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北京放行刘霞并不是一个具有标杆性的事件

作者
夏明:北京放行刘霞并不是一个具有标杆性的事件
 
刘霞抵达赫尔辛基机场 2018年7月10日 路透社

7月10日,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获得北京政府准许,离开中国抵达柏林。近年来,刘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软禁,很难与外界取得联系。不过,国际社会始终没有放弃为刘霞获得行动自由的呼声。刘晓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刘霞获准离开北京,颇令国际社会欣慰。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刘霞抵达柏林的相关事宜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刘霞已经抵达柏林。长期以来,国际社会不断为刘霞获得行动自由而努力,如今终于有了成果,首先请谈谈你的感受。
 

夏明:我们知道,刘霞作为刘晓波的妻子,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处于丧失自由的状态。刘晓波是第一位在中国大陆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他成为中国的人权和民主整个诉求的代表性人物。去年七月份,他因为患肝癌在狱中去世。因为中国的监狱没有公布他的病情,直到很晚,国际社会曾希望刘晓波能够到海外接受医疗,中国政府没有同意。刘晓波去世以后,刘霞继续遭受监视居住,丧失了自由、丧失了与外界的联系。刘霞出现如此遭遇,因此经常会陷入一种抑郁状态。国际社会也在呼吁,要求释放刘霞,刘霞需要医药治疗。但是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允许。今天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决定放刘霞。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动作。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我觉得其中当然有重要的意义。对刘霞来说,获得了自由,而且也可以在西方国家得到一些关注,包括她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我相信也能够得到一定的治疗。刘晓波来的遗愿就是希望刘霞能够自由地生活,因此对刘晓波来说,他的在天之灵会有所安慰。同时对刘霞来说,她的一生献给了刘晓波,也献给了人权和民主事业,因此她的获释、她的自由令人非常激动。

法广:刘霞本人是一位诗人,并不过多过问政治,却为什么遭到长期监控,即使在刘晓波去世之后近一年的时间内,也没能获得行动自由?

夏明: 刘霞说过一句话就是:在这个国家,爱刘晓波就是犯罪。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在过去的几十年对人权的控制和对反对力量的打击,最重要的做法就是采取株连。也就是把这些民主和人权斗士和领袖的亲人作为人质来进行迫害。我们往往看到这些人权或者民主领袖,他们可以牺牲个人,可以在强权面前坚持个人的操守,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肉体、坚守自己的政治立场和见解。但是当中国政府用这种牵连的方式、用株连、把家庭、把这些民主和人权人士最爱的亲人、包括父母亲、兄弟姐妹、或者夫妻、还有子女,往往用这些方式,中国政府可以用最残酷、最无人性的方式来控制这些人权领袖和民主人士。这就是中国政府一种特别有效的方式,千年有效的(方式)。刘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霞就是一种夫妻配偶的方式受到控制。

还有一种用父母的方式来控制。像王军涛,他的父亲去世,中国政府根本不允许他回去探视。有许多在海外流亡的民主人士都遭遇同样的待遇。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利用兄弟姐妹的方式,像刘霞,她的弟弟现在还在国内。当时海外希望刘霞的弟弟能够同她一起出来。但是她的弟弟现在根本没有获得自由,而且他还有刑期,而且有几年的保释的刑期,如果任何时候,刘霞在外面有所动作的话,中国政府也会把刘霞的弟弟收监等等。另外可以看到,他们对子女的控制,通过虐待子女来伤害父母。像中国的王宇律师,他们夫妻二人受到的迫害加在儿子身上的迫害等等。所以可以看到中国政府确确实实用株连的方式、用“人权人士”和“民主人士”最不愿伤害的他们的亲人的方式实行控制。这就是刘霞为什么受到迫害的主要因素。

法广:目前,刘霞已身在国外,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她从此便获得了完全的自由?

夏明: 从个人的身体上,刘霞进入西方国家,应该说是自由了。但是她的心在国内还有很多的牵挂。我们可以看到,刚才我也说到,刘霞的弟弟还在国内。刘晖是因为帮助刘霞和刘晓波被中共进行报复和打击。以莫须有的罪名给他判了十(一)年的刑期。现在给了他有限制地保释,这意味着他时刻都可以再被收监回去。所以刘霞有许多帮助她的人在国内,她的行事一定会非常小心,谨慎。另外,我们也看到,刘霞的获释应该是和德国政府与西方国家的压力有关。德国政府、德国总理默克尔似乎给中国政府有某种默契,或者私下有某种交易。我们对此目前还不完全清楚。所以德国政府会给刘霞在德国的停留,一定会有某一些具体的条件。我相信刘霞也会遵守。我相信因为有中国的影响和压力,因为有中国政府向西方国家、尤其德国可以施加某种影响,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刘霞并不是完全地自由,她的言行举止恐怕还有很多的考量,还有很多的担心。

法广:中国政府终于放行刘霞,出于怎样的考量?

夏明:第一,我认为中国政府不管做任何的善,不管它再小,都是一个好事情。刘霞的释放,从孤立的案件来看,当然是中国政府释放出某种善意,是中国政府做了一个小善。这点是不可否定的。但是它到底意味着什么?我觉得首先意味着: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已经停止了这种人质外交。也就是说,中国政府从它的“崛起”,成为一个大国、复兴大国,它对西方的人权呼吁、西方国家对中国关于 对人权迫害的压力,可以完全置之不顾,坚决不让步。但是今天刘霞案子又显示出,在过去的十年,中国政府从不让步的情况下,今天又有一些松动,一些让步,这是中国政府一种善意的、小善的做法。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中国政府在做这件事情的同时,在第二天,中国民主党一个老牌的民主斗士-秦永敏就被重判十三年。我们知道中国民主党现在已经被判了上千年的刑期了。所以刘霞刚一出来,秦永敏就被重判十三年。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在做这些小善的同时,它不忘用更大的恶来提醒中国人,提醒中国的人权人士和民主人士:你们任何有幻想,以为我好像会松动、我好像就会自由化、我好像就会尊重人权,这都是妄想。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对刘霞的做法,更多地是一种权宜之计。因为毕竟中国现在面临的是一种内外交困的时局。尤其是因为贸易战,中国需要在这种急剧变革的世界经济中,站稳自己脚跟、稳住自己的经济,所以它跟德国有某种妥协和让步。但是我觉得不应该把它解读为:中国政府有改善人权、推动自由化或尊重民主的任何的实质性努力。

法广:能否认为中国政府放行刘霞的做法为一次进步?

夏明:对,可以说是一种小善。但是从中国政府的层面上来看的话,我不认为是一种实质上的突破。它是一个好事情,但是我不认为它是一个标杆性的事件,标志着中国政府有质的突破或者有方向性的转变,或者把人权、民主、自由这些能够放到中国官方的这种考量上。我觉得中国政府现在是一个丧失了基本底线的政府。也就是说它做的任何的事情都是以实用主义的、为了维护它所说的“政体安全”所作的事情。也就是中国今天要说的,有一种“大局”意识,或者说它要把这种角色认清楚。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个人的角色其实是服务于大局的。而这个大局,其实就是服务于习近平的核心地位的。所以在目前中国经济遭遇五年多的、不断地低走的情况下,而且习近平在他的政治、外交和社会、经济各种政策现在都越来越遭遇到人们的质疑的情况下,尤其在他废除任期制以后,甚至在中国共产党党内,也引起各种反弹的情况下,我觉得党内的这种斗争、权力争斗,当然就激化起来。而且中国社会对中国共产党、对国家的反抗,也激化起来。世界上的民主国家联合起来对中国抵制,也带来中共内部分歧。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是中国政府作出的一种不得已的妥协。而且可以看到,官方在解读的时候,它也会说,这种决定是习近平好像亲自跟默克尔之间商量、决定的。所以即使这种决定其实是显示出习近平的某种失败,或者是中共无可奈何的一种让步。但是它最终要把它解读成:好像习近平的一种韬光养晦,或者大局意识。

  •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中非合作跨入新阶段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军队代表和包括12位来自塞拉利昂、南苏丹等国的军队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在内的50个非洲国家和非盟防务部门、军队代表参加这次为期15天的活动。中非关系近年来飞速发展,2017年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成立,标志着中国在非洲大陆军事存在的进一步推进。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一直与中国与非洲经贸关系的发展密切相关,中国军队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非洲地区的维持和平行动,一些中国军工企业也在那里参加修路建桥的民事工程。首届中非防务与安全论坛的举行是否意味着中非合作在军事领域出现转折呢?我们电话采访了法国政治与经济学博士、中非军事关系专家Raphael …

  • 潘永忠:健康的政权需要有制约有平衡

    潘永忠:健康的政权需要有制约有平衡

    旅居德国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所著新书《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在台湾出版,引发了对中国新闻媒体业发展的普遍关注。潘永忠先生在这部新书中,详尽地阐述了自古以来,中国新闻业的发展变迁。特别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以来的巨大变化。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潘永忠先生介绍一下中共建国之初,传媒业的发展历程。

  • 刘晓波远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纪念

    刘晓波远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纪念

    各位听众,2018年7月13日,柏林葛策马尼教堂举行“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活动由葛策马尼教堂与德国著名人权牧师罗兰•库纳(Roland Kühne)、独立中文笔会长廖天琪、德国诗人和歌手沃夫-比尔曼、200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联合发起,由罗兰•库纳牧师与廖天琪共同主持。纪念活动,无论是出席者,还是地点选择原本就别有深意,而刘晓波遗孀在刘晓波逝世周年到来前几日突然获释更使得这次活动的规模远超出了组织者的预期,不仅德国媒体悉数到场,香港和日本各大媒体也都专门派出团队。

  • 廖天琪:刘霞意外获释令刘晓波追忆活动盛况空前

    廖天琪:刘霞意外获释令刘晓波追忆活动盛况空前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祭日的当天,7月13日,在德国著名人权牧师若兰特-库纳先生及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共同主持下,柏林举行了一场纪念活动。这场活动筹备已久,尤其随着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脱离软禁、抵达柏林而备受关注,并吸引了多国媒体。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 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星星画展的破茧而出与落幕

    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星星画展的破茧而出与落幕

    2018年是中国共产党第11届3中全会启动改革开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随真理检验标准的全国大讨论,中国社会开始挣脱常年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的高压束缚,迅速活跃沸腾起来。西单民主墙开始集结越来越多的民众,各种民间刊物不断出现,星星画社也在这种冲破束缚的渴望中破茧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艺术家在没有官方许可的情况下,毅然将自己的作品悬挂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东侧的栅栏上……如果说星星画展被看作是中国当代艺术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的话,它的出现与落幕也记录着那个年代中国政治与社会变迁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邀请国际策展人、独立艺术评论家杨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艺术家杨诘苍先生谈谈他们对这一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观察。出生于德国的杨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国留学,她的博士论文关注的正是对1979年到1989年中国前卫艺术创作的符号分析。杨诘苍先生当时则正在广州美院读书,对星星画派事件记忆犹新,也对此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颇有独到见解。

  • 廖天琪谈“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

    廖天琪谈“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

    7月13日,是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纪念日。近一年来,刘晓波的名字丝毫没有淡出人们的记忆。在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时,德国将在7月13日举办“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等民间组织纷纷对这次活动进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