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9年5月20日法广第1次播音-北京时间6-7点
RFI法广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9年5月20日法广第1次播音-北京时间6-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19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习近平怀有巨大不安感,元老倒习只是一种大众期待

作者
习近平怀有巨大不安感,元老倒习只是一种大众期待
 
明镜火拍2018年7月13日节目《点点今天事》 明镜书刊提供

元老联名倒习公开信在网上盛传,《人民日报》上习近平的名字出现频率减少……一连串的怪异事件使得外界纷纷猜测,北京是否发生了一场政变?习近平的执政是否受到了强大掣肘?今天的《明镜书刊》栏目,我们请来明镜火拍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2018年7月13日《点点今天事》节目中,明镜火拍新闻观察员何频对于近期北京怪事频发的分析。该节目完整文字整理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103期《明镜月刊》中。
 

 

法广: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说《新闻联播》中出现的所谓的“技术事故”和陕西社科院取消了梁家河大学招标研究项目。这些迹象是不是显示某种政治风暴已经来临了?

贺兰若:在7月13日的《点点今天事》中,明镜火拍新闻观察员何频说,对于上述这些事情,自己知道的并不比一般网友多。但是他认为,根据自己对于中国的研究,中国历来的政变,与其它国家不同,不能算是标准的政变,更多的是阴谋诡计  或者是以所谓的路线斗争,来掩盖它宫廷政变的本质。

在这样的政治体制中,中央的各个部门与那些所谓的元老们,还有领导人之间,无时无刻都在进行大大小小的权力斗争和政变,只不过有时候是比较隐蔽而已。
法广:为什么中共内部随时都在进行斗争呢?

贺兰若:何频先生认为,中共的政治体制已经形成了政治机器化的运作,在运作中,这个体制无法达到一种公平的状态,所以大家总是通过一种非规则的方式,试图来达到自己的权力目标。只要这种体制不变革,中国就随时有发生政变的可能。何频先生进一步预言,在习近平时代,不进行政改,就会发生政变。

其实在习近平执政的前五年,他已经发动了几场政变,如拿下周永康和令计划等。那么之后是政改还是政变,这要看习近平的选择,也要看习近平政敌的选择。

法广:若中共的政权最终以一场毁灭性的政变来结束,那么这场政变最有可能发生在什么时候呢?会不会现在显示出来的种种乱象正是大政变的前兆呢?

贺兰若:何频先生在《点点今天事》中认为,中共何时出现大政变,这个时间点是很难预估的,因为所有的权力运作都是在幕后进行的,隐藏在公众和媒体看不到的地方,因此,若是北京发生一场政变,外人很可能完全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有可能一夜就发生了  就如当年的林彪逃亡和四人帮被抓。

法广:那中国会不会发生何频先生提到的这种政变呢?

贺兰若:何频先生分析说,习近平一直有一种巨大的不安感,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种种作为得罪了包括官员,军人和商人在内的社会各个阶层。最近一段时间对习近平的吹捧达到了文革之后对领袖的个人崇拜的顶点,人民对习的不满也充斥了整个社会。

而把习近平推向风口浪尖的,正是他自己的人马,而不是敌对势力。所以习近平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  一方面其实他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整个的运作还是在政治机器上的运作;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摆出一个极权的方式出来,所以大家都可以有理由说,这个责任要由你习近平承担。

何频先生坦承,自己预估不出中国何时会发生政变,以及会发生何种政变。

法广:最近网上盛传,北京出现了一封元老的联名信,要求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的问题、十九大以来出现的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提出讨论。外界盛传,除了李鹏外,其他的历任政治局常委都签了字?

贺兰若:是的,网上甚至还有传闻称,对于习近平的处理已经定了调子,让他2018年9月份以后,就从中国政治舞台上慢慢淡化下去;由汪洋取代习近平,担任总书记,然后王沪宁也下台,由胡春华来作为政治局常委,作为书记处的常务书记,作为二十大的中国的接班人?

何频先生认为,这封网上流传的所谓元老联名信,更多的是反映了人们的一种期待。这样的信之前就曾经流传出现过,传说是当时的中纪委书记陈云和副书记黄克诚搞的,信的内容是反对华国锋的个人崇拜。

现在大家都希望,最好元老们能联手把习近平灭了;但是何频先生认为,按照现在的中国政治生态,中共元老们想要联合签署针对习近平的联名信是非常困难的,这是政治大忌。这些元老们,上一届的常委,上上届的常委,上上上届的常委,有几个常委家族不是贪污腐化?有几个常委,他们当那个所谓的常委,是真正德高望重?有几个不是靠欺骗、马皮、吹牛、讲假话、陷害同志,来当上所谓常委?

绝大多数的官员都是坏人。这个体制就必然使他变成坏人,或者说他不坏,就根本没办法在这个体制里面待下去。如果发生异常,短暂的小范围的政变,倒是有可能发生。这么大面积的,这么多元老去签名,何频先生说,他从常识判断,这种可能性太低了。

  • 习近平惹恼特朗普,普京如何推一把?

    习近平惹恼特朗普,普京如何推一把?

    在2019年5月4日到2019年5月7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分析,为什么在中美贸易谈判看似接近尾声的时候,特朗普突然对北京翻脸的原因。是白宫与普京通过话之后决定改变对中方的策略?还是因为习近平的拖延战术惹毛了特朗普?而之后的美中俄三方关系又将如何发展呢?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9期《内幕》杂志中

  • 习近平健康埋雷?母系多早逝、父病多忧虑

    习近平健康埋雷?母系多早逝、父病多忧虑

    在2019年4月25日到24月26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分析,习近平的身体是否真如外界流传的一样出现异状,并且加以介绍习近平家族成员的健康,而这些问题后来有没有影响到习近平本人的身心状况呢?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9期《内幕》杂志中。

  • 习近平暗示有了双接班人?

    习近平暗示有了双接班人?

    在2019年4月16日到2019年4月22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观察到,习近平要做一辈子皇帝的制度似乎有了变化,各种关于接班人的传言纷纷出现,更有一种说法是,习近平不排除设置两名接班人,甚至安插自己的女儿习明泽来接班。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1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元老政变拉下胡耀邦,习仲勋是唯一辩护者?

    元老政变拉下胡耀邦,习仲勋是唯一辩护者?

    在2019年4月14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回忆起三十年前的4月15日,前中共领导人胡耀邦在那一天传出因病去世的消息。当时有一些元老级人物原本只是想把胡耀邦从总书记的位置拉下来,却没有预料到中国接下来将会面临更大的政治风暴,这一切都要从他生病前后的经历开始说起。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1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 习近平硕果摘尽,李克强成替罪羊?

    习近平硕果摘尽,李克强成替罪羊?

    在2019年4月7日到2019年4月10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观察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欧洲出席16+1峰会,但成果似乎不甚理想,欧盟罕见地强硬以对,使得李克强在最后一刻被迫做出重大让步。而且最近欧洲国家对北京的态度也出现转变,究竟是受到美国施压,还是另有其他原因呢?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8期《内幕》杂志中。 …

  • 鲁炜因疯遭轻判?孟宏伟被双开带出公安部清洗

    鲁炜因疯遭轻判?孟宏伟被双开带出公安部清洗

    在2019年3月27日到2019年3月29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分析中国官场如何暗潮汹涌与丑恶斗争,从习近平如何利用“忍功”使自己获得高位,以及政坛官员们惨遭清算,来阐述共产党如何着力斗争而忽悠民众生活。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8期《内幕》杂志当中。

  • 响水化工厂成政坛压力锅!保乌纱帽是官场灵魂需求

    响水化工厂成政坛压力锅!保乌纱帽是官场灵魂需求

    在2019年3月22日到2019年3月25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认为,习近平对于响水化工厂的批示下来了以后,震动的不仅仅是盐城这个地方,在全国尤其是省市一级,都不难感受到批示的内容不只是在处理一项重大事故,更重要的是官员们要如何保住乌纱帽。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0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