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刘霞意外获释令刘晓波追忆活动盛况空前

作者
廖天琪:刘霞意外获释令刘晓波追忆活动盛况空前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与刚刚获释的刘霞在柏林 2018年7月13日 独立中文笔会/潘永忠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祭日的当天,7月13日,在德国著名人权牧师若兰特-库纳先生及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共同主持下,柏林举行了一场纪念活动。这场活动筹备已久,尤其随着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脱离软禁、抵达柏林而备受关注,并吸引了多国媒体。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首先请介绍一下本次“刘晓波追忆”活动的情况。这次活动的规模是否超出预期?

廖天琪:是的,我记得上一次,大概一个多星期之前,我们做过一次对谈,关于这次的活动。那个时候我们就非常高兴,因为我们通知到德国的媒体,反应都很好。我们知道很多媒体都会来参加。但是接下来、从今天算起、就是等于一个星期之前,刘霞突然意外的获得释放,她在七月十号在德国驻北京大使克劳斯先生的亲自陪同之下,被送到了在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转机、然后抵达柏林。这件事情当然在西方、在东方的社会、在全世界都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这个事情发生的时间是这么地特别,刚好是在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的头三天,我们的活动都已经拍板了,出现了这样一个情况,所以它对我们这次活动当然造成格外大的一种冲击,这是令人非常惊喜的一种冲击。

我可以提出几点:你刚才的问题是我们这次活动的规模是否超出预期?这个答案是绝绝对对地肯定的。这次活动由于刘霞这么出人意外地获释,所以它的规模是空前的盛大。仅从媒体方面讲,德国所有大的媒体,从电视台、电台到大报都有记者和摄影对过来,在现场拍摄、进行采访。同时我特别高兴的是华文媒体。香港囊括了所有有影响力的港媒都来了:不管是苹果日报、还是它们的电台、香港电台、商业电台、南华早报等各种报纸全部都有人来。我非常惊讶,开始我觉得可能有五、六个,因为它们事先与我联系了,我约它们在我们举行活动的头一天,到一个地方去喝咖啡。就是在我跟刘霞见面之后,向他们报告一下。结果我跟刘霞见面,时间拖得比较长,所以当我到达我们见面的地方,本以为喝个咖啡、谈一谈就完了,结果没有想到,一大堆的记者、摄影对都在文学屋的前面,他们特别给我们开出了一个房间,真正变成一个临时记者招待会。我就跟大家谈了很多。我要(强调的是),香港方面,香港人和香港媒体对于刘霞的释放非常非常地关注。另外,还有日本的媒体:共同社,每日新闻、朝日新闻、读买新闻等等都有人来。他们有的是从北京飞过来,有的是从本地的驻地记者派过来,还有其他的华语记者像台湾中央社、民报等都有人来。另外,美国纽约的一个制片人带着整个的摄影队把我们这个全程活动全部拍摄下来。不过,美国来的这个摄影队是在不知道刘霞回来之前,就已经跟我约定好了,他们本来就是要拍摄全程的。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这次特别令人惊讶的是,德国前任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也突然出席。七月十三号晚上,下午六点钟的时候,我们(活动)就要开始前的大概十来分钟,高克和他的生活伴侣(Daniela Schadt)夏德夫人突然出现了,来参加这场盛会是我们没有预知的。媒体都沸腾了,围着他们拍摄。高克总统和他的夫人走过来,跟我握手、祝贺我们。我当然向他表示特别的感谢。夏德夫人笑着说,他们正在外地度假,得到刘霞来到柏林的消息,就专程赶来了。我想,德国前任总统的出席,特别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是有一些特殊的意义的。因为那一天,德国在职的高官似乎不便露面,由一位已经没有政府职务,但又是曾经有过国家最高的职务的总统、而且形象最好和象征道德意义的总统前来,这层意思是很明显的,默克尔夫人自己不便于露面。因此我在致辞时,特别代刘霞向德国政府,尤其是总理默克尔夫人道谢,感谢多年来他们对刘晓波和刘霞的支持和救援。

另外还要说一点的就是, 这个教堂可以容纳800人,当天全部坐满,而且四周围的记者和摄影录像的人也都站满了,估计至少有九百近一千人。许多报导说四、五百人,我自己也说是四、五百人,是眼见的随意估计,事实上远远超过了这一数字。总之是盛况空前。当晚的电视新闻节目中也有本次活动的报导和镜头。

法广:据说参加本次纪念活动的人士多为德国人。我们知道,刘霞的获释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长期关切分不开,这其中当然也有你们这些生活在德国的人权捍卫者的不懈努力。请谈谈,德国民众为什么尤为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廖天琪:中国人自己一摆脱困境,在侨居地安居乐业之后,宁愿聚餐、打牌,也不来参加这类的活动,不去关心还在受苦被关押被迫害的国内人士,连每年六四来的华人都屈指可数。

德国有自己痛苦的历史经验,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经历了两次专制独裁政权-希特勒的法西斯和共产主义独裁,他们进行深刻反思,对于遭受政治迫害的人特别有感同身受的同情心。德国接纳这么多难民就是明证。

法广:刘霞虽然在活动前夕抵达柏林,却未能出席这次活动。你怎样看待刘霞获释?北京为什么选择此时放行刘霞?

廖天琪:刘霞在上飞机的时候,德国大使坐在她旁边对她说,刘霞你现在是完全的自由人了。你要说什么、你要做什么,你完全可以自己决定。我们德国方面不会给你任何的限制。但是,刘霞虽然很想来参加这次活动,却还是没有来。她不能来的原因,大家都非常清楚。她不能够出现,如果出现,就会发生一些事情,是她所不愿见到的。大家都知道,她的弟弟还在北京。

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北京放行呢?就在刘霞到达的同一天,李克强总理和德国的默克尔政府进行重量级的政经对话,向德国购买了300亿欧元的产品, 并且提供德国一个二级城市来进行测试自动化汽车的投入使用,改变中外合资在中国设厂的股份比例,即外国股份可大于中方,这都是破天荒之举。刘霞被当成个大礼物送上了门。说来这一切要感谢那个如大象进入世界瓷器店的美国总统川普。他对中国和的贸易战和将中国当成争夺世界霸主地位的对手,使北京很紧张,誓必要把欧盟,特别是德国拉到自己的同盟圈内,恰好欧洲国家对川普十分愤怒,他不但对欧洲怒目恶颜相视,更进一步居然跟俄罗斯的小独裁普京串联,昨日(17.7.)二巨头到赫尔辛基会面,相谈甚欢,这令欧盟气结。很愿意跟中国加强关系。这些因素是刘霞此时此刻被释放来的的主因。

法广:几乎与放行刘霞的同时,北京对异见人士秦泳敏进行了重判。可否孤立地看待这两件事?

廖天琪:我觉得不行。秦永敏在刘霞出国当天被判刑13年,他已经在大牢里渡过23年的岁月,这位勇敢的,为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奉献一生的勇士,大部分的生命都在牢狱里度过,令人扼腕叹息。都选在同一天,一个人飞向自由,一个人被判形同死刑,因为秦泳敏已经不年轻了,还有十三年,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活着出来。这就是中共政权的本质:奸诈、算计、阴谋阳谋一同出笼,他们根本不把人当人,都是他们手中的棋子,国际有名的异议分子在他们手中是王牌,大大的资本,何时抛出这个棋子,要看形势所需。放了刘霞,他们手里还有刘晖,放了刘晖,手里还有刘晖的妻子,还有著名的人权律师王全璋、高智晟、伊力哈木,用也用不完,反正放了再抓,取之不尽。这样蔑视人性和践踏人的尊严的政府,人人得其而反抗,人人得而诛之。

法广:刘霞终于走出中国,完成了刘晓波的最后遗愿。她将怎样开启今后的人生道路?

廖天琪:暂时她还需要休整自己,先进行健康检查,这已经开始了,她服的药物要调整。很长时间她都不会在公众界露面,不过她告诉我,她会尽量过正常的生活,重新开始摄影、写作、画画。她很喜欢德国,她说这里又干净、又清爽,不仅风景美,人文气息浓厚,人情味重,更重要的是她不用再看到包围她的那些国安和警察的嘴脸,不用提心吊胆。我相信她的抑郁症会很快好起来,在自由的空气里开始她的新生活,也可以说是第二生命。当然伴随着她的依然是她心爱的晓波,晓波不仅活在她心中,也活在我们所有人的心中。
 

  •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军队代表和包括12位来自塞拉利昂、南苏丹等国的军队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在内的50个非洲国家和非盟防务部门、军队代表参加这次为期15天的活动。中非关系近年来飞速发展,2017年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标志着中国在非洲大陆军事存在的进一步推进。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一直与中国与非洲经贸关系的发展密切相关,中国军队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非洲地区的维持和平行动,一些中国军工企业也在那里参加修路建桥的民事工程。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的举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军事领域出现转折呢?我们电话采访了法国政治与经济学博士、中非军事关系专家Raphael …

  • 潘永忠:健康的政权需要有制约有平衡

    潘永忠:健康的政权需要有制约有平衡

    旅居德国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所著新书《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在台湾出版,引发了对中国新闻媒体业发展的普遍关注。潘永忠先生在这部新书中,详尽地阐述了自古以来,中国新闻业的发展变迁。特别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以来的巨大变化。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潘永忠先生介绍一下中共建国之初,传媒业的发展历程。

  • 刘晓波远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纪念

    刘晓波远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纪念

    各位听众,2018年7月13日,柏林葛策马尼教堂举行“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活动由葛策马尼教堂与德国著名人权牧师罗兰•库纳(Roland Kühne)、独立中文笔会长廖天琪、德国诗人和歌手沃夫-比尔曼、200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联合发起,由罗兰•库纳牧师与廖天琪共同主持。纪念活动,无论是出席者,还是地点选择原本就别有深意,而刘晓波遗孀在刘晓波逝世周年到来前几日突然获释更使得这次活动的规模远超出了组织者的预期,不仅德国媒体悉数到场,香港和日本各大媒体也都专门派出团队。

  • 夏明:北京放行刘霞并不是一个具有标杆性的事件

    夏明:北京放行刘霞并不是一个具有标杆性的事件

    7月10日,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获得北京政府准许,离开中国抵达柏林。近年来,刘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软禁,很难与外界取得联系。不过,国际社会始终没有放弃为刘霞获得行动自由的呼声。刘晓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刘霞获准离开北京,颇令国际社会欣慰。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刘霞抵达柏林的相关事宜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星星画展的破茧而出与落幕

    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星星画展的破茧而出与落幕

    2018年是中国共产党第11届3中全会启动改革开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随真理检验标准的全国大讨论,中国社会开始挣脱常年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的高压束缚,迅速活跃沸腾起来。西单民主墙开始集结越来越多的民众,各种民间刊物不断出现,星星画社也在这种冲破束缚的渴望中破茧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艺术家在没有官方许可的情况下,毅然将自己的作品悬挂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东侧的栅栏上……如果说星星画展被看作是中国当代艺术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的话,它的出现与落幕也记录着那个年代中国政治与社会变迁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邀请国际策展人、独立艺术评论家杨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艺术家杨诘苍先生谈谈他们对这一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观察。出生于德国的杨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国留学,她的博士论文关注的正是对1979年到1989年中国前卫艺术创作的符号分析。杨诘苍先生当时则正在广州美院读书,对星星画派事件记忆犹新,也对此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颇有独到见解。

  • 廖天琪谈“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

    廖天琪谈“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

    7月13日,是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纪念日。近一年来,刘晓波的名字丝毫没有淡出人们的记忆。在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时,德国将在7月13日举办“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等民间组织纷纷对这次活动进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