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谈六四29周年

作者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谈六四29周年
 
法兰克福六四抗议活动现场 2018年6月4日 独立中文笔会

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天安门六四事件震撼全球。至今,六四事件已送走29个年头,但是,期盼当权者重新定义六四事件的愿望却始终未能实现。无论是当年曾在天安门广场绝食静坐、抗议政府拖延对话的青年学生,还是在这场学运中痛失爱子的天安门母亲们,以及一直呼吁中国推行民主进程的各方民主人士,从未放弃为六四平反的诉求。

中国政府对六四的定性,虽从最初的“动乱”改为“暴乱”,又使用“政治风波”的概念,却无法淡化或抹去人们对这场大规模民主运动的记忆。如今,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29周年之际,像往年一样,海外的民运团体纷纷举办各种类型的纪念活动。我们请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介绍一下今年民运组织在德国纪念六四的情况。

法广:像往年一样,你们将今年纪念六四活动的地点选择在法兰克福中国领馆门前举行。首先请介绍一下本次活动开展的情况。

廖天琪:跟全球各地的六四纪念活动相比,德国的活动参加的人数实在少之又少。你看香港的六四紀念抗议活动声势庞大,炎热的气候,加上风雨,竟然还有11万五千多人参加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悼念集会。连在台湾,也有十几个民间团体在市中心“自由广场”举行六四纪念晚会。当然在北京,中共政府如临大敌,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六四死难家属,天安门母亲也无法自由奠祭,只能在警察的管控下,由警车送到公墓去做私人追悼,公开的悼念是不可能的。

我们在德国多年来都到法兰克福的中国领事馆门前举牌抗议。往年有一些德国友人参加,气势还比较旺,今年虽然有独立中文笔会、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论坛、民主中国阵线、“欧华导报”、民联、中国共和党、民主党和绿党的代表前来参加,还有西方的学律教授和汉学家等人来助阵,但是人数确实单薄。以往还有一些侨界的人士来助阵,现在也都不来了。早些年,不少从中国来到德国申请政治避难的人,都会来参加活动,一旦自己身份解决了,就都消失了。至于留学生,受到中共政权的洗脑或爱国教育,对这样的抗议悼念活动也都避之不及。多少年来,还是我们这一批坚持反对独裁暴政的人士,年年都不忘六四,必得来祭吊抗议才觉对得起良心。

法广:六四天安门事件又送走了一个年头,为六四平反的期盼再一次落空。在当今中国的政局下,你如何评判为六四正名的前景?

廖天琪: 从各种迹象显示,习近平真是铁了心要往這专政独裁的方向一路狂奔。在3月的人大会议上,中共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写近宪法,并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限制,为自己的独裁终身制打造了基石,成为毛泽东第二。这样的野心家和玩弄权术、蔑视法治的党国统领,他要的是俯首帖耳的顺民。六四是中国人民公开站起来反抗贪污腐败的政府,实现宪法上规定的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却被邓小平、李鹏等人血腥镇压。习近平是中共的嫡系掌门人,为了巩固政权,他绝不会也不敢翻盘,不会将六四真相公诸世人,只会将错就错,硬吞苦果。但是历史早就已经大白于天下,关于六四的记录,卫星照相、影视记录、书面记载,证人证词都完备地储存在全世界的图书馆和资料库,全世界的政府和民间都知道中共屠杀人民,血染京城的罪行,中共这样欲盖弥彰的做法,愚蠢至极,也让中国人背负愚蠢无知,没有廉耻良知,没有记忆的低端民族的名声。时机一到,中国人民也能了解史实真相,知道自己政府就是罪魁祸首。这一切 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法广:实际上,中国政府也对六四的定义做出了某种调整。从最初“动乱”的定性,改为“暴乱”,后又使用“风波”的字眼。对当局这样的做法,应该做出怎样的解读?

廖天琪:专制独裁者都心虚,有心病,因为知道自己犯罪,并且记录在案,无法开脱。中国政府将六四屠杀从“动乱”改为“暴动”,最后成为“风波”,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明证。“风波”这个词尤其荒谬可笑,夫妻吵架是风波;众人在食堂吃坏肚子拉稀,要抓手脚不干净的大厨是风波;女电影明星怀孕,腹中娃娃的爸爸有三名候选人,这也是风波。中国政府调动坦克装甲车血洗京城,屠杀平民学生,难道也跟上面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可以类比,称为小打小闹的“风波”吗?这个政权草菅人命,虐杀正义从来如此,他们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和名誉,他们的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也是扭扭捏捏的舶来品,官方用词遣字和逻辑思维亦是不伦不类。当全世界都在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时,北京政府却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连“风波”都不敢开口说。国内人被“失忆”“噤声”,我们在海外的人更加要以强音来“细说六四”,讨回公道,将屠夫民贼绳之以法。

法广:29年后的今天,反思六四学运,你认为应该从中吸取怎样的历史教训?

廖天琪: 将近半个甲子过去,许多当年参与学运和民主运动的人散居中国大陆,也有一些当年的头面人物流落海外。海外民运一直不成气候,原因很多,中共 的渗透、挑拨离间、威迫利诱是个原因,但是这些所谓“精英”本身的能力、素质和人品良莠不齐,劣质居多。我比较寄望于中国内部广大的、潜在的力量,中共政权控制了一切资源,别说党政军,连法治公安系统、科技、媒体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任何“妄议中央”的言行都被扼杀在萌芽之中。但是中国表面似乎富裕光彩,但是内部和台面下危机重重。历史上许多偶发事件能够起到翻天覆地、甚至改朝换代的作用。但是权力永远是个烫手的洋山芋,我不知道人们是否真能吸取历史教训,有时候历史是会重演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年的凶手屠夫 -中共政权,确实吸取了历史教训,在下一次的危机出现时,他们能绥靖就绥靖,能安抚就安抚,极尽收买压制之能事。但是一旦压不住火了,他们使出来的手段就会更加残暴血腥,斩草除根务必彻底。这一点人们必须明白。反抗不是没有代价的。但是我们的革命先烈不都是这样抛头颅洒热血的么?这是个人抉择的问题。

  •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区。她的档案80年代一度开放之后,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狱中写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书,50多年来,始终挑战着置他于死地的体制,也开始鼓舞着当代中国越来越多的抗争者。中国网络上的纪念文字或讨论平台不断遭遇删除,但林昭的故事开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国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属的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廖天琪女士谈独立中文笔会2019香港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 4月18日起在香港举行,会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因此本次会议主题确立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会议前夕,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现状:用科学打压民主

    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1919年5月4日,北京数千青年学生汇聚天安门,抗议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绝在战后巴黎和会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喊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学生运动引发民众以及工商业界积极响应,罢课、罢工、罢市等多种形式的抗议活动接踵而来。北洋政府最终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中国共产党则在1921年应运而生。1949年以后,5月4日正式成为中国青年节,五四运动也被官方定义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百年之后再回首,中国官方话语始终高举五四旗帜,但究竟什么是五四运动?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样的内涵?五四精神在当今中国得到怎样的传承?我们电话采访了北京独立学者、近代史专家章立凡先生。他认为,当今中国的怪现状,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帜,阉割五四精神。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中美贸易战谈判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中美贸易战谈判

    经过多轮会谈的中美贸易谈判于4月4日结束了第九轮会谈。种种迹象显示:这场贸易谈判已非常接近达成协议。如何评判这场谈判?如何解读双方在谈判中做出的让步和姿态?对此,旅法学者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