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6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19:00点-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6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清华评文科资深教授议论纷纷 大师稀缺胡鞍钢榜上有名

media 清华大学校园。 网络照片

清华大学日前确认首批18位“院士级”文科资深教授,断定“中国整体上已超越美国”的胡鞍钢教授榜上有名。正好中国正在热映一部电影『无问西东』,这部以赞颂几代清华学人为基调的影片把许多人的视线引向80年前流亡中的清华等大学组成的西南联大人才辈出风骨凛然的时代,两相对照,引发网络空前热议。

80年前抗战期间,中国清华、北大等一批学校被迫迁往西南,遂有西南联大。这所简陋的流亡大学只有3882名学生,却人才济济,既出了诺贝尔奖得主,又诞生了学术界的泰斗。当时清华校长梅贻琦为联大校长。他有句治校名言至今流传:“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也,有大师之谓也”。广罗人才,结果囊括了20世纪中国大部分大师。可惜四九年后,中国海峡两岸分治,未去台湾留在大陆的学人命运可谓凄凉无比,到文革,遭受的迫害极其惨烈。西南联大知识群体,再也未能恢复元气。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遥不可及,大学变得越来越功利,越来越豪华。有人质疑,百年清华,为何四九年之后没有了大师?学者钱理群几年前就警示,大学正在“培养的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在这种背景下,清华大学评出十八位文革自身教授,引发各方关注。光明日报网的评论“愿他们承载起人文价值的社会期待”,“并能够引领社会成员涵养出学如不及、风骨凛然的精神气质”。期待高,对引领人的要求自然也高,甚至可以说比较苛刻。尤其对前面提到的胡鞍钢先生。有人说:“胡国师曾经为九龙治水点赞,如今又为一个核心背书”。这里影射的是胡鞍钢曾赞扬习近平前任胡锦涛时期九常委制相当于“九个总统”,远胜于美国的“一个总统”。核心当指当今最高领导人无疑。飞翔吧叶大胖:“胡鞍钢教授是那位成功论证出中国综合国力已经全方位超越美国那位吗?嗯,胡教授的功力确实值得敬仰!”詹国枢分析“胡说”之所以产生,很难说水平太低,资料不全,恐怕就是别有用心,“那就是,只要上面高兴就行,别的他可就管不着了”。“这样的教授,是给清华添彩,还是给清华添堵呢!”

居然连公认为“让上面高兴就行”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加入了评论:“一著名学者在一公开讲座中宣扬中国综合国力已经超越美国,中国整体上已经基本超越美国,对这一判断,老胡深感不安。”

有人写到:“像李学勤这样的学术大家确实名副其实,…但有一个遗憾:胡鞍钢也赫然在列,实在不 妥。在公示期间难道没人向校方提出质疑?就算无人直接向学校提交意见,网络上也有对其某些极不靠谱的所谓学术成果的如潮批评,不知清华考虑没有? ”

也有不少人在询问一些公认的知名教授为何落选?剑南小生称:“万帝师当选,可喜可贺! 新左领军人汪先生当选,可喜可贺!”一位叫张守涛的青年学者写了『致清华大学的公开信:汪晖、胡鞍钢、韩美林等也能入选贵校首批文科资深教授?』,信中问,秦晖、孙立平等贵校教授的学问、影响都有目共睹,不知为何没有入选?” 这位作者对其中的一些评选标准比如“热爱党的教育事业,政治立场坚定,思想品德高尚,立德树人…”也提出质疑,认为“评选资深教授的主要标准应该是其学术水平。”

李迪华问:“孙立平居然未入选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课教授,难道因为他坚守自由,独立人格,良知与正义吗?”高康大说:“清华,我的偶像是秦晖,有思想,有学识,有抱负”。

写致清华信的那位作者还写到:“最近热映的《无问西东》让贵校收获了很多美誉,尤其是贵校曾经的大师让人非常敬佩,希望贵校能珍惜这种美誉,能传承“立德立言、无问西东”的大学精神,能有更多大师和更好发展。‘名校乃国之重器’,这种大学精神、这种美誉不仅仅关系到贵校自身,而且关系到我们整个民族,当不慎乎?”

说到大学精神,立德立言,无问西东,有的网民写到:“没有思想和学术的自由,我们不可能有任何创造,所以,大师还是别奢谈了。全力以赴统一思想的时候您就别问为啥中国没有乔布斯了。”另一位说:“中国最后一位文科大师已经在1969年谢世−陈寅恪。现在的土壤,长不出大师来。”还有的说:“希望大师是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正直无私无畏的学者,而不是马屁精,侍候权贵的奴才!” 邹江元问道:“中国能容忍鲁迅、胡适、蔡元培这样的人吗?可见,中国根本就不需要大师的。”微微评写到:“突然怀念起梁启超、陈寅恪、王国维、赵元任四大导师,更怀念那时中国学术独立的传统。现在此中有几人?”

作家沙光转贴的一段话像是总结:“一位教授感言:立德立言,无问东西。适彼清华,道术未裂,弦歌不辍。厮世清华,政学混濛,浮云冠盖,杏坛凋零,岂止可悲!”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