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7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第二次播音2018年7月22日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7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美朝高峰会

作者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美朝高峰会
 
金正恩与特朗普 路透社/KCNA handout via Reuters

近年来,朝鲜半岛局势始终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不过,紧张的半岛局势近来出现了转机。随着金正恩邀请特朗普举行高峰会的提议,长期处于冲突边缘的美朝两国关系明显缓解,令世人普遍舒了一口气。应该说,朝美峰会如能如期举行,将构成两国关系的一个重大突破。如何解读美朝高峰会?此一峰会最终能否实现?对此,旅居法国的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金正恩向特朗普发出会晤的邀请,传达了怎样的信号?

刘学伟:主要的信息是金正恩可能已经承受不住中国也积极参加的以正式的联合国名义实施的全面制裁,打算见好就收了。朝方可能认为,他们的核试和长程导弹试验已经基本完成,已经足以作为正式的筹码用来交换重大安全利益了。主动,但当然有条件的弃核,是金正恩开出的让全世界,也包括特朗普/美国都大吃一惊的新价码。

我现在对朝鲜的意图的判断和特朗普一样,认为他们很可能是有诚意的。

但是有一个重大的不明朗发展是,在美国宣布准备与金正恩会晤之后,朝鲜官方至今沉默已达十多天,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呼应出现。本人相信这并不意味着整个事态子虚乌有,韩美两方自作多情。可能朝方对特朗普的热情感到有些出乎意外,还需要一点时间来形成正式的和具体的回应立场。

最新的消息是3月20号,朝韩双方在板门店开会,商定约160人的韩方艺术团将在近期访问平壤。还听说4月底的文在寅访朝的准备工作正在密锣紧鼓进行中。

法广:你如何看待特朗普与金正恩将举行会晤的消息?依照你的观点,此一会晤最终能否如期实现?

刘学伟:这当然是朝鲜/东北亚核危机的一个重大发展。这个金/特会晤实现的可能性至少还是存在。本人并不认为这完全是金正恩的一个花招。因为如果这样,特朗普/美国最终还是会发现这仅仅是一个拖延时间的骗局,那个雷霆之怒朝鲜未必招架得住。因为,这样特朗普/美国的更激烈行动就有了道义上的很充分的正当性。

我发现,很多其他人也这样认为,金正恩在近年来与美国的核对峙中,表现出一种远超世人想象的博弈能力,以至于在朝鲜如此孤立弱势的情况下,面对其它美中俄日韩五个当事方的联合压力,居然能不落下风,甚至还能取得相当的主动地位。本人期待他不会把大局玩脱,最终能达成一个各方都可以接受,也符合朝方基本利益的协议。

我对特朗普在此事上的决断力表示高度赞赏。美朝之间的核冲突已有二十多年历史,历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三届总统而无法解决。如果在特朗普总统任内解决,自是大功一件。那对共和党在美国今年的中期选举和他两年后的争取连任,都会大大加分。甚至诺贝尔和平奖都会大大有望。而且这个奖金正恩也很可能有份。一如1973年,巴黎和谈后基辛格和黎德寿共享诺贝尔和平奖。

法广:你认为朝鲜会信守弃核的承诺吗?

刘学伟:这是美方接受谈判的绝对必要先决条件。我们且看谈判开启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有人认为朝鲜会提出“双方同时弃核”的要求。个人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一般推测,朝方开出如此高价码,要求的对价绝不可能低,谈判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但认为“朝方绝不可能弃核”,本人也认为过于武断。因为这样一切谈判就只能是骗局。除了争取出几个月时间之外,对朝方就并没有其它战略利益。结果就只能是更严厉的制裁和越来越大的动武风险。

中国武圣孙子早就说过:“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在今天东北亚那个群虎环视的环境中,全面战争代价和风险都太大,各家都只能至多玩“战争边缘”政策。个人以为,那个不可逾越的“边缘”差不多都已经被美朝双方玩到,其余相关各方也已经陪玩得很辛苦并艰难了。

法广:他们可能谈成一些什么?有没有预测?

刘学伟:在安全保障方面,朝方开出的弃核的对价,最高可能是要求美军撤出韩国。个人以为这不可能达到,但作为开谈时的要价未尝不可。然后更可能的当然是签订结束韩战的正式和平协议和与美国建交。由于朝鲜也是联合国的正式成员国,这个朝美建交对美国和韩国应当都并非不可能接受的苛刻条件。再然后的很低的价码就是停止每年举行的韩美军演。这个要价似乎太低,不可能成为朝鲜弃核的对价。无论最后达成什么协议,确保承认朝鲜现在政体的安全合法,都是绝对必要条件。

除了这些安全方面的要求,完全解除国际制裁自是必然条件。此外自然还会有一系列的经济补偿方面的要求。比如给油给粮食,提供不可能产生核燃料的轻水核反应堆等。

谈判肯定是一个相对漫长(比如一至二年)的过程。以后协议的实施又会是一个更为漫长的过程。这中间,的确都还可能有各种变数出现。金和特两位领导人都以不按牌理出牌闻名于世,他们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变卦谁也说不准。但万事开头难,无论如何,现在出现的这个和平契机对全世界都无比宝贵,大家都殆无疑义地必须全力以赴争取把它做成。中间若是又出了什么意外变故也只能大家一起来想办法解决。

法广:有观点指,本次美朝高峰会晤,完全没有顾及到中国的感受,中国被“边缘化”,你如何看待此一问题?

刘学伟:这个说法过于夸大。因为“朝鲜核试和韩美军演双暂停”,“朝美直接对话”是中国的一贯要求。朝鲜如果真能弃核,绝对符合中国的“朝鲜半岛无核化”,“绝不允许在半岛生战生乱”的根本立场,中国不仅没有理由阻挠反对,也不仅限于乐观其成,而是应当努力协助这件了不得的事业的完成,并通过积极参与其事去努力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

有意见说,没准美国会与朝鲜达成放弃长程导弹但不弃核的妥协,因为这样美国就不会受到核威胁了。个人认为这不可能,因为如此周边其它四国的安全顾虑就会依然存在。就算朝鲜的主要对手是美国,也绝无可能完全不顾及其它四国的利益与要求。

近年来,朝鲜与中国的关系的确并称不上融洽,朝鲜发展核武绝不是中国乐见的事态发展,否则中国也不会积极参加联合国对朝鲜的严厉制裁。但在朝核问题的当事六国中,美日韩为一方,中俄朝为另一方的基本态势并未变化。朝鲜与美国单独媾和甚至“带枪”“卖身投靠”,与中国或俄国为敌的可能性并不存在。比如如果要签表示韩战正式结束的和平协议,中国直接就是与美国对等的当事方,怎么可能被回避?

有人说得好:“数十年后,美国还在不在亚洲并不确定,但中国和俄国一定在。”这是任何一个不疯狂的谋国者不能不认真考虑的永久现实。

而且除非朝鲜一并放弃发展民用火箭和卫星的权利,否则核弹头永远是可以装上长程火箭向全球发射的。

法广:如果美朝高峰会谈得以实现,中国将如何继续发挥地区大国的作用?

刘学伟:在这之后,朝鲜的开城和罗先两个特区应当可以重新开始运营。对朝鲜的制裁都会取消,朝鲜应当得到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中国的改革开放应当还是朝鲜最可以模仿的成功之路。

再下一步,当然是中国应当努力促进中日韩东北亚自由贸易协定的发展,甚至不妨把三国扩大到四国。总之,只要东北亚自由贸易协定能够有进展,中国在东亚的棋就会活起来。

中国在东亚地区更远的目标,10-20年以后吧,应当是支持韩国和日本成为真正独立国家,美军撤出东亚,并可以此为条件支持韩国统一。然后是东北亚、东南亚结合成一个包括东亚所以国家的大东盟。

我一贯认为,现在中国的国际发展大战略“一带一路”有向西和向东两个方向。这个向东的方向,比通过中亚的穆斯林地区的向西路线更安全更有利益,至少是两个方向互不冲突。

  • 刘晓波远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纪念

    刘晓波远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纪念

    各位听众,2018年7月13日,德国著名人权牧师罗兰•库纳(Roland Kühne)与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全德学者学生联合会等民间团体合作,在柏林葛策马尼教堂举行“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这次纪念活动,无论是出席者,还是地点选择原本就别有深意,而刘晓波遗孀在刘晓波逝世周年到来前几日突然获释更使得这次活动的规模远超出了组织者的预期,不仅德国媒体悉数到场,香港和日本各大媒体也都专门派出团队。

  • 廖天琪:刘霞意外获释令刘晓波追忆活动盛况空前

    廖天琪:刘霞意外获释令刘晓波追忆活动盛况空前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祭日的当天,7月13日,在德国著名人权牧师若兰特-库纳先生及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共同主持下,柏林举行了一场纪念活动。这场活动筹备已久,尤其随着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脱离软禁、抵达柏林而备受关注,并吸引了多国媒体。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北京放行刘霞并不是一个具有标杆性的事件

    夏明:北京放行刘霞并不是一个具有标杆性的事件

    7月10日,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获得北京政府准许,离开中国抵达柏林。近年来,刘霞一直在家中受到软禁,很难与外界取得联系。不过,国际社会始终没有放弃为刘霞获得行动自由的呼声。刘晓波去世一周年的前夕,刘霞获准离开北京,颇令国际社会欣慰。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刘霞抵达柏林的相关事宜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星星画展的破茧而出与落幕

    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星星画展的破茧而出与落幕

    2018年是中国共产党第11届3中全会启动改革开放政策40周年。1978年,随真理检验标准的全国大讨论,中国社会开始挣脱常年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的高压束缚,迅速活跃沸腾起来。西单民主墙开始集结越来越多的民众,各种民间刊物不断出现,星星画社也在这种冲破束缚的渴望中破茧而出。1979年9月27日,一批艺术家在没有官方许可的情况下,毅然将自己的作品悬挂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东侧的栅栏上……如果说星星画展被看作是中国当代艺术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的话,它的出现与落幕也记录着那个年代中国政治与社会变迁的步伐。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邀请国际策展人、独立艺术评论家杨天娜女士和丈夫、自由艺术家杨诘苍先生谈谈他们对这一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观察。出生于德国的杨天娜女士80年代中期赴中国留学,她的博士论文关注的正是对1979年到1989年中国前卫艺术创作的符号分析。杨诘苍先生当时则正在广州美院读书,对星星画派事件记忆犹新,也对此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颇有独到见解。

  • 廖天琪谈“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

    廖天琪谈“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

    7月13日,是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纪念日。近一年来,刘晓波的名字丝毫没有淡出人们的记忆。在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周年祭日之时,德国将在7月13日举办“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等民间组织纷纷对这次活动进行了大力的支持。本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 潘永忠谈新书: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

    潘永忠谈新书: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

    在信息高度发达的当今世界,作为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新闻媒体承担着向社会公众传递讯息的重大责任,往往起着主导舆论导向的作用。新闻媒体的自由关涉着广大民众利益的大事。但是至今,在全球范围,新闻媒体自由仍然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愿望。特别是在中国,新闻媒体出版尚受到种种限制。

  • 从李一哲大字报看中国书写艺术与政治的关系

    从李一哲大字报看中国书写艺术与政治的关系

    2014年5月,上海外滩美术馆举办了一场风格独特的展览,取名“以退为进”,策展人、独立艺术评论家杨天娜女士不仅将水墨艺术带进了当代艺术馆,凸出这个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的当代特性,同时也将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在文革末期的中国掀起轩然大波的《李一哲大字报》带入了艺术殿堂,引人重新思考中国语境下书写艺术与政治密不可分的关系。2018年5月,策展人杨天娜女士与丈夫、艺术家杨诘苍先生应邀在安琪主持的巴黎“自由谈”沙龙介绍这次展览的核心宗旨。从展览筹备过程中的波折,到《李一哲大字报》当事人的感动,再到演讲之后的席间谈论,两位演讲者相互补充,不仅通过小小的视频展示将听者身临其境般带回到四年前那次地点遥远的展览,更提出了一种艺术欣赏之外的深层思考:我们应当如何面对过去、面对历史?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