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20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今次疫苗造假和不合格丑闻,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今次疫苗造假和不合格丑闻,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北京,2016年4月13日,一名护士正在向一名儿童注射疫苗。 路透社

一家名为“长生生物”的民营上市公司几种伪劣疫苗,被有关当局查获后,在中国社会引爆一场被形容为“氢弹级”的超级與论风暴,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疫苗事件的分析评论。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事情的彻底引爆则是因为一篇题为《疫苗之王》的网络文章,该文从国有资产流失到疫苗生产造假,对长生生物的发迹史做了全景式描述,引起了针对疫苗生产企业的公愤和对监管可靠性的质疑,被大量传播。由于这篇文章是一家之见,并非权威信息,其准确性一时不得而知。但在官方信息没有跟上的时候,很多读到它的人对文中故事宁肯信其有。这次疫苗事件触发了人们的大量困惑和不安。首先是疫苗人命关天,但它的生产为何能被不负责任的民营企业主把持,而当出了问题时,怎么会罚点款就了事了呢?还有,2016年山东出过疫苗安全事件,当时闹得轰轰烈烈,国内疫苗生产受到沉重打击,为什么时隔不久,围绕疫苗又出事了呢?这究竟是个别事件,还是具有某种普遍性呢?”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长生是内地疫苗龙头企业之一,今次疫苗造假和不合格丑闻,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内地有媒体将事件与10年前三鹿毒奶粉相提并论,连官方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都发表评论,怒斥‘伤天害理’”。“两年前,山东爆出‘假疫苗’事件,估计有200万支问题疫苗流出,事件中超过200人被捕,多名卫生及地方官员遭处分。事后国务院修例,逐步建立疫苗安全标准和生产监管体系,同时加强罚则,若事态严重,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须引咎辞职,可是仍然无法杜绝劣质疫苗问题,反映问题不仅在于完善法规加强惩处,更要正本清源,处理背后的深层结构问题。 ”“近年内地政府致力反腐,强调自我监察自我完善,然而缺乏舆论有力监督,难免影响反腐成效;假疫苗风波愈演愈烈后,当局严控网上敏感信息‘维稳’,也可能带来反效果,加深民众猜疑。”

香港《信报》的社论称:“黑心疫苗一方面掀起全国恐慌,另一方面又惹来公愤,毕竟十年前的三鹿毒奶粉案记忆犹新,害得几十万婴儿及幼童罹患肾结石等等泌尿系统疾病,最少六人死亡;如今居然连预防疾病的疫苗也造假,受害者说不定终身残疾甚至丧命,老百姓气愤莫名乃人之常情。须知道,狂犬病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医学专家说的没错:‘疫苗造假,与杀人无异!’一次又一次性质恶劣的造假丑闻,奸商固然可恨,假如真的涉及官商勾结,贪官同样可憎。习近平上台执政以来,依法治国不知讲过多少遍,反贪防腐的雷霆举措亦屡见不鲜,偏偏祸国殃民的黑心恶行禁之不绝,难怪不少人对于中国式体制失去信心。”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社论称:“网民热炒孙咸泽升官、包月阳免职的旧闻,故意隐去时间当作新闻转贴、评论,与其说是宣泄不满,不如说是击中了中国官商的道德问题的死穴。” “孙咸泽原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因对三鹿毒奶粉事件负有责任而被中纪委、监察部记过处分,但2012年8月竟升任食药局副局长,2014年兼任药品安全总监,疫苗也在他分管范畴,至今年2月到龄卸任,现任全国政协教科文衞体委员会副主任。包月阳是《中国经济时报》前总编辑,2010年因签发记者王克勤的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被免职。从温家宝到李克强,再到在非洲指示要严查毒疫苗的习近平,谁阻止过孙咸泽之类官员的复出、晋升?谁为包月阳、王克勤这样的新闻工作者撑过腰?孙咸泽、包月阳的升贬,正正说明了毒疫苗、毒食品在中国不可能被彻查、不可能被杜绝的根源:舆论监督缺席,官德缺失,商德何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