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4/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4/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8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热情和谨慎交杂的加中关系?

热情和谨慎交杂的加中关系?
 
加拿大总理小杜鲁4月15日在多伦多 ©REUTERS/Chris Wattie

小杜鲁多去年底访华未能开启加中自贸谈判,1月温哥华朝核危机峰会把中国隔离在外,3月特朗普宣布加征钢铝税后配合美国对中国钢铁采取措施,北京对渥太华屡屡感到不爽。小杜鲁多不仅有亲华的父亲,在竞选时更说“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但执政后加中关系为何不平顺。 有专家指热情和谨慎的奇妙组合,令加中关系百年来起伏跌宕。

 

加拿大皇后大学国际与国防政策中心研究员路易-德勒瓦(Louis A. Delvoie)今年1月在加拿大最古老的日报《金士顿标准辉格报》(thewhig.com )撰文《加拿大与中国关系》,回溯双边交往百年历史,发现加拿大对接近中国的热情比较谨慎的原因,除人权问题外还有其他因素,如加拿大人欢迎中国学生和游客涌入,但又担心中国间谍获取政商信息,加上源自中国的网络攻击和中国国企收购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意图。甚至连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局长也警告中国正从加拿大政界招募代理人。加拿大人可能反感中国政治和社会的某些方面,但从国家利益而言,中国又无疑是不容忽视的。

在从事外交及安全政策研究前,德勒瓦曾担任加拿大驻阿尔及利亚大使和驻巴基斯坦高级专员, 他认为加拿大与中国建立亲密关系的首要障碍是地理和文化,政治制度迥异又为其增添了意识形态色彩。100多年前两国人民首次接触,当时天主教和新教把中国视为传教的沃土,远赴中国的数百名加拿大传教士深入穷乡僻壤,传福音办学校和诊所,深受欢迎,传教士也称赞中国人热情好客和智慧。但中国民族主义者怀疑传教士要颠覆中国文化,1898年兴起义和团运动,数百名传教士和中国皈依者被杀。

1870年代,中国苦力来加拿大建铁路,尽管从事的工作薪水低危险大,却遭卑斯省政客和劳工团体敌视,认为中国人冲击了劳工市场。渥太华屈从地方压力,从1885年起对中国移民征收50美元人头税,1900年升到100美元,1904年又涨到500美元,1923年加拿大立法削减中国移民,这是加中关系史上的高度歧视阶段。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加拿大医生白求恩不远万里去中国救治受伤的共产党人,毛泽东的“纪念白求恩”一文成为文革期间中国人必读的文字,令白求恩至今仍受中国人尊敬。但40年代末两国关系恶化,加拿大跟随美国拒绝承认北京政府,并连续20年投票反对中国加入联合国,1950年代头三年,两国更在朝鲜战争中兵戎相见,关系跌至最低点。

1959年加拿大农业部长访华达成出口小麦协议,加拿大实业家和银行家回国后强烈建议渥太华承认北京政府。1970年老杜鲁多与北京建交并于1973年访华,成为历史上首访中国的加拿大总理,他与毛周邓等友好交谈,在这个阶段加拿大追求与中国建立友好和富有成效的关系。

老杜鲁多之后马尔罗尼政府增加了与北京的商业往来和官员互访,但1989年天安门屠杀中断了一切,加拿大中止了所有官方接触。1990年代中期,中国经济改革成果开始显现,经济跨越式发展令各国瞩目。克里田总理率300名政商领袖组成的“加拿大团队”访华,两国关系走上发展大道。2006年保守党执政后两国关系再次降温,哈珀总理 把人权问题放在首位,但北京坚决抵制对其内政的外来干涉,两国关系恶化。哈珀政府的立场赢得了人权组织的赞誉,但遭工商界谴责,三年后哈珀改变方向,但为时已晚。哈珀到北京时,遭中国总理公开责备。

小杜鲁多对中国的态度一向积极,特别是在特朗普要重审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后,他决心加强与中国的经济联系,谈判对华自贸协定也成为渥太华的热门话题,但当小杜鲁多向中国提出涉及劳工标准、性别平等和环境保护的“进步贸易议程”后,形势再度晴转阴,因为北京反感他国对其内政的干涉。

 


同一主题

  • 加拿大能否以禁枪来遏制枪支犯罪

    加拿大能否以禁枪来遏制枪支犯罪

    进入2018年以来,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涉枪犯罪激增,7月22日酿成15人死伤的袭击在加拿大引发了枪支管制的全国性讨论,7月30日杜鲁多总理在参加枪案受难者葬礼后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排除制定手枪禁令以遏制枪支暴力的蔓延。加拿大《环球邮报》更引述一名高级官员的话说,杜鲁多将在8月中旬做出决定是否要禁止手枪。

  • 加拿大情报局对“一带一路”的审视

    加拿大情报局对“一带一路”的审视

    今年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根据3月中国问题研讨会内容发表163页的报告《重新思考安全问题--中国与战略竞争时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其中第五章专门分析“一带一路”,指其展示了中国的“扩张野心”,不仅“为地区安全形势带来变化,也对西方先进工业民主国家的战略规划产生影响”,“仔细阅读一带一路可以让西方了解北京重塑世界秩序的野心”。  

  • 中国是加拿大的威胁还是伙伴?

    中国是加拿大的威胁还是伙伴?

    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发布题为《中国与战略竞争时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的报告后,加拿大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交建收购加拿大爱康建筑公司( Aecon ),为此中国大使卢沙野5月29日撰文《中国不是加拿大的威胁》为中国辩护,稍后简氏防务周刊政治事务和国防记者鲁本-约翰逊(Reuben …

  • G7是否走到终点?

    G7是否走到终点?

    2018年6月在魁北克举办的第44届七国峰会,在各会员国和美国关系的恶化中结束,提前离开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签署联合公报,并指责东道主加拿大总理杜鲁多“非常不诚实”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国举办?是否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把美国放在一边成为G6,或是如特朗普所愿重新接纳俄国成为G8,或是干脆被G20所替代?

  •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访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访

    近30年来加拿大经常成为美国总统的首访国,但特朗普特立独行一改惯例,上任一年半后第六次出访才因七国峰会来到加拿大,且未等会议结束便离开,赶赴新加坡准备12日的特金会,那里才是他的外交重点,也是被视为可令他摘取诺贝尔和平奖的地方。

  • 渥太华对北京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渥太华对北京态度发生重大变化

    5月23日,中国交建收购爱康建筑公司(Aecon)案被加拿大政府阻止,成为加拿大近十年来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的第五个外国收购案,但同时也是继去年渥太华连续两度批准中国国企收购加拿大敏感的高科技企业后,首个中国国企收购案被否决,舆论认为这意味着杜鲁多政府正在改变以往拥抱中国战略。

  • 印度对加拿大的锡克之怨

    印度对加拿大的锡克之怨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2月印度之行激起的风波持续在两国关系中震荡,4月16日,他的国安顾问丹尼尔·让(Daniel Jean)在国会作证时缓和了“印度情报机构策划令加拿大难堪”的说法,指因‘信息协调不当导致加拿大政府犯错’,他本人也在5月22日提前退休。但这并未能平息印度人的怨气,他们指责加拿大为锡克人的不满提供空间,在锡克问题上撒枫树糖浆,加剧印度的伤口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