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4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4月2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美朝高峰会

作者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美朝高峰会
 
金正恩与特朗普 路透社/KCNA handout via Reuters

近年来,朝鲜半岛局势始终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不过,紧张的半岛局势近来出现了转机。随着金正恩邀请特朗普举行高峰会的提议,长期处于冲突边缘的美朝两国关系明显缓解,令世人普遍舒了一口气。应该说,朝美峰会如能如期举行,将构成两国关系的一个重大突破。如何解读美朝高峰会?此一峰会最终能否实现?对此,旅居法国的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金正恩向特朗普发出会晤的邀请,传达了怎样的信号?

刘学伟:主要的信息是金正恩可能已经承受不住中国也积极参加的以正式的联合国名义实施的全面制裁,打算见好就收了。朝方可能认为,他们的核试和长程导弹试验已经基本完成,已经足以作为正式的筹码用来交换重大安全利益了。主动,但当然有条件的弃核,是金正恩开出的让全世界,也包括特朗普/美国都大吃一惊的新价码。

我现在对朝鲜的意图的判断和特朗普一样,认为他们很可能是有诚意的。

但是有一个重大的不明朗发展是,在美国宣布准备与金正恩会晤之后,朝鲜官方至今沉默已达十多天,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呼应出现。本人相信这并不意味着整个事态子虚乌有,韩美两方自作多情。可能朝方对特朗普的热情感到有些出乎意外,还需要一点时间来形成正式的和具体的回应立场。

最新的消息是3月20号,朝韩双方在板门店开会,商定约160人的韩方艺术团将在近期访问平壤。还听说4月底的文在寅访朝的准备工作正在密锣紧鼓进行中。

法广:你如何看待特朗普与金正恩将举行会晤的消息?依照你的观点,此一会晤最终能否如期实现?

刘学伟:这当然是朝鲜/东北亚核危机的一个重大发展。这个金/特会晤实现的可能性至少还是存在。本人并不认为这完全是金正恩的一个花招。因为如果这样,特朗普/美国最终还是会发现这仅仅是一个拖延时间的骗局,那个雷霆之怒朝鲜未必招架得住。因为,这样特朗普/美国的更激烈行动就有了道义上的很充分的正当性。

我发现,很多其他人也这样认为,金正恩在近年来与美国的核对峙中,表现出一种远超世人想象的博弈能力,以至于在朝鲜如此孤立弱势的情况下,面对其它美中俄日韩五个当事方的联合压力,居然能不落下风,甚至还能取得相当的主动地位。本人期待他不会把大局玩脱,最终能达成一个各方都可以接受,也符合朝方基本利益的协议。

我对特朗普在此事上的决断力表示高度赞赏。美朝之间的核冲突已有二十多年历史,历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三届总统而无法解决。如果在特朗普总统任内解决,自是大功一件。那对共和党在美国今年的中期选举和他两年后的争取连任,都会大大加分。甚至诺贝尔和平奖都会大大有望。而且这个奖金正恩也很可能有份。一如1973年,巴黎和谈后基辛格和黎德寿共享诺贝尔和平奖。

法广:你认为朝鲜会信守弃核的承诺吗?

刘学伟:这是美方接受谈判的绝对必要先决条件。我们且看谈判开启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有人认为朝鲜会提出“双方同时弃核”的要求。个人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一般推测,朝方开出如此高价码,要求的对价绝不可能低,谈判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但认为“朝方绝不可能弃核”,本人也认为过于武断。因为这样一切谈判就只能是骗局。除了争取出几个月时间之外,对朝方就并没有其它战略利益。结果就只能是更严厉的制裁和越来越大的动武风险。

中国武圣孙子早就说过:“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在今天东北亚那个群虎环视的环境中,全面战争代价和风险都太大,各家都只能至多玩“战争边缘”政策。个人以为,那个不可逾越的“边缘”差不多都已经被美朝双方玩到,其余相关各方也已经陪玩得很辛苦并艰难了。

法广:他们可能谈成一些什么?有没有预测?

刘学伟:在安全保障方面,朝方开出的弃核的对价,最高可能是要求美军撤出韩国。个人以为这不可能达到,但作为开谈时的要价未尝不可。然后更可能的当然是签订结束韩战的正式和平协议和与美国建交。由于朝鲜也是联合国的正式成员国,这个朝美建交对美国和韩国应当都并非不可能接受的苛刻条件。再然后的很低的价码就是停止每年举行的韩美军演。这个要价似乎太低,不可能成为朝鲜弃核的对价。无论最后达成什么协议,确保承认朝鲜现在政体的安全合法,都是绝对必要条件。

除了这些安全方面的要求,完全解除国际制裁自是必然条件。此外自然还会有一系列的经济补偿方面的要求。比如给油给粮食,提供不可能产生核燃料的轻水核反应堆等。

谈判肯定是一个相对漫长(比如一至二年)的过程。以后协议的实施又会是一个更为漫长的过程。这中间,的确都还可能有各种变数出现。金和特两位领导人都以不按牌理出牌闻名于世,他们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变卦谁也说不准。但万事开头难,无论如何,现在出现的这个和平契机对全世界都无比宝贵,大家都殆无疑义地必须全力以赴争取把它做成。中间若是又出了什么意外变故也只能大家一起来想办法解决。

法广:有观点指,本次美朝高峰会晤,完全没有顾及到中国的感受,中国被“边缘化”,你如何看待此一问题?

刘学伟:这个说法过于夸大。因为“朝鲜核试和韩美军演双暂停”,“朝美直接对话”是中国的一贯要求。朝鲜如果真能弃核,绝对符合中国的“朝鲜半岛无核化”,“绝不允许在半岛生战生乱”的根本立场,中国不仅没有理由阻挠反对,也不仅限于乐观其成,而是应当努力协助这件了不得的事业的完成,并通过积极参与其事去努力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

有意见说,没准美国会与朝鲜达成放弃长程导弹但不弃核的妥协,因为这样美国就不会受到核威胁了。个人认为这不可能,因为如此周边其它四国的安全顾虑就会依然存在。就算朝鲜的主要对手是美国,也绝无可能完全不顾及其它四国的利益与要求。

近年来,朝鲜与中国的关系的确并称不上融洽,朝鲜发展核武绝不是中国乐见的事态发展,否则中国也不会积极参加联合国对朝鲜的严厉制裁。但在朝核问题的当事六国中,美日韩为一方,中俄朝为另一方的基本态势并未变化。朝鲜与美国单独媾和甚至“带枪”“卖身投靠”,与中国或俄国为敌的可能性并不存在。比如如果要签表示韩战正式结束的和平协议,中国直接就是与美国对等的当事方,怎么可能被回避?

有人说得好:“数十年后,美国还在不在亚洲并不确定,但中国和俄国一定在。”这是任何一个不疯狂的谋国者不能不认真考虑的永久现实。

而且除非朝鲜一并放弃发展民用火箭和卫星的权利,否则核弹头永远是可以装上长程火箭向全球发射的。

法广:如果美朝高峰会谈得以实现,中国将如何继续发挥地区大国的作用?

刘学伟:在这之后,朝鲜的开城和罗先两个特区应当可以重新开始运营。对朝鲜的制裁都会取消,朝鲜应当得到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中国的改革开放应当还是朝鲜最可以模仿的成功之路。

再下一步,当然是中国应当努力促进中日韩东北亚自由贸易协定的发展,甚至不妨把三国扩大到四国。总之,只要东北亚自由贸易协定能够有进展,中国在东亚的棋就会活起来。

中国在东亚地区更远的目标,10-20年以后吧,应当是支持韩国和日本成为真正独立国家,美军撤出东亚,并可以此为条件支持韩国统一。然后是东北亚、东南亚结合成一个包括东亚所以国家的大东盟。

我一贯认为,现在中国的国际发展大战略“一带一路”有向西和向东两个方向。这个向东的方向,比通过中亚的穆斯林地区的向西路线更安全更有利益,至少是两个方向互不冲突。

  •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话题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话题

    一年一度的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于4月18日在斯洛文尼亚小镇布莱德举行。本次会议关注的焦点围绕“世界和平”的话题展开。和平,不仅是各国作家永远的追求和憧憬,也是各国百姓的不断渴求与期盼。然而,当今世界的和平景象却十分脆弱。本次国际笔会发出了“反对战争”的强烈呼声。我们利用本次节目,请于四月间连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介绍一下今年度国际笔会关注的焦点议题。

  • 从中梵谈判争议看对中国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断

    从中梵谈判争议看对中国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断

    梵蒂冈教廷在与北京中断外交关系半个多世纪之后,似乎近期有望与北京谈判取得共识,并签署协议。教廷显然希望尽快改变中国教会一分为二、政府承认的爱国教会与忠实于罗马教皇的地下教会分庭抗礼的局面。但教廷与民间观察人士以及海外华人天主教会显然对中国目前的宗教自由状况有不同的观察与判断。罗马方面的最新立场引发很多不解和担忧。梵蒂冈为何如此迫切要与北京达成协议?梵蒂冈立场有何改变?协议达成之后教廷是否真能更好地保护中国国内的天主教徒?我们电话采访了巴黎外方传教会的沙百里神父。

  • 韩德立神父:党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韩德立神父:党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近期,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的谈判有望很快达成共识的消息吸引舆论各方的关注。教廷也许希望尽快结束中国天主教会分裂为官方认可的爱国教会与坚持只忠于罗马教廷的地下教会的局面,但中国天主教信徒在1949年以后遭受的迫害与苦难,以及中国近年来对包括宗教信仰在内的公民社会空间收紧控制的现实也令一些舆论对教廷目前的选择多有异议。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比利时鲁汶大学南怀仁研究中心主任韩德力神父谈谈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鲁汶大学南怀仁研究中心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推动与中国大陆天主教会的往来,这其中既有官方承认的爱国教会,也有被中国当局排斥的地下教会。

  • 法前总统萨科齐利比亚政治献金疑案的特别之处

    法前总统萨科齐利比亚政治献金疑案的特别之处

    2018年3月,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因涉嫌在2007年的总统竞选活动中接受前利比亚卡扎非政权资金而被起诉。指控罪名是:被动受贿、非法筹集竞选资金和窝藏利比亚被挪用公款。被起诉虽然并不等于司法审判,但表明调查人员已经掌握了足够严重而且彼此吻合的线索,将进一步调查。如果说前任一国之元首被警方拘押48小时足以构成众人瞩目的新闻事件的话,此案的特别之处远远超出了普通的非法收取政治献金调查。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试着梳理一下这可谓千头万绪的疑案的主要线索和相关人物。

  • 陈破空谈新书:《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

    陈破空谈新书:《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

    2018年年初,旅美中国作家陈破空先生的又一部新书在日本问世。作为一名对中国政局洞若观火的作家和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在这部新书中,揭示了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走向。在今天的本节目中,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针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 陈破空谈新书,兼论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

    陈破空谈新书,兼论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

    旅美政论作家陈破空先生2018年年初在日本出版新书《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突出了金钱在中共统治和中国社会发展中的畸形作用。特别强调了间谍和成龙现象。陈破空先生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写作思路。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