刑警组织没有得到及时的通报,他们的主席失踪,没有得到及时的通报和前后正常程序的交接,突然就在他的太太在向法国报案之后,中国才交代下落,而且传上一纸,他立即辞职立即生效,这么一个胁迫下的动作,显示中共对国际组织开的一个大玩笑。将来的国际社会组织完全不可能信任中共所推的人选。

而孟宏伟在国内失踪一周之后,才有他太太报案的情况下,被迫吐出也显示:在国内程序上也不合法。因此显然孟宏伟本人,作为一个以前的人权破坏者,现在的人权受害者,显然他本人受到完全不合法的不公正待遇。我想这是国际社会呼吁的原因。而且他的太太现在站出来,揭露这中间有黑幕,追求真相、正义和历史责任,也显示这个案件背后相当不寻常。有重大的黑幕和隐情。

法广:在中国,某个人突然失联的现象似乎并不少见。北京政府为什么采取这种做法?为什么不能以公开、透明的方式扣押涉嫌的违法者?

陈破空:这是中共一党专制的制度所造成的。这种一党专政的制度本身就是人治、而不是法制。它没有法律程序可言。因为中共主张“党领导一切”,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一切都是党控制。除了人们没有言论自由,包括新闻、司法,都受党的控制和领导。所以党的控制,就受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控制。因此一切以做高权力为中心,完全没有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或者个人尊严可言。一旦中国出现任何事情,不管是司法的、政治的,还是个人的隐私,它都会以权力为中心来解决。所以像这样的事情,小到公民,大到中共高官,都人人自危,他们都随时可能被失踪。不仅是一般的老百姓,他们的人权没有保障,现在看来,中共的党员、官员,他们的人权显然也没有保障。所以这些党员、官员在他们后来被失踪,或者落马、突然消失的时候,他们应该后悔,在位的时候,没有为争取中国的民主化、中国的宪政或者中国的人权做过任何的努力和奋斗。当他们自己被失踪,落到了一个像普通人所遭受的人权陷阱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后悔终生。

所以这个制度就再次证明:中国的一党专政制度,不仅对中国人民是一个威胁,使中国人民没有人生安全、没有人生保障,即便对这个制度的拥护者,制度的制定者,中共的党员、官员本身,也没有安全性,也是一个威胁,也是一个陷阱。所以打破一党专政,实现中国的民主化和宪政(十分重要)。孟宏伟事件再次证明:实现中国的民主化和宪政,不仅对中国人民有利,而且对中共的党员和官员也有利。我想这一事件显示了它的紧迫性,所以党国际社会在呼吁中国实现民主转型,实现宪政的时候,这完全不是干涉内政,这不仅出于对中国人民本身福祉的考虑,也是针对包括八千多万中共党员、官员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福祉的考虑。我想这应该是中共党员、官员觉醒的时候了。孟宏伟事件再一次给中共的党员、官员敲响了警钟。不仅中国人民需要民主制度,他们本身也需要民主制度。中国需要从人治走向法治。需要从落后的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化的现代文明。

法广:一个国家政府是否有权对一名国际组织负责人实行拘押的法律手段?

陈破空:当然这是完全违法的。 我说过,这是在国际上的任何法律都违法。因为国际刑警组织是由192个成员国构成的庞大的、具有重大影响力和国际威望的一个组织。中共对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采取这样的突然行动,完全是无视国际上起码的准则、法则和国际组织的尊严。中共当局再次失信于国际社会,这是一个重大的案例。我想中共想在国际上扩大它的影响力,想在国际组织安插它的人选,这次是一个重大的挫折。

这个挫折可以跟2015年中共跨境抓捕香港书商、仅仅是因为当时的铜锣湾事件,因为书商要出版习近平的情人和习近平的六个女人这本书,习近平当局悍然下令跨境抓捕。这个跨境抓捕砸烂了香港的一国两制,当时的习近平当局不惜砸烂一国两制,不惜背信一国两制,就在于他本身最高权力出现紧迫感,所以中国的内政压倒了外交,中国的权利斗争压倒了世界上所有的它所承担的承诺或者国际公约,包括一国两制。

后来在2017年,又发生了富商肖建华被从香港跨境抓捕的事情。当时习近平当局也是不顾一国两制和国际信誉、不顾对香港和台湾的影响,跨境抓捕富商肖建华,仅仅是因为肖建华祸从口出,他透露,他帮助习近平家族处理了他姐姐的1500万的资产,因为当时美国彭博社在2012年暴露了习近平家族的财产情况,2013年习近平家族寻求处置他两个姐姐的资产。其中一部分就是通过富商肖建华作为中间人来收购。肖建华不巧泄露了这个秘密。所以习近平当局采取了紧急手段抓捕肖建华。现在有传言说肖建华已经死在狱中。但这没有得到证实。这都证明:中共的人治政治的可怕,一党专政黑幕的可怕。为了最高权力,为了党内的权利斗争,不惜一切,不惜砸烂一国两制,不惜砸烂国际信誉。

这一次的孟宏伟事件是第三次中共当局、习近平当局的紧急行动。再一次佐证:事发之后,最初我的猜测(现在得到了很多内幕消息的逐渐的证实),那就是孟宏伟出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之后,掌握了包括习近平家族在内的中共高层、党和国家领导人、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在海外藏富和洗钱的黑幕。这是最大的可能性。所以习近平采取了紧急行动,而当习近平最高权力受到威胁的时候,他采取的紧急行动完全没有顾及到国际上的影响。完全违反了所有的国际准则、国际法。反过来,国际刑警组织在这一次的这件事情上表现的软弱。因为国际刑警组织八千万的经费大部分来自于西方民主国家,但是就像别的国际组织一样,已经受到中国这种财大气粗的独裁政权的支配、操纵。所以这次国际刑警组织表现低调,没有高声抗议,反映了这个国际组织的沉沦和堕落。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以美国、法国为代表的民主国家有可能会退出这种“国际组织”。改革民主制,就像改革联合国一样,非常地紧迫。消除中共或者其他流氓政权对这个国际组织的支配,我觉得是国际社会的当务之急。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

    八九六四30周年之际,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推出《子弹鸦片 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法文版。书中记录了9名因为六四而被中国当局冠以“六四暴徒”标签判刑的当事人的故事。这些人原本只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他们只是或近或远地关注着北京街头那场和平却也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但1986年6月3日军队开枪的消息让这些普通人冲冠一怒。他们的命运从此被彻底颠覆。他们多被判以重刑,而出狱后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全身心投入利益追逐的社会,他们当年的勇敢与付出已经被社会所遗忘。廖亦武希望以他的记录为这些普通人留下一份历史记忆,也希望警醒世人:子弹之后的鸦片不仅让开枪者巩固了政权,而由此形成的“完美独裁”也正威胁西方的民主。4月初,廖亦武在巴黎接受法广采访。

  •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4月25-27日北京举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从与会国家的数量看,与两年前举办的首届高峰论坛相比,今次“一带一路”论坛的规模似乎有所扩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大国,如英法德及日韩等亚洲经济强国,继续保持上一届的做法,没有高层领导人出席、仅派出代表;美国则一改上届做法、没有派代表与会。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刚刚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样,会议集聚了来自多方的中国人权卫士。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会议召开前向本台表示:会址之所以选择在香港,主要是将其作为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这一「风向标」标出了什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表述了她的看法。-

  •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区。她的档案80年代一度开放之后,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狱中写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书,50多年来,始终挑战着置他于死地的体制,也开始鼓舞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的抗争者。中国网络上的纪念文字或讨论平台不断遭遇删除,但林昭的故事开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国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属的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1919年5月4日,北京数千青年学生汇聚天安门,抗议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绝在战后巴黎和会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喊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学生运动引发民众以及工商业界积极响应,罢课、罢工、罢市等多种形式的抗议活动接踵而来。北洋政府最终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中国共产党则在1921年应运而生。1949年以后,5月4日正式成为中国青年节,五四运动也被官方定义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百年之后再回首,中国官方话语始终高举五四旗帜,但究竟什么是五四运动?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样的内涵?五四精神在当今中国得到怎样的传承?我们电话采访了北京独立学者、近代史专家章立凡先生。他认为,当今中国的怪现状,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帜,阉割五四精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