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0月22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导演周圣崴:动画片《女他》展示欲望面前男女平等

作者
导演周圣崴:动画片《女他》展示欲望面前男女平等
 
动画片《女他》宣传图片 @周圣崴

中国年轻导演周圣崴最近携带新作,动画片《女他》到巴黎参加24届巴黎诡奇电影节(L’Étrange Festival)新生代单元。从形式上看,《女他》是一部长一个半小时的定格动画片,通过拍摄五万八千张张照片,耗时六年制作而成。影片中,可以看到日用品构成的想象力爆棚的的怪兽世界。故事的主角是一群鞋怪:在一个男鞋主导的鞋怪世界里,女鞋不允许工作,一只红色高跟鞋妈妈为了保护和养育女儿,只能通过变性伪装成男鞋投身工作后引发的系列故事……从世界观和电影主题上看,这部没有对白的影片触及到社会、哲学等多个层面的议题,包括性别差异、人的欲望、个人在社会中的存在空间乃至父母与子女的关系等话题都有所涉及。让观众们在跟随影片进入一个光幻离奇的世界的同时,也引发诸多思考。

周圣崴在电影节的举办地,巴黎Forum des Image接受了法广专访。

周圣崴:这次来巴黎参加是巴黎诡奇电影节,这是世界十大奇幻电影节之一。正如其名字所指,电影节专门放映奇幻、科幻、惊悚和恐怖类的电影。《女他》这部作品风格诡异,片中所有形象都是鞋子和其他日用品异化形成的怪物,创造出来的空间和场景都很超现实,讲述故事的方式也比较奇特,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对白。所以我觉得把我的这部影片带到这个电影节上来,感觉非常合适。

《女他》有一个世界观。这个世界观是:在一个由金属元素构成的男鞋怪物统治的世界里,所有的女鞋怪物是植物和花朵的化身  身体是植物,眼睛是花朵。不同的女鞋会孕育不同种类的果实,果实会繁殖出新一代的女鞋。比如说高跟鞋成熟之后可能会孕育出一只苹果,剖开苹果后会出现一只女鞋宝宝。在这个鞋怪世界里,女鞋是生育工具,她们没有工作的权利,唯一可做的就是被迫去孕育下一代,而下一代会在孕育出来后立即被执行变性手术,被扭曲成金属装点的男鞋怪物,然后被投入到正常男鞋世界的生产和劳动当中。

故事情节是:其中的一只生育工具女高跟鞋,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让她避免遭到变性手术,想方设法带着女儿逃出了“生育监狱”。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养活自己的女儿,她不得不将自己伪装成男鞋怪物,进入到男鞋的世界里。一开始她还辛勤地工作,后来发现了这个世界里的游戏规则,必须要去适应。但在适应的过程中,因为她的女性身份,就会出现和其他的鞋子不一样的特征和样貌,因此受到别人的打击,最后她决心复仇反抗……

法广:开始动手制作动画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个复杂的剧情构建出来了,还是在拍摄和制作的过程中一步步建立起来的世界观?

周:世界观是一步步完善的,基本上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故事也是逐渐丰满的,剧本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创意和形而上的部分也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来完成,很多东西都是根据现场的情况做了一些调整,比如说全片八成以上的道具是用生活垃圾和回收的废品再创造而成,比如生育监狱是用废旧的羽绒服,毛衣和其他的衣服做成的,监狱里的士兵也是用废弃的手套做成,袜子则是这个世界的食物。这是有了这些废品后再进行的新的创造,是一个不断与日常生活中的物品进行对话的过程。

 

法广:为什么选择用鞋子来表现这个主题和世界观?

周圣崴:这里有一个具体的故事。我曾经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看到隔壁桌的一对男女,男人穿皮鞋,女人穿红色高跟鞋。当时发生了让我很受触动的一幕,他们在桌面上谈的是公务,但在桌下,我看到那个男士一直用皮鞋去蹭女士的小腿,女士表现的很不耐烦,但又不好意思离开,所以就一直忍受着被骚扰却无力反抗。当时我就感觉那个男士的皮鞋特别像一只鳄鱼,张着嘴,还有牙齿,正在撕咬着他的猎物。这个情节和画面深深地触动了我,感到鞋子具有表情达意的功能,而在所有的物品里,鞋子可能是最能指射性别身份的物件,所以就决定用皮鞋和高跟鞋来讲述这个故事。

法广:由于“#我也是”(METOO)符号运动的兴起,女性被骚扰的现象受到全球关注,如果你在六年前开始开拍《女他》时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个话题,可以说具有超前的意识。你是一直对性别歧视这个主题有所关注吗?

周圣崴:实际上,《女他》这部影片前六十分钟关注的都是女性主义,也就是女性进入男性主宰的世界后如何面对和自处。但是在影片结尾时,我有意没有将这个主题推到另一个极端。“#Metoo”运动发展到现在也会有一些其他问题的出现,不排除有人利用这个运动达成自己私欲的可能性。

所以基于这方面的思考,影片最后的结局具有批判性。在影片的最后,高跟鞋妈妈的女儿建立了一个新的女鞋王国,她也雇佣了一批女鞋做劳工,这些女鞋只是从最初男鞋世界下的生育工具变成了女鞋世界里的劳作工具。所以,我个人认为,这已经超出了性别身份的讨论范畴而深化到了关于欲望的讨论,即欲望面前男女平等。

五年前我的想法是关注男性女性的性别身份问题,但五年后,影片结局反映的是一个新的想法,这就是有没有可能超出性别讨论的范畴,把“他”或者“她”当成单纯的个体去看,就是一个有欲望,有行动力和各种情感的多维度个体,在不同的群体面前,这些个体反映出来的特征和面临的困难实际上很类似。

法广:实际上,这样的结局也让影片的主题从女性主义提升到更大更广对人性在社会和哲学领域的思考,主题升高了一个层次?

周圣崴:《女他》是今年唯一一部获邀参加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展映的电影。在哲学大会放映的时候,也有一些哲学家就这部影片的主题给出了他们的想法,他们也认为我对影片结尾的处理实际上消解了过分弘扬女性主义的纯粹性别身份逻辑,深入到了对欲望层面的讨论。因为我恰恰是把女性看成既有善良一面,也有欲望一面的独立个体,所以我最后给出这样一个结局,是基于红高跟鞋女儿这个个体的角色本身的思考,而不是基于她是一个女性的表面上性别身份的思考,这和影片的宣传语“欲望面前男女平等”比较相符。在欲望面前,大家都可以刨去性别身份或其他的社会家庭身份等,在欲望面前个体都是平等的。就《女他》来说,我希望倡导的点就是希望大家能克制欲望,也就是说不要在欲望面前迷失了自己,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法广:为了这部影片,你一共拍摄了近六万张照片,最后合成一部长近一个半小时的影片,为什么采取这种定格动画的方式?

周圣崴:定格动画是所有的影像制作中最古老的方式,直接跟现实生活中的物品进行对话,因为需要让这些东西在影像里活过来,但同时又不能借助特技,所以只能纯靠手动,所有道具,角色的运动都只能靠手一毫米一毫米移动,然后利用帧帧之间的视觉暂留原理连接起来,看起来就有了动感。

最麻烦的一点就是重复劳动,可能一个两秒钟的镜头制作时间需要两个月,《女他》不是偶动画,是物动画,物动画可以直接利用生活中的现成品和消费品,在尊重它们原始材质和外观的基础上,综合运用不同的材质来呈现。《女他》中就用了很多生活垃圾,这些材质本身会通过视觉带来一种触觉的质感,也就是说,看片子的时候感觉可以摸到它,这种具备通感属性的影像质感是三维建模或二维动画所不具备的。

片中出现的物品来源于生活,但在影片中这些日用品和生活垃圾的意义被重新建构,比如樱桃会说话,会尖叫,滚动时会发出流水的声音……这些新的含义区别于原始樱桃本身的意义,所以说物动画能够开拓出更多的表意空间。

其实我不排除任何制作方式,但不论采取哪种形式,都需要找到用这种形式的理由,比如说,我为什么非要用定格动画的方式拍《女他》,是因为《女他》里的所有物品都来自现实生活,让现成品复生且同时陌生化这些物品本身的含义的最好方式就是定格动画。但是,如果我要拍炫酷的硬科幻质感的商业类型片,我肯定会考虑采用三维特效的方式。

所以不同的媒介有不同的属性,关键看要拍什么,选择拍摄主题最合适的媒介来做依托,就类似不同的酒需要不同的酒杯来配。

法广:《女他》这部影片的片名也非常有意思,你自己将它念成女他,但也有人说成女人也,这也是汉字游戏的魅力所在,这个片名有什么样的涵义?

周圣崴:其实这个片名有三种念法,如果把《女他》作为当代艺术来看,在当代艺术的语境里就读做“ta”,女他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新字,有点儿像徐冰造字。这个字是“女”字旁,加上一个“他”字,但由于电影不可能做到这样概念化,因为要考虑到普通的观众,所以电影可以叫“nv ta”,如果拆开偏旁部首来看的话,就变成了女人也。实际上,在影片的片名出现的时候,我用的方式是,先出来一个”她“字,单人旁是以红色高光单独显现出来的,所以想传递出来的意思就是,希望大家能看到这个单人旁的人。

这就让影片回到原来的主题,就是说面对一个个人时,不应该单纯想到这是一个女人,或者是一个男人,而更应该想到,这是一个个体,这个个体就是人,至于他选择以何种性别身份去活,那是他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所以说,这个片名也是我最后想要表达的一个点,不论是男是女,终究都要回到作为个体的人而活着。

法广:你是如何走上动画导演这条路的?

周圣崴:北京大学有一个艺术学院,我上本科是这个艺术学院的影视编导系,研究生念的是同一学院的理论方向,戏剧影视学。虽然读的一直与影视有关,但因为北大有深厚的人文基础,所以在北大上学这几年,受到的综合人文学科的教育,包括中文,哲学,美学,社会学,历史,考古方面的课程,所以会受到很多信息的冲击,因此《女他》呈现出来是一个综合的面貌,既可以放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下讨论,也可以放在电影的语境下讨论,还能放在哲学和社会 学等学科范畴里讨论,这其实可能也是跟我接受的教育有关,我不会把一个东西做的太死,也不会仅仅执迷于技术的层面,还是要跳出来,考虑到它作为文化、艺术、社会等综合层面的呈现。

法广:法国观众对影片反映如何?法国观众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

周圣崴:他们首先是非常惊讶,反映说之前没有看到过中国导演拍这样风格的作品。实际上《女他》不论是概念,还是表现形式和风格都受到现当代艺术很深的影响,比如达利和马格利特的超现实主义。《女他》中的樱桃虽然有樱桃的外表,但实际上并不是樱桃的概念就受到马格利特的著名作品”这不是烟斗“的影响,《女他》里流动的时钟明显也是对达利的致敬。法国观众最大的疑惑就是,一个中国导演怎么会拍出这样具有世界性观照的影片来?我当时的回答是,你们可能太不了解中国90后,在市场经济中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人了。我们受到的是来自各方面的综合影响,我们从小就会接触西方的消费观念、流行文化和哲学艺术,但是同时又受到东方的伦理观念、基础教育和美育影响。

我从小就看日本动漫,看好莱坞类型电影,看各大电影节拿奖和提名的文艺片,看各种博物馆和当代艺术作品,但同时也接受中国传统的基础教育、家庭伦理观念和东方哲学与美育的感染,所以就会经过耳濡目染形成自己的风格。女他在情感层面可以说非常东方,讲述的是中国妈妈,傾其所有为子女付出,这是很东方很中国的情感伦理,西方观众可能不大能够理解,而女他在风格上体现出来的超现实主义和当代性,西方观众毫无文化壁垒,可以快速进入。

另外,由于电影没有对白,可以说消除了语言的文化壁垒,所以中法观众理解都差不多,他们也会关注创作层面的一些问题,以及主题层面的问题。

我观察到我的同龄人都有同样的问题,因为我们是独生子,父母就会将所有的关爱倾注在一个孩子身上,子女可能会希望能挣脱爱的控制,这也是一个当下的现实,我通过超现实主义的方式来进行表达。我想提出的问题是,当父母亲倾注过多的爱在孩子身上的时候,对孩子究竟是否是好事,对自己是否是好事。所以最后影片也让高跟鞋妈妈发生了一些变化,她在无条件地付出回归家庭后,在镜子前看到自己年轻时的样子,这场戏就是她在镜子前和年轻的自己对话,她在镜子前感知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具体画面是, 有一个环绕镜头和镜子碎片,镜片中呈现出来的的是她老态的身体,花朵和绿叶已经枯萎,镜头慢慢移到镜子的另一端就看到她年轻时候枝繁叶茂的状态,然后我用了一组正反打推进镜组,表现她看着自己落泪,最后年轻的她和老年的她随着月亮沉入大海。我采用比较写意的手段去表现她的自我意识觉醒过程,其实这也是我内心的一个想法,就是希望父母对子女付出的时候,也能够有自己的生活,更多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感谢周圣崴接受法广 专访。


同一主题

  • 文化艺术

    李迅看戛纳:暴力影片也是对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想了解更多

  • 文化艺术

    导演毕赣谈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及其创作

    想了解更多

  • 东西南北

    贾樟柯:《天注定》呈现的是各种暴力的破环性

    想了解更多

  • 沈远访谈

    沈远访谈

    在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的“世界剧场”中国当代艺术展将于9月23日结束。这次展览呈现的作品有几个共同的特征: 它们是观念艺术作品,创作和曾经展出的时间是在1989年到2008年期间。

  • 策兰中文译者孟明:要读懂策兰的诗首先要有一份关注

    策兰中文译者孟明:要读懂策兰的诗首先要有一份关注

    保罗·策兰(Paul Celan)被是1945年以来最重要的德语诗人。他一生把揭露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纳粹集中营罪行视为自己的诗人职责,这给他带来荣誉,也给他带来痛苦。他的代表作《死亡赋格》被认为是二十世纪唯一的世纪之诗。但同时,策兰的诗也被公认是令人迷惑,难以参悟,甚至无法理解。策兰自己也曾说过,他处在与读者之间相异的时空层面,读者只能远远地解读他,读者也无法将他把握,能够握住的只是他们之间的栅栏。

  • 俄罗斯歌剧《黑桃皇后》

    俄罗斯歌剧《黑桃皇后》

    歌剧《黑桃皇后》改编自普希金發表于1834年的同名小说,由俄国著名作曲家柴科夫斯基创作脚本, 是柴科夫斯基晚期的一部代表作品。作者在作品中塑造了一个赌徒赫尔曼为金钱而不顾一切的冒险发疯。在原著中,丽莎这个人物后来嫁给了一个有为的青年,而赫尔曼则被关进了疯人院。歌剧脚本与小说有些差异,柴可夫斯基本人参与了脚本的创作,他改掉了丽莎幸福的结局,想通过死亡来讴歌纯洁的少女形象,并安排赫尔曼因为受到良心的谴责而自杀,以此表现人性的回归。另外,歌剧将小说中的场景搬到了18世纪,因为当时的服装华丽,适合舞台演出。

  • 生活艺术创造者:台湾设计师洪丽芬Sophie Hong

    生活艺术创造者:台湾设计师洪丽芬Sophie Hong

    在卢浮宫对面的巴黎皇家宫殿(le Palais Royal)的美丽公园里漫步,在极具特色的拱形长廊的店铺前信步闲逛,一定不会错过名为“SoPhie Hong”的服装店。

  • 讽刺小说《巨人传》

    讽刺小说《巨人传》

    《巨人传》是一部讽刺小说,讲述两个巨人国王高康大及其儿子庞大固埃的神奇事迹:高康大不同凡响的出生;庞大固埃在巴黎求学时的奇遇;庞大固埃和高康大对婚姻问题的探讨;庞大固埃远渡重洋,寻访智慧源泉  “神瓶”,并最终如愿以偿。

  • 生命的诞生:刘力司在巴黎第四场高订秀

    生命的诞生:刘力司在巴黎第四场高订秀

    今年,是来自中国,已经在法国开创了自己品牌的年轻设计师刘力司举办的第四场高定秀,这位年轻的设计师凭着自己的能力逐渐在巴黎竞争异常激烈的高定圈一点点打开局面,获得认可。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