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3月21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作者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在国际笔会第八十三届年会上 独立中文笔会

全球性作家组织“国际笔会”第八十三届年会于9月17-21日在乌克兰西部的重要城镇利沃夫举行。与会的有来自69个国家的163名代表。追思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是本次国际笔会的一个重要活动。另外,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倡议下,国际笔会对刘晓波夫人刘霞的命运深表关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国际笔会的相关情况。

法广: 首先请介绍一下国际笔会的性质,办会宗旨以及具体的运作方式。

廖天琪:国际笔会是一个全球性的非政府的文化性组织,于1921年在伦敦由一些国际知名的作家组建,在联合国可以比照教科文组织的地位。一些著名的文人如萧伯纳,亚瑟米勒,约瑟夫康拉德,H.G.Wells等都是早期成员。

它的宗旨在于维护世界各国各地的言论自由,保护同行作家免于受到政治迫害。

中华民国于1930年由林语堂、胡适、徐志摩、蔡元培等创立了国际笔会中国分会,1958年在台湾复会。独立中文笔会创建于2001年,成为会员。笔会总部设在伦敦,有近10名专职工作人员,他们负责日常工作和跟各个笔会的联系。

除了会长、副会长,还设有理事会及4个工作委员会,翻译和语言、狱中、妇女、和平等委员会。

法广:这次大会在乌克兰举行有何特殊意义?

大家知道克里米亚是国际承认属于乌克兰的领土,但是俄国于2014年发动军事行动并吞了这里,建立了克里米亚联邦管区,这个行动受到联合国和欧盟的抵制,至今不承认俄国的侵占行为,坚持支持乌克兰的统一和领土主权完整。国际笔会在此开会,就是表示这种支持乌克兰领土和主权完整的态度,何况普京政府在俄国对一切反对普京的干预克里米亚行动的文化学术界人士进行骚扰和打压。他们不仅言论自由受到限制,甚至于被投入狱中。

法广:刚刚举行的第83界年会的主要内容之一,是追思不久前病逝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作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你在本届会议上发出呼吁,要求各方关注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命运。针对刘霞,笔会下一步有什么具体打算?

廖天琪:在各个委员会上都有关于晓波和刘霞的情况介绍和讨论。在狱中委员会上,我报告了刘晓波生命最后阶段和身后被处理的情况,并综述了各国营救他出国就医的努力,特别是德国政府和民间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进行跟中国政府的协商,可惜最终没有取得成效。以这种方式对付份量重的政治犯已经成为中方采用的模式,之前有力虹(张建红 2010年死于保外就医),目前有杨同彦(杨天水)。在妇女委员会上,我专门述说了刘霞当下被全面隔绝孤立的软禁状态。在和平委员会上,我们讨论了面对中国政府收紧的政策,无情打压异议作家、记者、律师的手段,国际的同行应当如何进行声援。和平委员会提出一个决议案,要求中国履行1998年即签署,而至今未实施的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此决议案作为独立中文笔会提出的决议案的附属文件,全场无异议通过。本笔会提出的决议案主要内容是谴责中国政府应对对刘晓波之死负责,并要求让刘霞重获自由。要求政府停止迫害骚扰本笔会会员和一切文字工作者。释放一系列的维吾尔、藏族,香港和内地的系狱作家。改革修改所谓的反恐条例,网络安全条例,改革司法,尊重宪法等等。

国际笔会委托我代表独立中文笔会起草一封给刘霞的问候信。我想用比较简单的文字和一种人道的口气给刘霞写信是比较容易被接受的,所谓被接受,是被当局接受。以下是问候信的内容:

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在乌克兰的利沃夫市(Lviv)举行。來自69个各国笔会的163位代表,聚集在这个美丽的城市,我们很想念记挂你。希望不久之後,你能跟我们欢聚,向我们朗读你的诗篇。

全场掌声通过,全部笔会以团体和个人的名义签名,由我负责转给刘霞。

各个笔会声援刘霞的人道呼吁不停止,但是我建议暂时不要颁发高荣誉的奖项给她,这可能会影响她出国的机会,因为她最盼望的就是到德国来跟朋友欢聚和就医。德国笔会和外交部都向她发出了邀请。

以前各地声援刘晓波时摆出了象征性的空椅子,现在大家也为刘霞摆出了空椅子,只要她没有自由,就有这张空椅子在等着她。

法广:本次年会是否还安排了有关其他话题的活动?

廖天琪:这次开会期间引进了每天设置“空椅子”的行动,即在开会之前由一名与会的作家介绍他们本国受迫害作家,比如说非洲东北部的厄利特利亚Eritrea,比如乌克兰或洪都拉斯等国家的作家受迫害, 判重刑的例子比比皆是。

本届有三个新的笔会加入:南印度笔会,由于印度的多元文化、语言, 南印度和印度其它地区的情形不同,故有成立笔会的必要。

古巴目前逐渐走向开放,但是作为作家还是受到言论自由的限制,成立笔会可以起到保护作用。目前笔会已经有古巴海外流亡笔会,他们以书面反对建立新笔会。

由于普京的强硬政策和对克里米亚的军事行动,导致120名俄国笔会的作家退会,圣彼得堡的作家因此倡导成立新笔会。大会进行长时间的辨论和咨询之后,三个新笔会都被大会通过,其代表受到热烈的掌声欢迎。

法广:明年84届笔会年会将在哪里举行

廖天琪:将在印度举行。会长珍妮弗特别叮嘱我必须参加,她说在印度举行,那么西藏流亡作家就能来参加,她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和作家能跟藏族作家进行面对面的讨论和对话。因为我们都是受到中国独裁政府打压言论自由的受害者。藏族作家所受到的这种痛苦和打压更为厉害。我们在这样一个自由的国际平台上进行对话,她认为会非常地精彩。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焦点。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义事件。一周后3月17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部分随行人員出走诺布林卡, 3月31号抵达印度,开始流亡生涯。今年的这一天,西藏拉萨事件迎来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义。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对西藏问题苦心钻研十数载后,出版了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2018年12月9日,几经骚扰的成都家庭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遭遇更严厉的打压: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和妻子蒋蓉、其他教会领袖在内百余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会被宣布取缔,教产也被查封。三个月后,王怡夫妇始终未获自由,而教会其他教友继续不断受到警方的骚扰。秋雨圣约教会的遭遇也许是近年来中国当局打压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家庭教会的一个缩影,但秋雨圣约教会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其主任牧师王怡坚决而且公开的信仰立场。自2018年2月中国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生效执行以来,这种信仰独立的立场与官方要求之间的矛盾显得越发不可调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绍了12月9日之后秋雨圣约教会的近况:

  •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