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0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铜像不是艺术品,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

作者
廖天琪: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铜像不是艺术品,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
 
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雕像在其故乡特里尔揭幕2018年5月5日 路透社

今年,德国著名哲学家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他的诞生地-特里尔市市政府接到了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马克思的青铜像。这个原本作为庆贺诞辰的一个礼物,却在德国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一尊青铜像为何引发质疑?200年后的今天,如何评价马克思主义?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介绍一下,马克思的诞生地-特里尔市如何看待中国赠送的礼物-马克思青铜像?

廖天琪:世人都知道中国是个共产集权的国家, 人民无法享受自由民主国家公民同等的权利。特里尔市一般普通的民众并不十分关心这个政治议题,他们关心的是这个巨大的雕像跟周遭那些从罗马时期的遗址如“大黑城门”和中世纪留传下来的城堡、教堂等从建筑艺术和美学上犯冲,全不搭配。我在特里尔市问过三、四个居民,他们都觉得来自中国巨无霸的马克思外观上很刺眼。

但是市政府的官员们主要着眼于政治和经济的视角。议会里有激烈的讨论,到底接不接受这份“大”礼,结果还是多数通过。我采访了特里尔的副市长路德维西先生,他说,中国政府主动送这样的礼物,我们很难开口拒绝,中国人不是很爱面子么,“礼多人不怪”嘛。我们当然知道中国的人权状况不佳,人民没有我们这里的公民所享受到的自由和权利,但是这样的赠礼,能够引发很多双方有不同意见的思想交流,激活许多讨论,未尝不是好事。何况中国制造的马克思放在这里,能吸引来很多中国游客,本来我们市每年就有5万游客来自中国,今后一定会更多了。我反驳副市长说,中国游客来,只是伸出手,打出V字形手势拍拍照,他们还会被误导,认为“祖国”很伟大,宣传品都搬到德国来了,他们并不会跟德国人交流探讨什么问题。

法广:这么一尊雕像为何会引发激烈争议?人们担心的是什么?

廖天琪:德国知识界的人士绝大多数都是反对的。特别是历史学家、社会学者. 马克思从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来诠释人类历史,并且从经济的角度来解读分析社会的结构, 从权力和生产工具之间的关系,来抨击当时进入工业社会并实行原始资本主义的国家。他指出一个社会形成不同阶级是因为有某些阶层掌握了生产工具,以此来剥削劳动者和他们所制造的剩余价值。马克思一生中出版过大量理论著作,其中最著名和具备超强影响力的两部作品,分别是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和1867年至1894年出版的《资本论》。而其中的论点如“阶级斗争学说”、“暴力革命理论”、“无产阶级专政论”非常容易就被专制独裁政府利用和误导,并将之无限延伸扩大,特别是他的阶级斗争学说,被用来铲除异己,作为镇压和迫害不同观点者的理论依据。此外,马克思自己虽然是犹太血统,但是却是个“反犹太主义者”,他1883年写的那本《论犹太人》里面充满了歧视和偏见。希特勒是痛恨并恐惧共产主义的,但是马克思的贬低犹太人的言论著作却跟他不谋而合,只不过马克思是动笔杆子,希特勒是枪杆子加毒气,有系统地消灭这个族裔。

德国是个民主国家,言论思想自由是天经地义的事,集会结社是公民的权利,社会上有极右、极左的党派,只要他们不付诸暴力行动,都能被包容。德国社会并不担心一尊马克思像能起到什么大的作用。知识界和媒体心知肚明,接受独裁北京政权这样的礼物,也释放出一种信号,你们中国共产党怎么对马克思学说解读和怎么将之付诸实现,那是中国人的事,我们不评说不过问,这种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自然是不可取的。因此知识界多半是持批评意见,甚至称之为来自中国的“有毒的礼物”。

法广:马克思的主张对整个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影响巨大。200年后的今天,你认为应该如何定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主张?

廖天琪:对于一种思想,特别是对人类社会有着如此巨大影响的马克思主义,关于它的讨论、研究一定还会持续下去,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认为对这个主义其实可以盖棺论定了。看看世界上曾经演练过马克思所推理的那套模式,照理说,掌握生产工具的少数资产阶级形成社会的上层阶级,对劳动群众进行剥削,占有他们生产创造出来的剩余价值,矛盾冲突日益加深,最后导致暴力革命,新政权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社会主义得以实现,之后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这是劳动产能得以提升,工时减少,社会进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境界。这是马克思冥想的“美丽新世界”。而现实中刚好相反。西方实行资本主义的国家,由于有法律和工会的保护,劳动者可以经过争抗而获得更多的、比较公平的报酬。贫富悬殊当然有,但也没有马克思描述的那种民不聊生、揭竿起义的情况出现。像如今的北欧和西欧甚至南欧的国家,资本主义创造了财富之后,在民主国家往往能有一种“均富”思想,让创造财富的劳动者也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反观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生产工具被掌握权力的个人或党派控制,形成吉拉斯所谓的“新阶级”,他们手中有权有钱,对劳动大众的剥削远远超过资本主义时代。而且一旦生产工具成为“公有”时,人们的积极性调动不起来,结果就是生产落后停滞,整个社会停留在贫穷破产边缘。权钱交易,权力导致腐败,“新阶级”的掌权人富可敌国,普通人却挣扎在生存的基线上。以前苏联、中国和东欧共产主义国家都如此,如今的北朝鲜也依然如此。由此可知,马克思学说所做的预测是错误的。当然许多独裁者利用他的学说挂羊头卖狗肉,推行的根本不是共产主义,而是变相的独裁专制。总之,二十世纪许多共产主义国家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犯下了反人类罪,导致千百万人丧失生命,这笔账算来,马克思主义难逃其咎。

法广:中国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廖天琪:中国是标准的挂羊头卖狗肉的伪共产主义国家,那里实行的是曼彻斯特原始资本主义。邓小平当初说不管姓资姓社,白猫黑猫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所以从上世纪90年代起,全民发疯一般都想富起来。30多年来中国的确大大提升了一般人的生活水准,但是腐败、官僚、滥权的现象比比皆是。只要毛泽东的水晶棺材还在纪念堂里,习近平就得继续贩卖老祖宗马克思的镇家之宝,否则他就没有合法性,称不上是共产党的传人。他总不能把红宝书、毛语录又捧出来,所以“挾洋人以自重”倒不失为可以采用的法宝。于是钦定御用艺术家吴为山立即遵命制作了老马儿的雕像。中国制造的产品现在不仅限于廉价的手工艺品,儿童玩具,塑料花,也有高档的电子产品、衣食住行一应货物也都推销到世界市场了。现在连中国制造的马克思都运到他的故乡展出了,中国人这可不是长了自己志气,灭了洋人威风吗。习近平的“中国梦”已经有点影子了。

法广:4月9日,特里尔市甚至举办了反对接收马克思青铜像的座谈会。德国许多政府官员、议会议员及知名人士出席了座谈会,作为出席了此一座谈会的一员,你如何看待中国的这一赠与行为?

廖天琪:那次的座谈会邀请的嘉宾有: 特里尔大学汉学家克里斯坦•索菲尔教授(Christian Soffel),共产主义暴政受害者协会联盟的联邦主席、布兰登堡州议会副议长迪特•东姆博夫斯基(Dieter Dombrowski),特里尔市副市长安德烈斯•路德维西(Andreas Ludwig)和代表独立中文笔会的我。现场十分热闹,有百余名听众参加 。

东姆博夫斯基副议长以前在东德曾经坐过牢,对共产主义深恶痛绝,他批评特里尔市利用该雕像来颂扬一个反犹太主义的思想家。马克思起草了社会主义宣言和理论,为那些专制政权的暴政提供了政治理论依据,「你们在特里尔建造这样一座雕像,我为此感到羞愧!」

座谈会主办者柏林霍恩寻豪森纪念馆馆长胡贝图斯•克纳贝博士(Hubertus Knabe),也反对竖立这座雕像,如果一定避免不了,那么应当在它旁边或对面建造一座纪念碑,纪念社会主义独裁统治下丧失生命的千百万受害者。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特别强调中共假马克思主义之名,犯下累累的反人类罪。在世人眼里,马克思是社会学家,哲学家,经济和政治学者。他处于 19世纪政治高压环境下,成为普鲁士威权政治下遭受打击的目标,被逼迫流亡。在颠沛流离的困境中,他坚持理论研究,至死方休,是值得人们敬佩的。但是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与当今文明世界背道而驰,那些专制独裁者故意误读误导他的理论,并将之无限延伸扩大。像毛泽东把他的阶级斗争学说用来进行党内整风运动,借以铲除异己。

毛泽东以“不断革命”的理论发动政治运动。反右斗争、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事件等,死于阶级斗争、政治迫害的人数有几千万。眼下习近平政权再次回归到毛泽东的集权体制,我们独立中文笔会里很多会员因为言论和写作,被政府逮捕入狱,比如:呂耿松、陈树庆、胡石根、朱虞夫、秦永敏、刘飞跃、徐琳等皆为因言获罪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因为提出了《零八宪章》,倡导宪政民主,最终被迫害至死,尸骨无存。他的遗孀刘霞目前还在软禁中,不能离开中国。此外,还有作家杨天水、张建红也都因言获罪,死于刑期內。

由这样一个政权赠送一尊马克思雕像,这不是艺术品而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 抛开政治,光从美学角度来看,这样的巨无霸雕像所展现的是法西斯美学,这种审美早已被当今文明社会所唾弃。特里尔市有什么理由接受这样的礼物,我觉得这是一种羞辱和悲哀。

  •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近月来,新疆地区“再教育营”的话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权团体以及一些西方政府和美国议员纷纷予以抨击。新疆“再教育营”问题曝光后,北京一改过去数月的做法,首次确认了这些“再教育营”的存在。在不久前公布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中,这些“再教育营”被称作“职业培训中心”。这些中心的目的旨在消除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当局还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清真运动”。

  •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多以来,美中关系已经迅速转向,最初的友好热络已经随关税大战不断升级,而日益显现为一种更为全面的紧张关系。特朗普政府频繁批评中国政府的贸易行为与政策走向的同时,提出了一项印太战略设想,希望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越南、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扩展。对于在北京步步紧逼的外交压力下的台湾来说,这项雏形中的战略设想似乎打开了一线走出孤立的空间,但其实也不乏风险。特朗普政府对台湾表现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确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较量背景下的一时之需?美国精英与决策层是否确实有调整对台政策的长远设想?我们在今天的节目时间里,邀请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亚太区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 陈破空:孟宏伟事件背后的中国政治黑幕

    陈破空:孟宏伟事件背后的中国政治黑幕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失联数日后,在各方压力下,10月7日,中国中纪委网站发表声明披露,孟宏伟涉嫌违法,正在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惜字如金的表态,并不足以解开世人对孟宏伟遭遇提出的困惑。作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竟然在返回中国时被瞬间失踪,引发西方舆论的强烈质疑。美国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此阐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美国大法官的任命将直接影响最高法院的未来走向

    夏明:美国大法官的任命将直接影响最高法院的未来走向

    最近数周来,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卡瓦诺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加剧了美国国内的党争以及美国政治社会的两极对立。随着这项提名,很快便爆出卡瓦诺年轻时曾意图性侵的丑闻,从而导致这项任命严重受阻。美国将在11月迎来中期选举,这项任命目前已成为美国政坛最大话题。实际上,任命卡瓦诺为新的大法官,预示着美国最高法院的未来方向,可能引发新一波的政治斗争。

  • 郭育仁:中美战略关系调整使台湾对美国变得非常重要

    郭育仁:中美战略关系调整使台湾对美国变得非常重要

    自台湾蔡英文政府2016年5月上台以来,一度热络的台海两岸关系骤然降温。马英九总统任期内的所谓“外交休兵”早已让位于来自北京的步步紧逼,两年多来,蔡英文领导下的台湾已经连续失去五个邦交国,曾经争得的国际组织参与也陆续受阻。随着北京与梵蒂冈近日围绕主教任命问题达成的共识,台湾能否继续维持它在欧洲唯一的邦交国也成悬念。但与此同时,2017年上任的美国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对北京展开贸易大战,另一方面也对台湾表现出比历届前任美国总统都更明确的支持。夹在世界两个头号经济大国争夺领导地位的游戏中的台湾如何自处?台湾外交在何种程度上能够自主而不是大国游戏中的一个筹码?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亚太区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9月初到访巴黎时,向我们谈了他的看法。

  •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执政两年后,美国将在11月初迎来中期选举。如何通过中期选举进一步巩固其执政基础,是美国总统下一步的主要目标。然而近来,特朗普在白宫内部的运作方式成为舆论热点。随着长期担任《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编辑的伍德沃德所著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员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国总统的领导力及信誉受到严重质疑。特朗普的形象和支持率是否会因此而受到较大影响?陷入混乱的白宫将如何步出危机?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2012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掌权,开启了中国的“新时代”,习近平大力提倡“中国梦”的价值观,并提出“中国式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习近平时代进行了怎样的定位?当下的媒体又处于何种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