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00点至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作者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在国际笔会第八十三届年会上 独立中文笔会

全球性作家组织“国际笔会”第八十三届年会于9月17-21日在乌克兰西部的重要城镇利沃夫举行。与会的有来自69个国家的163名代表。追思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是本次国际笔会的一个重要活动。另外,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倡议下,国际笔会对刘晓波夫人刘霞的命运深表关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国际笔会的相关情况。

法广: 首先请介绍一下国际笔会的性质,办会宗旨以及具体的运作方式。

廖天琪:国际笔会是一个全球性的非政府的文化性组织,于1921年在伦敦由一些国际知名的作家组建,在联合国可以比照教科文组织的地位。一些著名的文人如萧伯纳,亚瑟米勒,约瑟夫康拉德,H.G.Wells等都是早期成员。

它的宗旨在于维护世界各国各地的言论自由,保护同行作家免于受到政治迫害。

中华民国于1930年由林语堂、胡适、徐志摩、蔡元培等创立了国际笔会中国分会,1958年在台湾复会。独立中文笔会创建于2001年,成为会员。笔会总部设在伦敦,有近10名专职工作人员,他们负责日常工作和跟各个笔会的联系。

除了会长、副会长,还设有理事会及4个工作委员会,翻译和语言、狱中、妇女、和平等委员会。

法广:这次大会在乌克兰举行有何特殊意义?

大家知道克里米亚是国际承认属于乌克兰的领土,但是俄国于2014年发动军事行动并吞了这里,建立了克里米亚联邦管区,这个行动受到联合国和欧盟的抵制,至今不承认俄国的侵占行为,坚持支持乌克兰的统一和领土主权完整。国际笔会在此开会,就是表示这种支持乌克兰领土和主权完整的态度,何况普京政府在俄国对一切反对普京的干预克里米亚行动的文化学术界人士进行骚扰和打压。他们不仅言论自由受到限制,甚至于被投入狱中。

法广:刚刚举行的第83界年会的主要内容之一,是追思不久前病逝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作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你在本届会议上发出呼吁,要求各方关注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命运。针对刘霞,笔会下一步有什么具体打算?

廖天琪:在各个委员会上都有关于晓波和刘霞的情况介绍和讨论。在狱中委员会上,我报告了刘晓波生命最后阶段和身后被处理的情况,并综述了各国营救他出国就医的努力,特别是德国政府和民间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进行跟中国政府的协商,可惜最终没有取得成效。以这种方式对付份量重的政治犯已经成为中方采用的模式,之前有力虹(张建红 2010年死于保外就医),目前有杨同彦(杨天水)。在妇女委员会上,我专门述说了刘霞当下被全面隔绝孤立的软禁状态。在和平委员会上,我们讨论了面对中国政府收紧的政策,无情打压异议作家、记者、律师的手段,国际的同行应当如何进行声援。和平委员会提出一个决议案,要求中国履行1998年即签署,而至今未实施的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此决议案作为独立中文笔会提出的决议案的附属文件,全场无异议通过。本笔会提出的决议案主要内容是谴责中国政府应对对刘晓波之死负责,并要求让刘霞重获自由。要求政府停止迫害骚扰本笔会会员和一切文字工作者。释放一系列的维吾尔、藏族,香港和内地的系狱作家。改革修改所谓的反恐条例,网络安全条例,改革司法,尊重宪法等等。

国际笔会委托我代表独立中文笔会起草一封给刘霞的问候信。我想用比较简单的文字和一种人道的口气给刘霞写信是比较容易被接受的,所谓被接受,是被当局接受。以下是问候信的内容:

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在乌克兰的利沃夫市(Lviv)举行。來自69个各国笔会的163位代表,聚集在这个美丽的城市,我们很想念记挂你。希望不久之後,你能跟我们欢聚,向我们朗读你的诗篇。

全场掌声通过,全部笔会以团体和个人的名义签名,由我负责转给刘霞。

各个笔会声援刘霞的人道呼吁不停止,但是我建议暂时不要颁发高荣誉的奖项给她,这可能会影响她出国的机会,因为她最盼望的就是到德国来跟朋友欢聚和就医。德国笔会和外交部都向她发出了邀请。

以前各地声援刘晓波时摆出了象征性的空椅子,现在大家也为刘霞摆出了空椅子,只要她没有自由,就有这张空椅子在等着她。

法广:本次年会是否还安排了有关其他话题的活动?

廖天琪:这次开会期间引进了每天设置“空椅子”的行动,即在开会之前由一名与会的作家介绍他们本国受迫害作家,比如说非洲东北部的厄利特利亚Eritrea,比如乌克兰或洪都拉斯等国家的作家受迫害, 判重刑的例子比比皆是。

本届有三个新的笔会加入:南印度笔会,由于印度的多元文化、语言, 南印度和印度其它地区的情形不同,故有成立笔会的必要。

古巴目前逐渐走向开放,但是作为作家还是受到言论自由的限制,成立笔会可以起到保护作用。目前笔会已经有古巴海外流亡笔会,他们以书面反对建立新笔会。

由于普京的强硬政策和对克里米亚的军事行动,导致120名俄国笔会的作家退会,圣彼得堡的作家因此倡导成立新笔会。大会进行长时间的辨论和咨询之后,三个新笔会都被大会通过,其代表受到热烈的掌声欢迎。

法广:明年84届笔会年会将在哪里举行

廖天琪:将在印度举行。会长珍妮弗特别叮嘱我必须参加,她说在印度举行,那么西藏流亡作家就能来参加,她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和作家能跟藏族作家进行面对面的讨论和对话。因为我们都是受到中国独裁政府打压言论自由的受害者。藏族作家所受到的这种痛苦和打压更为厉害。我们在这样一个自由的国际平台上进行对话,她认为会非常地精彩。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焦点。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