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1月1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5/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5/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作者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中美朝三国领导人习近平、特郎普、金正恩资料图片 DR网络图片

9月9日,朝鲜迎来建国70周年。像往年的国庆日一样,朝鲜举行了阅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断,70周年是一个值得举办重要庆典的日子。但是,朝鲜今次的阅兵规模却不张扬,金正恩也采取了低调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达美国的洲际导弹没有现身。有分析认为,平壤当局的做法是为了展示与美国举行和谈的良好意愿。对此,旅居美国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朝鲜庆祝建国70周年的规模似乎小于预期,您认为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陈破空:朝鲜国庆是展示的信号,如果说得个人一点,它在向川普示好。因为它继续搞了大阅兵、大游行,也搞了联欢会,但是跟往年有所不同。往年它都会展示核武力和导弹力量,甚至在前年,就在国庆当天,搞第五次核试爆,去年在国庆前夕,搞第六次核试爆。今年不仅没有搞核试爆和导弹试射,而且继续示好,继续以和平的姿态出现。 这说明,尽管川普叫停了朝鲜问题的谈判,主张先解决中美问题、在解决朝鲜问题,但是川普的这一做法并没有激怒金正恩。这说明美朝关系改善的大趋势已经决定了,不会逆转。

自从川普与金正恩举行了峰会之后,美朝关系改善的大趋势并没有因为中国或其他因素而得到改变。尽管有小的反复,所以金正恩的姿态可以说反映了川普的胜利。在川普开来,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法广:有媒体认为,金正恩采取低调是为了给即将迎来中期选举的美国总统留面子。您是否认同这种说法?

陈破空:跟中期选举应该没有多少关系。我们看到美中朝这次三方关系的互动,对中国来说,它是想极力打朝鲜牌,尤其在中美贸易战中,打朝鲜牌来牵制美国。川普看到这一点,他就主张把朝核问题放一放,先解决中美贸易问题。这样中方就打不上朝鲜牌。我想金正恩是另有打算。金正恩是两头依靠。他主要依靠中方,因为从中方他可以得到钱、可以得到粮、可以得到它所要的经济援助,也就是中方的经济进贡。这对于朝鲜现在来说是解燃眉之急,缺一不可。但是他并不依赖中方,只是利用中方。但他对美国依赖的是,要通过美国获得它的国际地位,获得国际承认,这是他的大方向。

金正恩就像上一次、在六月份之前,川普要取消美朝峰会,金正恩就急了,马上找韩国总统说情,保留了美朝峰会。这一次也一样。当川普说-因为朝鲜态度反复、还没有看到弃核进程-就打算叫停国务卿的访问,金正恩又着急了,又通过韩国总统举行韩朝峰会来继续地稳住美国。同时还提出“第二次川金会”,希望跟川普再一次见面。川普一方面对朝鲜70周年、金正恩的表现表示满意和肯定,认为他发出了和平信息,另一方面对第二次川金会持开放的态度。所以我想跟中期选举关系应该不大,还是美朝关系和解的这么一个大趋势。

法广:美朝两国的谈判进展并不顺利。8月底,美国国务卿访问朝鲜的计划突遭取消,平壤当局在推进无核化进程上是否真有诚意?

陈破空:朝鲜把核武器当成它的生命线。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临死之前给他留了三句话,第一句话是:核武器是金氏政权的生命线,第二句话是:警惕美国、日本;第三句话是:中国不可靠、不可信。所以金正恩接位以来,他所做的这些、采取的内、外政策都与他父亲这三句话有关。一方面,他紧紧地守住核武器,而且继续搞核试爆、继续发展洲际导弹来威胁国际社会,或者为他赢得叫板的本钱和筹码,然后他对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的警惕,就仅仅是警惕,并不认为美国和日本会吞并它。所以他用核武去自卫,同时用核武去缓解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通过美朝直接谈判来获得国际承认,进一步巩固金氏政权。再一个就是“中国不可靠、不可信”,但是中国是可以利用的,在利用中国的时候,中国不仅可以给他进贡,而且他知道中国这个政权不像美国,美国是处处讲规矩、讲规则,讲国际法、国际规则,而中共是不讲这些规则,可以违反联合国决议,向朝鲜提供援助。所以近年来,实际上可以说金正恩是太极拳的大赢家,是处理美中朝三角关系、甚至是处理半岛关系的大赢家。金正恩在以核武威胁国际社会的时候赢得了他的筹码和他的本钱。但是他打和平牌的时候,他迅速地调动了周边的大国,不仅中国抢先去搞“习金会”,韩国也有“韩朝峰会”,美国也有“美朝峰会”。但是金正恩对核武器始终留一手。外界认为是习近平对他有教唆,又使坏,这是一方面;但是从金正恩本人来说,核武器是他的本钱和筹码,他不会轻易放弃,他会往后放,但如果他不放弃核武器或者继续耍花招的话,我想美朝关系不会得到根本的改善。而他政权的危机并没有解除。所以他迟早是会放,只是他要换取多大的筹码,他的要价是多少?他向美国和韩国的要价是多少?这是一个问题。而川普会不会给他这个要价?则是另外一个问题。川普对他的要求是:先弃核、再经济援助。而金正恩试图要先得到经济援助再弃核。这样的游戏还会继续进行下去。,

法广:美朝谈判遭遇搁浅,特朗普谴责中国从中作梗。中国在美朝关系中究竟起了怎样的作用?
 

陈破空:中共历来把朝鲜当成一张牌来打。尤其习近平政权上来更是如此。习近平跟金正恩的个人关系是互相冷淡,冷淡了五、六年,而且开始时是互相不承认。直到朝鲜发生了变化。韩国总统文在寅发起了和平攻势。金正恩响应这个和平攻势。所以韩朝峰会举行前,中共才着急了。习近平着急了,可以说不顾他与金正恩之间的交恶,或者是冷淡,也不顾金正恩曾经先后杀死了亲中派的姑父张成泽、又杀死中方所庇护的他的长兄金正男,不顾过去的这些龌龊和交恶,显示出了习近平的急迫,他要赶在美朝关系改善前,改善中朝关系。所以中方把朝鲜当成牌来打,对美国来说,它认为美国有求于它。如果它对朝鲜的经济制裁紧一紧,就能在美国这边得到好处。如果对朝鲜那边松一松,朝鲜对美国叫板,中共就会赢得跟美国博弈的一个战略筹码,认为美国畏惧它。但是美国偏偏上来一个不寻常规办事的、独立特行的川普总统。川普并不吃这一套。一方面他直接地去改善美朝关系,把中国放在一边,另外如果中国要打朝鲜牌的话,他干脆就把事情挑明,同时把朝鲜问题放一放,让中共无从着手。面对川普这种变化多端,神秘莫测这么一种决策,习近平其实没有办法。习近平的确想打朝鲜牌,但是目前看来,朝鲜牌打不起来。现在习近平唯一能做的就是金钱,就是向朝鲜进贡。也就是穷得只剩下钱。金钱成了维系中朝关系的唯一纽带。如果习近平不再撒钱,不再撒币,不再对朝鲜进贡和援助的话,中朝关系立即冷淡下来,朝鲜立即就投降美国。所以习近平也只能用金钱最后一招去稳住朝鲜了。但是稳住朝鲜仅仅是稳住表面上的友好关系。朝鲜实际上已经发生了根本的位移,位移到了美中两国大国之间,左右逢源,一方面跟中国的关系没有断,经济关系没有断;另一方面是面向美国。

所以整体来讲,这次朝鲜举行庆祝(建国)70年的大会,习近平派了特使栗战书去祝贺,自己也发了贺信去祝贺,也送了大礼-经济援助。但是金正恩却向川普送秋波。金正恩对习近平的大礼和特使照单全收;包括贺信。但是对川普却大送秋波、大肆示好,而川普也予以肯定。这可以看出美中朝三国关系的实质,金正恩是大赢家。而且朝鲜已经变成一个-在中美之间-相对中立的角色。从这些进程来看,无论是中共,还是习近平,打朝鲜牌已经完全打不上, 可以说扑了一个空。

法广:据韩国官员披露,金正恩首次针对实现半岛无核化的时间表做出承诺,表示要在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结束之前实现此一目标。您认为,金正恩兑现这一诺言的可信度有多大?关键将取决于哪一方?

陈破空:金正恩做出承诺也是迫于川普的压力的结果。六月初,当金正额或者朝鲜的态度出现反复,尤其在大连跟习近平进行第二度会晤之后出现了反复。当时川普一度宣布取消美朝峰会。金正恩就着急了。通过韩国总统求情、取得美朝峰会的恢复。这一次由于朝鲜态度的反复,川普一怒就决定把朝鲜问题放一放,先解决中美贸易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金正恩也是着急了。所以面对川普压力,金正恩就做出表态表示要在川普任期内解决这个问题、去核。他的这个表态和承诺,到底能不能做到?他要价多少?美方对他的回应是什么?这还是一个疑问。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承诺,说明他还是决心继续改善美朝关系,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尽管美国对它冷淡,就是把问题放一放,它也不会回到过去那种核挑衅、核威胁、核讹诈的老路上。因为它手中已经有核武器。所以做出这样的承诺,是做出一个姿态,希望川普能够回心转意。

但是它的目标还是想分阶段的弃核。得到多少援助,就做多少事。一手拿经济援助,一手拿弃核,核武器最终能不能放弃,从金正恩的内心,从他的政权的安稳的内心角度来讲,他是不会心甘情愿。但是如果他得到了足够的安全保障,他的政权得到了美国的足够的安全保障,甚至得到了外交承认,比如美朝如果建交,他也有可能弃核。国际社会希望,朝鲜最终变成一个像瑞士那样的中立国家。鉴于金正恩在瑞士留过学,他能不能够这样做,或者做不做得到,当然是一个问号。不过,这是整个国际社会的一个期待。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三十一届会议于11月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作为联合国近年来设立的一个人权问题新机制,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历届会议,自然以审议各成员国的人权纪录为焦点,主要目的则旨在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发生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侵犯人权事件。围绕此一主题,本台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导条约引发反响。针对特朗普的相关决定,各方评论也纷纷做出分析。美国总统的真实意图何在?特朗普如何通过此一决定将矛头瞄准中国?一场新的冷战是否已经打响?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国际刑警组织当时中国籍的主席孟宏伟2018年9月底返回中国后失踪一时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中国当局在孟宏伟妻子在法国警局报案并向媒体披露丈夫失踪消息后,宣布孟宏伟涉嫌违法,正接受调查。国际刑警组织随后称接到了孟宏伟的辞职信。一个有着192个成员国的国际组织的高层领导人,在没有任何事先官方知会的情况下,被中国政府“留置”,可以说在国际舞台公开上演了一出近年来中国国内频繁发生的强迫失踪案。显示在中国现行政权下,任何人的基本人权,无论其身份如何,都缺乏保障。孟宏伟身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可以说是中国碾压人权机器的一分子,而国际刑警组织也多次被国际人权组织和海外民运团体指责协助专制政权打压异己。孟宏伟没能免于他曾服务的专制机器的碾压,意外地成为中国人权现状的一个典型例证,激发人权组织的呼吁。

  •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近月来,新疆地区“再教育营”的话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权团体以及一些西方政府和美国议员纷纷予以抨击。新疆“再教育营”问题曝光后,北京一改过去数月的做法,首次确认了这些“再教育营”的存在。在不久前公布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中,这些“再教育营”被称作“职业培训中心”。这些中心的目的旨在消除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当局还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清真运动”。

  •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多以来,美中关系已经迅速转向,最初的友好热络已经随关税大战不断升级,而日益显现为一种更为全面的紧张关系。特朗普政府频繁批评中国政府的贸易行为与政策走向的同时,提出了一项印太战略设想,希望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越南、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扩展。对于在北京步步紧逼的外交压力下的台湾来说,这项雏形中的战略设想似乎打开了一线走出孤立的空间,但其实也不乏风险。特朗普政府对台湾表现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确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较量背景下的一时之需?美国精英与决策层是否确实有调整对台政策的长远设想?我们在今天的节目时间里,邀请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亚太区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