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0/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作者
廖天琪: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在瑞典城市马尔默召开 2017年8月31日 独立中文笔会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于8月底在瑞典城市马尔默召开。这次会议的主办方分别为:瑞典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维吾尔笔会和藏人海外作家笔会。会议的宗旨是:寻求共识空间  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会议的主持者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一下本次会议的相关情况。

法广:主办方将这次会议定位为“开放性的文化会议”,但从会议内容看,许多话题并非单纯文化问题,也牵扯到中国方方面面的政治议题。首先请简要地介绍一下会议的大致情况。

廖天琪: 这一次四笔会议已经筹备了很长时间了。但是到快要开会之前的六七月的时候,出现了刘晓波先生这一事件。所以我们就把这次会议作为一个纪念他、献给他的会议。其实,原来会议的宗旨只是寻求共同空间。我们提出这样的题目,是因为这四个笔会-除了独立中文笔会以外-,还有维吾尔笔会和藏人的海外作家笔会,瑞典笔会作为东道主加入。瑞典笔会一向非常支持自由写作和人道关怀。

我们之所以提出寻找共同空间,是因为中国的民族问题,出现了很大的纠结。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但是最近这么多年来,事实上从1949年以来,民族冲突不断地出现。民族问题原来是可以在一种和平共存、互相宽容、互相扶持的基础上解决的。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民族问题越来越尖锐化。问题所在是因为中国当局的民族政策非常不公平并且错误 。所以我们为笔会定了这么一个题目。当然,这是一个笔会的会议,我们的主题还是维护写作的自由、维护言论自由。我们请了不同民族的作家,除了维吾尔族的作家、也请了蒙古人和藏人的作家来参加,让他们谈谈在当前中国的局势下, 他们的写作自由受到了怎样的限制。 这方面我们学到了很多的东西。这次会议开得很成功。

另外我还想提到的是土耳其。土耳其笔会也派了很多人来参加。他们的前任会长和本届会长,还有几位领导的同事们。土耳其与维吾尔族非常近,他们的语言90%是可以互通的。这一、两年以来,他们的总理埃尔多安是一个逐渐走向独裁方向的国家领袖,最近这几年来跟欧盟其他的国家起了非常大的冲突。他对本国的自由空间打压得非常地厉害。抓捕了很多的记者、作者和文化界的人士。所以土耳其的笔会这次也派了代表来参加,他们想跟我们一起进行交流。

法广:会议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召开?为什么确立“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的宗旨?

廖天琪: 这个会议我们已经筹备了很久了。但六月底的时候,刘晓波先生病危的消息传来。刘晓波先生是我们中文笔会2003年到2007年的会长,也是我们一向以来的荣誉会长。接下来,晓波先生去世,中国当局立即将他火化,扬灰大海,不让他在故乡有一席安息的地方。这件事情传遍全世界,大家心里感到非常的愤怒、悲伤。我们知道,“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这是刘晓波先生在法院审判他的时候最后陈述上所提出来的。这种精神非常非常重要。我们都能够理解刘晓波这样说并没有讨好当局的意思。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如果他软化、跟当局妥协,他们也不会这样对付他。这是他真正的、真心实意地、发自内心的一种说法。他认为中国的社会是一个充满了暴戾之气的社会。人人都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利益,或者是为了报一些私仇,心中充满了一种功利报复的心态。他提出这个主张,我想不仅是对中国社会有所启示,全世界的文化界都非常感动。国际上认为,刘晓波是继甘地之后,一个非常伟大的、不仅是一位作家,一位异议分子,也是一位思想家。我们这次提出的第一个会议宗旨,是寻找共识空间;第二个就是“没有敌人、没有仇恨” 。
 

法广:不久前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话题成为本次会议的重要话题之一。刘晓波最终未能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他的逝去将对中国民主运动产生怎样的影响?

廖天琪: 刘晓波的去世不仅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损失,也是中国社会的损失。实际上也是整个世界的损失。自从柏林墙坍塌、冷战结束后,全世界的人都非常高兴,觉得我们的世界会变得更好。东西两个对峙的阵营已经消解了,不存在了,世界会和平地发展,进入一个繁荣的时代。但是二十世纪一开始,恐怖分子发动了9-11的突袭,结果引起美国发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这个战争虽然结束了,虽然萨达姆-侯赛因被杀,后来连发动空袭的头子本拉登也死亡,大家以为战争就可以结束。事实并不如此。一直到今天,战争仍在继续。我们这个世界越来越不太平、越来越不安稳。这个战争不仅在中东、已经扩散到了欧洲、西非、甚至于亚洲。大批的难民涌进欧洲和美国和亚洲。我们的世界越来越不和平,仇恨越来越强烈,敌人好像四处都有。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晓波的这种思想“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仇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他安慰了很多的人心,使人们即使在危机之中,也要思考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刘晓波的逝世是思想界的一个损失,具体来说,这种和平、宽容、谅解的思想平易而伟大,但是很多人认为,提出这种宽容思想,和平思想的人,居然被独裁政权迫害致死。我们现在还说,没有敌人、没有仇恨,是不是很虚伪呢?是不是软弱无力呢?其实并不是。这个议题我们在会上讨论了很多。西方人都能够理解刘晓波的这种说法,不能理解刘晓波的说法,倒是我们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很多中国作家都在会议上表示不赞同这种说法,认为这种提法虚伪软弱。所以不难看出,东西方在文化和思维上差异非常大。

刘晓波是一位有魄力、有见识、有胸襟的人。我们大家都尊崇他,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异议分子,也是知识界和民运界受到崇拜的领军人物,是我们笔会的倡导人,一路以来带领我们往前走。现在他去世了,这个损失真的不可低估。中国当局不了解这一点,他们认为一切的反抗力量,或者一切优秀人士都可以被压制下去,这样就没有危险。他们往往把最温和、最理性的人关进监狱,或者迫害致死,像刘晓波,像维吾尔学者伊利哈木被判无期徒刑,这是绝对错误的,这样做,导致的反弹更大。

法广:本次 “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为首次,主办各方计划今后继续将此类会议进行下去。召开此类会议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廖天琪:我们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其实是针对国际笔会的组织的一种补助的办法。国际笔会是一个世界性组织。它包括100多个国家的148个笔会。 是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国际性组织。它下面有很多的工作委员会,比如说:狱中作家委员会、和平委员会、妇女委员会、语言和翻译委员会等等。同时它有些地区性的组织,比如说亚太地区、欧美、中美和非洲地区。但是国际笔会组织毕竟太大了,每一年召开年会的时候,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即使是分组讨论,常常很多问题都谈不透。

这一次我们举办四个笔会论坛,提出了一个共同感兴趣的议题,得到了非常大的反响。国际笔会的两个副会长都来参加我们的会议,还有几个工作组的负责人如:和平委员会的主席,财务秘书,英国笔会、芬兰笔会以及瑞典笔会,土耳其笔会的会长,都列席参加,并加入热烈的讨论。他们发觉我们能够在集中的两天时间内,把这些问题谈得这么透、这么深入,都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其实我已经跟国际笔会的几位副会长、还有其他几位领导进行了深一步的座谈,我们认为:这种模式可以推广,希望它成为一个持续性的机构,就是说我们尝试每年都举办一次这样的会议。这四个笔会,除了瑞典笔会以外,其他的几个笔会都与中国有关。我们同样地面对一个专制政权,它用国家权力来压制言论自由,我们如果有机会在一起讨问题,交流经验,这对追求我们最高的目标是非常有用的。这么做能够为其他的笔会提供参考系数。我们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打出一个新的模式,新的平台来进行文化、学术、语言、甚至于政治、思想的交流。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德国联邦总统开始了对中国的访问行程。这是施泰因迈尔首次以总统身份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为期近一周的访问行程中,德国总统将到访多座中国城市,并在最有一站-北京,会晤中国最高层领导人。在德国总统动身前往中国访问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致函德国总统,向他提出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诉求。我们对此采访了廖天琪女士。

  •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近年来,叙利亚的战局始终吸引着世人的密切关注。而另外一场规模并不逊于这场战争的内战却鲜被提及。这便是已经持续了四年之久的也门冲突。四年的内战将也门沦为一片废墟,导致成千上万的民众背井离乡,更造成许许多多年幼的孩子遭遇饥饿和疾病的折磨。最近终于传出也门冲突各方有望举行和谈的消息。旅居瑞典的中国作家茉莉女士对相关话题阐述了看法。

  •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已落下帷幕,与会的各国领导人首次未能达成一致、发表共同宣言,令峰会成果黯然失色。美中日等21个环太平洋国家和地区的首脑出席了本次峰会。各国领袖对当前贸易体系意见相左,中美两国更在贸易投资以及亚太地区相互矛盾的愿景等话题上针锋相对,导致峰会共同宣言流产。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本次峰会以及相关的话题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三十一届会议于11月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作为联合国近年来设立的一个人权问题新机制,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历届会议,自然以审议各成员国的人权纪录为焦点,主要目的则旨在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发生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侵犯人权事件。围绕此一主题,本台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导条约引发反响。针对特朗普的相关决定,各方评论也纷纷做出分析。美国总统的真实意图何在?特朗普如何通过此一决定将矛头瞄准中国?一场新的冷战是否已经打响?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