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教授上课批人大修宪遭处分 引热议

作者
教授上课批人大修宪遭处分 引热议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门口 图:湖北省政府网站

在进入今天的主题前还是先晒两条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取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新加坡会晤决定的热议。一位微友发帖调侃说:“三胖的核武来自厉害国,所以川老要三胖弄到米国去销毁,这样,厉害国就犯毛了,于是狍子急约三胖见面,要他立马销毁,这些川老心里当然明明白白。所以,川老在信里给三胖留了活口,因此,川金会谈如期进行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滴”。

另一个微友跟帖说:“特朗普取消朝美会谈,到底是金三玩了特朗普?还是特朗普玩了金三?其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金三还能苟延残喘多久?对中国的战略影响是什么?玩到现在,这胖子的能耐已经是大大超出预期,他到中国的气场强大确实压住了老大哥们!但结局若是完蛋,这些都不重要了!就和咱义和团胸脯拍的震天响,一遇枪弹就屁滚尿流一样,毫无意义!”

另一微友跟帖道:“120年前,为了保护朝鲜,跟日本人干仗,后来输了,大清也亡了。60年前,为了保护朝鲜,跟米国人干仗,后来赢(shu,一声)了,强国脱了层皮。又60年过去了,请一定要保护好朝鲜,谢谢了。”

下面进入今天的主题。上月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女副教授翟桔红,在授课时批评人大修宪,被学校斥妄议中国人大制度,片面介绍其他国家或地区政治制度,对学生产生负面影响。该校决定开除翟副教授党籍,予以记过,并将其调离教学科研职位,同时建议提请发证机关取消其教师资格。

这件事一经上传互联网,立刻引爆网评,一位武大校友发帖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到底是一座什么鬼学校,讲课时有不同观点,就要砸人饭碗,高校教师成了高危职业啦,讲课都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说错,就会有人告密而丢饭碗,怎嗅出一股反右的味道?劳动法里哪一条说了观点不同就可以剥夺人劳动的资格,一个武大博士的劳动权利被这样一所学校以莫须有的理由不公正的侵犯,武大和武大的校友都应该站出来支持自己的学生和校友维权,讨回个公道!其他高校的教师和校友也应站出来发表不同意见,让高校里那些企图靠政治上趋炎附势急于表忠心的家伙不敢得寸进尺,酿成民怨!!”

一篇题为《大学是什么地方?》的网文这样写道:“一个老师,特别是一大学老师,在课堂上讲课如果连对学生们讲几句自已对人间宇宙对思想主义对官员行为的认识或叫看法也成了罪过,这不是大学,这是幼儿园。只有幼儿园的老师才不可讲出自已对人间宇宙对思想主义对官员行为的看法,因为幼儿不懂。可即使是幼儿园老师这么讲,也只能说不妥或没有意义,也不能成为罪过。大学是什么地方,大学就是包括老师学生在内思想无限开放而可以自由争论的地方。如果连大学也要弄得像旧时代的“警察社会”,那这种大学还有什么意义?你们不会不知道你们武汉有一位哲学教授邓晓芒,他翻译过康德的“三大批判”,在《实践理性批判》的“结论”部分,开篇就是那句名言,即:“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且日增的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 

文章继续写道:“你们在处分那位只是在课堂上以老师身份讲了她对事物和人的认识的教授,想没想过你们“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呢?至于作为举报老师的那名学生,只能说他的心智尚未健全,还需要启蒙。他很有可能要为自已的这次行为悔恨终生,除非他已经没有道德感和羞耻感乃至失去了最宝贵的人性。人类永远需要探索,探索是无止境的。要探索就要最大限度的解放思想,在法律范围内说他们想说的,讲他们能讲的,做他们能做的。这有错吗?如果说在一所高等学府,连这一点道理都不懂,或者就因为有什么外在因素而不能坚持应该坚持的,那么,我只能说这种大学不办也罢。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不需要这样的大学,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也不需要这样的大学。”

一篇题为《比开除更可怕的是告密》的网文这样写道:“……我就想问个问题,到底是谁举报了这个可怜的老师呢?学生。只有她的学生。在中国,学生陷害老师,甚至杀害老师都可谓优良传统。以前他们陷害老师是处于个人目的为个人利益,现在已是科技高度发达,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再发生学生高密举报老师的行为是多么邪恶,阴暗和卑鄙,请问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到还有谁呢?五毛,自干五个小粉红们,大学校园正是滋养这些蛆虫的沃土。也就是说,某副教授是被她的学生举报了,这是她的悲哀,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但却是那个举报者的荣耀,大学领导们的自豪,这下他们有表忠心的机会了,他们踩着副教授的身躯去敲那扇罪恶的权力大门,这是何等熟悉的一幕。
一个小小的事件,一场微型文革。
 


同一主题

  • 中南财经政大教授课堂妄议修宪遭揭发处分教职不保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孙政才遭废储引发全国表忠潮也为习修宪铺道

    想了解更多

  • 明镜书刊

    习近平修宪不是个人行为,中国从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想了解更多

  •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巴黎圣母院失火无疑是本周中国社交平台的热点话题。更准确地说,巴黎圣母院一场大火,酿成中国社交平台一场舆论风波,一场思想激辩,有人甚至说,这是一场考验三观的大火。面对这场火灾,正常人为一座承载人类文明的瑰宝蒙受损失痛心疾首,但也有人想到的是 159年前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那场国耻,因此为巴黎圣母院失火而拍手称快,并说那是天道轮回。

  • 在文革2.0版进行时的当下......

    在文革2.0版进行时的当下......

    在文革2.0版进行时的当下,被禁声被整肃被被清洗的名单在快速拉长,各种花式罪名开始以当年的文革风范粉墨登场,我们不妨先复习一下文革时期中共为清洗异己分子而曾经使用过的罪名,如:反动派、牛鬼蛇神、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阴谋反党集团、反动学术权威、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走资派、死硬派、顽固派、保皇派、两面派、托派、黑帮、黑线、黑五类、黑爪牙、投降主义、分裂主义、官僚主义、教条主义、无政府主义、卖国主义、爬行主义、享乐主义、唯心主义,野心家、阴谋家、叛徒、特务、内奸、工贼、党阀、学阀、 …

  • 中国教育部的高级黑

    中国教育部的高级黑

    本周,中国教育部再度昭示了它制造高级黑的能力,正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欧,努力打造文明开放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领军者形象之际,教育部却传出几位教授学者相继被整肃下课甚至遭软禁的消息,其中最著名的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一时间,许教授的多篇雄文在社交平台疯转,如《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保卫“改革开放”》,《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这几篇原本只迎合小众口味的文章拜教育部打压言论自由所赐,赢得了众多读者的关注和广泛传播。

  •   “响水经验”

    “响水经验”

    3月21号下午,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发生一起严重的爆炸事故。目前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伤。根据官媒介绍,陈家港化工园区是苏北第一家取得环保入户许可“绿卡”资格的化工园区,是响水县的纳税大户,但同时也是爆炸污染事故频发的工业园区。

  • 年利润上亿的成都七中实验小学食堂给孩子吃霉变食品

    年利润上亿的成都七中实验小学食堂给孩子吃霉变食品

    中国两会期间,官媒与自媒体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官媒就像人民大会堂,一片祥和一片自豪,满满正能量,什么突发群体事件负面新闻一概免谈,而自媒体反而变成攸关百姓切身利益的信息载体。

  • 两会期间 铁丝网隔离人民和人民代表过分吗

    两会期间 铁丝网隔离人民和人民代表过分吗

    中国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及政治协商会议本周在京召开,说北京进入“战时”戒备状态一点不过分。人大代表下榻酒店外及周边居民小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随处可见协警特警的身影,听北京“的哥”说,每天早上,从人大代表下榻的各个酒店到人民大会堂的行车路线一律封路。

  • 一幅漫画 一段视频

    一幅漫画 一段视频

    一幅漫画这两天刷屏社交网络,画面是一辆正在过桥的火车,车顶上坐着一头举杯自嗨的猪,火车所经之处,行人车辆为之让路,一看就是配合越南川金峰会的讽刺画。川金会不欢而散的结局似乎是中国网民意料中的事,只需看看这幅漫画投射出的嘲讽与荒诞,就不难对八零后独裁者金正恩做出一个基本判断: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