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被屈颠覆政权后又被吊销执照律师李和平拒出席听证会

media 「709大抓捕」 网络照片

涉及“709大抓捕”事件的大陆维权律师李和平在去年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北京市司法行政机关今(17日)下午召开听证会,处理吊销李和平律师专业执照。李和平16日发表声明,重申是被诬告颠覆国家政权罪,在羁押22个月期间,更受酷刑被迫认罪,拒绝出席听证会。

李和平在声明中表示,在709事件中被羁押22个月,“备受酷刑折磨”,自己当初因参与“联合国禁止酷刑项目”,为重大冤案洗冤,结果成为冤案的组成部分,于2015年7月10日失去自由,羁押22个月,备受酷刑折磨,之后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他批评中国在1986年加入世界禁止酷刑公约,但在“709案”中却有系统性地使用酷刑。

香港网媒立场新闻引述李和平的声明指,当局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决是违法在前,形容对他的起诉是乱扣帽子,“既然侦查就是酷刑驯服,起诉就是乱扣帽子,审判徒具躯壳,听证只是形式.......正义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这些假把式,我也不耽误工夫了。我声明:拒绝参加此次听证会。听证会的组织者,你们自己玩吧!”

另一位维权律师律师谢燕益早前收到北京市律师协会的《听证会通知》,声称将就他代理案件涉嫌“存在违规行为”的问题举行听证会。香港NOW新闻台摄影师徐骏铭16日在北京采访谢燕益出席北京律师协会听证会时,遭当地警察粗暴对待及锁手扣带走,在扣留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获释。徐骏铭之后接受访问,忆述被要求签悔过书才获准放行。

709律师李和平关于“拟吊销执照”听证会的声明如下:

我因为参与了“联合国禁止酷刑项目”,为乐平冤案、聂树斌冤案、周远冤案等重大冤案洗冤,于2015年7月10日失去自由,羁押22个月,备受酷刑折磨,被“判三缓四”,我的经历,和其他三百多受害律师及人权捍卫者一道,成了“709律师大抓捕”冤案的组成部分!

我怀着推动司法进步,减少、禁止酷刑,维护司法公正的良好愿望而进行的本职工作,被诬为“颠覆国家政权”,是“蚂蚁搬家式”颠覆,是“抠砖扒缝”式颠覆!我确实是醉了!我“招认”了四大罪:“尿咸海”、“捅漏天”、“挂太阳”、“摔破埚(自己造个字:王字旁,加个呙,意“政权”)”,我也设法把酷刑的英文torture,放到了笔录中……。

中国在1986年就加入了世界禁止酷刑公约,已经宣示:酷刑应当绝对禁止、酷刑是犯罪行为、酷刑所得只用于证明施酷刑者犯罪。而709案中,酷刑普遍、系统性存在!

709大冤案使法治崩溃,使市场经济釜底抽薪,使中国改开有两大成果  经济发展和法治建设  皆受灭顶之灾!

我是个较真的法律人,坚信一个程序严重违法的判决,一定是不公的、无效的。如果我被判缓刑的判决书都是在违法前提(其实是犯罪前提)下作出的,那这个听证会其实毫无意义。

既然侦查就是酷刑驯服,起诉就是乱扣帽子,审判徒具躯壳,听证只是形式。

正义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这些假把式,我也不耽误工夫了。

我声明:拒绝参加此次听证会。听证会的组织者,你们自己玩吧!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