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9月24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作者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资料图片:2015年3月29日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执行撤侨任务。 图片来源:路透社/Stringer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军队代表和包括12位来自塞拉利昂、南苏丹等国的军队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在内的50个非洲国家和非盟防务部门、军队代表参加这次为期15天的活动。中非关系近年来飞速发展,2017年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标志着中国在非洲大陆军事存在的进一步推进。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一直与中国与非洲经贸关系的发展密切相关,中国军队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非洲地区的维持和平行动,一些中国军工企业也在那里参加修路建桥的民事工程。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的举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军事领域出现转折呢?我们电话采访了法国政治与经济学博士、中非军事关系专家Raphael Rossignol先生. Raphael Rossignol先生(以下简称 R.R.)。近年来的研究主题特别关注中国军工企业在中非关系中扮演的角色。

中非军事合作:象征意义和具体落实

法广:这是中非首次举行防务与安全论坛。在此之前,中国军工企业在中非经贸关系中的重要作用一直被看作是以经济利益为主,(人们普遍看法是,中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主要是为中国在非洲大陆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如今这次峰会的举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在军事合作上出现转折

R.R. 我觉得与其说是转变,不如说是中非关系中的一个新阶段。因为自2011年起,我们就可以在非洲大陆上看到中国军队的士兵。现在他们更公开的这样做,是因为几十年来他们已经通过维持和平行动以及在索马里的反海盗护航行动证明了这种行动的好处,现在他们终于可以跨入一个新的阶段,也就是公开与非洲国家讨论军事合作关系。过去他们不公开这样做,因为其他国家对此非常警惕。

法广在您看来,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最大看点是什么?是否确有具体成果?这次峰会历时15天,为什么会期这样长?

R.R. 关于峰会,我并不掌握内部情况。我能说的是,峰会活动会期如此之长,首先是因为有很多国家应邀出席,而这些国家面对的问题又各不相同,因此,对于中国来说,要向这么多的国家提出一个军事合作建议,、提出一个保护方案并非易事,更何况这些国家同时也与西方或俄罗斯、或中东等其他国家有军事联盟。在非洲大陆,中国并非新来者,但他的能力和象征意义巨大,因此所有在这次论坛上或之后谈判达成的成果都可能对其他联盟关系产生影响,这些影响可以是经济的,贸易的。对于某些国家来说,即使是对某些非洲大国,这样的平衡都不那么容易把握。比如,对于那些非常依赖原材料出口、与中国贸易关系密切的国家,这些国家可能倾向于更多地从中国购买武器,因为这样可以赢得某些合同,因为这样可以建立某种信任关系,但这些国家目前也都因为近期原材料价格下跌而负债沉重,非常依赖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巴黎俱乐部等等国际金融机构,他们因此会担心,倘若与中国走得太近,会惹得这些出资人不高兴。因为以上种种因素,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上的谈判也不是件容易事。所以,对峰会上可能达成的共识,需要密切跟踪,因为峰会上签署的文件内容未必真正具体落实。

法广:如此说来。这次论坛的重要之处是否首先是它的象征意义?

R.R. : 象征意义确实非常大,象征意义的成分在自2000年以后的中非关系中一直都很重要,就是说,在2000年代,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地位非常有限。但是,中国凭借其经济体量,得以争得一些大型合同。这些合同多少动摇了原有的平衡,这一点对非洲与其它全球化中的重要国家间的关系互动产生了重要的象征作用,中国地位由此而加强。所以说,这种象征意义并不只是心理效应,而是也确实产生了实际的效果,因为中国在表现其自信、展示其军备、展示其方案的同时,为自己在国际关系体系中争得了越来越大的一席之地,伴随其一带一路行动,并与之相辅相成,一带一路是一套整体战略,就是说既是一种金融战略,也以连通中国与非洲、中国与太平洋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为基础,同时还是军事战略,因为一带一路的落实,需要保证沿途所有中国劳工以及所有中资设施的安全,所以所谓象征意义有它很具体的一面。不应当低估这个象征意义的具体效果。

法广: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的举行至少显示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成长,对于已经多年活动在非洲的西方国家或俄罗斯来说,中国军事力量在非洲的成长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原有的力量平衡?

R.R. 这当然影响已有的力量对比,但这并不新鲜,无论对西方国家,还是对于俄罗斯来说。因为在冷战期间,中国军队也曾经很活跃,就是说这并不完全是什么新生事物。新颖之处是中国军队的效率,是中国军队职业化的步伐。要知道中国军队自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以来就不曾打仗,而且1979年那场战争,对于中国来说是一场失败的战争。所以,人们还不太了解中国军队的实际战斗力,能够看到的只是中国军队以保护其经济利益为由而部署棋子。但所有大国都是以这样的理由(部署军事力量),所以没有人轻信这样的理由。

另一方面。中国也展示出一种与西方军队合作的意愿,尤其是在亚丁湾反海盗行动中,但这种合作非常有限。时至今日中国从未显示任何愿意按照不说是国际标准吧,至少是西方标准的合作,就是说,在维持和平行动中,或者在反海盗行动中,中国军队总是有些单独行动。这并不是说中国军队从不与其他军队共同行动,而是说中国每次都倾向于按照自己的方式按照自己的意愿、自己的目标派兵遣将。在中国人看来,这很正常,但是在西方看来,这样做就难以建立互信,西方军队不知道中国军队如何动作。尽管双方有不少军事交流,但在发生严重危机的时候,各国军队之间、各自的参谋部之间需要建立对话,以便制定共同战略。大家都知道,即使在维持和平行动,各国军队追寻的也都是本国目标。从这个角度说,中国也就继续挑战se defier ?西方军队,这就使得在发生严重危机的时候更无法确定各方军队是否能为一个共同目标团结起来。

军工企业在经贸关系中的重要角色

法广:您在很多文章中都特别强调军工部门在中非经贸关系中的重要作用。这是否是中非关系(中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的一个特别之处呢?

R.R. 至少是非常引人注意的一点,我不知道是否能说是特别之处,因为还有其他的国家也使用类似的方式,比如伊朗,或其他一些军队在革命之后,在政治生活中角色非常重要的国家。至于中国,它的特别之处是那些军工企业并不只是生产和出售武器,这是些同时活跃在经济生活各个领域的民用与军工混合的大型企业,他们修建道路,开发原材料,甚至也开展日常家用设备的业务。所以,相对于那些原本只是民用或只是军工的企业来说,他们的角色很特殊,人们有时很难注意到这一点,因为我们习惯于将民用与军工区分开来。这些企业的角色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他们将民用与军事两个功能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像其他国家那样,两者各行其是。举个例子吧,比如中国的保利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近期曾试图向中非共和国提供武器,该公司也向其他非洲国家提供武器,但这家公司也修筑公路、也经营工程技术,承接建筑工程,经营房地产,这种方式可以帮助更好的理解所谓的安哥拉模式,也就是中国企业修建基础设施,以便获得原材料,同时也通过卖武器,获得原材料,而这些武器也可以在中国与其非洲伙伴之间建立一种信任关系,告诉他们:我们希望保护你们,因为我们希望你们长治久安,你们长治久安才能让双边关系持久发展。理解这种思路才能更好的理解中非关系如何运作,我觉得千万不能把中国的军工贸易与民用贸易区分开来。

法广:这种模式是否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在西方国家运行的一些中国企业会引发不信任?近年来西方国家政府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越来越感到不安,因为在这些企业投资背后不仅经常有政府的影子,而且还会有军队的影子……

R.R. 的确是。这可以上溯到克林顿时期的募捐争议。当时的一项调查详细梳理了包括民用企业、包括一些以军人为首的企业,还有一些不甚明了的企业在内的所有相关商业网络。我绝不是说这是普遍情况。西方国家现在开始意识到,他们在集中关注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突破性推进的时候,却没有特别留意中国正在海外投入巨额资金收购那些掌握对中国至关重要的技术的企业。在西方国家的这种行动规模远超过中国在非洲的行动。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其实非常有限,仅限于原材料开发或买卖。但在西方,中国寻求的是专利,是对中国工业发展必须的战略性资金,因为,中国工业并不想只是世界工业产链中的一环,而是希望主导整个工业产链。西方企业在付出很多、在对中国市场寄予厚望之后,现在才开始意识到中国企业对他们的压力,比如中国的市场非常封闭,要想与中国合作,就必须遵守一些规则,而中国企业在西方并不面对类似的要求。双方的关系并不对等平衡,但西方国家只是现在才意识到。

中国出口非洲武器装备升级

法广:中国在非洲军火市场上所占份额如何?(地位如何)

R.R. 中国出售的武器级别在提升,2000年代,中国只出售一些小型武器,步枪或小手枪,但级别不断提升,尤其是通过维和行动,中国首次可以出售一些军车、一些比较复杂的武器,火箭弹、甚至飞机等,随后中国开始向其参与维和行动之外地区的国家出售武器,比如向坦桑尼亚、向津巴布韦出售飞机等等,虽然最初只是出售侦察机,但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中国已经从最初的低端武器发展到出售与任何大国军队同样的武器,但有时数量略低。比如俄罗斯、法国、以色列或美国军火出售量远多于中国。

法广:是否有理由对中国武器出口级别提升感到不安呢?

R.R. 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一个战略问题,就是说中国是否通过出售武器而在非洲获得一种优势地位,是否足以挑战其他大国的势力范围。我觉得事情并不是这样运作的。中国组织军事培训,培训军官,这些军官会对中国有某种好感,这一点很重要,西方军队也这样做。但出售武器并不等于亲自行动,而且这些中国武器随后其实也可以给在非洲的中国驻军使用。我觉得这些都更是一个数字问题、情报问题,我无法确定。但武器出售本身的真正影响是针对非洲国家,非洲大陆上武器越多,就会有更多的国家的政治稳定面对危险,无论这些武器来自哪些国家,武器来自中国,还是俄罗斯,或是西方国家,问题都是一样的,是在非洲大陆上流通的武器总量使得所有国家都面对安全问题。


虽然根据中国国防部披露的数字,近50个非洲国家均派代表出席了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活动。但有关当局并未披露这次论坛活动的具体议事日程和相关讨论,国际媒体因此鲜有报道。


同一主题

  • 要闻解说

    法媒看中非首届防务安全论坛

    想了解更多

  • 中国/非洲/媒体

    中非媒体合作论坛推动“话语权”建设

    想了解更多

  • 中国/非洲

    首届中非防务安全论坛围绕“习思想”讨论

    想了解更多

  • 中国与非洲

    第六届中非峰会中国承诺在安全领域更支持非洲

    想了解更多

  •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执政两年后,美国将在11月初迎来中期选举。如何通过中期选举进一步巩固其执政基础,是美国总统下一步的主要目标。然而近来,特朗普在白宫内部的运作方式成为舆论热点。随着长期担任《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编辑的伍德沃德所著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员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国总统的领导力及信誉受到严重质疑。

  •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2012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掌权,开启了中国的“新时代”,习近平大力提倡“中国梦”的价值观,并提出“中国式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习近平时代进行了怎样的定位?当下的媒体又处于何种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9月9日,朝鲜迎来建国70周年。像往年的国庆日一样,朝鲜举行了阅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断,70周年是一个值得举办重要庆典的日子。但是,朝鲜今次的阅兵规模却不张扬,金正恩也采取了低调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达美国的洲际导弹没有现身。有分析认为,平壤当局的做法是为了展示与美国举行和谈的良好意愿。对此,旅居美国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2017年底,美国国际民主基金会发表报告:《锐实力:上升的威权主义影响》,提醒民主国家警惕专制国家的锐实力,认为俄罗斯与中国的海外投资发挥着“颠覆与破坏”作用,试图以此来操纵民主国家的民意走向。两家德国智库近期也发表研究报告,提醒欧洲领导人警惕中国在欧洲的扩展影响力战略。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近期为应对中国影响力渗透,推出新的反外国干涉法;一些美国智库及学者也陆续提醒警惕中国的影响力渗透……在软实力与硬实力概念之后,如何理解专指中国与俄罗斯的锐实力概念?它的具体表现形式如何?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们电话采访了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中国部主任冯崇义教授。

  •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最近一个时期来,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采取的高压政策引发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媒体披露,当局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地”,数十万人受到扣留。被关押在这些营地的人员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九月初,香港10多个公民团体举行集会,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严酷打压。联合国人权专家最近也对新疆“再教育营”提出警告,呼吁中国立即释放那些被拘留的维吾尔人。我们就相关话题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在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后,随着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展开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文化领域也随之呈现新气象。无论是思想言论、自由写作,还是媒体宣传等方面,均一改过去死气沉沉的局面,纷纷显现改革开放的局面。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称此一时期为中国版的“文艺复兴时期”。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潘先生就此一时期的中国媒体状况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19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后,中国的新闻业便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党控制下的新闻媒体丧失了自由度。1966年6月,《人民日报》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掀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大潮。文革十年,中国的新闻媒体几近名存实亡,成为名副其实的宣传工具。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中国新闻媒体在此一时期的地位以及中国文化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的遭遇进行了详尽地描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