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9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9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9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作者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 独立中文笔会

2012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掌权,开启了中国的“新时代”,习近平大力提倡“中国梦”的价值观,并提出“中国式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习近平时代进行了怎样的定位?当下的媒体又处于何种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习近平掌权后,在大规模反腐运动的冲击下,中国发生了哪些变化?

潘永忠:王维洛先生对我讲过这么一段话:邓小平发动了“中越之战”,成功的立威立信,在党内巩固领袖地位;江泽民通过抗洪抢险,紧急调动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到抗洪抢险第一线,成功的立威立信,确立了党内绝对领导地位(据说汶川地震,温家宝就调动不了军队);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运动,应该也是达到了立威立信目的,确立了党内说一不二的领导地位。变“常委制”、“习李制”为一元化领导。

王维洛说:邓小平的方法成本最大最残酷,江泽民的方法最经济最戏剧,习近平的方法最抢眼最赢得民心。

中国式腐败根源在制度漏洞,属于制度性腐败,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没有在制度上动大手术,就不可能铲除腐败温床,没有制度性的保障,比如:新闻监督,民间团体监督,反对党的监督等等。根据上世纪89年以来的近30年的反腐运动经验,从江泽民、胡锦涛两任执政者的持续反腐运动,中国式腐败反而是愈演愈烈,越反规模越大,越反技术含量越高。实话实说,这样的反腐,只能沦为权力斗争与打击异己的工具。

中国真要反腐,首先是改制,建立与完善民主政治制度,落实与执行宪政制度,让真正的议会功能、反对党、新闻自由、民间社团等各种机制的功能发挥起来,真正起到制衡与监督作用。

法广:新闻媒体及网络空间有否享受到了更多的自由度?

潘永忠:英特网络的出现,是一个科技发展的产物,也是信息时代的标志。

它提供与传递信息的方便、快捷、灵活等,为人类为社会带来许多便捷与益处,改变了传统的思维方式,为信息交流与观点讨论提供了无限大的平台。

网络世界,也对中国百姓来说,打开了无限大的天窗,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普世价值观的学习,宪政民主法制的讨论等,这原本是好事。但中国政府建设了“金盾工程”与“防火长城”,这也无可争议,每个国家都需要保护网络安全,问题是中国的网络监控,把社会突发事件、弱势群体维权的抗议活动、批评政府的言论、民间与学术界的信息交流与宪政民主讨论等,都作为封锁对象,这样一来,网络世界能提供的广泛自由度,被中国官方的“金盾工程”与“防火长城”又杜绝了,封锁了。

法广:政府通过709维权律师大搜捕事件传达了怎样的信号?

潘永忠:近20年来,各级政府侵害人民权益频繁发生,民间维权意识的兴起,中国自由派律师追求平等、法治、人权理念,逐渐形成一股推动法治和维权的生力军。他们为民请命,为民伸张正义,逐渐成为推动平等法治及维权的主要力量,与中共官方的法治体系频繁发生碰撞。习近平执政以来,从抓“枪杆子”和“笔杆子”,到清理网络“亮剑”,不姑息,不迁就,要求各级政府敢于碰撞,敢于“亮剑”。在政府眼里,维权人士和自由律师群体成为社会“刺头”,成为中共执政的“灰色地带”。

维权律师追求理念与习近平执政思想碰撞与冲突:

《零八宪章》推出来以后,促进与推动宪政法制,也逐渐成为中国各界精英的行动方向,在追求平等、法治、人权的战场上,逐渐形成推动法治和维权的新局面,应该说这是一步好棋妙棋。

习近平说:“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要有利于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有利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完成党的执政使命,决不是要削弱党的领导。”

不言而喻,在中共执政党眼里,中国的维权律师在与政府争夺奶酪,是可忍也,孰不可忍。709维权律师大搜捕事件,反应的信息特别清晰,如习近平所说的:法治“不能搞‘全盘西化’,不能搞‘全面移植’,不能照搬照抄。”即:杜绝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观。

法广:您如何看待习近平提出的“中国价值观”的真实意图和实质意义?

潘永忠:什么是“中国价值观”?因为先有普世价值观,中共一些领导人如温家宝等也认可这一说法。

这有不少说法,一开始有24字口诀,我是背不下来,后来又提出“中国价值观”的原则:立足于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必须与当前我国进行的全面深化改革相一致、相协调。同时,我们也必须从古今中外汲取正确合理有益的思想观念,以使我们正在构建的当代中国价值观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人类最先进的价值观。结果有人拟了20字:“仁爱、秩序、公正、奉献、家国、敬业、诚信、富强、幸福、和谐”,并指出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对应关系。

习近平是反对“普世价值”,他取而代之的是“中国梦”,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

习近平的意图与实质应该是:一是拒绝西方“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观;二是反对全盘西化,反对中国的政治制度改革;三是继续维护中共一党独裁统治,实现中共统治中国代代相传,不改颜色。

法广:习近平修改宪法,恢复国家主席终身制,将对中国的政治改革前景带来何种影响?

潘永忠:历史是一面镜子:极权统治最终把国家引入失败与消亡。

希特勒把联邦德国带上疯狂之路,虽然一度经济飞速发展,但最终把德国人民引上了战争之路,失败之路。

斯大林的独裁统治,制造了数百万苏联人民的血腥死亡,绝对的统治换来绝对的反抗,苏联最终还是土崩瓦解了。

习近平修改宪法,恢复国家主席终身制,意味着中国政治再次大倒退,世人一直忧虑中国政治重回毛时代,居然真是出现了。

这会给中国带来何种影响?

完全背弃了人民、知识精英对社会民主制度追求与期望,同时也加剧了中共党内自身的权力斗争的矛盾与冲突,中国社会原有的各类矛盾持续发酵,不断尖锐化与危机化,同时在对外扩张方面,与民主国家的传统文化,及价值观的碰撞以外,逐步的扩大到资源、地域、经济利益等方方面面的冲突,特别是近年来中国军人加快了走向世界的步伐,直接挑战了美国全球领导地位……

一言以蔽之:这是在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执政两年后,美国将在11月初迎来中期选举。如何通过中期选举进一步巩固其执政基础,是美国总统下一步的主要目标。然而近来,特朗普在白宫内部的运作方式成为舆论热点。随着长期担任《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编辑的伍德沃德所著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员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国总统的领导力及信誉受到严重质疑。

  •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9月9日,朝鲜迎来建国70周年。像往年的国庆日一样,朝鲜举行了阅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断,70周年是一个值得举办重要庆典的日子。但是,朝鲜今次的阅兵规模却不张扬,金正恩也采取了低调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达美国的洲际导弹没有现身。有分析认为,平壤当局的做法是为了展示与美国举行和谈的良好意愿。对此,旅居美国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2017年底,美国国际民主基金会发表报告:《锐实力:上升的威权主义影响》,提醒民主国家警惕专制国家的锐实力,认为俄罗斯与中国的海外投资发挥着“颠覆与破坏”作用,试图以此来操纵民主国家的民意走向。两家德国智库近期也发表研究报告,提醒欧洲领导人警惕中国在欧洲的扩展影响力战略。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近期为应对中国影响力渗透,推出新的反外国干涉法;一些美国智库及学者也陆续提醒警惕中国的影响力渗透……在软实力与硬实力概念之后,如何理解专指中国与俄罗斯的锐实力概念?它的具体表现形式如何?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们电话采访了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中国部主任冯崇义教授。

  •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最近一个时期来,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采取的高压政策引发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媒体披露,当局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地”,数十万人受到扣留。被关押在这些营地的人员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九月初,香港10多个公民团体举行集会,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严酷打压。联合国人权专家最近也对新疆“再教育营”提出警告,呼吁中国立即释放那些被拘留的维吾尔人。我们就相关话题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在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后,随着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展开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文化领域也随之呈现新气象。无论是思想言论、自由写作,还是媒体宣传等方面,均一改过去死气沉沉的局面,纷纷显现改革开放的局面。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称此一时期为中国版的“文艺复兴时期”。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潘先生就此一时期的中国媒体状况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19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后,中国的新闻业便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党控制下的新闻媒体丧失了自由度。1966年6月,《人民日报》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掀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大潮。文革十年,中国的新闻媒体几近名存实亡,成为名副其实的宣传工具。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中国新闻媒体在此一时期的地位以及中国文化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的遭遇进行了详尽地描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