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8年1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 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0117法广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时间1月17日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8年1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 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作者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习近平在香港阅兵式上,2016年6月30号 路透社提供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至今已一月有余,中国主席习近平进一步确立了其新的领导地位。随着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有关习近平比肩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说法便不胫而走。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形成将开启怎样的未来?中共领导层人事布局遵守了怎样的规则?如何解读习近平倡导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等话题始终成为各方热议的焦点。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此阐述一下他的观点。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习近平是否能与毛邓比肩?

夏明: 习近平的政治抱负是要跟毛邓放在一起。可以看到,他把江泽民和胡锦涛基本上忽略不计了。我认为他跟毛邓可能会有相似处,但是可能也会有许多的不同。我们说的相似性就是,作为共产党的领袖,毛通过革命的手段为中国获得了独立,至少给中国带来了一个发展的机会。但是最后,毛把中国引向了经济的崩溃。尤其是中间的大饥荒和文革,在人类历史上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另一方面,邓小平否定了毛泽东的许多做法,把中国引向新的现代化的发展方向。可以说邓小平把中国变成一个发展型国家。但是在最后的时期,邓小平没法改变在中国的整个经济不断地发展过程中,人民提出的新的诉求, 也就是说他们对整个的社会发展和经济、政治的发展提出新的诉求。尤其是政治和民主方面的诉求。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国家跟社会的矛盾冲突,没法解决。所以邓小平最后使用了开枪的方式,就是六四的屠杀。

目前习近平从某种程度来说,想用毛泽东的大革命的方式来推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同时又想避免邓小平也曾经遭遇过的,就是目前社会跟国家的紧张局面。所以,习近平没有找出比毛泽东或者邓小平更好的方法。我现在担忧的是,邓小平和毛泽东所有的悲剧恐怕都会在习近平的任期内出现。也就是说,要么习近平通过目前的意识形态上的绝对走向,而且中国现在这种非常幼稚的、非常荒唐的地步,我们从海外来看,觉得是非常的疯狂、幼稚和愚蠢。但是他居然会这样去走。如果这样走,我真的担心,最后习近平可能会比毛泽东和邓小平-从历史反面上来说-恐怕更可怕。也就是说习近平有可能把中国一方面带向贫困和饥饿,另一方面,他最后如果要想收场,他恐怕会动用军队,动用国家的暴力机器来镇压。这点,如果习近平想把他自己放到跟毛和邓的比肩这种高度的话,我觉得从历史的反面上来说,他可能会得到成全。

但是,我想说一句,据说习近平有马列主义政治思想教育的博士头衔,他应该读过马克思写的《路易ˑ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马克思在里面讲黑格尔,说黑格尔说:历史总是重复的。马克思说:但是黑格尔忘了一句,第一次的历史往往是以悲剧的形式出现,第二次就以滑稽剧出现。我担心习近平恐怕会走到马克思在《路易ˑ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里边所讲的这个道理。

法广:与历届党代会相比,“十九大”是否有其特殊性?从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形成,如何预测中国未来五年的发展?

夏明: 十九大有一个很大的特殊性,你可以看到中国现在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实体,中国人也经历了将近四十年的经济发展,应该说给中国人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发展的机会。但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习近平和他的一班人提出的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到来,他提出了一个宏大的规划,可以看到:他是非常雄心勃勃。事无巨细,他都要去管。中国共产党跟毛泽东相比,成为了一个控制世界第二大经济、而又想继续成为极权主义的政党。这一点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可以看到:习近平把他的团队撮合在一起,他们想干一个宏大工程,具有乌托邦的狂想,而且他在对世界的整个态度上,有强烈的反智主义和反普世价值。如果我们仔细地看习近平配备的人,这代人,包括政治局里边,三分之二的基本上都是他的、要么跟他一起下过乡的、要么跟他一起同过窗的、要么是跟他一起在河北、福建、浙江、上海与他共事、是他的下属的。

他们这批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我把他们叫做“泥鳅人格”。泥鳅跳上了龙门。因为所有这些人,在成年时期,也就是说他们价值观形成的时候,大概就是青、少年时期,基本上要么是工人、要么是农民,要么就是下乡青年,要么就是小职员,他们所有的学历基本上都是没有经过很好的本科的训练,所谓“研究生”的头衔,基本上都是属于在职的,或者是党校的,或者是函大、夜大、在职培训的,等等、等等。因此可以看到,这批人恰好跟中国改革开放以后、77年、78年,培养出一大批精英人才相比,这批人恰好是老三届以后的,应该说从学历上、知识水平上、智力上来说,都不应该是最好的。但是这批人恰好是通过他们泥鳅般的人格、油滑、钻营,可以在非常恶劣、肮脏的环境下生存,最后走向权力顶峰。所以我对这批人要想把中国引向非常光明的前景,抱怀疑的态度。而且这批人形成一个强烈的嫉贤妒能的结果,也就是说,这批人他们之所以能够上去,他们把许多经过了邓小平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教育出现改革,中国的科学的春天到来开始培养的第一批各种人才,其实这些人把他们是不断地打压的。所以可以看到八九-六四造就了一个很重要的分野:一批具有真才实学、具有良知、正义感的学者,逐渐被这个机器进行了逆向的淘汰。劣币驱逐了良币。所以,现在中国的一个主要问题在于,这批掌管权力的政治精英,他们是不是中国最具有能力的、最具有感召力的、最具有创造力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大问号。

但是这批人现在又雄心勃勃,要用毛泽东和邓小平反面的一些东西,要把中国推向一个他们想要去的方向。而这个方向,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已经证明,共产主义这条路是一条死胡同。但是这批人就要把整个十四亿人往一个死胡同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我担心未来中国的五年, 中国继续会发癫痫病、中国继续会出现各种痉挛,而且中国的经济会继续往下倒退。我真很担心中国在未来的五年以后,会走向什么样的黑暗方向。但是如果中国人、中国的精英还能够忍受未来的五年由这么一批人来统治的话,那我觉得中国、中华民族的命数确实可能天定了。

法广:本次新的领导班子成员中,一位颇为引人注目的人物,就是辅佐了三代领导人的智囊人物王沪宁。作为一名理论家,王沪宁为什么能够坐上中共最高权力第五把交椅?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夏明: 如果我们系统地梳理一下王沪宁的各种思想,尤其是读了他的十九大报告,(十九大报告)应该是由他负责起草的,而且由他的班子来做的。另外十九大结束以后,新华社发了篇长文,叫“习近平:新时代的领路人”。王沪宁作为主管中共宣传的最高领导人,他也指出了一些非常明确的走向。由此看来,尤其要知道,王沪宁也是江泽民、胡锦涛的理论智囊。在江泽民时期,他提出“三个代表”,“三个代表”就是一个非常强烈的功利主义的东西。而且他是想把整个西方的文化或先进的文化,能够把它调和起来。能够把中国新生的工商资产阶级拉进党内,所以他就把先进的生产力、先进的文化等等代表最多数人的利益全部糅合在了一起。这样形成三个代表。因此“三个代表”是共产党向社会民主党的一个移位。而且“三个代表”是共产党想逐渐放弃所谓工人阶级为主导的工农结合的这么一个政党的性质。

但是今天可以看到,王沪宁在辅佐习近平的时候,把“三个代表”给抛弃了。明确提出共产党的先锋性质,就是以工人阶级为代表。勿忘初心,这是他的说法。我们还看到在胡锦涛下面,王沪宁提出了“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显然是要应对中国目前出现的各种社会的矛盾。而且要通过比较平和的方式,比较和理、理性的方式来解决。但是可以看到,习近平的政治报告提出的“四个伟大”里面,第一个“伟大”,就是“伟大斗争”。我读了一下习近平在政治报告中,用了23次“斗争”这个词。所以就可以看到,“和谐社会”已经被抛弃了。“伟大的斗争”成为中国未来的主旋律了。 从这些转移和反映中,就可以看出王沪宁是怎样一个人,说到实质,王沪宁就是一个理论的变色龙。他没有最终的自己的理论的坚守,没有最终的理论的根基,让他能够看准某一个北斗星,把中国引向一个全新的方向。相反,他只是看准最高领导人作为他的主子,最高领导人想要什么,他就给他提供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王沪宁就是一个与魔鬼签约的一个浮士德。就是这么样一个教授,为了已经得到的荣耀,已经得到的权力,已经得到的财富,特别想让自己永久保得青春,不仅占有女人,而且要占有权力,永久地要让青春继续下去,永久过这种所谓的青春期永久的浪漫。他现在对权力也是这么一种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其实把自己的根本的、理论的根本的原则背弃了,理论的根本的原则也是不要危害、不要作恶,不要与魔鬼签约。但是今天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或者中国大批的理论家以及宣传人员,不仅是王沪宁,他体现了目前中国非常多的一批理论人才,包括长期居住在法国的像宋鲁郑这些人,基本上都属于一类人。

法广:习近平提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张,您对此作何解读?

夏明: 我认为他要做的,其实是要建立一个极权国家,他想用一种紧急状态法的方式把中国统治下去。他目前的一个基本的作为,就是为了中共的这么一群寡头,这群人可以控制中国的整个人民和庞大的经济,为自己的寡头集团利益服务。这个寡头集团利益,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里边的这么几十万人。他的这些主张其实并没有什么新意。如果仔细地看欧洲的法西斯运动,尤其是德国的法西斯运动,他们都提出了相同的主张。但是另外要注意到,在欧洲的二战以后,其实通过二战已经证明,这些法西斯的主张,这些通过极权国家或者紧急状态走不通的路,中国政府今天还想继续走。他们没有看到,二战以后,像德国通过《基本法》,法国通过“第五宪法”,已经把民主,尤其把议会民主的一些弱点都给矫正了。但是今天就是在反对所谓的西方的体系,是相互扯皮,是多元,是没法做事的这种口号下,中国的政府想建立一个所谓的领导人、有核心的、可以集中、有效率的、极权的这么一个国家,这一点就是已经完全忘记了历史的教训和历史的成功的经验。当然了,如果他现在他有了大权在握,他可以集中权力干大事,但是中国的历史经验是:集中权力,最后干的是大坏事。这一点我觉得恐怕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终的结局。

  • 夏明教授点评2017中国大事件

    夏明教授点评2017中国大事件

    我们刚刚送走了2017年。应该说,对中国社会而言,2017年并不是平凡的一年。这一年里发生的多个重大事件将对未来造成不可忽略的影响。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几件大事做一下点评。

  • 学者王友琴:文革摧毁了中国人的日记

    学者王友琴:文革摧毁了中国人的日记

    2017年12月,57岁的黄帅在北京去世。当今中国年轻人对这个名字已经十分陌生,但早在文革中的70年代,她曾经被看作是反潮流“革命小闯将”,闻名全国,是那个颠倒是非的年代的一个标志性符号。事件的起因是她的一篇对班主任老师表达不满的日记…… 因为几篇日记而一夜成为家喻户晓的所谓反潮流英雄也许并非这个当年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所愿,这段情非所愿的短暂辉煌也在此后的日子成为她的一个难以卸掉的包袱,但文革中因为一本日记而被投入监狱、甚至家破人亡者可以说不计其数。目前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教的王友琴女士在她多年的文革受难者历史收录整理的过程中,注意到了文革中,日记给无数中国人带来的灾难。她于是开始书写《摧毁日记的革命》,收录文革受难者的日记故事。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就电话采访王友琴女士,谈谈她对文革与中国人的日记的关系的观察与分析。

  • 朝鲜核武器会否反向威胁中国国土安全?

    朝鲜核武器会否反向威胁中国国土安全?

    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随着金正恩政权接二连三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而不断升级,美国总统特朗普偏重军事解决方案的倾向更使得发生冲突的危险与日俱增。中俄两国虽然一再坚决表态,反对对朝动武,但却显然也未能阻止金正恩政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联合国一次比一次严厉的国际制裁措施同样于事无补。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愿景如今不得不面对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既成事实。亚洲因此成为全球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最集中的地区,而中国正位于这个地区的核心。作为平壤当局的重要盟友或昔日盟友,中俄两国利益考量是否一致?这两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朝鲜危机中是否能有所作为?随着中朝关系降温,北京又在何种程度上还能影响平壤当局的决策?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清华大学、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先生。

  •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大兴区新建村一场大火,毁灭了千千万万个农民工寻求幸福之路的美梦。随着这场大火,北京展开了大清理行动,受到驱赶的则是那些被称为“低端人口”的社会最底层人士。如何看待此一事件,我们就此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2017年是俄罗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场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颠覆了二十世纪的国际关系。但百年后的今天,这次革命的起源地却没有任何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恰恰相反,俄罗斯人对于百年纪念应该纪念什么显然并无共识。有人强调“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笼统地提及“俄罗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区别掩饰着俄罗斯人面对1917年的动荡历史的不同解读。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及中欧国家研究负责人Françoise …

  •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11月24日,香港又一次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中文笔会年会。出席本次会议的,除香港本地政治活动人士及两岸三地的知名作家以外,中国国内的多名笔会成员也得以赴港与会,这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现象。我们请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有关本次年会的情况。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