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作者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独立中文笔会 网络

独立中文笔会刚刚进行了换届选举。本次改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目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多名异见人士被纳入理事会,形成九名理事中的七人来自中国国内的全新格局。中国著名异见人士高瑜、何德普、王金波纷纷获选进入理事会。我们请再次获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与本次选举相关的情况以及对独立中文笔会未来任务的展望。

法广:首先请谈谈新一届笔会的结构有什么改变和特色?你本人已四次获选连任,有没有其他候选人与你竞争此一职位?

廖天琪:我们笔会在3、4月间在网上举行第8届会员大会。有超过半数以上的会员,即115人报到参会。期间举行了4次全体会议,修改了章程,通过工作和财务报告,并进行选举。我之所以提出这些,是想说明我们笔会虽是一个非营利的民间文学组织,但是我们的态度是很严谨而负责的。一切程序按照章规做事。由于会员跨全球地域,大部分会员在国内,我们无法召开实体性的会员会议,多年来都只是在网上召开。

本笔会自从2001年成立以来就不断地完善章程和会员大会议事规则以应付各种出现的新情况。这也是汲取第6届会长利用职权抗拒理事会多数和会员大会多数决定而导致笔会分裂的沉痛经验。因此现在的章程削减会长权力,而采用理事会负责制。我们依然有9名理事,理事会下属有3个小组和数个工作委员会以及秘书处下设的几个工作小组,分别由理事们担任主任或协调人,大家各司其职。

至于我个人,原先创会的刘晓波曾经担任过两届会长,他在狱中时,我们希望好好带领笔会一段时间,等他出来,请他继续挑起大梁。令人悲痛的是他于去年7月被折磨致死。如今笔会内部有一种比较消沉的气氛,外部还面对言论自由的严厉打压,加之我们暂时面临资源短缺的情况,在此捉狭困难之际,我愿意继续承担责任,好好继续当一名义工,尽可能地为国内会员维持一片发表作品的园地,在他们遭难之时,进行国际营救。同时也在中国境外举办文学会议,邀请会员们参加,让他们到外面来呼吸新鲜空气和域外的世界接触,和国际及港台人士交流。由于我生活在自由民主的德国,担任这样的职位没有风险,另外我已经退休,时间和精力都有余裕,能为境内同行略尽绵薄之力。我们是先选9名理事,然后由理事们提名选出会长,这次没有其他理事跟我一同竞争。

法广:本届选举中,有多名国内知名异见人士入会,这是否会给他们带来风险,对他们的安全构成威胁?

廖天琪:这是本届组织上的特色。著名的异议人士如高瑜、何德普、王金波都成为新的理事。原来几位如赵达功、刘荻、杜导斌、李海也都是国内的知名作者,他们都连选连任。如今只有澳洲的齐家贞和我是海外的,其他7名理事都在国内。笔会不是政治组织,而是文学组织,我们的宗旨符合中国国情:言论自由,这是宪法上明文规定要得到保护的,因此笔会的成员一般都还能不受干扰。但是自然有一部份知名作家经常受到监视和骚扰,甚至我们有9名会员还在狱中。这种情况自然是当局违宪的做法。参加我们笔会,并通过选举进入理事会的人,都经过深思熟虑,考虑了个人安危风险,但他们有信念,自由写作是他们和同事们的权利,因此勇敢地站出来,这令我十分感佩。

法广:在中国目前收紧对言论管控的背景下,笔会将如何开展工作?

廖天琪:我们有自己的网站,会不断地将世界各地和国内的文学和文化情况进行报导。另外我们也设有栏目,供会员们投稿。每隔两三年我们出版一本收罗了会员作品的《年鉴》。我们也提供生活困难的会员小额的经济资助。此外我们设有三个奖项:林昭纪念奖,自由写作奖和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这些每年颁发一次的奖给予会员很大的鼓励。近年来我们也颁发给国外的作家,如缅甸、越南的狱中作家。我们也颁发给伊朗的入狱女诗人等等。

法广: 笔会曾经经历分裂,现在处于怎样的状况?

廖天琪: 第6届会期结束后,在第七届的会员大会上就出现了原会长和小部分会员犯规的言行。在选举结束后,我当选为会长。他们不愿意接受落选的既成事实,就立刻另外举行一个选举,但是他们的人数很少,不符章程规矩。此外,他们把我们一方候选人的名字都删除了,只临时加上一些新名字,等于自己选了自己。这是公然地违规。事后我们向国际笔会和其他机构解释了情况,我们一方得到国际笔会和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正式承认。可惜对方继续盗用笔会的名称。

目前他们没有什么动静,这种离心离德,违规的做法是不能持久,也无法凝聚人心的。我们这一方这两年来举办了很多文学活动,也积极参加国际的项目,并且守护遭到打压的会员,现在新的工作班子产生,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坚守岗位,言论自由是个火炬,照亮一切黑暗的角落。

法广:独立中文笔会如何与国际社会接轨?

廖天琪:我们笔会始终跟国际笔会保持密切的联系,参加每年的年会,甚至也自己组织举办文学会议,邀请国际作家参加。我们和美国笔会、德国笔会、荷兰笔会、瑞典笔会、卡特隆尼亚笔会、香港笔会、维吾尔笔会、西藏笔会都有合作的关系。像美国笔会就协助我们编辑刘晓波纪念文集的英文版,荷兰笔会曾提供我们经济困难的会员资助,德国笔会和卡特隆尼亚笔会给我们颁奖。斯洛文尼亚笔会对我们十分友好。和其他几个笔会我们在瑞典的马尔默合办了四笔会的文学会议。这都是许多年来累积下来的信任友好关系。这些关系和协作会持续下去。国际笔会里面149个笔会都关注中国的人权和自由写作问题,关心曾在狱中和最后病逝的刘晓波,现在大家都在努力营救刘霞,这是笔会的核心项目之一。

法广:笔会对未来有哪些新的构想和工作计划?

廖天琪:我们开始精简机构,让各委员会的人各司其职。并且要持续面向国际,让国内的会员们有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窗口。如果可能也协助他们把好的作品在境外发表。网刊依然是会员们发表作品的园地,《年鉴》也会量力而为地继续编辑出版。我们也要更加关注国内会员们的安危,狱中作家委员会的工作是很吃重的,我很高兴现在何德普先生担任狱委主任,他自己曾经系狱将近10年,对于其中之苦痛,身临其境。他为人正直,相信今后工作会更为出色。

  •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