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9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9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19:00点-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9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谈西藏中间道路的价值和意义

作者
夏明谈西藏中间道路的价值和意义
 
图为西藏流亡宗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2009年9月1日对高雄信众发表讲话 路透社照片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海外至今已近60年。数十年来,身在海外的达赖喇嘛始终在努力寻求西藏的生存之路。在经过长时期地探索和思考之后,达赖喇嘛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提出了“中间道路”的主张,其内涵是放弃西藏独立的立场,在中国的体制架构下,行使西藏真正的自治权。

今年五月底、六月初,首届“中间道路”国际讨论会在印度的达兰萨拉举行,集聚了来自全球各地20多个不同组织的代表。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相关话题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法广: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本次“中间道路”国际讨论会的召开,理解为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的主张被越来越多的藏人所认同?

夏明:应该说,中间道路基本上是藏人百分之八十、甚至九十的人接受的一个主张。而且在海外,藏人行政中央进行过民意测验。另外也通过各种的管道,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藏人也征求过各种意见。基本上目前得到的反应是:起码是百分之八十、甚至接近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支持中间道路的。另外我们知道在过去的十几年,西藏流亡的人民议会也都讨论过中间道路,最后是在西藏流亡议会把它接受成西藏流亡政府一个官方认可的政策方针。所以应该说,中间道路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可。但是这个会议之所以召开,其实也反映出还有很多人对“中间道路”表示怀疑、甚至是在挑战的。因为就在这次会议召开的前两天,有另外一个、第五次自由西藏的、就是一种通过斗争来争取完全自由的国际会议,举行的第五次的一个国际会议。他们有两百多人参加。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西藏流亡藏人的内部,也有些人有不同的声音。

但是这个“中间道路”的会议,有六百多人参加。而且这些人来自全球不同的地方,最重要的在于、与会的年轻人、尤其是在校大学生占到了将近60%的出席代表的比例。所以“中间道路”这个会议显示了:一方面它得到了藏人和流亡藏人的支持,第二,它显示出一种草根的力量。因为这两个组织,一个是西藏的中间道路人民运动组织,一个是在美国的明尼苏达的中间道路组织,他们进行的一个草根的一个运作,通过一年的筹备举办的。所以可以看到它的基层性,在达赖喇嘛所说的,对任何东西,不应因为是我说的,你们就要支持和接受。你们应该去辩证,你们应该去思考,你们应该去讨论,最后来接受。所以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理性的讨论的过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达赖喇嘛认为,西藏人的命运寄托在年轻人的身上。因为毕竟达赖喇嘛现在作为西藏最高的精神领袖,他年事已高,必须要考虑西藏整个事业的传承要交到年轻人手中。有年轻人这样的讨论和来接受这个传承,恐怕是最重要的。

法广:作为一个多民族架构的国家,中国的分裂思潮如何体现?形成了那些潮流?

夏明:可以看到,当我们讨论中间道路的时候,其实就涉及到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就在于:西藏是不是要完全、彻底地从目前的中国的版图独立出去?分裂出去?这就涉及到整个中国目前大的领土的完整和整个版图是不是能够生存下去的问题。是不是存在整个中国会分裂的问题。因为西藏这边如果完成一种独立、藏独的话,它会拿走中国目前的近四分之一的土地,另外还会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因为我们看到,中国还有疆独、蒙独、台独等等。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看到,中国目前受到起码有十个这种分裂思潮的影响。就像我刚才列举的这些以外,因为我自己亲身呢,也有人向我来接触,或者希望我能够支持他们的比如说“巴蜀建国”的这种运动。另外我周边也有朋友在搞上海民族党,上海要进行独立。最近香港对几个年轻人重判了,也揭示出另外一种香港的本土主义。香港有声音提出要城邦、立国。还有其他的如:满洲要立国,因为毕竟满洲跟蒙古都在日本侵华时期都独立建国过,日本支持国傀儡政权。另外也有人提出云南要独立、建国。因为毕竟云南作为一个南国,甚至在军阀时期,我们也知道,蔡锷联省独立运动等等。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目前面对着一个分裂的思潮,起码有十几个,所以如果在中国目前在反对专制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办法明确地搞清楚几个问题,就是“到底这个国家是一个大的民族构架”究竟是好还是坏?另外“多大的程度上,公民的权利、作为个人自由的公民,作为国家基础,怎么样跟大的国家吻合”?另外,还有各种亚民族,就是说,在大的构架下,在中华民族这个大的概念下的亚民族,包括汉族、或者藏族、或者蒙古族等等,他们怎么样寻找一个自由的、平等的、民主的空间。这些都是非常大的问题,值得我们探讨。所以我觉得,中间道路也在促使我们思考这些问题。而达赖喇嘛这些理性的、平和的、慈悲的、非暴力的这些主张给我们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

法广:各分裂势力如何在“彻底分裂”、“实行独立”以及“承认中国主权”之间摇摆?三种选择的利弊何在?

夏明:这里边可以看到,有人主张把中国分割成八大块,有人当然是认为过去中国几千年的发展走到今天,历史必定有它的作用。而且不论在中国历史、还是世界历史上,我们都可以看到:许多的民族英雄,无论从秦始皇,还是成吉思汗,或者想查理曼大帝,或者像德国的科尔,实现民主统一,等等,我们都可以看到,历史有它的发展的内在的一些逻辑。即使今天我们也看到,像南北两个朝鲜,他们也都在经过六、七十年的事实上的分裂以后,现在还有这种冲动,想进行最后的统一。所以我觉得一个国家要彻底分裂?还是每一个民族都会选择最后的独立?还是在一个大的框架下、一个去中心化的、一个更民主的、一个多元的、多层次的、大的新型的政体下进行重新整合?尤其是思考到全球化,尤其思考到经济发展的效率等等的需求,还有我们人类面临的许多危机和挑战,无论是气候,还是疾病,许多的发展都需要更大的区域整合等等。所以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把这些东西思考清楚,我觉得作为每一个民族,无论是大民族,还是小民族都应该思考的。

另外我认为,这个民族,就像美国教授本尼迪克特ˑ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写的一本书就是,民族作为一个想象中的一个社区,或者想象中的一个共同体,其实民族并不能理解为血液的不同,在过去的历史中形成的独特的发展道路或者独特的一个社区,因此就成为了民族。这种神话其实是不成立的。无论对汉族,还是其他的民族都是不成立的。因为毕竟汉族、我们都知道,所谓的汉族,还有楚汉相争,到底谁是汉?汉以后还有宋,所以在海外,华人有时会叫成“宋人”,中国城会被叫成“唐城”,“唐人街”等等。所以这种属于血脉的纯洁,最终好像有一个本质的东西是虚幻的。其实我们追求的一个民族的概念,就是我们想象的一个共同体。而这个想象是根据我们共同的语言来打造的。而语言并不排他性。我们都可以学另外一个民族的语言。就像我们现在在中国以外的地方生活,而我们的工作语言、我们谋生的语言,像我是英语,你呢是法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看到,对民族的一个正确的界定,我觉得还需要一个开放的、自由的、理性的、多元的、适应一个普世价值的探讨。从目前来看,我觉得无论是从中国国家的层面,还是从个人的、尤其是反对党的很多的层面,都太具有偏狭和情绪性,并没有把握到理性的、多元的普世价值的一个思考。

法广:你如何分析“中间道路”的真实价值及其意义所在?

夏明:我觉得中间道路反应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达赖喇嘛说的“人生三大使命”。他的三大使命,他首先作为一名藏人,他要为藏人、他的文化、传承、宗教要去做贡献,要去奋斗。第二,他作为一个佛教徒,他要会弘扬佛法,慈悲精神,尤其是因为佛教也是跟随于印度文化传统的,也就是他经常说的“那烂陀”传承。他如何把佛教变成为一种超越宗教的、非宗教观的一种普世的伦理道德观,他想把它给复兴、推广出去。第三,他也认为,他作为全球的一个人,世界的一个公民,他有责任为了世界和平、为了所有的每一个有情的众生,他都会考虑他们的福祉、他们的幸福,为他们做贡献。

所以我认为中间道路最大的价值就在于,他把这三点都放在了一个思考的体系里边。所以他并不是一个排他的、或者自私的。所以我觉得这种解决方案也会带来长久的和平。这种非暴力的、慈悲的整个思维方式是对目前纷争的世界、尤其我们看到几大宗教搞得你死我活,互不相容,甚至美国这样的西方民主国家体系的一个领袖级别的国家也都陷入越来越多的偏执。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间道路真的对我们每个人、对中国政府、对美国、对我们在西方国家生活的(人),都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最后一点我想说的是,因为中间道路其实提出一个非常现实的、也是一个温和的解决方案,让达赖喇嘛能够回到他的故乡,回到西藏去。但是目前中国政府如果连这种最温和的路线都不接受的话,而且会去伤害几百万藏人的心,如果让藏人、尤其是年轻的藏人人生以后出现重大的缺憾,也就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永远无法回到他们的故乡的话,我觉得中国政府会埋下非常大的祸根。因此,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明白中间道路的价值和意义

  •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执政两年后,美国将在11月初迎来中期选举。如何通过中期选举进一步巩固其执政基础,是美国总统下一步的主要目标。然而近来,特朗普在白宫内部的运作方式成为舆论热点。随着长期担任《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编辑的伍德沃德所著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员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国总统的领导力及信誉受到严重质疑。

  •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2012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掌权,开启了中国的“新时代”,习近平大力提倡“中国梦”的价值观,并提出“中国式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习近平时代进行了怎样的定位?当下的媒体又处于何种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9月9日,朝鲜迎来建国70周年。像往年的国庆日一样,朝鲜举行了阅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断,70周年是一个值得举办重要庆典的日子。但是,朝鲜今次的阅兵规模却不张扬,金正恩也采取了低调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达美国的洲际导弹没有现身。有分析认为,平壤当局的做法是为了展示与美国举行和谈的良好意愿。对此,旅居美国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2017年底,美国国际民主基金会发表报告:《锐实力:上升的威权主义影响》,提醒民主国家警惕专制国家的锐实力,认为俄罗斯与中国的海外投资发挥着“颠覆与破坏”作用,试图以此来操纵民主国家的民意走向。两家德国智库近期也发表研究报告,提醒欧洲领导人警惕中国在欧洲的扩展影响力战略。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近期为应对中国影响力渗透,推出新的反外国干涉法;一些美国智库及学者也陆续提醒警惕中国的影响力渗透……在软实力与硬实力概念之后,如何理解专指中国与俄罗斯的锐实力概念?它的具体表现形式如何?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们电话采访了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中国部主任冯崇义教授。

  •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最近一个时期来,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采取的高压政策引发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媒体披露,当局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地”,数十万人受到扣留。被关押在这些营地的人员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九月初,香港10多个公民团体举行集会,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严酷打压。联合国人权专家最近也对新疆“再教育营”提出警告,呼吁中国立即释放那些被拘留的维吾尔人。我们就相关话题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在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后,随着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展开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文化领域也随之呈现新气象。无论是思想言论、自由写作,还是媒体宣传等方面,均一改过去死气沉沉的局面,纷纷显现改革开放的局面。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称此一时期为中国版的“文艺复兴时期”。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潘先生就此一时期的中国媒体状况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19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后,中国的新闻业便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党控制下的新闻媒体丧失了自由度。1966年6月,《人民日报》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掀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大潮。文革十年,中国的新闻媒体几近名存实亡,成为名副其实的宣传工具。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中国新闻媒体在此一时期的地位以及中国文化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的遭遇进行了详尽地描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