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揭秘记者《内参》对广东改革开放初期的影响

作者
揭秘记者《内参》对广东改革开放初期的影响
 
何频与程凯 明镜书刊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在2018年9月3日的《历史明镜》第155期里,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和前《人民日报》记者、《海南日报》总编辑程凯座谈当年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的政治经济环境,以及当年《内参》在广东政界的地位和作用。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次访谈的具体内容。该节目完整文字整理稿收录在最新第105期《明镜月刊》中。

法广:在改革开放初期主政广东的中共官员中,后来赵紫阳和万里升到了中央,而许家屯、项南和任仲夷却没有升上去?这是为什么呢?

贺兰若:程凯先生在接受访谈时认为,赵紫阳和万里之所以能升上去,是因为当时政府需要他们解决一些具体问题,比如赵紫阳先到四川解决了那里人的吃饭问题;而万里在安徽解决了一个农村体制问题。

至于许家屯、项南和任仲夷为何没有升上去,程凯认为,除了年龄因素外,就是来自陈云团伙的阻力。陈云当时一直在对特区进行干扰,明里暗里指责特区就是租界,并且反复派人到特区调查。因此即使当时邓小平想重用这三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时地方上也需要许家屯他们这样的人才。

法广:程凯作为原《人民日报》记者,在当时是具备写《内参》的资格,也就是说具有将地方情况“上达天听”的权力。那么请问,具有这种权力的记者们和当时的地方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呢?

贺兰若:程凯说,那个时候,自己虽然要列席地方常委会议,与地方领导人们经常碰面,但《人民日报》有规定,就是驻地方记者不能与当地领导人走得太近,防止被腐蚀,这种规定一直延续到20世纪90年代。

法广:程凯要列席地方常委会议,那肯定对地方当时的事务很了解,那当时他一般会把什么样的事情写进《内参》呢?

贺兰若:一般都是比较急迫的事情。程凯在接受采访时举了个例子,深圳的黄田机场(后称宝安机场),这个机场,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周鼎他们本来计划是在黄田的,但是后来李颧上任后,就把机场建在了深圳大学旁边,挨着小鸟栖息地。对于这个变动,当时已经下来了的周鼎找到程凯,请他写了个《内参》,之后不久,时任总理李鹏就亲自到深圳来调查这个事情了。

另外,程凯还提到,除了记者发现问题主动写《内参》外;有时还会被要求去调查某事,如调查赵大军倒卖彩电和显像管等。

法广:《内参》写上去之后,一般什么人可以看到呢?

贺兰若:程凯介绍说,《人民日报》当时有两份《内参》,分两个级别,一个是送到政治局的,一个是送到政治局常委的。低于相应级别的人都看不到。另外,新华社有一份级别比较低的《内参》,是送到县团级的。

法广:《内参》中的文章都可信吗?我们都知道,在现在中国新闻界,拿钱写稿子的事情非常普遍。

贺兰若:程凯在接受采访时说,那时候《人民日报》的记者和现在完全不同,都是洁身自好,继承了范长江和邓拓等人的传统;再加上那个时候的社长也都是非常开明廉洁的。

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继伟到了人大之后,全力推动新闻法的修订,希望可以保障新闻自由和记者的权力。但是这个新闻法最后在陈云的阻挠下夭折了。

  • 元老政变拉下胡耀邦,习仲勋是唯一辩护者?

    元老政变拉下胡耀邦,习仲勋是唯一辩护者?

    在2019年4月14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回忆起三十年前的4月15日,前中共领导人胡耀邦在那一天传出因病去世的消息。当时有一些元老级人物原本只是想把胡耀邦从总书记的位置拉下来,却没有预料到中国接下来将会面临更大的政治风暴,这一切都要从他生病前后的经历开始说起。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1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 习近平硕果摘尽,李克强成替罪羊?

    习近平硕果摘尽,李克强成替罪羊?

    在2019年4月7日到2019年4月10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观察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欧洲出席16+1峰会,但成果似乎不甚理想,欧盟罕见地强硬以对,使得李克强在最后一刻被迫做出重大让步。而且最近欧洲国家对北京的态度也出现转变,究竟是受到美国施压,还是另有其他原因呢?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8期《内幕》杂志中。 …

  • 鲁炜因疯遭轻判?孟宏伟被双开带出公安部清洗

    鲁炜因疯遭轻判?孟宏伟被双开带出公安部清洗

    在2019年3月27日到2019年3月29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分析中国官场如何暗潮汹涌与丑恶斗争,从习近平如何利用“忍功”使自己获得高位,以及政坛官员们惨遭清算,来阐述共产党如何着力斗争而忽悠民众生活。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8期《内幕》杂志当中。

  • 响水化工厂成政坛压力锅!保乌纱帽是官场灵魂需求

    响水化工厂成政坛压力锅!保乌纱帽是官场灵魂需求

    在2019年3月22日到2019年3月25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认为,习近平对于响水化工厂的批示下来了以后,震动的不仅仅是盐城这个地方,在全国尤其是省市一级,都不难感受到批示的内容不只是在处理一项重大事故,更重要的是官员们要如何保住乌纱帽。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0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 让习近平最头痛的两件事

    让习近平最头痛的两件事

    在3月16日到17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从近期中共举办的政治局集体学习会,分析网络安全及官僚体制是如何成为习近平最头痛的事。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0期的《中国密报》杂志中。

  • 两会不能讲政治也不能讲经济,说透了谁要一肩扛?

    两会不能讲政治也不能讲经济,说透了谁要一肩扛?

    在2019年3月3日到2019年3月6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认为中共高层对于两会其实是惶恐的,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就透露出不少政治博弈,而周强还是危在旦夕,今年政协的开幕式改喊“反港独”,这又凸显哪些信号呢?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7期《内幕》杂志中。

  • 特朗普河内峰会选择退场,是任性还是别有用心?

    特朗普河内峰会选择退场,是任性还是别有用心?

    在2019年2月25日至2019年3月3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透过观察特金二会的行前准备与戛然而止的签署仪式,来分析到底特朗普与金正恩在这次的会晤当中相互较劲了什么?并分析是什么样的因素导致了本次协议的失败。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为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7期《内幕》杂志中。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