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作者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资料图片:2015年3月29日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执行撤侨任务。 图片来源:路透社/Stringer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军队代表和包括12位来自塞拉利昂、南苏丹等国的军队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在内的50个非洲国家和非盟防务部门、军队代表参加这次为期15天的活动。中非关系近年来飞速发展,2017年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标志着中国在非洲大陆军事存在的进一步推进。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一直与中国与非洲经贸关系的发展密切相关,中国军队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非洲地区的维持和平行动,一些中国军工企业也在那里参加修路建桥的民事工程。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的举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军事领域出现转折呢?我们电话采访了法国政治与经济学博士、中非军事关系专家Raphael Rossignol先生. Raphael Rossignol先生(以下简称 R.R.)。近年来的研究主题特别关注中国军工企业在中非关系中扮演的角色。

中非军事合作:象征意义和具体落实

法广:这是中非首次举行防务与安全论坛。在此之前,中国军工企业在中非经贸关系中的重要作用一直被看作是以经济利益为主,(人们普遍看法是,中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主要是为中国在非洲大陆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如今这次峰会的举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在军事合作上出现转折

R.R. 我觉得与其说是转变,不如说是中非关系中的一个新阶段。因为自2011年起,我们就可以在非洲大陆上看到中国军队的士兵。现在他们更公开的这样做,是因为几十年来他们已经通过维持和平行动以及在索马里的反海盗护航行动证明了这种行动的好处,现在他们终于可以跨入一个新的阶段,也就是公开与非洲国家讨论军事合作关系。过去他们不公开这样做,因为其他国家对此非常警惕。

法广在您看来,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最大看点是什么?是否确有具体成果?这次峰会历时15天,为什么会期这样长?

R.R. 关于峰会,我并不掌握内部情况。我能说的是,峰会活动会期如此之长,首先是因为有很多国家应邀出席,而这些国家面对的问题又各不相同,因此,对于中国来说,要向这么多的国家提出一个军事合作建议,、提出一个保护方案并非易事,更何况这些国家同时也与西方或俄罗斯、或中东等其他国家有军事联盟。在非洲大陆,中国并非新来者,但他的能力和象征意义巨大,因此所有在这次论坛上或之后谈判达成的成果都可能对其他联盟关系产生影响,这些影响可以是经济的,贸易的。对于某些国家来说,即使是对某些非洲大国,这样的平衡都不那么容易把握。比如,对于那些非常依赖原材料出口、与中国贸易关系密切的国家,这些国家可能倾向于更多地从中国购买武器,因为这样可以赢得某些合同,因为这样可以建立某种信任关系,但这些国家目前也都因为近期原材料价格下跌而负债沉重,非常依赖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巴黎俱乐部等等国际金融机构,他们因此会担心,倘若与中国走得太近,会惹得这些出资人不高兴。因为以上种种因素,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上的谈判也不是件容易事。所以,对峰会上可能达成的共识,需要密切跟踪,因为峰会上签署的文件内容未必真正具体落实。

法广:如此说来。这次论坛的重要之处是否首先是它的象征意义?

R.R. : 象征意义确实非常大,象征意义的成分在自2000年以后的中非关系中一直都很重要,就是说,在2000年代,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地位非常有限。但是,中国凭借其经济体量,得以争得一些大型合同。这些合同多少动摇了原有的平衡,这一点对非洲与其它全球化中的重要国家间的关系互动产生了重要的象征作用,中国地位由此而加强。所以说,这种象征意义并不只是心理效应,而是也确实产生了实际的效果,因为中国在表现其自信、展示其军备、展示其方案的同时,为自己在国际关系体系中争得了越来越大的一席之地,伴随其一带一路行动,并与之相辅相成,一带一路是一套整体战略,就是说既是一种金融战略,也以连通中国与非洲、中国与太平洋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为基础,同时还是军事战略,因为一带一路的落实,需要保证沿途所有中国劳工以及所有中资设施的安全,所以所谓象征意义有它很具体的一面。不应当低估这个象征意义的具体效果。

法广: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的举行至少显示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成长,对于已经多年活动在非洲的西方国家或俄罗斯来说,中国军事力量在非洲的成长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原有的力量平衡?

R.R. 这当然影响已有的力量对比,但这并不新鲜,无论对西方国家,还是对于俄罗斯来说。因为在冷战期间,中国军队也曾经很活跃,就是说这并不完全是什么新生事物。新颖之处是中国军队的效率,是中国军队职业化的步伐。要知道中国军队自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以来就不曾打仗,而且1979年那场战争,对于中国来说是一场失败的战争。所以,人们还不太了解中国军队的实际战斗力,能够看到的只是中国军队以保护其经济利益为由而部署棋子。但所有大国都是以这样的理由(部署军事力量),所以没有人轻信这样的理由。

另一方面。中国也展示出一种与西方军队合作的意愿,尤其是在亚丁湾反海盗行动中,但这种合作非常有限。时至今日中国从未显示任何愿意按照不说是国际标准吧,至少是西方标准的合作,就是说,在维持和平行动中,或者在反海盗行动中,中国军队总是有些单独行动。这并不是说中国军队从不与其他军队共同行动,而是说中国每次都倾向于按照自己的方式按照自己的意愿、自己的目标派兵遣将。在中国人看来,这很正常,但是在西方看来,这样做就难以建立互信,西方军队不知道中国军队如何动作。尽管双方有不少军事交流,但在发生严重危机的时候,各国军队之间、各自的参谋部之间需要建立对话,以便制定共同战略。大家都知道,即使在维持和平行动,各国军队追寻的也都是本国目标。从这个角度说,中国也就继续挑战se defier ?西方军队,这就使得在发生严重危机的时候更无法确定各方军队是否能为一个共同目标团结起来。

军工企业在经贸关系中的重要角色

法广:您在很多文章中都特别强调军工部门在中非经贸关系中的重要作用。这是否是中非关系(中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的一个特别之处呢?

R.R. 至少是非常引人注意的一点,我不知道是否能说是特别之处,因为还有其他的国家也使用类似的方式,比如伊朗,或其他一些军队在革命之后,在政治生活中角色非常重要的国家。至于中国,它的特别之处是那些军工企业并不只是生产和出售武器,这是些同时活跃在经济生活各个领域的民用与军工混合的大型企业,他们修建道路,开发原材料,甚至也开展日常家用设备的业务。所以,相对于那些原本只是民用或只是军工的企业来说,他们的角色很特殊,人们有时很难注意到这一点,因为我们习惯于将民用与军工区分开来。这些企业的角色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他们将民用与军事两个功能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像其他国家那样,两者各行其是。举个例子吧,比如中国的保利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近期曾试图向中非共和国提供武器,该公司也向其他非洲国家提供武器,但这家公司也修筑公路、也经营工程技术,承接建筑工程,经营房地产,这种方式可以帮助更好的理解所谓的安哥拉模式,也就是中国企业修建基础设施,以便获得原材料,同时也通过卖武器,获得原材料,而这些武器也可以在中国与其非洲伙伴之间建立一种信任关系,告诉他们:我们希望保护你们,因为我们希望你们长治久安,你们长治久安才能让双边关系持久发展。理解这种思路才能更好的理解中非关系如何运作,我觉得千万不能把中国的军工贸易与民用贸易区分开来。

法广:这种模式是否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在西方国家运行的一些中国企业会引发不信任?近年来西方国家政府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越来越感到不安,因为在这些企业投资背后不仅经常有政府的影子,而且还会有军队的影子……

R.R. 的确是。这可以上溯到克林顿时期的募捐争议。当时的一项调查详细梳理了包括民用企业、包括一些以军人为首的企业,还有一些不甚明了的企业在内的所有相关商业网络。我绝不是说这是普遍情况。西方国家现在开始意识到,他们在集中关注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突破性推进的时候,却没有特别留意中国正在海外投入巨额资金收购那些掌握对中国至关重要的技术的企业。在西方国家的这种行动规模远超过中国在非洲的行动。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其实非常有限,仅限于原材料开发或买卖。但在西方,中国寻求的是专利,是对中国工业发展必须的战略性资金,因为,中国工业并不想只是世界工业产链中的一环,而是希望主导整个工业产链。西方企业在付出很多、在对中国市场寄予厚望之后,现在才开始意识到中国企业对他们的压力,比如中国的市场非常封闭,要想与中国合作,就必须遵守一些规则,而中国企业在西方并不面对类似的要求。双方的关系并不对等平衡,但西方国家只是现在才意识到。

中国出口非洲武器装备升级

法广:中国在非洲军火市场上所占份额如何?(地位如何)

R.R. 中国出售的武器级别在提升,2000年代,中国只出售一些小型武器,步枪或小手枪,但级别不断提升,尤其是通过维和行动,中国首次可以出售一些军车、一些比较复杂的武器,火箭弹、甚至飞机等,随后中国开始向其参与维和行动之外地区的国家出售武器,比如向坦桑尼亚、向津巴布韦出售飞机等等,虽然最初只是出售侦察机,但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中国已经从最初的低端武器发展到出售与任何大国军队同样的武器,但有时数量略低。比如俄罗斯、法国、以色列或美国军火出售量远多于中国。

法广:是否有理由对中国武器出口级别提升感到不安呢?

R.R. 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一个战略问题,就是说中国是否通过出售武器而在非洲获得一种优势地位,是否足以挑战其他大国的势力范围。我觉得事情并不是这样运作的。中国组织军事培训,培训军官,这些军官会对中国有某种好感,这一点很重要,西方军队也这样做。但出售武器并不等于亲自行动,而且这些中国武器随后其实也可以给在非洲的中国驻军使用。我觉得这些都更是一个数字问题、情报问题,我无法确定。但武器出售本身的真正影响是针对非洲国家,非洲大陆上武器越多,就会有更多的国家的政治稳定面对危险,无论这些武器来自哪些国家,武器来自中国,还是俄罗斯,或是西方国家,问题都是一样的,是在非洲大陆上流通的武器总量使得所有国家都面对安全问题。


虽然根据中国国防部披露的数字,近50个非洲国家均派代表出席了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活动。但有关当局并未披露这次论坛活动的具体议事日程和相关讨论,国际媒体因此鲜有报道。


同一主题

  • 要闻解说

    法媒看中非首届防务安全论坛

    想了解更多

  • 中国/非洲/媒体

    中非媒体合作论坛推动“话语权”建设

    想了解更多

  • 中国/非洲

    首届中非防务安全论坛围绕“习思想”讨论

    想了解更多

  • 中国与非洲

    第六届中非峰会中国承诺在安全领域更支持非洲

    想了解更多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一年多来,中国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的话题吸引了全球多方媒体的关注。不断有报道揭示: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规模巨大,可能关押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强化教育、有时还会遭遇身心折磨。尽管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现象,却很难对中国展开有效施压。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最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作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关押、最后受到审判的维权人士,王全璋获刑再次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方人士的担忧。近年来,中国的人权议题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辆红色货车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游。红色货柜的侧面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和“19年了,为什么?”。这个模仿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而来的形式别致的为同性恋者呼吁权利的行动,吸引海内外舆论重新关注中国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生活环境与状况。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报告中,列举了一些中国同性恋团体活动被取消或受到阻挠的例子。那么,在中国正式将同性恋非罪化20余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18年之后,中国同性恋人群,或者更笼统地说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环境究竟如何呢?国外观察与国内性少数人群的实地体验是否吻合呢?我们借第五届“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机会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