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9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中国维权功臣刘飞跃将被开庭审判

media 中国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 网络照片

就在海外和中国民间举行各类活动纪念709案律师及公民受难三周年,抗议中国当局大抓捕之际,中国当局对维权和异议人士的司法判罪持续进行。除了秦永敏案之外,对前民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煽颠罪”指控的“庭前会议”将于7月10日举行。

刘飞跃是湖北省随州市前教师,中国维权网站《民生观察》创办人。他创立的《民生观察》网站多年来坚持争取言论自由、捍卫人权,发布大陆民众抗议、征地拆迁、秘密拘押等中共侵犯人权的事件,因此成为中共眼中的敏感人物,多次被国保警察骚扰、殴打、跟踪、非法拘禁。2016年11月17日刘飞跃被随州警方拘留,一年后的2017年12月12日由湖北随州市中级法院正式立案。

在《起诉书》中,随州当局对刘飞跃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是所谓的 “六大罪状”:

一、撰写发表“非暴力”系列文章,诽谤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是“专制”的政权和制度,传播颠覆国家政权的思想,提出颠覆国家政权的方式方法。

二、撰写发表《中国维稳与人权》、《被精神病与人权》等年度报告(总结),造谣、诽谤党和政府“严重践踏人权”,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是“专制的政治体制”。

三、利用谣言和敏感事件发表评论文章,造谣、诽谤中国政府坚持“专制体制”,“粗暴践踏人权”,传播有损于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

四、组织策划发表漫画、海报,诽谤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侵犯公民人权,攻击国家司法机关,呼吁释放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

五、接受境外媒体采访,诽谤、诋毁国家政治制度和司法制度,攻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

六、开办《民生观察》网站,与境外机构、组织勾结,申请接受境外资金资助,供其长期从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活动。

刘飞跃先生的辩护律师文东海在2018年5月18日发表文章介绍刘飞跃先生对推动中国人权事业上的巨大贡献:

“刘飞跃先生对弱势群体怀抱有深深的同情,自从他创办民生观察室之日起,中国社会暴露出来的弱势群体抗争事件都在他的网站有了记录,他所关注的对象非常广泛,几乎囊括了自2006年以来中国社会弱势群体所发生的重大事件,涉及到访民、各类职业病患者、被精神病群体、各类异议人士、法轮功信仰群体等,而且对很多社会问题比如中国的强力维稳机制均有比较深入地调查和研究,自2014年起至他于2016年11月8日被抓捕为止,刘飞跃每年都要发布《中国维稳与人权年终报告》和《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年终报告》。由于他坚持长年关注弱势群体,为他们呐喊和呼吁,以致遭到当局的系列报复,首先他失去了教师的工作,后来又被常年监视,被国保约谈、传唤成了必修课,每逢敏感日期,要么被严密监视,要么会被短暂控制。

文东海律师表示:对刘飞跃的起诉书基本概括了他多年来为了中国社会和平转型所作出的努力,如果换个角度考察,该起诉书就是他所作贡献的最佳纪录。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我作为刘飞跃先生的辩护人,在他的案件尚未结束的时候,我的律师生涯也快走到终点,虽然我不认为当局欲吊销我的律师证,只是因为了我代理了刘飞跃先生的案件,但很显然,我给刘飞跃先生辩护也是他们不给我留任何后路的原因之一。

文东海律师指出;秉持一个律师的职业操守,在一个几乎不可能在法庭上找到正义的时代,我在我快结束律师生涯的当下,于2018年5月18日可能是最后一次会见了刘飞跃先生,并留下上述的文字,以表达我对一个真正的行动和思想者的尊敬,同时我也要感谢随州政法当局,刘飞跃先生虽然深陷囵圄,可你们还是保留了他的基本尊严,相比709等其他近几年发生的对异议维权人士的打压,他至少还能够正常见到律师,也没有出现肉刑等接近泛滥的虐待。但同时我也要传达刘飞跃先生对自己案件的看法,他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正常转型,甚至常常天真地希望能够做好政府的助手,帮助他们发现这个社会的真正问题,从而实质性地促使这个社会向良性循环的方向转变。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