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1月18日第二次播音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P2P加速爆雷的宏观背景是经济增长乏力

作者
中国P2P加速爆雷的宏观背景是经济增长乏力
 
图为网络揭露P2P骗局漫画图 网络照片

2018年6月以来,中国网络个人借贷平台P2P接连爆雷,致使成千上万的中国小投资人多年积蓄瞬间蒸发。8月初,数千甚至上万中国民众从各地涌向北京试图向金融监管当局求助,当局严阵以待的警力部署足以显示这些个人借贷平台坍塌引发的危机的规模。事实上,P2P个人借贷平台作为网络金融的新生事物虽然并非中国独有,但短短几年内,中国的P2P平台的发展规模,从用户,到交易额,就已经为世界第一。P2P为何在中国可以如此规模的快速发展?危机的发生是否可以简单归咎于小投资人对高利率的追求?P2P平台如此密集爆雷反映出什么问题?我们电话采访了旅美独立学者、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先生。

夏业良:“首先,P2P平台的含义是个人对个人的金融借贷,但它的一个基本定义是它的借贷利率不能高于银行的四倍。比如银行利率是5%,那它最多是20%。”

“为什么这种平台发达?有些人手中有闲钱,不知道该怎么投资;有的人急需用钱,银行又不给他贷款,他当然非常需要。这就非常类似民间的高利贷:利率可以比银行高四倍,那当然是有利可图。但是,由于规模比较大,有的时候,一天之内,平台上所付款项可能就会达到几百万。假如有人有想法,就可以临时拆借,短期拆借;有的情况下,也会出现携款逃跑,谎说破产了……所以,金融监管应该是由政府来承担这个角色。”

根据麦肯锡公司2016年关于中国银行业的一份报告,截至2015年底,中国网络金融市场的规模就已经接近国民生产总值的20%,网络金融用户已超过5亿,为世界第一。根据彭博通讯社不久前的报道,中国P2P平台上资金流动接近1950亿美元。P2P平台作为新生事物为什么会在中国有如此规模的发展呢?

夏业良:“第一是寻求量大。中国本身就是一个人口庞大的国家。而刚才我们也解释过,传统渠道不容易融资,利用这种平台却可以方便融资。第二点是,在一段时间,政府也是鼓励和赞赏这种形式的。包括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原央行行长周小川都肯定和鼓励过这样的形式,甚至还有人把它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努斯在孟加拉做的实验联系在一起,所以,(P2P平台)当时的形象至少是比较正面的,没有人会想到有这么大的风险、这么多的问题。”

法广:是不是也正是因为有政府的这种宽容和某种形式上的支持使得普通民众、一些小投资人增加了对P2P平台的信任呢?

夏业良:“是的。就是因为很多老百姓没有这样的专业知识和判断能力,只觉得中央大领导都这样说了,而且那么多人在做,就认为风险不会是个人来承担,所以会造成这样的恶果。”

成千上万的小投资人血本无归凸现金融监管的缺失,但夏业良教授认为,中国始终没有名副其实的市场经济才是最根本原因

夏业良:“网络金融监管还是属于金融监管机构,比如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等。这些机构如果执行不力,很多漏洞,甚至觉得不该由它管,相互之间推诿责任,那就可能出现一些灰色地带,这就很容易产生一些这样的问题。没问题的时候,大家都皆大欢喜,有问题的时候,人人推卸责任……总的来讲,中国是一个缺乏个人和企业信用体系的、或者有这样的体系但资质非常差的国家,连市场化都无法保证。中国就从没有过真正的市场化 我指的是中共执政以后,从来都没有真正地实现市场化,只是准市场化。没有一个市场化的环境,没有一个独立的司法体系,当然出了问题,政府是不会真正替你负责任的。政府说是为人们服务,但实际上是为少数利益集团服务。”

自今年6月中旬起,P2P平台加速倒闭。法新社引述网贷之家的数据指出,仅是今年7月,就有164家问题平台。夏业良教授认为,P2P平台加速倒闭反映出中国经济的整体形势:

夏业良:“这里大的宏观背景是中国经济目前增长乏力,金融形势不乐观,无论是股市,还是外汇储备都在减少。加上美国与中国打贸易战,这就会造成外汇方面的收入减少,外汇储备也会减少,为了保护人民币币值,有的时候也不得不用外汇储备干预;然后,很多投资者、一般的生意人对中国的未来不抱信心,所以资本外逃现象严重。资本外逃,政府又围追堵截,这就造成金融领域缺乏现金流。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平台一开始非常兴旺,但后来人人都觉得缺钱,“现金为王”,有的人拿了钱就不想再还了,就想卷了钱跑,造成一些恶性事件发生。而且这有连锁反应。一家两家,问题不大,有这么多家连锁反应……可以说P2P平台现在已经崩盘了,股市基本上也可以说是崩盘了,在2800点以下,就已经是崩盘了。因为不能说让上证指数降到零。所以,已经是一蹶不振,没办法进行正常的交易 我说的正常交易指的是交易量达到一定规模。有人说中国经济面临崩溃。但怎样才算崩溃,指标很难确定,没有人可以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如果人人都对未来不抱信心,大家不愿意进行市场交易活动,有了现金就想卷走,这种心态就是崩溃的一种预兆。”

  • 标普称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一个百分点内

    标普称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一个百分点内

    听众朋友,美中贸易战中正打得火热之际,评级机构标普周四表示,美中贸易战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直接影响约在1个百分点以内,纵然经济增长放缓,只要国内生产总值年增率维持在5%以上,就不会影响中国的主权评级。

  • 欧盟与意大利政府在预算案上的两大分歧

    欧盟与意大利政府在预算案上的两大分歧

    经过三周的紧张讨论,意大利政府周二晚间在欧盟规定的期限内向欧盟再度递交了意大利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新递交的预算案并未对此前递交的版本做出任何修改,意大利继续维持1.5%的经济增长预测以及2.4%的财政赤字指标。三周前,欧盟委员会拒绝了意大利政府递交的明年的财政预算案,这在欧盟历史上还是首次。欧盟敦促意大利在三周内对其预算案进行修改否则将面临制裁。欧盟认为意大利的预算案并不符合意大利的经济现状,认为意大利明年的经济增长很可能是1.2%,财政赤字很可能超过3.1%。超越欧盟稳定公约所规定的3%的底线。

  • 国际能源署预测全球石油需求2040年触顶

    国际能源署预测全球石油需求2040年触顶

    听众朋友,国际原油市场近来动荡不定,周二石油价格继续下滑。国际能源署周二表示,到2040年电动车和更多节能技术所降低的道路运输方面的石油需求,将超过先前预期,但若新产能欠缺足够投资,全球仍可能面临供应紧俏局面。国际能源署预计全球石油需求在2040年触顶。

  • 谁主宰联网? 网络较量也在巴黎展开

    谁主宰联网? 网络较量也在巴黎展开

    巴黎周一11日召开“国际网络治理论坛”(Forum de Governance d ’Internet),来自世界上3千多个代表团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加讨论,本届论坛主题“互联网信任与安全”。法国试图重启互联网国际行为准则谈判,同时积极推动欧盟向互联网巨头企业征收数字税。中国乌镇互联网大会刚刚结束。法国选择在周日纪念一战结束一百年后的周一举行“国际网络治理论坛”也绝不是偶然。

  • 法专家谈中美贸易战

    法专家谈中美贸易战

    第二届中美外交与安全对话今天在华盛顿拉开帷幕,除了双方关注的地区以及国际安全问题之外,中美贸易战也是双方会谈的一大重大议题。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主席习近平近日发表的言论来看,双方似乎都做好了偃旗熄火的准备,有熟悉中国事务的欧洲学者甚至表示中国已经做好退步的准备,并且提出美方明确其具体要求。观察家普遍认为在11月底阿根廷举行的二十强峰会上中美双方有可能就此议题达成一致。 那么,中美双方将在贸易领域达成什么样的协议?美方的具体要求可能是什么?刚刚结束的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是否会影响今后美中关系的走向?我们为此电话采访了法国克莱蒙奥弗涅大学(l'Université …

  • 医药丑闻频频与极度污染的中国是法国医药集团的天堂

    医药丑闻频频与极度污染的中国是法国医药集团的天堂

    在上海举行的首届中国进口商品博览会上,虽然很难看到欧美政府官方的代表,但是欧美的企业却纷纷与会,法国有七十多家企业参加了此次博览会,其中法国医药集团赛诺菲的占地300多个平方米的展台最为引人注目。赛诺菲中国区总裁彭振科(Jean-Christophe Pointeau)也成为此次博览会的一大焦点人物。

  • 乌镇互联网大会与中国对网络自由的威胁

    乌镇互联网大会与中国对网络自由的威胁

    为期三天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周二在中国浙江省的乌镇拉开帷幕,乌镇互联网大会是中国当局宣传中国的网络管理模式一大机会,也是试图进入中国市场或者已经在中国发展的国际网络企业的一大重要商机。尽管中国官媒自豪地声称,世界互联网大会又一次进入“乌镇时间”。然而,今年的乌镇大会同往年相对比却未免有些冷清。不仅中国政府并未派遣高官参加会议的开幕式,会上也见不到美国网络巨头苹果,微软等企业的代表,刚刚在上海参加中国进出口博览会的非洲以及东欧国家的政府首脑似乎也无人光顾乌镇。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