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1月16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作者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青岛占地面积166公顷的东方影都远眺。 图片来源:路透社/Aly Song

2018年4月28日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达166公顷的东方影都在青岛 宣布竣工开业。也许,与五年前的奠基动工仪式明星荟萃的场面相比,开业典礼颇显低调,中国媒体的报道似乎也少了一些当年的热情,但其规模之大、投资之巨所彰显出的雄心吸引了国际舆论对这个“中国好莱坞”的关注。高科技的摄影棚、音效一流的大剧院已经落成,中国电影追赶、甚至超越美国好莱坞的路还远么?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电影史专家、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教师Luisa Prudentino. Luisa Prudentino的中文名字是路易莎。她出生于意大利,曾在中国学习。目前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讲授中国电影史。

法广:青岛东方影都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被看作是迄今为止电影业最大的投资项目。中国电影欲与美国好莱坞竞争的雄心并非始于今天,东方影都最终落成开业意味着什么呢?

路易莎:“中美在电影市场的竞争的确并非始于今日。这种竞争一直存在,尽管它曾随历史环境而起落沉伏。在此之前,可以说这是一种不对等的竞争。开始时,中国力图把握美国电影的特点,研究其技术,但中国逐渐从美国电影、也从其他国家电影中学到了应该掌握的知识,并纳入中国元素,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从此时起,中国电影开始关注好莱坞电影的另一个侧面,也就是它的产业特点。中美的竞争如今不仅是商业竞争,也是软实力竞争。因此,在我看来,中国不惜代价打造这个规模庞大的电影城显示出其坚定的决心,既不想听任美国电影独占中国银幕,也希望能吸引外国投资人来中国拍片。也就是说,这背后有很多东西。我们知道中国已经在市场上开始和美国竞争。2013年-2014年间,中国国内新建电影院的数字大幅增长,中国影院数字已经超过两万,中国方面的决心可见一斑。当然,从影院数字、播映数字和影片数字来看,中国目前还在美国之后,屈居第二,但我觉得中国好莱坞已经发出了挑战。竞争结果如何当然还无法知晓。”

法广:虽说好莱坞已经意识到中国电影正成为不可小觑的竞争者,但这种竞争目前还主要局限于中国国内市场。中国银幕上,国产大片正逐渐抢走美国大片以往的风头。美国电影人于是开始尝试合作拍摄,以便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但在国际影坛,中国大片显然还难以真正撼动好莱坞的霸主地位。路易莎指出,正如中美合拍的影片《长城》,在国外就未能取得成功,既使在中国国内,也未像想象得那样成功。然而,《长城》一片可以说是中国电影进军国际影坛的雄心与美国电影试图以合拍方式曲径开拓中国市场的努力的结合。如何解释它的失败呢?

路易莎:“我个人认为,此片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因为它完全是以市场逻辑设计而成,注重市场效益,而忽视影片质量,这就不可能成功。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就中国而言,观众可以看到影片试图展现中国变得强大,变得自豪,但电影语言不像在其他中国影片中那样有穿透力,所以没有能像其他影片那样去说服中国观众。同样,这部影片对于外国观众来说也还是太过异国情调,无法取悦美国观众。在法国,可能有人会说,与同期推出的中国影片相比,《长城》票房还不错,因为毕竟这是张艺谋的作品,而且这部作品传达的信息仍然符合一部分观众对中国的文化想象。但法国观众对这部影片的关注远不如他们对张艺谋其他影片的热情。到目前为止,在法国,《大红灯笼高高挂》仍然是票房最高的中国影片。”

“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中国电影,还是好莱坞影片,如今都不得不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全球化正迫使电影人、尤其是导演调整影片内容。在过去,中国被看作是异国情调。如今,中国电影也正尝试一种更强有力的、更加普世的好莱坞式的视角,以便在国际上取悦更多观众。但一部只以市场、只以盈利为重的影片往往会变得很不伦不类。可没有观众会喜欢这种不伦不类的影片。”

法广:但是,好莱坞电影一向注重商业逻辑,却独霸世界影坛近百年。如今,中国雄心勃勃要向世界输出自己的软实力,既不缺财力,同时也正掌握必须的技术手段。那么,中国好莱坞要成功还缺什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吗?

路易莎:“从中国国内市场来看,我觉得中国现在什么都不缺,中国拿得出资金。我们看到了,最近三、四年,中国国产大片在国内市场票房已经超过美国大片,中国电影已经达到了与美国影片竞争的目的。自2000年起,中国国内市场票房收入每年都以超过30%的速度成长,相当可观。中国票房收入已经是世界第二。那么,中国电影要想面对美国电影确立自己的地位还缺什么呢?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中国国产大片为什么还不能在欧洲或美国市场上取得预期的成功?我觉得是中国影片还缺少真正的普世内容。也就是可以让西方观众可以看懂、可以深入西方观众的想象的内容。比如冯小刚的作品。冯小刚的作品在中国很成功,可以说他是目前中国电影界最引人注目的导演之一,但他始终无法在西方赢得观众。他所谓的“不足”之处是他讲述的故事太中国化了,很难被其他地区的观众所理解,西方观众很难与这些中国现实产生共鸣。比如他的影片《我不是潘金莲》终于在法国放映。我觉得那是一部非常值得看的作品,场面调度很特别,很有创意,故事也很好,而且应该可以满足各种类型观众的兴趣,但却并没有吸引很多观众。我个人认为这实在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 …”

法广:一个很特殊的现象是,有些导演,比如冯小刚,他们的作品在国内很成功,但却难以在国际市场获得承认;而另外一些导演,比如贾樟柯等,他们的作品在国际影坛受到欢迎,在国际电影节上摘得各种奖项,但在中国国内,这些作品或者不被允许放映,或者未必取得同样的成功。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

路易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西方电影发行人对此负有一部分责任。起初,王小帅、贾樟柯等人的独立电影因为在国内无法通过审核,所以作品无法在国内上映,但可以在国外放映。所以,包括戛纳在内的国际电影节经常希望能帮助这些难以得到政府支持的中国导演。”

“我不想评判谁好谁坏,不是要说贾樟柯的影片和冯小刚的作品谁的更好,更何况他们的作品风格完全不同。抛开这种价值评判。我觉得这些(独立)电影得以让西方观众看到中国改革光环背后的阴影、看到飞速现代化背后的故事,这可能让他们感觉这才是中国故事。于是,讲述另一种中国故事的影片就难以赢得观众。贾樟柯、王小帅等人的影片更接近我们所说的作者电影,更接近西方人的兴趣,至少是比较接近法国观众的口味,所以能赢得观众。”

“但同样是这些导演,他们拍摄的这些独立作品原本虽然是为中国观众而作,但他们在中国却很难成功。中国观众很多时候是出于好奇而去看这些电影,因为他们在国外获奖了。但他们其实对这样的影片并不感兴趣,因为这些影片反映的往往是他们每天面对的现实。传统上中国人看电影是为了娱乐,不喜欢在电影屏幕上看到的仍然是自己每天面对的生活。他们对此不感兴趣。当然,他们也许的确不喜欢看那些展现生活中比较灰暗的侧面,但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从历史上看,无论是哪一个时代,中国人去电影院更是为了宣泄、取乐,不想看那些让他们看完之后,让他们比进电影院之前更情绪低落的影片。就是说传统上,电影在中国的基本功能是娱乐。”

“当然,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提出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影院的多样化。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说中国虽然不断修建新的电影院,但这些都是播放大众化的、商业片的影院,而不是放映艺术与实验电影的场所。这样的影院有,但非常少。那些有作者电影特点的影片(我不是特指那些展示生活阴暗面的电影,其实这样的电影现在在中国也已经过时了),如今有些电影虽然也会展示生活中比较令人难以接受的一面,有些电影甚至并非真正显示阴暗面,但这些影片通常仍然是资金投入有限的作品,是作者电影,没有得到大制片人的支持。这些电影即使获得审查部门的许可,销量也非常有限,因为那些发行人会担心这些电影的票房收入太低。我们可以看到,有些电影节上首先放映那些大众化的影片赢得票房,然后才放映几部作者电影,但放映时间通常不是观众可以去看电影的时段。所以,必须增加这类电影院,让中国观众至少可以有选择,可以去看一些与众不同的片子。”

法广:谈论中国电影不可能绕过电影审查这个话题,如何看审察制度对中国电影业的发展的影响?

路易莎:“的确,谈论中国电影不能不提电影审查。这种审查确实存在,不仅是针对国产电影,而且也针对外国电影,以及与外国合拍的电影(中外合拍电影现在越来越多,因为这样可以绕开每年外国影片进口不能超过34部的配额)。而且审查近期也进一步加强。在习近平任下,影片内容需要符合各种各样的道德标准或政治标准。影片必须展现中国光鲜的一面,必须展现中国是一个有丰富历史文化的文明国家。中外导演因此都知道必须怎么做。”

“但这些年的观察之后,我觉得中国导演还面对另外一个因素的制约。在越来越严的政治审查制度之外,还有全球化带来的另一种审查。如果一个中国导演想拍摄一部比较与众不同的作品,一部不只靠特技处理来吸引观众的影片,不去讲述一出神话故事,不寻求宏大叙事,不编造完全不现实的故事,只想拍摄一部作者电影,将日常生活中的人物搬上银幕,讲述他们的寻常故事,那么,首先,他必须能找到一个可以提供资金的制片人,但制片人马上就会想他要投资的影片是否能赚钱……也就是说,导演需要多面作战,要面对众所周知的审查制度,也要面对众口难调的观众,而正如前述所说,中国观众传统上去电影院是为了娱乐,是为了忘记烦恼。可以说市场法则正形成一种比现行审查制度更重要的制约因素。”

 

东方影都开业显示中国电影有雄心、也有财力,去与美国好莱坞一比高低。但如果说市场法则带来的自我审查并非中国独有的话,中国电影对比好莱坞则更多了一项政治审查,多了一条无法自主、又无法跨越的红线。


同一主题

  • 中国/电影

    【视频】“中国好莱坞":进军电影工业与“鬼城”风险

    想了解更多

  • 中国/美国

    王健林败走好莱坞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王健林砸35亿美元买下传奇 力争好莱坞话语权

    想了解更多

  • 中国/美国/文化

    走向好莱坞 中美合作成立“旗舰影业”

    想了解更多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惊人成就,但世人对这些成就的惊羡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经济实力的强大并没有带来民主进程的推进,四个自信引导下的中国一方面要以高压维稳,应对国内的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国际舞台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与防范,中美关系在建交40周年之际更是进入了一种类冷战的对立状态。40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们邀请在法国塞尔日-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官方话语今天所说的改革已经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南辕北辙,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当前的执政方略绝对开创不出新时代。

  •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2018年12月18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11届3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但曾经担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职务的鲍彤先生不赞同这种说法,在他看来,11届3中全会本身并不是一次改革开放的大会,但它掀起了一股怀疑共产党、怀疑毛泽东的高潮,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而改革开放也完全没有顶层设计,其主体更是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而不是党。身在北京的鲍彤先生通过电话向法广阐述了他的观点:

  •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届三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起点。尽管这种说法颇引争议,无可否认的是,此后四十年间,一度濒临崩溃边缘中国经济,已经摇身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种令人眩目的经济起飞引发对所谓中国模式的关注。有无中国模式的争论似乎已经让位于对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的怀疑。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正力图向世界展示这种有别于欧美民主自由体制之外的另一种发展模式。何谓中国模式?其核心内容是什么?其核心价值是什么?中国模式是否是可以输出传播的模式?我们电话采访了在香港注册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博源基金会的学术委员会委员丁学良教授。丁学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一书。

  •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家展开定期对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数百位当代科学家先后参加了这些对话。2018年11月1日至3日,达赖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的小镇达兰萨拉与华人科学家展开了首次对话。除探讨物质和意识本质之外,此类对话的目的还对人类心智的本质和情绪机制等内容进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对话的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中美两国首脑在阿根廷首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首脑峰会期间,就贸易战问题达成妥协。美国决定暂缓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计划;中国则承诺大量采购以农产品为主的美国产品。美国为此设定了九十天的谈判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