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作者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独立中文笔会 网络

独立中文笔会刚刚进行了换届选举。本次改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目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多名异见人士被纳入理事会,形成九名理事中的七人来自中国国内的全新格局。中国著名异见人士高瑜、何德普、王金波纷纷获选进入理事会。我们请再次获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与本次选举相关的情况以及对独立中文笔会未来任务的展望。

法广:首先请谈谈新一届笔会的结构有什么改变和特色?你本人已四次获选连任,有没有其他候选人与你竞争此一职位?

廖天琪:我们笔会在3、4月间在网上举行第8届会员大会。有超过半数以上的会员,即115人报到参会。期间举行了4次全体会议,修改了章程,通过工作和财务报告,并进行选举。我之所以提出这些,是想说明我们笔会虽是一个非营利的民间文学组织,但是我们的态度是很严谨而负责的。一切程序按照章规做事。由于会员跨全球地域,大部分会员在国内,我们无法召开实体性的会员会议,多年来都只是在网上召开。

本笔会自从2001年成立以来就不断地完善章程和会员大会议事规则以应付各种出现的新情况。这也是汲取第6届会长利用职权抗拒理事会多数和会员大会多数决定而导致笔会分裂的沉痛经验。因此现在的章程削减会长权力,而采用理事会负责制。我们依然有9名理事,理事会下属有3个小组和数个工作委员会以及秘书处下设的几个工作小组,分别由理事们担任主任或协调人,大家各司其职。

至于我个人,原先创会的刘晓波曾经担任过两届会长,他在狱中时,我们希望好好带领笔会一段时间,等他出来,请他继续挑起大梁。令人悲痛的是他于去年7月被折磨致死。如今笔会内部有一种比较消沉的气氛,外部还面对言论自由的严厉打压,加之我们暂时面临资源短缺的情况,在此捉狭困难之际,我愿意继续承担责任,好好继续当一名义工,尽可能地为国内会员维持一片发表作品的园地,在他们遭难之时,进行国际营救。同时也在中国境外举办文学会议,邀请会员们参加,让他们到外面来呼吸新鲜空气和域外的世界接触,和国际及港台人士交流。由于我生活在自由民主的德国,担任这样的职位没有风险,另外我已经退休,时间和精力都有余裕,能为境内同行略尽绵薄之力。我们是先选9名理事,然后由理事们提名选出会长,这次没有其他理事跟我一同竞争。

法广:本届选举中,有多名国内知名异见人士入会,这是否会给他们带来风险,对他们的安全构成威胁?

廖天琪:这是本届组织上的特色。著名的异议人士如高瑜、何德普、王金波都成为新的理事。原来几位如赵达功、刘荻、杜导斌、李海也都是国内的知名作者,他们都连选连任。如今只有澳洲的齐家贞和我是海外的,其他7名理事都在国内。笔会不是政治组织,而是文学组织,我们的宗旨符合中国国情:言论自由,这是宪法上明文规定要得到保护的,因此笔会的成员一般都还能不受干扰。但是自然有一部份知名作家经常受到监视和骚扰,甚至我们有9名会员还在狱中。这种情况自然是当局违宪的做法。参加我们笔会,并通过选举进入理事会的人,都经过深思熟虑,考虑了个人安危风险,但他们有信念,自由写作是他们和同事们的权利,因此勇敢地站出来,这令我十分感佩。

法广:在中国目前收紧对言论管控的背景下,笔会将如何开展工作?

廖天琪:我们有自己的网站,会不断地将世界各地和国内的文学和文化情况进行报导。另外我们也设有栏目,供会员们投稿。每隔两三年我们出版一本收罗了会员作品的《年鉴》。我们也提供生活困难的会员小额的经济资助。此外我们设有三个奖项:林昭纪念奖,自由写作奖和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这些每年颁发一次的奖给予会员很大的鼓励。近年来我们也颁发给国外的作家,如缅甸、越南的狱中作家。我们也颁发给伊朗的入狱女诗人等等。

法广: 笔会曾经经历分裂,现在处于怎样的状况?

廖天琪: 第6届会期结束后,在第七届的会员大会上就出现了原会长和小部分会员犯规的言行。在选举结束后,我当选为会长。他们不愿意接受落选的既成事实,就立刻另外举行一个选举,但是他们的人数很少,不符章程规矩。此外,他们把我们一方候选人的名字都删除了,只临时加上一些新名字,等于自己选了自己。这是公然地违规。事后我们向国际笔会和其他机构解释了情况,我们一方得到国际笔会和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正式承认。可惜对方继续盗用笔会的名称。

目前他们没有什么动静,这种离心离德,违规的做法是不能持久,也无法凝聚人心的。我们这一方这两年来举办了很多文学活动,也积极参加国际的项目,并且守护遭到打压的会员,现在新的工作班子产生,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坚守岗位,言论自由是个火炬,照亮一切黑暗的角落。

法广:独立中文笔会如何与国际社会接轨?

廖天琪:我们笔会始终跟国际笔会保持密切的联系,参加每年的年会,甚至也自己组织举办文学会议,邀请国际作家参加。我们和美国笔会、德国笔会、荷兰笔会、瑞典笔会、卡特隆尼亚笔会、香港笔会、维吾尔笔会、西藏笔会都有合作的关系。像美国笔会就协助我们编辑刘晓波纪念文集的英文版,荷兰笔会曾提供我们经济困难的会员资助,德国笔会和卡特隆尼亚笔会给我们颁奖。斯洛文尼亚笔会对我们十分友好。和其他几个笔会我们在瑞典的马尔默合办了四笔会的文学会议。这都是许多年来累积下来的信任友好关系。这些关系和协作会持续下去。国际笔会里面149个笔会都关注中国的人权和自由写作问题,关心曾在狱中和最后病逝的刘晓波,现在大家都在努力营救刘霞,这是笔会的核心项目之一。

法广:笔会对未来有哪些新的构想和工作计划?

廖天琪:我们开始精简机构,让各委员会的人各司其职。并且要持续面向国际,让国内的会员们有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窗口。如果可能也协助他们把好的作品在境外发表。网刊依然是会员们发表作品的园地,《年鉴》也会量力而为地继续编辑出版。我们也要更加关注国内会员们的安危,狱中作家委员会的工作是很吃重的,我很高兴现在何德普先生担任狱委主任,他自己曾经系狱将近10年,对于其中之苦痛,身临其境。他为人正直,相信今后工作会更为出色。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惊人成就,但世人对这些成就的惊羡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经济实力的强大并没有带来民主进程的推进,四个自信引导下的中国一方面要以高压维稳,应对国内的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国际舞台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与防范,中美关系在建交40周年之际更是进入了一种类冷战的对立状态。40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们邀请在法国塞尔日-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官方话语今天所说的改革已经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南辕北辙,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当前的执政方略绝对开创不出新时代。

  •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2018年12月18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11届3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但曾经担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职务的鲍彤先生不赞同这种说法,在他看来,11届3中全会本身并不是一次改革开放的大会,但它掀起了一股怀疑共产党、怀疑毛泽东的高潮,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而改革开放也完全没有顶层设计,其主体更是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而不是党。身在北京的鲍彤先生通过电话向法广阐述了他的观点:

  •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届三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起点。尽管这种说法颇引争议,无可否认的是,此后四十年间,一度濒临崩溃边缘中国经济,已经摇身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种令人眩目的经济起飞引发对所谓中国模式的关注。有无中国模式的争论似乎已经让位于对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的怀疑。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正力图向世界展示这种有别于欧美民主自由体制之外的另一种发展模式。何谓中国模式?其核心内容是什么?其核心价值是什么?中国模式是否是可以输出传播的模式?我们电话采访了在香港注册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博源基金会的学术委员会委员丁学良教授。丁学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一书。

  •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家展开定期对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数百位当代科学家先后参加了这些对话。2018年11月1日至3日,达赖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的小镇达兰萨拉与华人科学家展开了首次对话。除探讨物质和意识本质之外,此类对话的目的还对人类心智的本质和情绪机制等内容进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对话的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中美两国首脑在阿根廷首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首脑峰会期间,就贸易战问题达成妥协。美国决定暂缓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计划;中国则承诺大量采购以农产品为主的美国产品。美国为此设定了九十天的谈判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