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作者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青岛占地面积166公顷的东方影都远眺。 图片来源:路透社/Aly Song

2018年4月28日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达166公顷的东方影都在青岛 宣布竣工开业。也许,与五年前的奠基动工仪式明星荟萃的场面相比,开业典礼颇显低调,中国媒体的报道似乎也少了一些当年的热情,但其规模之大、投资之巨所彰显出的雄心吸引了国际舆论对这个“中国好莱坞”的关注。高科技的摄影棚、音效一流的大剧院已经落成,中国电影追赶、甚至超越美国好莱坞的路还远么?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电影史专家、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教师Luisa Prudentino. Luisa Prudentino的中文名字是路易莎。她出生于意大利,曾在中国学习。目前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讲授中国电影史。

法广:青岛东方影都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被看作是迄今为止电影业最大的投资项目。中国电影欲与美国好莱坞竞争的雄心并非始于今天,东方影都最终落成开业意味着什么呢?

路易莎:“中美在电影市场的竞争的确并非始于今日。这种竞争一直存在,尽管它曾随历史环境而起落沉伏。在此之前,可以说这是一种不对等的竞争。开始时,中国力图把握美国电影的特点,研究其技术,但中国逐渐从美国电影、也从其他国家电影中学到了应该掌握的知识,并纳入中国元素,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从此时起,中国电影开始关注好莱坞电影的另一个侧面,也就是它的产业特点。中美的竞争如今不仅是商业竞争,也是软实力竞争。因此,在我看来,中国不惜代价打造这个规模庞大的电影城显示出其坚定的决心,既不想听任美国电影独占中国银幕,也希望能吸引外国投资人来中国拍片。也就是说,这背后有很多东西。我们知道中国已经在市场上开始和美国竞争。2013年-2014年间,中国国内新建电影院的数字大幅增长,中国影院数字已经超过两万,中国方面的决心可见一斑。当然,从影院数字、播映数字和影片数字来看,中国目前还在美国之后,屈居第二,但我觉得中国好莱坞已经发出了挑战。竞争结果如何当然还无法知晓。”

法广:虽说好莱坞已经意识到中国电影正成为不可小觑的竞争者,但这种竞争目前还主要局限于中国国内市场。中国银幕上,国产大片正逐渐抢走美国大片以往的风头。美国电影人于是开始尝试合作拍摄,以便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但在国际影坛,中国大片显然还难以真正撼动好莱坞的霸主地位。路易莎指出,正如中美合拍的影片《长城》,在国外就未能取得成功,既使在中国国内,也未像想象得那样成功。然而,《长城》一片可以说是中国电影进军国际影坛的雄心与美国电影试图以合拍方式曲径开拓中国市场的努力的结合。如何解释它的失败呢?

路易莎:“我个人认为,此片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因为它完全是以市场逻辑设计而成,注重市场效益,而忽视影片质量,这就不可能成功。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就中国而言,观众可以看到影片试图展现中国变得强大,变得自豪,但电影语言不像在其他中国影片中那样有穿透力,所以没有能像其他影片那样去说服中国观众。同样,这部影片对于外国观众来说也还是太过异国情调,无法取悦美国观众。在法国,可能有人会说,与同期推出的中国影片相比,《长城》票房还不错,因为毕竟这是张艺谋的作品,而且这部作品传达的信息仍然符合一部分观众对中国的文化想象。但法国观众对这部影片的关注远不如他们对张艺谋其他影片的热情。到目前为止,在法国,《大红灯笼高高挂》仍然是票房最高的中国影片。”

“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中国电影,还是好莱坞影片,如今都不得不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全球化正迫使电影人、尤其是导演调整影片内容。在过去,中国被看作是异国情调。如今,中国电影也正尝试一种更强有力的、更加普世的好莱坞式的视角,以便在国际上取悦更多观众。但一部只以市场、只以盈利为重的影片往往会变得很不伦不类。可没有观众会喜欢这种不伦不类的影片。”

法广:但是,好莱坞电影一向注重商业逻辑,却独霸世界影坛近百年。如今,中国雄心勃勃要向世界输出自己的软实力,既不缺财力,同时也正掌握必须的技术手段。那么,中国好莱坞要成功还缺什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吗?

路易莎:“从中国国内市场来看,我觉得中国现在什么都不缺,中国拿得出资金。我们看到了,最近三、四年,中国国产大片在国内市场票房已经超过美国大片,中国电影已经达到了与美国影片竞争的目的。自2000年起,中国国内市场票房收入每年都以超过30%的速度成长,相当可观。中国票房收入已经是世界第二。那么,中国电影要想面对美国电影确立自己的地位还缺什么呢?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中国国产大片为什么还不能在欧洲或美国市场上取得预期的成功?我觉得是中国影片还缺少真正的普世内容。也就是可以让西方观众可以看懂、可以深入西方观众的想象的内容。比如冯小刚的作品。冯小刚的作品在中国很成功,可以说他是目前中国电影界最引人注目的导演之一,但他始终无法在西方赢得观众。他所谓的“不足”之处是他讲述的故事太中国化了,很难被其他地区的观众所理解,西方观众很难与这些中国现实产生共鸣。比如他的影片《我不是潘金莲》终于在法国放映。我觉得那是一部非常值得看的作品,场面调度很特别,很有创意,故事也很好,而且应该可以满足各种类型观众的兴趣,但却并没有吸引很多观众。我个人认为这实在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 …”

法广:一个很特殊的现象是,有些导演,比如冯小刚,他们的作品在国内很成功,但却难以在国际市场获得承认;而另外一些导演,比如贾樟柯等,他们的作品在国际影坛受到欢迎,在国际电影节上摘得各种奖项,但在中国国内,这些作品或者不被允许放映,或者未必取得同样的成功。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

路易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西方电影发行人对此负有一部分责任。起初,王小帅、贾樟柯等人的独立电影因为在国内无法通过审核,所以作品无法在国内上映,但可以在国外放映。所以,包括戛纳在内的国际电影节经常希望能帮助这些难以得到政府支持的中国导演。”

“我不想评判谁好谁坏,不是要说贾樟柯的影片和冯小刚的作品谁的更好,更何况他们的作品风格完全不同。抛开这种价值评判。我觉得这些(独立)电影得以让西方观众看到中国改革光环背后的阴影、看到飞速现代化背后的故事,这可能让他们感觉这才是中国故事。于是,讲述另一种中国故事的影片就难以赢得观众。贾樟柯、王小帅等人的影片更接近我们所说的作者电影,更接近西方人的兴趣,至少是比较接近法国观众的口味,所以能赢得观众。”

“但同样是这些导演,他们拍摄的这些独立作品原本虽然是为中国观众而作,但他们在中国却很难成功。中国观众很多时候是出于好奇而去看这些电影,因为他们在国外获奖了。但他们其实对这样的影片并不感兴趣,因为这些影片反映的往往是他们每天面对的现实。传统上中国人看电影是为了娱乐,不喜欢在电影屏幕上看到的仍然是自己每天面对的生活。他们对此不感兴趣。当然,他们也许的确不喜欢看那些展现生活中比较灰暗的侧面,但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从历史上看,无论是哪一个时代,中国人去电影院更是为了宣泄、取乐,不想看那些让他们看完之后,让他们比进电影院之前更情绪低落的影片。就是说传统上,电影在中国的基本功能是娱乐。”

“当然,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提出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影院的多样化。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说中国虽然不断修建新的电影院,但这些都是播放大众化的、商业片的影院,而不是放映艺术与实验电影的场所。这样的影院有,但非常少。那些有作者电影特点的影片(我不是特指那些展示生活阴暗面的电影,其实这样的电影现在在中国也已经过时了),如今有些电影虽然也会展示生活中比较令人难以接受的一面,有些电影甚至并非真正显示阴暗面,但这些影片通常仍然是资金投入有限的作品,是作者电影,没有得到大制片人的支持。这些电影即使获得审查部门的许可,销量也非常有限,因为那些发行人会担心这些电影的票房收入太低。我们可以看到,有些电影节上首先放映那些大众化的影片赢得票房,然后才放映几部作者电影,但放映时间通常不是观众可以去看电影的时段。所以,必须增加这类电影院,让中国观众至少可以有选择,可以去看一些与众不同的片子。”

法广:谈论中国电影不可能绕过电影审查这个话题,如何看审察制度对中国电影业的发展的影响?

路易莎:“的确,谈论中国电影不能不提电影审查。这种审查确实存在,不仅是针对国产电影,而且也针对外国电影,以及与外国合拍的电影(中外合拍电影现在越来越多,因为这样可以绕开每年外国影片进口不能超过34部的配额)。而且审查近期也进一步加强。在习近平任下,影片内容需要符合各种各样的道德标准或政治标准。影片必须展现中国光鲜的一面,必须展现中国是一个有丰富历史文化的文明国家。中外导演因此都知道必须怎么做。”

“但这些年的观察之后,我觉得中国导演还面对另外一个因素的制约。在越来越严的政治审查制度之外,还有全球化带来的另一种审查。如果一个中国导演想拍摄一部比较与众不同的作品,一部不只靠特技处理来吸引观众的影片,不去讲述一出神话故事,不寻求宏大叙事,不编造完全不现实的故事,只想拍摄一部作者电影,将日常生活中的人物搬上银幕,讲述他们的寻常故事,那么,首先,他必须能找到一个可以提供资金的制片人,但制片人马上就会想他要投资的影片是否能赚钱……也就是说,导演需要多面作战,要面对众所周知的审查制度,也要面对众口难调的观众,而正如前述所说,中国观众传统上去电影院是为了娱乐,是为了忘记烦恼。可以说市场法则正形成一种比现行审查制度更重要的制约因素。”

 

东方影都开业显示中国电影有雄心、也有财力,去与美国好莱坞一比高低。但如果说市场法则带来的自我审查并非中国独有的话,中国电影对比好莱坞则更多了一项政治审查,多了一条无法自主、又无法跨越的红线。


同一主题

  • 中国/电影

    【视频】“中国好莱坞":进军电影工业与“鬼城”风险

    想了解更多

  • 中国/美国

    王健林败走好莱坞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王健林砸35亿美元买下传奇 力争好莱坞话语权

    想了解更多

  • 中国/美国/文化

    走向好莱坞 中美合作成立“旗舰影业”

    想了解更多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义事件。一周后3月17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部分随行人員出走诺布林卡, 3月31号抵达印度,开始流亡生涯。今年的这一天,西藏拉萨事件迎来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义。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对西藏问题苦心钻研十数载后,出版了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2018年12月9日,几经骚扰的成都家庭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遭遇更严厉的打压: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和妻子蒋蓉、其他教会领袖在内百余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会被宣布取缔,教产也被查封。三个月后,王怡夫妇始终未获自由,而教会其他教友继续不断受到警方的骚扰。秋雨圣约教会的遭遇也许是近年来中国当局打压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家庭教会的一个缩影,但秋雨圣约教会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其主任牧师王怡坚决而且公开的信仰立场。自2018年2月中国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生效执行以来,这种信仰独立的立场与官方要求之间的矛盾显得越发不可调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绍了12月9日之后秋雨圣约教会的近况:

  •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