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6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19:00点-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4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文革历史言说的困窘—王友琴访谈(二)

作者
文革历史言说的困窘—王友琴访谈(二)
 
王友琴《文革受难者》一书封面。书中记录659名受难者的遭遇,全书总共有52万字。 王友琴提供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也就是原来的北师大女附中2017年9月初隆重举行百年校庆,吸引几十届新老校友与教师返校,共襄盛举。但在百年校庆日的欢歌笑语背后,一段难以言说的历史也萦绕着一些前来参加庆典的个人思绪。1966年8月5日,在这所位于北京闹市中心的精英女校,副校长卞仲耘被一群亢奋的红卫兵殴打致死,成为文革暴力的标志性事件。这种暴力远不止于北京师大女附中,但过于这段暴力历史的记录与讲述因为官方对文革话题的沉默甚至压制而陷入窘境。欢迎您收听对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教的、《文革受难者》一书的作者王友琴女士的采访的第二部分内容。

官方舆论控制与文革历史言说的困窘

法广:围绕文革历史的讲述,一直都有不少争议。针对北师大女附中在文革“红八月”期间以及以后的暴力,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 卞仲耘当天毙命,无法指认自己的加害人,但其他几位从殴打批斗中幸存下来的老师,他们对当时的打人者亲眼所见,为什么也没有人出面指证呢?

王友琴:是的,我的“文革受难者”出版以后,我终于联系上了当时被打的一个教导主任,他的名字叫梅树民。梅树民老师现在也已经去世了。但是,10年以前,我同他取得了联系。在写“文革受难者”这本书的时候,我只见到了卞仲耘校长的丈夫和胡志涛副校长这两个与8·5暴力直接相关的人。后来才找到梅树民老师。梅树民老师告诉我:那一天的斗争会不是自发开 起来的,是革命委员会布置的,(当天)上午就有人来通知过他说:下午要斗争你们……他认为我(在书中)的描写不准确……我(当时)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我当时只是看到到达打人、斗人地点的是我们班高一(三)班的红卫兵。但梅树民老师告诉我不是的,是有组织的。可是,当时红卫兵的领袖刘进坚决否认。我和刘进见过一面(平常他们拒绝和我来往),她说,梅树民老师一个人说的,是孤证,不算……这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现实情况。

法广:胡志涛副校长在文革之后,有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些人参加了对她的殴打?

王友琴:我听说胡志涛校长同有关部门详细地谈过。我自己只是在1993年访问了她。那天我没有问是谁打了她。第二次我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去世了,我只见到了她的丈夫。她的孩子很明确地告诉我,以前也有人问胡志涛(这个问题),胡志涛说:我只和组织谈。听说胡志涛校长跟上级组织甚至和公安部门都谈了详细的情况……

当时“红八月”的暴力有多严重,我可以举个例子:习近平当时是北京八一学校六年级的学生,他也被红卫兵殴打,甚至还被游了一次街。他的老师陈秋影老师前年(2015)来同我谈过详细的经过。陈秋影老师与习近平还一直有来往。现在提这件事并不是因为他(习近平)在几十年后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我们才说那样做是不对的。陈秋影老师的看法非常明确:我们首先要否定的是殴打一个六年级的13岁的少年,仅仅因为他爸爸所谓有问题,这样的暴力迫害原则是必须要否定的。

后面的故事也可以再印证当时北京的恐怖。陈秋影老师和我见面的时候还有她的两个同学。他们1960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班里的同学毕业后当然大部分成了中学老师。他们来看我是来感谢我,因为在我的《文革受难者》书里有两个老师是他们的同班同学。我把他们的事情写出来了。他们只是普通的老师,一个是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靳正宇老师,一个是北京外国语学院附中的张辅仁老师。张辅仁就是在8月18日的第二天被打死的,靳正宇老师是8月25日被打死的。那一天在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的校园里,有他们学校的负责人姜培良、语文老师靳正宇、还有一位学生的母亲叫樊希曼三个人被打死。从卞仲耘被打死的8月5日到8月25日的20天里,暴力从打死一个人发展到在一个学校里一天打死三个人!

陈秋影老师和她的两个同学告诉我,他们班还有一个同学也在“红八月”的时候被害死,叫廉秀文,是北京地安门中学的老师。那时候她还没有结婚,大概二十七、八岁,和父母住在一起。她的父亲大概原来是个小商人,家里可能有些东西。8月18日后他们被抄家,(红卫兵)说,如果不把枪交出来,下午就打死她。廉秀文老师中午就跳楼了。这就是说,他们1960年毕业的同班同学中有三个人在“红八月”的时候遇害。这个班只有三十来个学生。

这是她们来看我要说的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就是习近平是她的学生,她说习近平当时还问了她为什么,她当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胡乱解释了一通。但是你可以看到这个故事不是陈秋影老师编出来的。去年9月教师节的时候,习近平曾到八一学校,人们可以从照片上看到陈秋影老师站在习近平身边。

法广:但这样就有一个问题,习近平也是当年文革暴力的受害人之一,他的故事是千千万万其他文革受难者中的一例,但他如今中国当今最高领导人,2016年是文革发动50周年,中国媒体几乎没有提及,如何理解在他的任下,他并没有鼓励、推动对文革的反思呢?

王友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觉得我们都应该来想想这个问题。但是我没有专门对此做过研究。我就是觉得陈老师是一个非常正直有勇气的人,敢于站出来,把这样的故事告诉大家。我觉得我们应该让她的声音发出来,让大家知道这个事实。我不知道控制中国媒体的人,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定下的守则是什么?但我想,作为中国几亿经历了文革的普通人,我们应该要求开放对文革的事实和是非判断的讨论,不应该用愚民政策把大家的嘴封上。而且,同时,另外的一些人比如一些当年活跃的红卫兵,他们反而很活跃,他们甚至出版了一本书:《故事不是历史》,他们的主要意思是说:我写的是故事,不是历史。

法广:文革暴力行为的责任追究一直都在集体责任和个体责任的纠结中徘徊。但文革发动50年之后,您认为指认具体的施暴者是否仍然重要?如何看个人在这场自上而下的、全国规模的运动中的责任呢?

王友琴:我认为至少两方面责任都有,但是具体怎么做,不是我一个人的能力所能达到的事情。不过,我尽了我的能力。第一,我觉得应该把文革暴力迫害的真相告诉大家,而不是隐瞒起来;第二,我觉得应该对文革做更深入的分析,特别是文革的理论和目标。就第一点而言,我所做的是收集了受难者的名单,就第二点而言,我后来发表过一些文章,讨论文革的迫害机制,比如有一篇文章是《文革斗争会》,我觉得非常重要,因为尽管迫害在很多其他地方也发生过,但文革用了一种特别独特的手法,叫“斗争会”。卞仲耘校长就是在所谓的“斗争会”上被打死的。女三中的校长沙坪也是在“斗争会”上被打死的。相比之下,我们可以看到斯大林也迫害了很多人,杀死了很多人,但他还是使用了所谓“表演性审判”(show trial),他还有一个法律的形式,虽然是表演性的,但是在中国的文革期间连这都没有用过。卞仲耘经过任何法律的审判吗?没有。就是被拉到“斗争会”上打死的,这种文革的迫害机制是所谓“群众专政”,红卫兵就是一个群众组织,红卫兵就可以打死人而不受到任何法律干预,这一点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教训。还有一个是“牛棚”……

“我们不能付诸法律,只有付诸历史”

法广:我还想知道,王晶垚自卞仲耘被打死之后,一直没有放弃申诉,他希望得到的是什么结果呢?

王友琴:王晶垚先生在1989年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拒绝。其实我觉得那封信也不完全是拒绝。那封信承认在师大女附中发生了红卫兵打死卞仲耘的事件。那封信还指出,北京的校园暴力是从北京大学附中开始的。只是当时法院和检察部门不能处理这样的事情。那之后王先生说了一句话:我们不能付诸法律,只有付诸历史。这就是我们的现实。或者反过来说,曾经作恶的人也很敏感啊,他们就开始进攻写历史的人,所以他们写了《故事不是历史》一书。

法广:王晶垚先生说不能付诸法律,就付诸历史,他当时希望怎样做呢?

王友琴:他提供了很多证据,他有全部的记录。我有一寸多高的材料是从他那里来的。但是没有人理睬他的材料。他现在年纪大了。所以我一直希望女附中的同学和更多当年的学生,他们还年轻,会用电脑,他们有能力把历史写出来,就像陈秋影老师一样,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陈秋影老师和她的同学们怀念他们班上这三个被害死的同学,所以他们主动来找我告诉我这些事情,他们自己也写了一些关于这三个同学的文章,只是媒体没有给予足够的注意。

王晶垚先生96岁了,目前在医院里。他所做的一些事让我非常感动。1967年,抄家风在北京有些弱了,王晶垚先生就在家里的柜子里给卞仲耘作了一个纪念堂,柜门平常关着,内壁贴了卞仲耘的照片,柜子里他们总是放上一朵鲜花,一瓶清水……这是他家柜子里的纪念堂。我的看法是,我们完全可以建立一个真的纪念堂,纪念文革受难者,至少我们可以在网上建一个纪念堂,这是我的文革网页的一个动机。

最近,我的同班同学杨团写了一个建议书,正在同学中传阅。她建议女附中,就是现在的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把8月5日作为一个特别纪念日,纪念卞仲耘校长,也纪念女附中另外9位在文革中被害死的老师和职工。当然,我们可以更推广一步,纪念所有的文革受难者。

 

收听采访第一部分内容:原师大女附中百年校庆难以言说的历史


同一主题

  • 公民论坛

    原师大女附中百年校庆难以言说的历史—王友琴访谈(一)

    想了解更多

  • 特别专题

    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想了解更多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徐友渔:警惕文化革命重现是一个现实课题。

    想了解更多

  • 夏明谈西藏中间道路的价值和意义

    夏明谈西藏中间道路的价值和意义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海外至今已近60年。数十年来,身在海外的达赖喇嘛始终在努力寻求西藏的生存之路。在经过长时期地探索和思考之后,达赖喇嘛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提出了“中间道路”的主张,其内涵是放弃西藏独立的立场,在中国的体制架构下,行使西藏真正的自治权。

  • 陈破空:缺乏四个自信的中共领导人,无法面对六四

    陈破空:缺乏四个自信的中共领导人,无法面对六四

    八九天安门学运今年送走了第29个年头。29年来, 为六四正名的呼声始终没有停止过。但是至今,此一期盼却年年落空。中国政府面对六四事件的表现难免受到质疑。今年六四之际,旅居美国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对官方的立场做出了独到的解读。他认为,中国主席习近平之所以不敢碰触六四的话题,是因为缺乏四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我们请陈破空先生具体介绍一下他的观点。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谈六四29周年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谈六四29周年

    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天安门六四事件震撼全球。至今,六四事件已送走29个年头,但是,期盼当权者重新定义六四事件的愿望却始终未能实现。无论是当年曾在天安门广场绝食静坐、抗议政府拖延对话的青年学生,还是在这场学运中痛失爱子的天安门母亲们,以及一直呼吁中国推行民主进程的各方民主人士,从未放弃为六四平反的诉求。

  • 王军涛:八九学运的发生是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

    王军涛:八九学运的发生是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978年年底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正式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然而十年之后,1989年6月3日至4日夜间,自当年4月中旬开始的一场大规模的、和平的学生运动最终被镇压在血泊之中,从此改变了这次改革进程的航向。八九民运的发生与当时的改革开放进程有怎样的关系?在当今执政当局全力维稳的背景下,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是否还会再发生类似八九六四这样的事件?我们电话采访总部设在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之一王军涛先生。 王军涛当年因被看作是八九学运的黑手之一而被捕,并以颠覆政府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刑13年。1994年,王军涛被以保外就医的名义直接从监狱送上飞机飞往美国。

  • 陈破空:无论美朝峰会如期举行与否,中共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陈破空:无论美朝峰会如期举行与否,中共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举世瞩目的美朝领导人高峰会预计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各方不免对峰会充满各种好奇、期待与猜测。然而,随着美韩两国年度军演的展开,峰会的如期举行似乎出现了变数。尽管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曾多次表示,对美韩军演持“理解”态度,然而,平壤却以美韩军演为由,不仅宣布取消原定5月16日举行的朝韩高级会谈,还威胁美国: 美朝峰会可能无法举行。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相关问题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2018年4月28日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达166公顷的东方影都在青岛 宣布竣工开业。也许,与五年前的奠基动工仪式明星荟萃的场面相比,开业典礼颇显低调,中国媒体的报道似乎也少了一些当年的热情,但其规模之大、投资之巨所彰显出的雄心吸引了国际舆论对这个“中国好莱坞”的关注。高科技的摄影棚、音效一流的大剧院已经落成,中国电影追赶、甚至超越美国好莱坞的路还远么?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电影史专家、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教师Luisa …

  • 夏明:中国的人祸与政府的政治腐败有关联-汶川地震10周年

    夏明:中国的人祸与政府的政治腐败有关联-汶川地震10周年

    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迎来十周年。这场发生在10年前的特大地震,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大地震,死亡人数仅次于1976年的唐山地震。更为引入注意的是,地震夺走了数万名学童的生灵。无数学校校舍的坍塌,引发了针对豆腐渣工程的质疑。有分析指:这场地震不仅是一场天灾,更是一起人祸。十年后的今天,关于豆腐渣工程的调查有了怎样的进展?相关的贪腐集团是否受到了应有的惩处?死难者亲属的诉求是否得到了满意回应?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